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家重男轻女,她坚信自己生了女孩是别人的错,于是……

subtitle
小牛和大鼠 2021-07-22 22:58

隋清跟许梅是妯娌关系,她们俩的丈夫是亲兄弟。她们的公公、婆婆独自生活,后来公公去世,婆婆到二儿子家跟许梅生活。当时约定,婆婆的所有房产、家产统统归许梅家所有,许梅一家负责对她赡养和送终,大儿子隋清一家不承担任何赡养义务,也不继承任何财产。逢年过节来看望老人,另当别论,不属于赡养。由于约定明确,在经济上没有纷争,两家相处很好。

后来婆婆去世了,隋清跟许梅发生了争吵、对骂,闹得乌烟瘴气。因为什么呢?都是钱财惹的祸。

老太太去世时,街坊邻居和亲戚朋友来了不少,大家参加吊唁,跟老太太送别,并安抚老太太的家人。这一来,许梅家收到他们送来的一些钱财,尽管支付一些丧葬费、招待费,但还剩许多。对这笔钱如何处理,由于事先没有约定,隋清跟许梅便发生争执。

大儿子媳妇隋清说:“接到这么多钱,在扣除丧葬费、招待费等花销以后,剩下的应该两个儿子平分。”二儿子媳妇许梅说:“当初我们也没说这笔钱还有你们家一份,现在要分钱没有根据。另外,亲戚、朋友、邻居送来的这些钱,除了支付招待费、丧葬费等一些费用以外,虽然还有剩余,但这属于彼此之间礼尚往来的钱,以后人家有红白喜事我们也得去还礼。老太太去世我们收的钱多,也说明我们欠下的人情多,将来我们得用这笔钱还人情。”

隋清说:“老太太的亲属也是我们的亲属;老太太的邻居也是我们的邻居,因为咱两家住的距离不远;这些人家里有红白喜事需要赶礼,我们也得去。所以老太太去世接的这些钱,二儿子一家独吞没有道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太太去世到底接多少钱呢?拿出往来记账本,两家算了一下,支出所有的招待费、丧葬费等花销以外,还剩14600元,对这笔钱如何处理,隋清跟许梅意见不同,互不相让。相处很好的妯娌两个人在这笔钱财面前撕破脸皮,先是争吵,随后对骂。

相骂无好口,相打无好手。骂人,要找那些最能刺痛对方的话来骂。什么“破鞋”、“养汉”等最难听的字眼,她俩都用上了,但没起作用。因为她们知道,你说我作风不正,我不一定就不正,那仅仅是骂一骂而已。他们住的那个地方是农村,对生儿育女虽然都认为是养儿防老,但他们跟城里人不一样。城里不少人认为,年老了,需要照顾,无非就是洗衣服做饭,而这些家务活儿用自己的女儿比用儿媳妇方便,所以不少城里人希望有一个女儿。他们那个地方不同,那地方重男轻女。隋清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她正为这事儿抬不起头呢,而许梅生了个双胞胎,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儿。许梅就得意地骂隋清:“怪不得你没有后人,就是因为你浑不讲理,必然遭到天老爷的报应,你就是那绝后命,你就绝后去吧!”

两个泼妇对骂,就像公鸡斗架,尽管周围不少人给劝架、拉架,但根本拉不开。在许梅骂隋清“绝后”这样的话以后,隋清被刺痛了,一下子蔫下来,无话可说。别人很快就给拉开。这场争吵就此罢休。

随着日月的转换,时光的冲刷,不愉快的阴影逐渐消失。隋清跟许梅毕竟是妯娌关系,她俩的丈夫毕竟是亲兄弟,在他们之间,不存在深仇大恨,他们的关系又很快恢复起来,两家相距不远,又恢复了以往的走动。

过了两年,隋清终于生孩子了,生了一个女儿。隋清在“坐月子”期间,待在家里,无事可做,就胡思乱想。谁能想到,她竟鬼使神差地想到两年前许梅骂她“绝后”的话。真是前隙难和,遇到适当机会就会“旧病复发”。隋清在家“坐月子”期间,许梅给送来了鸡蛋,隋清竟认为这是在讽刺她,在继续骂她“绝后”。

扁担断了,虽然可以接上,但不如不断的好;镜子碎了,虽然可以破镜重圆,但不如不碎的好;人们之间发生过纷争,虽然可以通过后来的努力重新和好,但不如不闹纷争好。对问题有不同看法,虽然可以谈,甚至是争辩,但要磨而不裂。争吵、对骂,这是蠢妇的行径,聪明人没有这么干的。

隋清认为,自己没生男孩儿而生女孩儿,就是许梅给骂的,是骂她的话得到了应验。她越想越气愤,不由得怒从心起。她当即下了决心,决不能让许梅继续耻笑自己,要让她的两个儿子去见阎王,让她同样“绝后”。这个念头真是够狠毒的。

隋清满月后恢复了健康,就寻机想害死许梅的两个儿子。

隋清家与许梅家相距不远,许梅家人员的活动规律,隋清掌握得一清二楚。那是一个夏季的午后,隋清拿着一瓶甲胺磷农药来到许梅家,看见许梅两个小儿子已经放学回家,都在埋头写作业,就趁他俩不注意,把手里的农药倒进放在锅台上一盆疙瘩汤里,然后用勺子搅拌。她给每个孩子盛一碗,然后对他俩说:“你们两个人如果饿了,这有疙瘩汤,一人吃一碗。”小孩子饿了,吃起饭来不知香臭,狼吞虎咽地把疙瘩汤吃完。隋清亲眼看见这两个孩子把伴有农药的疙瘩汤吃了,这才得意地回家。

许梅跟丈夫干完活儿从地里回来,正赶上两个孩子药性发作,他俩面色苍白,冒汗腹疼,呕吐昏迷。许梅夫妻二人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认为这两个孩子已经得了重病,马上用车把他俩送到医院,经过确诊,是农药中毒,然后就立刻打针、洗胃,进行抢救。幸亏抢救及时,这两个孩子都活过来了。

既然没死,就能说话。这才得知他俩吃了隋清给盛的疙瘩汤。对盆里剩余疙瘩汤进行化验,结论是疙瘩汤里有甲胺磷农药,这是一起刑事案件。

人民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隋清供认了犯罪事实和犯罪动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追究了她的刑事责任。

【本文选自《法官手记》,作者张世琦,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