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医生坚持免费给人看病,女儿看报纸后才知:父亲是侵华日本兵

subtitle
星途列车 2021-07-23 14:05

抗日战争结束后,有个日本人没有回国,他学会了中国话,在山东济南定居下来,还娶了中国媳妇。他从医整整65年,一直没收过病人的费用。大家不理解他为什么免费帮人治病,家人也不理解,他心里藏着很多事,一直没跟外人说。

街坊邻居称呼他“鬼子医生”,他也不生气,照样用心治病。有人叫他活菩萨,他低下头,觉得自己配不上活菩萨的名号。抗战时期烧杀掳掠的鬼子见多了,这么不遗余力做好事的真不多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山崎宏生活照)

1959年,他的妻子患重病无法下床,他只好陪在妻子身边。当时的医疗条件无法延缓妻子的病情,而身为医生的他看着亲人遭受病魔的摧残,更是心如刀绞。

有一次妻子忽然跟他说:“恐怕我要活不下去了,女儿就交给你我很放心。咱们结婚这么长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是不是日本逃兵?”

他满脸通红,内心仿佛掀起惊涛骇浪,往日的种种场景又浮现在脑海。过了好一会,他点点头,愧疚地对妻子说:“

是的,这么多年我都不敢说出这么秘密,害怕牵连你们。

他叫山崎宏,1908年出生在日本冈山县,家里三代行医,是汉方医学世家。到了山崎宏这一代,也传承了祖上的手艺。可能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原因,山崎宏的医学基本功很扎实。后来他顺利考上大学研究医学,并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当时日本大肆宣扬军国主义,强迫平民从军,影响了日本社会的安定。在山崎宏看来,他只是个医生,对军队那套完全不感兴趣。只要本本分分帮人治病,就不会被抓去当兵。

他想得太简单了,日本右翼军人已经疯魔化,对侵略的欲望早超出了常人的理解范围。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一边在国外强取豪夺,一边在国内强制征兵,甚至扬言每家必须出一名男丁,不出人或逃跑的,直接杀头。

山崎宏是一介布衣,学的是技术,很反感扛着枪打仗,可军队如此蛮横,他又能怎样呢。山崎宏没见过父母,是哥哥姐姐把他拉扯大。如今哥哥已经结婚生子,他不想让哥哥遭受骨肉分离的命运,只好前去从军。

他来到中国后,成了部队军医,可以离前线远一点。即使如此,他的耳边也全是炮火炸裂的声音和被害者痛苦的哀嚎声。看着脚下的土地冒出焦黑的烟,跟日本人并无太大差别的中国面孔渐渐失去生机,山崎宏生出了深深的同情。

日本兵每到一个地方,必定要屠杀很多人,这让山崎宏很难理解。

《天津史志》记载:1937年8月5日,山崎宏所在的赤柴部队围攻杀死29军37师驻府君庙一个排的守军,又开始屠戮当地村子。有36名村民被杀,其中妇女都是被侵犯后又惨遭杀害。

很快同样的惨剧接连上演,山崎宏对同胞的痛恨也越来越强烈。作为日本人,他想尽可能做点什么,给自己的国家赎罪。有一次,他看到几个日本人从妇女手中抢过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准备将他活活掐死。山崎宏扑上去阻止,却被一把推开。作为日本人,他从心底感到悲哀。

1937年12月26日,日军主力占领济南,从登陆河北到杀到山东,用了四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每天都在打仗,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残忍地杀害无辜的人。

这样一直行进了500公里,日军所到之处一片哀嚎,血水染红了土地,死亡的气息久久挥之不去。山崎宏看着倒下的人,终于忍受不了同胞的做法,决定找机会逃走。

在一个平静的晚上,山崎宏趁着哨兵休息,偷偷溜出军营。他往东狂奔几十里,料想对方不会追来,才累得瘫倒在地。

虽然出逃成功,但是山崎宏发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他穿的日本军装太扎眼了,任谁都知道他是日本人。

那时已经是隆冬时节,山崎宏就裹着衣服往东走,人们投去警觉的目光,他装作没看见。有人跟他说话,他就假装自己是哑巴。

他知道山东跟日本只有一海之隔,只要一直往东走,就有机会回到日本。如果运气好,没准真的可以回到国内。到时候隐姓埋名,过回正常人的生活就更好了。

可山崎宏没想到自己的归乡之路竟然那么难。他身上没有钱,也没有粮食,全靠两条腿赶路,身体很快撑不住了。由于自己是日本人,他不敢面对中国人,只好闷着头往前走。四天后,他饿得没有一点力气,虚弱地昏死过去。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一对中国夫妇救了他。对方帮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准备好路上吃的干粮,还友好地送他出门。山崎宏顿时热泪盈眶,同胞正在侵略这个国家,当地人居然还愿意救自己,这让山崎宏更加难受,也感到了深深地悔恨。

战争毁灭了那么多条生命,但依旧没有泯灭中国人心中的善意。日本人已经完全被洗脑,而在这对中国夫妇的身上,他才真正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最纯粹的品德。

山崎宏向这对夫妇深深鞠了一躬,就开始赶路。他混在流民群里,偶尔会有人跟他交流,发现山崎宏不说话,都以为他是哑巴,就不再跟他讲话。

山崎宏跟着队伍走过河北、河南、山东三个省,目睹了战后的废墟,跟中国人一起吃饭睡觉,也适应了当时的生活状态。渐渐地,他发现回国并非易事,回去之后也可能再被抓来打仗。

倒不如留在中国,凭借自己的本事做点事,也算是为同胞赎罪了。

山崎宏是个很有是非观念的人,他曾跟人说:“

日本皇帝犯了错,参加战争的日本人也犯了错,都是有罪的人。

流亡到济南时,山崎宏不继续赶路了,他决定要留在这里。由于语言不通,他就对外称自己是日本侨民,并通过一名日本老乡的推荐,成了济南铁路局的一名仓管。

当时济南铁路局受日本人控制,干活少的都是日本人,苦力都是临时强征过来的中国人。

他们强迫中国人不停地工作,却只给很少的薪水或粮食。有的人身体撑不住,很快会迎来一阵毒打,实在没有力气干活的,就扔掉,任对方自生自灭。

山崎宏不忍心看这些人受苦,就不定期从仓库里拿点吃得分给苦力。苦力们感念他的好,慢慢跟他熟络起来。通过跟苦力的交流,山崎宏还慢慢地学会了一些简单的中国话。

但好景不长,日本人发现仓库物资异常,就把山崎宏抓起来,逼问物资去向,山崎宏不说,日本人就对他严刑拷打,打得他皮开肉绽,身上都是伤口。

(日本军人照片)

但山崎宏就就是不说,他知道只要自己说了,不但自己会得到更严重的惩罚,这些苦力也会被处死。

日本人见山崎宏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好把他放了。这次逼供差点要了他的命,但也因此让他有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苦力们感激山崎宏的付出,跟他拜了把子,还张罗着给他娶媳妇。

其实山崎宏在日本时有喜欢的人,但是战争让他们被迫分离了。如今自己铁定不会回日本,就在中国结婚了。结婚后,他安稳地经营家庭,从来没有跟妻子说起过自己的过往。人们只知道他是日本侨民,热衷于帮助别人而已。

1945年8月,日本正式投降,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终于落下帷幕。当时在中国的日本人都可以自由决定去向,很多人一等到战争结束就回国了。

可山崎宏已经适应了中国的生活,并很喜欢这里。他写信给哥哥,说明自己的想法,继续留在了中国。

医学世家出身的他原本就精通汉方医学,就在济南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希望靠自己的医术减轻大家的痛苦。

但当时大多数人特别痛恨日本人,山崎宏的医馆一直没能迎来客人。他心中烦闷,但也理解大家的态度,只好想其他办法。

恰好这时邻居家的孩子生病了,山崎宏就配好药给邻居送过去。虽然邻里之间关系不差,但对方还是信不过他,他们见到的日本人都是残暴的杀人犯,哪还有好心给中国人看病的?于是拒绝了山崎宏的善意。

山崎宏只好把配好的药放在邻居家门口并写好详细的使用方法。之后,邻居家的孩子一直高烧不退,家里人没有什么好办法,看到山崎宏如此执着,就给孩子吃了。

几天后,孩子的高烧慢慢退去,身体从虚弱中恢复,药效好得出奇,邻居不禁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他们感念山崎宏的帮助,主动帮忙宣传药馆,这才让山崎宏的诊所有了些起色。

起初大家也跟邻居一样,对山崎宏的国籍有所顾虑,但有的人用了他的药,效果确实比其他地方好很多,于是他的口碑越来越好,山崎宏的名号终于打出去了。

来看病的人大多笑嘻嘻地叫他鬼子医生,山崎宏听后觉得很有意思,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并更认真地为大家治病。

有一段时间济南山区有狼出没,周边的村民都不敢晚上出门。但山崎宏只要接到就诊求助,不管多晚都要过去治病。

有时候他一个人走在路上,左手提着煤油灯,右手拿着防狼竿,在漆黑的夜晚特别显眼。山崎宏也怕狼,但他更怕病人的病情恶化。

他一直怀着对中国的愧疚往前走,内心焦灼,唯一能令他少一点罪恶感的,可能就是不停地给人治病。

山崎宏给人治病也不要求得到回报。有一次一对夫妇花两毛五坐车来,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只花了一毛多就买到了救命的药。

有的人实在没钱看病,山崎宏也会自掏腰包帮他们买药。后来他的诊所成了联合诊所,这种看病不要钱的事情就更多了。

后来,有人问他对那段岁月感受,他感叹道:“

看到很多病人通过我的诊治恢复了健康,我很高兴啊。

四、中国济南&日本歌山友好城市牵头人

山崎宏的一生充满坎坷。他以侵略者的身份进入中国,又以中国居民的身份见证了国家的发展。对他来说,日本是故乡,中国是家乡。

虽然日本人做出了不能容忍的罪行,但两者毕竟只有一海之隔,总需要一个契机握手言和。作为生活在中国的日本人,山崎宏认为自己可以做点什么。

1976年,单位给了山崎宏6个月假期,他收拾好行李,回到离开了近40年的故乡。那时不管中国还是日本,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日本高层不再好战,日本居民的生活水平也到了新高度。

家人见到山崎宏后很高兴,他们想把山崎宏留在日本,并为他在医院找了份工作。

日本医院的工作对他来说并没有难度,可是山崎宏已经习惯了中国的生活。虽然可能日本的工作能给他带来更多的物质财富,但他的目标并不是享乐。

山崎宏在日本呆了三个月就重新回到了中国。他随身带了一些日本医学资料跟心电图仪,统统捐给了济南图书馆和医院。

由于山崎宏为当地医院做了许多贡献,医院就想给他涨工资。但每次到涨工资的时候,他却百般推诿,硬是要领导先给其他同事涨。

领导不明白山崎宏为什么不愿意多赚钱,只好按照他的意思,给其他人涨工资,而山崎宏的工资一直是83.6元,很多技术不如他精湛的人都比他赚得多。

外人不理解,但山崎宏却觉得自己做得远远不够,一定要再做出些贡献,在自己有生之年弥补战争带来的过错。

山崎宏拼命工作,帮助身边的人,就是为了让心里好受一点。但只是这样助人为乐,并不能让他满足。于是他开始考虑中日两国的关系。在普通人看来,日本是侵略者,杀害中国人,还想占领中国领土,这本就是不能原谅的罪行。

但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想要发展,就是要交朋友。在好客方面,中国可比日本真诚多了,这点他深有体会。

1972年,中日关系已经实现了正常化。所以山崎宏退休后,就开始在中国跟日本两国之间来回跑,为促进两国关系寻找契机。但由于他的身份太普通,山崎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破口。

面对日本保守的认知模式,山崎宏有点无处下手。“四处无门”的情况下,山崎宏甚至还给当时的日本首相写过信,得到的回应却只是冷冰冰的四个字:大道无门。

山崎宏很快就明白了首相的想法。这是半句禅语,完整的句子是:

大道无门,千差有路。

意思是是大道不一定能行,可以走小路试试。看来首相支持他的想法,但找不到好的契机,劝他去次一级的机关部门碰碰运气。

很快他通过关系,了解到有个按照辈分能攀上亲戚的人在歌山政府工作,他马上动身过去当说客。这一次,他的努力没有碰壁,歌山跟济南之间的友好关系,就此拉开帷幕。

1983年,济南与歌山正式互为友好城市,在一系列的报道中,大家才知道山崎宏从中起到的作用。原本媒体认为他是日方牵头人,细问之下才知道这是在中国生活了四十多年的医生。

就这样,山崎宏的身份一点点浮出水面,关于他曾经日本军人的的身份也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

在这之前,除了已故妻子,他没有跟其他人说起过自己的过往,连女儿也是看过报纸,才知道父亲的身份。甚至她从来没有想过,一辈子给人治病的父亲居然是侵华的日本军人。

在一次交谈中,他认真地对身边人说:“日本曾带给中国人民太多的灾难,我尽一份力量,多给中国人做些好事,向中国人民谢罪。我还要继续开诊所看病,我这辈子就给中国了。”

退休后的山崎宏确实践行了自己的话,他每天都要跑三家诊所出诊,接诊人数没有任何限制,直到85岁之后身体素质下降到不能长时间工作,他才固定地在自家楼下诊所坐诊。

山崎宏是当地的名人,有些比较远的患者宁愿开车也要找他看病。而且很多是爷爷带着孙子来诊所,细究之下,会发现爷爷小时候就来山崎宏的诊所看病,后来儿子跟孙子生病也都来找他。大家都说他看得好,想让他帮忙治病。

虽然山崎宏的医术高明,但终究抵不过岁月的侵蚀。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已经衰弱到极限,最终在103岁(1908~2010)时寿终。

按照他生前的遗愿,子女将山崎宏的遗体捐给山东大学医学院,用于医学研究。到生命最后一刻,山崎宏完成了自己的愿望:把一生献给中国。

人不能选择出身,但可以选择生活方式。人生有轻于鸿毛有重于泰山,不管哪种人,只要心怀正义,就能得到大家的尊重。我们痛恨日本军国主义,但对这个最后的日本老兵,只有缅怀。

参考资料:

“鬼子大夫”山崎宏

日本老兵山崎宏_“我要留下来替日本人赎罪”

最后一个在华“鬼子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7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