打开

这个广东男人,25岁卖磁带,48岁巨亏20亿,如今他过得怎样

subtitle
朱小鹿 2021-07-24 09:15

2020年的疫情造成了经济寒冬,然而有一个行业却逆势上涨,火到不行。

那就是,各式各样的考公辅导班。

动辄几万块的费用,却仍旧挡不住各路学员的报名热情。

无论是在公司里摸爬滚打几年郁郁不得志的小职员,还是刚刚毕业回国的名校留学生,大家都削尖了脑袋想挤进体制内。

甚至连清华北大的天之骄子也不再像十多年前,以进入知名企业工作为最优选择。

一线城市里,重点211本科毕业生,去竞争在街道办当一个普通办事员的事情也并不少见。

每年到国考的时候,几千个人报名竞争一个岗位的事情早已不算新闻。

2021年国考,竞争最激烈的岗位是湖北省国税局的一级行政执法员,只招2人,却吸引了超过5000人报名。

当年爸妈逼着自己考公务员,如今自己抢着考公务员,每个人的选择都逃不掉时代的影响。

然而,43年前的他,却毅然放弃毕业分配的公务员职位。靠卖磁带起家,一路打造出影响全球的伟大公司。

他就是,TCL创始人:李东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下放青年走进磁带厂

1977年刚刚恢复高考,华南工学院的无线电专业来了3个男生报到。

分别是海南的黄宏生,广东罗定的陈伟荣和来自惠州的李东生。

看起来貌不惊人的3个后生,未曾想居然是日后创立起创维、康佳和TCL三大彩电公司的行业巨头。

只是随着时间沉浮,如今仍活跃在观众视线范围内的只剩下了李东生。

1957年,李东生出生于广东惠阳专区(今惠州市)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普通的单位职工。

在特殊时期,李父由于特殊情况,被关起来两年。

而母亲因为家族中有复杂的华侨背景,同样被下放到远郊的惠阳农机厂,做了十多年翻砂工。

李东生无奈被迫辍学,去到农场开拖拉机、打稻子。后来过了60岁的他,回忆起当年农场生活,直言真的苦:

夏天的时候收稻子、插秧,总要脱一两层皮,活怎么也干不完。

1982年大学毕业,李东生分配回到惠州老家的机关单位工作。然而上班不到9个月,他就因为受不了单位的工作氛围坐不住了。

李东生提出想去企业或者工厂,理由是:“不想把辛苦学到的一身技术荒废了”。

身边人都不能理解李东生为什么要放弃铁饭碗,看着温和的李东生骨子里其实充满主见,他打定主意的事情从来不听人劝。

李东生主动找到当地一家叫 “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进去当了技术员。

这家刚成立一年,不过40个员工的小电子厂,正是后来TCL的前身。

此时的他并没有什么野心,最大的心愿就是当上车间主任,而这个愿望很快就实现了。

不到两年就当上车间主任后,李东生和TTK一起迎来一个重大考验:TTK港方股东退出,公司业务面临断顿的危险。

为了拉业务,作为一个刚出社会的理工男,李东生吃了不少苦头。

80年代谈生意离不开喝酒,任何谈不拢的生意都可以在酒桌上得到解决。

当年,李东生被派去开拓国际市场。

一次酒桌上,一个大客户喝到兴头上,举着酒杯让李东生干,干一杯就买一箱磁带。

看起来文邹邹的李东生二话不说,仰头干下30杯。

随着磁带业务式微,李东生在外派香港的时候察觉到了生产录音电话的商机,激动得立马打电话给老板汇报。

1985年,TTK正式把业务拓展到电话领域,却未曾料到因为商标过于相似被日本TDK公司起诉。

不得已,李东生只能将新成立的通讯公司改名为TCL,即Telephone Communication Lim-ited的首字母缩写,李东生被任命为总经理。

与此同时,TCL品牌就此起步。

称霸国内,并购巨头

80年代,谁家要是有台黑白电视机都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一到晚上电视剧播出的时候,这家客厅必定挤满了人。

随着经济发展,进入90年代之际,彩电成了各家经济改善后的标配,电视机尺寸大小一度象征着财力高低。

李东生曾经说过,国内彩电业发展的历程就是他职业生涯的履历表,关键的每一步他都参与到了其中。

毕业3年就当上TCL总经理的李东生,在别人眼中风光无限,实际上却压力山大。

甚至因为性子耿直,得罪了公司合作的港商,气得别人去市政府告状。

1986年3月份,不堪重负的李东生顺水推舟,接受了邀请去到当时正在组建的惠州工业发展总公司,做了3年引进部长。

后来成为TCL股东之一的飞利浦,就是李东生在这个时期引进到惠州的公司。

而在这个时期打开的视野,也对后来李东生做出的一系列商业决策打下了基础。

“一定要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年轻气盛的李东生看不惯他无法插手的外资企业,虽然引资拉动了惠州当地的经济,但总感觉是在给别人做嫁衣裳。

1989年惠州想振兴电子工业,李东生作为骨干被调回TCL。

只是空降回原来的公司,李东生并没有拿到什么实权,被分配去老板自己都不清楚是干啥的电子集团,继续当总经理。

李东生一心想快点做出些业绩证明自己,可是反复对比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

当时国内做彩电的企业多如牛毛,倒闭的也数不胜数。

唯独香港长城彩电很赚钱,利润高达45%,这个发现让李东生心动不已,他计划自己也生产一批大彩电。

但苦于自己一没有生产彩电的牌照,二没有足够的钱。

所幸凭借着自己多年来和港商打交道的经验以及口碑,最后竟然真给李东生找到了合作伙伴。

1992年,TCL经典的王牌大彩电横空面世,第一年就大卖500万。

对于这次的成功,李东生事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让他意识到“借力使力”的重要性。

只是随后到来的亚洲金融危机,导致东亚货币贬值,TCL生产成本剧增,同时OEM订单一下也少了大半,公司收入锐减。

世纪交关国内彩电业的竞争越来越白热化,彩电利润也一再被稀释。

李东生想着或许该开发下外部市场,不然老是“窝里斗”总有内耗完的一天。

但是去哪儿呢?

经过再三对比,排除了家电竞争更激烈的日韩,李东生把看中价格实惠、对产品技术要求不高的越南作为”国际化“的试验田。

经过18个月的鏖战,越南的成功试水大大提升了李东生让TCL走向国际化的信心。

很快,他把目光放到了真正的主战场――欧美市场。

2001年,随着王牌彩电在国内热卖,TCL一举拿下了国内彩电品牌销量第一名的好成绩。

但是居安思危的李东生敏感地意识到,在中国加入WTO后,面临的不仅仅是国内品牌的竞争,同时更多的竞争者会从海外涌进来。

如何借助更大的力量走向更大的市场,成了李东生这个时候最关心的问题。

2001年李东生率领TCL通讯在港交所上市,3年后TCL集团接过衣钵在深交所挂牌。

有了筹集更多资本的力量,李东生真正开始行动了。

TCL有生产力和性价比,但是缺少先进技术和销售渠道。

而当时销量逐年下滑、日薄西山的法国老牌显像管电视厂商汤姆逊正好拥有李东生想要的两样东西。

2004年并购协议签字之前,李东生两三个月没有睡好整觉。

一面是多方专业咨询机构中立甚至不看好的并购评估结果,一面却是李东生对TCL走向欧美市场无限的向往。

对于李东生而言,这场蛇吞象般的豪赌,风险有多大,诱惑就有多大。

此役一成,TCL将跻身全球彩电行业三甲;更何况,TCL可以打通占领欧美市场的任督二脉。

在这种信念的驱使下,李东生在2004年1月力排众议,以4.5亿欧元收购了法国老牌彩电巨头汤姆逊公司的电视业务和通讯巨头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

签约仪式上,李东生意气风发,典礼上一同出席的还有出访法国的领导人和时任法国总理拉法兰。

作为中国家电企业走出去的第一人,李东生迎来了人生巅峰。

登上《时代》杂志封面,被评“亚洲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

美国《财富》杂志和CNN评价他是“2004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25名商业领袖”,在国内更是被当作民族英雄一般的人物。

这一年简直是李东生人生的高光时刻,名誉、金钱四面涌来,鲜花掌声无数。

只是祸福相依,好运不会永远只属于一个人。

遭遇重挫,起死回生

2005年的11月,北京某宾馆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前来祝贺的人非富即贵。

而这场婚礼的主角正是时年48岁的李东生,旁边的新娘,则是他的二婚妻子,魏雪。

2005年的欧洲业务,尚且在水深火热中,虽然工作焦头烂额、寝食难安,但是并未影响到李东生恋爱、离婚再结婚。

新婚有多甜蜜,业务就有多惨淡。

错误估计了电视技术更新周期的李东生,原本希望借由汤姆逊的渠道和技术打开欧美市场。

没想到市场一夜之间变天,随着第二年液晶电视走向市场,汤姆逊的显像管技术瞬间变为一堆废铁。

祸不单行的是,并购的阿尔卡特手机因为文化差异沟通不顺以及利润下跌,苦苦支撑了一年,最终也宣布解体。

此后TCL在手机市场的发展,也是一直不顺,直到停产了事。

原本以为的时机一下变为危机,这场国际并购造成了TCL成立20年来首次亏损。

他甚至被《福布斯》中文版评为“中国上市公司最差CEO”。

“我经历了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做了十多年企业,一直是盈利,突然间就亏损了。”

原本预计18个月盈利的目标没能实现,李东生自觉愧对他人信任,甚至情绪一度失控。

“05、06年两年业绩不好,亏了将近20个亿元。”几年后,李东生在杨澜节目上苦笑着回忆到。

那时候,李东生48岁,终于体会到了一下子亏损20亿的挫败感。

“我那个时候身材很好。”李东生打趣自己,“半年瘦了有20多斤,衣服、裤子都大了好多。”

崇尚曾国藩的李东生,从来不愿意认输,哪怕再难也不轻易开口服软,信奉”打落牙齿和血吞“。

李东生在2006年下半年,迫于压力不得不“壮士断腕”。

全面停止欧洲的彩电业务,关闭了6家销售公司。出售TCL电工、楼宇业务,进而终止了其他相关的投资收购。

残酷现实下,向来不肯认输的李东生在公司内网上发布了文章《鹰的重生》,第一次公开承认因为自己在并购中的冒进所造成的失误。

直到2007年底TCL终于以3.6亿元的盈利扭转了亏损的局面。

“我们是差一点就成了先烈。” 李东生回忆过去,始终心有余悸。

此后,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大势如期而至,咬碎牙硬撑着的李东生,终于带领TCL在国外打开局面。

时至今日,海外营收已经占到了TCL总体营收的45.7%。

这次并购带来的挫折让李东生认识到,光靠借力并购来壮大企业对自己走不通,还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才是硬道理。

2009年好不容易恢复元气的李东生又做出一个关乎TCL生死的重大决定——投资华星光电。

集中力量进军液晶面板,这个被业界认为投入巨大、最烧钱、设备折旧最快的领域。

当时有高管忍不住劝李东生多考虑一下:“汤姆逊项目失败了,还可以消化,华星光电要是失败了,TCL就再无翻身可能。”

最后,李东生还是顶住压力,坚决收购。

TCL收购华星光电、投资生产线,前后花掉116.9亿元人民币,占上市15年募资总额的68.4%。

可以说,李东生把TCL的全部家当都押在了华星光电身上。

“不去干哪有机会?不干怎么知道行不行?”李东生的倔劲儿又上来了。

网络时代,机智转型

“我曾经想掐死雷军和贾跃亭,结果后来发现没被他们掐死就不错了。“李东生在采访中开玩笑告诉记者。

虽然作为国内电视界的老大哥,互联网时代下,李东生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面是愈发激烈的竞争,一面是他发现TCL再难在家电业更进一步。

前有智能手机分散用户,后有小米、乐视紧追不放。如今想靠降低利润占领市场,只会把自己的路越逼越窄。

2018年底,TCL突然对外发布公告,以47.6亿元卖掉了消费电子、家电等相关业务,表示未来会将业务重心放在以华星光电为主的面板上。

外界一片哗然,因为这么大的举动无异于阿里突然宣布自己不做电商,苹果决定不卖手机一样。

大家都想不明白李东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过多久,李东生在微博上少见地跟雷军互动了起来。两人的言语之间满是对对方的欣赏,而这种看似突然的举动其实背后早有苗头。

如今李东生的华星光电是小米公司最大的面板供应商,合作共赢让曾经的竞争对手紧密地联合在了一起。

打不过对方,就加入他,一起赚钱。广东男人李东生,从来都是务实又精明。

而雷军带给他的不仅是巨额面板订单,同样还有作为企业家面对公众的心态变化。

眼见着雷军喊着“Are you OK”火了,董明珠自己当起了格力手机的屏保。

李东生意识到竞争光靠拼产品已远远不够,经营好创始人,对于打造品牌影响力也至关重要。

2019年,TCL一则3分钟的宣传片面市。镜头里的代言人不是美女明星,而是戴着眼镜的李东生。

“我代言的是中国实业精神。“李东生自信地告诉记者。

如今李东生也在微博上积极“营业”,和粉丝互动,精修活动照片,还自称“东哥”拍起了VLOG。

结语

在TCL惠州总部大楼里,一直挂着一副李东生亲自题写的宣言。

宣言末尾写到:历史是由那些充分利用他们时代的机会、不断进行变革创新的人们写的。

一言概之,简直就是李东生自己人生轨迹的缩影。

从40多年前,拼命也要考上大学,到力排众议并购企业,再到稳定之时果断转换跑道,以换取更长远的发展。

李东生靠着勤奋,抓住了他人生的一个又一个机会,也因为独断专行让自己交了无数学费。

如今的李东生,已经64岁了,仍然在继续奋斗和经营企业,他未来会带着TCL走向何方?

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1、冯仑风马牛《李东生:要是有只老虎,每个人都能登上喜马拉雅山》

2、华商韬略《TCL李东生的全球征战》

3、哈佛商业评论《李东生:优秀的企业家应该站在未来看现在》

4、央视财经《揭秘18 个月净亏18个亿!李东生如何实现”重生“》

5、财经郎眼Daily《李东生”壮士断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