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南亚手机产业链现状:订单/产能回流国内或只是短期现象

subtitle
爱集微APP 2021-07-23 21: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集微网报道,近期,鸿海位于郑州的富士康工厂加大了招聘力度并增加了入职奖金,招聘信息显示,若产线上的新员工在职满90天,将获得至多8500元合伙人奖金,已是5月底3500元的两倍之多,而今年内其调高价码次数已超过三次。

富士康的重金求人,不仅被认为是苹果对新机销量持乐观态度,更或许与其印度、越南工厂的“受挫”有关。此外,随着疫情升温,马来西亚的无限期“封城”也令多家ODM厂商计划将订单转移至中国工厂生产,一时间东南亚订单回流国内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但产业链人士指出:“此举不仅与中国产业升级的趋势相矛盾,国内也无市场可全面承接相关订单,产能是否回流主要还是与品牌话语权有关。”

手机产业链布局:以印度/越南为主向东南亚辐射

在疫情的影响下,东南亚产业链厂商多数都遭受了部分厂区暂时停工和关厂的经历。事实上,从政府层面来看,去年至今,包括印度、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和南亚当地的相关工厂,都未明确要求工厂全面停产。CMA协会秘书长杨述成表示,目前当地工厂仍在正常生产,只不过比原先产能要低。“目前印度工厂的产能大约是原先产能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水平,因为需要组织员工、抗疫,加之物流成本上涨等多方面因素,所以工厂产能肯定在下降,不过并未完全停产。”

无独有偶,马来西亚当地的ODM工厂也遭到了“波及”,目前纬创和英业达分别在马来西亚的巴生港和槟城设有制造工厂,均生产消费电子产品和物联网设备。产业链人士称,“封城”令当地ODM工厂的产量处于正常水平的50%以上,英业达子公司Inventec Appliances于槟城运营一家工厂,并将30%的产品运往美国。由于产能因疫情减少,一些客户已将部分非美国的订单转移到英业达在中国上海的工厂。

尽管未知东南亚疫情是否会对全球产业链产生冲击,但目前所知的是,物流价格肯定在上涨。不过上述人士强调,整体手机价格并未上涨,因为并没有听到工厂抱怨材料上涨的声音,而且一些辅材、耗材等手机行业直接采用的原材料也仍维持此前水平。“主要是手机还有存货,所以现阶段也未看到断货情况。”

从东南亚产业链布局来看,三星、歌尔股份、富士康、立讯精密等较大的厂商都有在越南建厂,但具体到ODM厂商并不算多,四大ODM厂商只有光弘科技在越南有所布局。同时,位于马来西亚的手机产业链企业也不多,反倒是印尼有闻泰科技等企业,但也屈指可数。毫无疑问,ODM厂商相对较多的还是在印度,例如闻泰科技、光弘科技等。

分析发现,造成马来西亚和印尼手机厂商相对较少的原因,一方面是其本身市场规模和经济体量较小,更为重要的是国家相关投资政策并不如越南和印度优势明显,可以说正好处在越南和印度之间的尴尬地位,也就造成厂商不是优先选择越南就是选择印度,致使东南亚手机产业链比较集中在这两国。不过目前可见的趋势是,随着印度和越南手机产业链逐渐向东南亚辐射,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厂商也有望增多。

站在下游品牌角度,三星、苹果、小米、OPPO是流向东南亚的主要厂商,主要在当地设立产线或通过代工厂生产产品。在市场上,越南手机市场以三星、OPPO为主;OPPO同时持续领衔印尼当地出货量;TrendForce此前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印度便已成为智能手机的第二大市场,小米、OPPO、vivo、三星、苹果以及传音控股都已在当地设厂。

此次东南亚疫情对于小米等主要靠线上销售的企业来说,销量并不会受太大影响;反而是有线下直接销售渠道,例如OV、传音控股等企业的影响较大,主要是消费者购买意愿的下降。

对比印度和越南两地,越南的优势主要包括:离中国较近以致物流费用较低,饮食习惯与中国相似,以及当地招商政策和政府开放力度较大,整体上更优于其他东南亚国家。不过由于当地市场较小,资金和技术也较为匮乏,长期来看仍是以代工为主。

反观印度,属于宗教国家,无论是人种还是人文上,都与我国有较大差距。产业链人士称:“其实中国企业非常愿意去印度投资,因为印度有广阔的市场和人口红利。”以工资来说,印度的工资相对较低,每个工人每月的工资大约只开到1500元人民币,而越南则要4000元人民币,劳动力资源优劣立现。

不过,政府层面的因素也不容忽视,在中美关系、中印关系和印美关系的多重影响下,印度自然也要‘站队’。对其而言,欧美国家投资处第一位,其次是日韩国家投资,中资就落到第三位。这就造成目前印度对中国的投资处于不冷不热的状态,也会影响中国投资者的信心。杨述成认为,照此趋势,预计2-3年内印度对中国企业的投资便会减弱,越南则会加强。

订单回撤趋势减弱,“东南亚产能回流”站不住脚

前段时间,富士康在郑州加大招聘力度并增加了入职奖金,招聘信息显示,若产线上的新员工在职满90天,将获得至多8500元合伙人奖金,已是5月底3500元的两倍之多,而今年内其调高价码次数已超过三次。此举不仅被认为是苹果对新机销量持乐观态度,更或许与富士康印度、越南工厂的“受挫”有关。

因疫情导致东南亚国家部分地区工厂停产,加之富士康在国内的重金求人,都令“制造产业链回流中国”的说法甚嚣尘上。中金公司报告认为,如果东南亚经济体出现了疫情的大规模暴发,或者出台更严厉的防控举措扰动经济活动,则有可能出现部分行业或企业的订单向中国大陆转移的情况,例如纺织、鞋靴等劳动密集型产品领域。

也有观点认为该说法站不住脚,因为这不仅与中国产业升级的趋势相矛盾,国内也无市场可全面承接相关订单。某手机代工厂表示,由于国内产能已近满载,其对于海外回流至国内的订单持谨慎接单态度。

一方面,中国企业尤其是手机产业链企业走向海外的时间较短,总共只有3-5年时间;而且走出的国家较少,主要是越南和印度;此外,走出的多为低制造、高能耗或人工密集型的低端企业,事实上,这些厂商重回中国并无优势。更为重要的是,在品牌寡头垄断时代,话语权就显得尤为重要,品牌可决定产业链在何处发展,供应链厂商却并无话语权。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3、4月份,在东南亚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有消息称传音控股、OPPO、vivo等企业建议处在当地的中国供应商回撤,传音供应商也表示曾收到一些要求在国内制造的订单,但随着疫情转好,订单回撤的趋势已经开始减弱。

此外,回顾去年纬创事件,印度工厂因薪资纠纷而发生“暴动”,2万多部iPhone被毁,近80亿元的机器设备受损、工厂停工。产业链人士认为,上述也只是少数发生的个案,并不能完全等同于文化冲突,也并不会对苹果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有较大影响。

不过对于苹果而言,部分产能转移至印度或许并不会令销量快速提高,由于产品售价较高,苹果在印度的市场份额仅占1%-2%。杨述成强调:“苹果将会用印度作为制造基地辐射东南亚或欧美地区,现在也正在摸索这条路,包括传音控股也有意向摸索印度制造、非洲或东南亚销售的道路。”

所以从全球苹果制造的订单来看,目前苹果位于印度的供应商较少且并尚未完善,未来2-3年内仍将以中国作为重心;反观三星、OV以及传音在印度的供应商已较为完善。但印度还是被较为看好的国家,欧美关系、人口红利加之手机产业可辐射至欧美、日韩和东南亚等地,都表明印度将会是苹果的出路之一。(校对/Jack)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