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干掉这个大老虎,东汉进入了更黑暗的时代!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7-23 15:00

文/杨大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本初元年(146年)六月的一天朝会,9岁的汉质帝指着大将军梁冀说了句:

“此跋扈将军也!”(资治通鉴·汉纪四十五)

虽然有点“童言无忌”,但在梁冀看来,这个聪明的孩子长大成人,自己还能有好果子吃?

就暗地里指使左右毒死了汉质帝。

汉质帝驾崩后,李固、杜乔等大臣欲立明德严明的刘蒜为帝。

而梁太后、梁冀以姻亲关系欲立刘志。

这时候,中常侍曹腾(曹阿瞒的爷爷),因刘蒜曾轻视自己,深夜找梁冀说,若果立刘蒜,则大将军不久就受祸。不如立有椒房之亲的刘志,可长保富贵。

于是第二天朝会之上,原来主张立刘蒜的人,迫于梁冀的淫威,纷纷表态:“惟大将军令!”

只有李固、杜乔两人坚守。

碍于李固、杜乔是天下人望,海内正能量。

梁冀也只好罢会。

但没过几天,梁冀就让妹妹梁太后罢免了李固。升了听话的胡广为太尉、赵戒为司徒。

刘志,即皇帝位,时年15岁,是为汉桓帝。

02

建和元年(147年)六月,为平息朝野对罢免李固的议论,朝廷罢免了胡广太尉之职,提拔杜乔为太尉。朝野倚望,都希望杜乔能够制衡梁冀集团。

七月,又为安抚梁冀集团,加封梁冀一万三千户,封其弟梁不疑、梁蒙、其子梁胤为侯,胡广、赵戒、袁汤为侯,中常侍刘广等太监皆封为列侯。

杜乔上书谏道:“陛下不急忠贤之礼,而先左右之封,梁氏一门,宦者微孽。夫有功不赏,为善失其望;奸回不诘,为恶肆其凶!”

当时梁太后临朝称制,自然不理睬。

八月,立皇后梁氏。梁冀打算用厚礼迎接,杜乔根据典章规定不同意。梁冀怀恨在心。

九月,京师地震。梁冀深感机会总是垂青他这样有准备的奸诈之人,便借口灾异,让梁太后罢免杜乔。

于是司徒赵戒上位为太尉,而被罢免的胡广又上位为司空。

与此同时,宦官唐衡、左悺一起进谗言于汉桓帝说:“杜乔和李固以前抗议陛下即位,说陛下不堪继奉汉朝宗祀!他俩支持刘蒜,说刘蒜明德严明!”

汉桓帝因此心里怨恨李杜二人,而清河王刘蒜也从此交了霉运,很快被诬奏“当统天下”,贬侯桂阳,不久自杀。

梁冀觉得机不可失,急忙借此诬告李固、杜乔教唆刘蒜谋反。

还好,梁太后素知杜乔忠心,不许抓杜乔。

梁冀只得收李固下狱。

后经李固门生渤海王上书证实冤枉和河内赵承等数十人请愿,梁太后下诏赦免李固。

李固出狱。

梁冀就想:“李固的名德终为我之害。”

就这样,李固死于狱中。

李固死后,梁冀赶紧派人威胁杜乔说:“早从宜,妻子可得全。”

杜乔不肯投靠。

第二天,梁冀告知梁太后,收捕杜乔,并在狱中干掉了杜乔。

梁冀将李固杜乔二人暴尸于城北四街,令:“有敢临者加其罪!”

十二天后,经梁太后批准,杜乔的故吏陈留人杨匡归葬二人。

03

两年后,即和平元年(150年)春正月,改元和平,大赦天下,梁太后归政于汉桓帝。

二月,梁太后病死。没有了梁太后节制,梁冀更加肆无忌惮。

三月,梁冀增封三万户,他老婆孙寿也封为襄城君,吃租子岁入五千万,地位可比汉朝长公主。

两口子对街为宅,极尽土木之繁华。一起坐辇车游玩,倡伎成群随行,娱乐酣饮,连日继夜。

梁冀夫妇先后圈建林苑、兔苑几十里,每只兔的兔毛都刻上标识,若有打死兔的人,死!

有一个西域老板不知禁忌,误杀一兔,结果坐死者十余人。

梁冀又在城西修别第,专门接纳奸诈亡命之徒,并掠来数千口良家人为奴婢,并美其名曰“自卖人”。

梁冀对老婆孙寿的话言听计从,孙氏家族个个鸡犬升官。这些人都贪婪凶淫,派人去掠夺各县富人,借口他罪,抓起来关大狱,要他们出钱自赎。出钱少的,打死,或流放。

扶风人士孙奋,就是个大富翁。梁冀早就盯上了这块大肥肉。便以马车作抵押向士孙奋贷款五千万,但士孙奋只放了三千万。

梁冀大怒,就诬告士孙奋母亲在梁冀家做保管员时,偷了他家“白珠十斛、紫金千斤”,于是士孙奋兄弟死于狱中。1亿7000万家产被没收。

这都不过瘾,梁冀还派手下四处寻宝。那时候,老百姓经常会看到一骑人马,乘势横暴,妻略妇女...然后背着宝物绝尘而去...

梁冀虽然专横,但为了掌握皇帝动态和笼络宦官势力,他密切交结被朝臣所不齿的宦官,让宦官的干儿子、兄弟、宾客们空降到地方出任州郡要职。

这些人大抵是搜刮无底线的贪中饿鬼,大肆掠夺钱财以回报提携他们的“干爹”宦官。

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这对生性残暴的梁冀老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04

元嘉元年(151年)春正月初一,群臣朝贺,梁冀带剑入朝,这是牛翻天的节奏。

当时尚书是蜀郡人张陵,还是很牛的,有几把刷子。

张陵当场呵斥梁冀出去,并敕令羽林、虎贲夺下梁冀的剑。

侍卫们上前夺剑,梁冀见势不妙,忙跪下谢罪。

张陵即劾奏冀,请廷尉论罪。

最后,皇帝下诏,罚梁冀一年工资。

张陵是梁冀的弟弟梁不疑举荐的孝廉。

再加上梁冀疾恨他老弟梁不疑“好经书,喜待士”,就免了梁不疑河南尹之职,转任无实权的光禄勋,让自己16岁的儿子梁胤任河南尹。

梁不疑知道他哥不待见,便辞职回家,闭门自守。

梁冀暗中派人乔装,到梁不疑家门口,记录往来人等。

当时南郡太守马融、江夏太守田明,都曾来拜访过梁不疑。

诬陷人是梁冀最拿手的拿手好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结果两人被剃光头流放朔方,田明死在路上,马融自杀未遂(后活到88岁)。

干翻了自己弟弟梁不疑,还摆平了马融和田明。

梁冀可谓烈火烹油、锦上添花之时。

这年闰十一月,皇帝命令二千石以上级别的朝官开会,议定褒奖梁冀。

开会时,新任司空的黄琼马屁拍得最绝,响彻整个会场:

“冀合比邓禹(东汉开国元勋),合食四县!”

众朝中大臣纷纷点头,连连称是。

于是上朝时,有司上奏:

“冀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悉以定陶、阳成余户,增封为四县,比邓禹;赏赐金钱、奴婢、彩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以殊元勋。每朝会,与三会绝席,十日一入,平尚书事。宣布天下,为万世法!”

汉桓帝说:“同意。”

而对这荣宠之极的超级礼仪,梁冀“犹以所奏礼薄,意不悦”!

延熹元年(157年)夏五月三十日,发生超级日食。

太史令陈授仰观天象,见天象如此异常,忙让小黄门徐璜上奏汉桓帝说:

“日食之变,咎在大将军冀!”

梁冀在皇帝身边耳目众多,很快就知道了陈授用日食搞他鬼,便命收拷陈授,陈授死于狱。

汉桓帝知道陈授被梁冀搞死,但只能放在心上,不敢有动静。

这是汉桓帝第一次愤怒梁冀。

05

延熹元年(158年)十二月,南匈奴、乌桓、鲜卑寇边。

汉桓帝任命京兆尹陈龟为度辽将军前往镇御。

临行前,陈龟要求换掉边郡那些聚奸不忠的牧守,汉桓帝答应。

陈龟到任后,颇有政绩和战功。

这就让梁冀很不爽了。

本来两人就有隙。便使人乘机进谗言说陈龟损毁国威,“挑取功誉,不为胡虏所畏”。

陈龟被征还。

梁冀大喜:“嘿嘿,你陈龟这个乌龟王八蛋想跟我斗,也有四脚翻天的时候,没想到吧,哈哈!”

正当梁冀以为陈龟是“王八龟孙子”的时候,陈龟直上疏弹劾梁冀罪状,请诛杀梁冀。

这是朝臣第一次实名举报梁冀,并要求办了梁冀。

看完举报信后,汉桓帝依然没有反应。

陈龟自知必为梁冀所害,不食,七日而死!

06

下邳人吴树被任命为宛城令。

吴树到了宛城,便诛杀了为民之害的梁冀宾客数十人。

这些奸徒都是给梁冀贡献过好处的人,把他们干掉了,吴树就完全得罪了梁冀。

梁冀一向阴险毒辣,没杀他的马仔之前,就打算对吴树下毒手,这回更是有了下毒手的“依据”。

而且下毒手的手法也越发“高明”了。

他先是升吴树为荆州刺史,提拔重用,以任前谈话的名义召见吴树。

吴树来辞谢,梁冀下毒酒,吴树喝了,出门赴任,死在车上。

辽东太守侯猛升官,没来辞谢梁冀,梁冀便借口将其腰斩了。

当时才19岁的郎中袁著上书说:

“四时之运,功成则退。高爵厚宠,鲜不至灾。今大将军位极功成,可为至戒。若不抑损盛权,将无以全其身矣!”

梁冀听说后,气了个半死,密令抓捕袁著。袁著装死躺在棺材里,让人运出京城。

袁著算是“善诈”的,但哪知梁冀更狡诈,最后还是从棺材里把袁著翻了出来,打死。

袁著的朋友胡武是海内高士,被推荐为官,没来感谢梁冀。结果,梁冀派人诛杀胡武家60多口。

汉安帝母亲耿贵人的侄子耿承因梁冀求耿贵人的珍玩没到手,一家10 多口被杀。

崔琦的文章为梁冀赏识,但崔琦曾作《外戚箴》讽谏梁冀。梁冀暗中派人杀之。

梁冀此时不杀人便不快活,惟杀人方觉大权在握。

这是病,得治,药不能停。

07

梁冀不知汉桓帝怒得快要爆发了。

这时候,正好有一个人,梁冀很想杀掉。

这个人是谁呢?

话还得从头说起,出身东汉开国功臣邓禹家族的,熹皇后邓绥的堂侄子邓香。

邓香的老婆叫宣,宣生了个女儿叫邓猛(网络讹传叫邓猛女),长得很美。

邓香死后,宣就嫁给梁冀老婆孙寿的舅舅梁纪。

孙寿在梁纪家看到邓猛很漂亮,便带入宫中为汉桓帝贵人。

梁冀则想认邓猛为女儿,于是改姓梁。

梁冀担心邓猛的姐夫邴尊反对,便派刺客刺杀掉。

梁冀又想杀掉邓猛的母亲宣,刺客便飞檐走壁去刺杀宣。

正好宣家与中常侍袁赦家为邻居,袁赦发现刺客从他家登屋进入宣家。

估计两家邻居关系不错,袁赦便鸣鼓通知宣。

宣听到后,吓得要死。

刺客来了,赶紧跑,可跑哪儿去呢?

女儿邓猛很得汉桓帝宠爱,只有跑皇帝女婿那儿去避杀了。

汉桓帝闻此,大怒。

大怒中的汉桓帝借口上厕所,单独叫来小黄门史唐衡问:“左右谁与外舍(指梁冀)关系不好?”

唐衡说:...”

汉桓帝便召单超、左悺、徐璜、具瑗,进厕所,五人商议...如何摆平梁冀。

汉桓帝咬单超的手臂歃血为盟。

这就是著名的延熹二年七月汉桓帝主持召开的一次厕所会议,堪称“厕所之谋”。

所以,不能轻视历史上小事情和偶然事件,这些小历史往往改变大历史。

更不要小看了厕所这个地方,历史上竟有不可一世飞扬跋扈的超级大人物栽倒在里面。

08

山雨欲来风满楼,此时无声胜有声。

延熹二年(158年)八月丁丑,梁冀已经怀疑单超等人密谋要搞他,便使中黄门张恽守宿宫中,以防单超等人发动政变。

汉桓帝命具瑗先下手,以图谋不轨先拿下张恽。

然后连下三道命令:

命令尚书令尹勋持节调丞、郎操兵器守卫尚书省殿阁;

命令具瑗带领虎贲、羽林戟士1000多人和司隶校尉张彪领兵共围梁冀府第;

命令光禄勋袁盱持节收梁冀大将军印绶。

众人包围梁家后,袁盱进屋宣布梁冀严重违纪违法,当场收缴大将军印绶,就地免职,贬为景都乡侯。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梁冀傻眼了,还没做好应对准备就被包围了。

梁冀明白大势已去,便和老婆孙寿自杀了;

梁冀全家老少还活着的,包括梁氏孙氏的宗族亲戚,全部下狱,然后被处以极刑,暴尸街头。

受牵连的官员,拿二千石俸禄的就达百人。朝廷为之一空。

没收梁冀财产30多个亿。为此,又桓帝下令立减天下一半租税。

梁冀的园林苑囿,都分散给了穷民。这些房产花园别墅不知值多少钱,恐怕也是个天文数字。

超级特大老虎落马,老百姓当然要放鞭炮庆祝啦!

“使者交驰,公卿失其度,官府市里鼎沸,数日乃定,百姓莫不称庆”。

而宦官单超、左倌、徐璜、具瑗、唐衡五个人因谋诛梁冀有功,被同日封侯,世称“五侯”,史称“东汉五常侍”。

特别是单超,还成为了宦官历史上担任车骑将军、位同三公、掌管军权的第一人。

至此,东汉进入了更黑暗的宦官当政时代。

那些能够左右东汉前途命运的“大佬”们,也开始了急不可待的人生骚动。

老王:

《后汉书·宦者列传》中有一句话,叫做“手握王爵,口含天宪”。

就是说宦官再怎么蹦跶,皇帝一句话,也完蛋。

比如单超,后面飞扬跋扈,也被早早干掉了…

外戚、权臣、宦官的权利,在封建皇权时代,别看多么绚烂,都是烟花而已。

再牛皮,皇(领)帝(导)一句话就能弄掉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