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妻子被困郑州地铁5号线:老公赤足狂奔10公里,游过两个涵洞找到她后抱头痛哭

subtitle
法制社会报 2021-07-22 22:55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陈思 张莉/文图 受访者供图

妻子小星被困在地铁5号线中,看着车厢内的洪水一寸寸上涨,从脚踝到脖子。丈夫何勇攀在暴雨中赤足狂奔10公里,不会游泳的他靠救生圈和陌生人帮助游过两个涵洞。见面一刻,两人在地铁站台抱头痛哭。

7月20日晚18时左右,特大暴雨中的郑州,遭受着洪灾空前的考验。地铁5号线被迫中断运行。何勇攀的妻子小星,就是这班列车的乘客。7月21日晚8点多,被救出的妻子依然惊魂未定,不愿意回忆起当时的任何细节,就由何勇攀向记者回忆并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妻子被困5号线 对话间水从脚脖子涨到膝盖

20日下午,郑州市人民医院附近的特大暴雨一点也没有减小的态势。在这附近一家商场里做人事工作的小星,以往在6点半下班之后,乘5号线从郑州市人民医院站到陇海西路站,只需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家。

丈夫何勇攀身高一米八多,富有爱心,从事公益事业。自己身高一米七多,很多人看着他们3岁的孩子都会说,这孩子以后也会是个大高个。

20日下午5点,小星接到了提前下班的通知。商场需要清场,加上其他事情的一拖再拖,5点半左右,小星终于走出了商场进了地铁。5点38分,何勇攀接到了妻子微信,说地铁临停了。何勇攀劝小星“出地铁回公司”吧,但是此时商场已经清场,小星没有其他去处。

5点44分,地铁在出海滩寺结站后的隧道内再次临时停车。“地铁有广播没有?”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安慰妻子,“别着急,只要有广播就行。”此时,车厢内还未进水。他心里已隐隐有些不安。5点52分,地铁走了一小段之后再次停在半路。此时小星感到了一丝恐惧,并打算到下一站就出站,步行7.4公里回家。

6点02分,何勇攀接到小星突然发来的一句信息:地铁进水了。发来的图片显示,水到了脚踝处。小星说,此时人群已经躁动了,水在往上涨,地铁门没有开。两人刚说了四五句,“水到膝盖了。”

收到信息后,何勇攀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笼罩在他心里,他感觉“妻子要么可以有惊无险渡过这一劫,要么就会出大事。”

6点10分,来到陇海路桐柏路口的何勇攀开始往沙口路地铁站急赶。路上已无法开车,鞋子被扔在了公司车里,不过他已经顾不得去拿。此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见到妻子,一定要去到现场。从他出发的位置,到沙口路地铁站,有10公里远。

小星他们眼看着水越涨越高,情绪渐渐有些不稳定。车长和乘务员一边将大家集中到第一节车厢,一边出去查看水情。

“大家先待在车内,外面情况比车里更差。”小星听到有人说。

不会游泳的丈夫 靠着救生圈和陌生人帮助游过两个涵洞

“我是前半程在桐柏路路过消防中队,然后报了个警。当时那个消防中队出去救援,已经没有官兵了,就只剩值班人员,我将5号线的情况反映后就继续赶路了。”

就在何勇攀到消防中队的档口,地铁里的车长和乘务人员已经在组织大家疏散。小星随着人群沿着隧道的栈道往外走。没走多长时间,听到乘务人员说,洪峰马上来了,前面过不去。大家又回到了车上。

另一边,何勇攀过完五一公园,在桐柏路立交的位置,也被陇海线挡住了去路。

不会游泳的他看到涵洞里都是水,汽车在水里飘着,自己只能又拐到了嵩山北路。“我看过导航,大概记得是那个方向,嵩山北路走到头,然后右转是可以到沙口路的。”

此时,他的手机已经进了水,手机屏幕时亮时灭。

在和路人确认过方向后,他一直往北走的,却被陇海线灌满水的桥洞口第二次挡住了去路。“我先想着翻过去,结果发现那个铁栅栏焊得太高了,过不去。只能从下面过。好在水只深,不算特别急,没到游不过的地步,可惜我不会游泳,就想着如果有会游的带着我,应该可以过去。”

巧的是,他正好从旁边等待的人的交谈中得知,有个人是游泳教练。“与游泳教练沟通后,他愿意带我过去。但是我不会游泳。他说要有一个辅助工具,我们找了很多这个木桩子呀,泡沫箱呀,试了试都不行,然后我看到有人拿游泳圈。我就跑到这个人面前问他在哪买的,愿不愿意卖给我。他们说,在棉纺西路跟嵩山北路交叉口那个丹尼斯买的。”

何勇攀跑到丹尼斯,看到工作人员正在给游泳圈充气。他抓到一个刚充好的,说,我要去地铁有急用,稍后过来结账!“我冲到门口,保安拦了一下,得知我急着去救人后,就赶紧让我先走了。”

然后他就在游泳教练的帮助下,连续游过了两个桥洞。

用灭火器砸破地铁窗让孩子弹出头呼吸 夫妻相见一刻抱头大哭

而回到车厢里的小星等人,即便站到了座位上,水依然已经快淹到了脖子的位置,大家渐渐出现了缺氧、呼吸困难的现象。特别是一些老人和孩子,情况更加紧急。

据何勇攀后来了解到,当时车厢里的乘客自发站到了车厢右侧,给头部稍留出一些空间。然后男士就用灭火器去砸车右顶部位置的玻璃。第一个灭火器砸烂了,就用第二个。好不容易终于砸开了一个口子。大家瞬间感觉呼吸困难的情况有了稍微的缓解。他们又把车厢里的小孩子举到破洞口,让他们呼吸外面的空气。

而这时,何勇攀也终于赶到了沙口路地铁站。

跑到地铁口的何勇攀带着游泳圈。他看到那个地铁口有很多人。“我就直接冲进去了。然后有一个工作人员拦住了我,他看我情绪比较激动,说下边现在已经正在救援了。我只想去救人,就跟他说着走着吵着,然后就一直到了站台上。在站台上,我看到工作人员上来了,说,地铁安检员已经进去了一二十个了。然后那个时候我就找了个人借了个电话,往车厢里面打。车厢里边给出来的消息是,里面在救援,已经按照顺序排好了队。先是老人、孩子、孕妇呀这些人,然后是普通的乘客。

另一边,小星也注意到了一个好消息:她在车厢边画了一条水位线,现在水面已经在原水位线以下了!她把消息传递给其他乘客,大家心里纷纷燃起了希望,精神为之一振,情绪得到缓和。

何勇攀死死盯着出口,已经都有人出来了!先是一个女生,然后是一个孕妇……他一边盯着出口,一边留意着身边人交谈的信息。终于,妻子小星出现了。他看到妻子熟悉的身影在模糊、晃动,然后坠成成串的眼泪。

两人抱在站台上,两人感受着对方身体的冰凉与眼泪的温热,足足有一分多钟,然后出了地铁口。

丈夫的两个心愿:找到帮助自己的游泳教练,去超市把账结了

何勇攀告诉记者,他现在正在陪妻子小星在医院调理,她心理受到了一些创伤,仍不敢回忆当天的一些细节。但劫后余生,让两人更懂得了生命的可贵。以后两人会认真对待生活中的每一天。

“我现在其实依然有两个心愿,当时因为时间太紧急,一是没有好好感谢一下帮助我的游泳教练;二是超市里的游泳圈钱还没给。游泳圈钱我得空了就去结,可就是游泳教练,我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来得及问,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他。当时我们的手机什么的都放在了一个泡沫箱里,可是我的手机是坏的,他们就算想联系我,也找不到。希望那位朋友看到新闻后,可以通过《东方今报》联系到我。我想当面感谢一下他。”

据何勇攀回忆,自己只记得游泳教练穿着黑色的上衣,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匀称。而发型已在大雨中被冲垮,看不出了样式……

来源:东方今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