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最“难吃”的10大城市,号称“美食荒漠”,它们冤吗?

subtitle
走吧自驾游 2021-07-22 17:41

前有武汉天地排队八小时只为一杯奶茶,后有深圳文和友排队30000号也只为一杯奶茶,一杯价值不到20元的奶茶,为何能让好不容易拥有喘息机会的打工人们纷纷跑去排长龙?

这是奶茶的魅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究其根本,这是美食的魅力!

为了美食,岂止是排一次长龙,哪怕是跨山越海,也有大把人心甘情愿。特地飞去一个城市或国家,只为了吃到最正宗的地方美食,不是只出现在段子里。

但有一些人,为了美食奔赴一座城,最后却在餐桌前流下悔恨的眼泪。

人们把这类城市称之为“美食荒漠”,或许它们拥有着不错的人文和自然景观,但一到饭点,当地的饭菜就会让人刹时明白,为什么老一辈的人出国要带下饭酱。

下面,让我们看看都有哪些城市上了“美食荒漠榜”!

p.s.俗话说得好,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关于美食这种话题一定会有些许争议,希望各位理性探讨。

数据来源:DT财经

上榜的城市里,北京有烤鸭,杭州有小笼包,上海有本帮菜,其他各个城市也有自己的“当家美食”,为什么它们就成了城市美食中的“众矢之的”呢?

从统计表里,我们不难看出,上榜的都是些经济体量比较大的城市,他们的人流量和受关注度都要比其他小城市高,讨论的人多点也能理解,但作为“状元”的北京和“榜眼”的杭州到底得有多荒漠,才能做到如此一骑绝尘。

北京

作为祖国的心脏,超一线城市,GDP贡献大城,文化历史名城,人文景观数不胜数,但北京的美食实在是不够争气,气到网友跑去微博开了两个话题,吸引了近80万人来围观讨伐。

至于有多难吃,网友们是这么评价的:

“还是去吃麦当劳吧,毕竟北京美食顶梁柱”

“感觉在别的地方,随便一个苍蝇小馆都能被惊艳到。北京随便一个馆子,无论大小,都能气死你。”

“北京小吃应该是全国各地最难吃的,之一吧?炒肝应该是北京小吃最难吃的,没有之一吧?”

“在老家从小到大都是买早餐吃,来北京生活以后都开始自己做早饭吃了”

“北京小吃,一个卤煮,一个炒肝儿,一个豆汁,不分先后,排名都第一难吃 ”

“来北京五年多,现在下咽难吃的东西已然面不改色,多亏北京小吃和我小姨。”

“北京的外卖让我很难过的一点就是,我感觉我自己做都做不了那么难吃,他们怎么好意思往外卖呢!”

“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吃的豆腐脑·······或者再扩大一下,早点吧,都是在北京吃的。”

(上述内容来自微博)

当我们在吐槽北京难吃时,我们在吐槽的是什么?

点开话题一 一浏览后,不难发现,在讨论北京难吃的人中十个有八个是在吐槽北京的小吃。北京的小吃怎么就拖后腿了呢?

从前,看老舍、梁实秋、林海音等老一辈文人介绍北京小吃,那叫一个妙笔生花,直勾起肚子的馋虫,像豌豆黄啦、热芸豆啦、老豆腐啦、炒肝啦、灌肠啦、爆肚啦······光是听到这些个名字就能引起无限遐思。

炒肝

而北京小吃从发明到现在基本也没什么变化,变化的不过是吃东西的那群人。

炒肝

中国人向来讲究个传统,北京作为政治、旅游、文化中心也就更注重保留传统文化,但是对于养在蜜罐的新生代来说,美食越是传统越是难吃,比如,你跟你爸爸,你爸爸跟你爷爷,吃的口味就差很多。

豌豆黄

豆汁儿

且从前的小吃,像被吐槽得最多的豆汁儿、卤煮和炒肝,大都是穷人吃不起什么好东西,把富人吃剩的下水料,绞尽脑汁做出各种花样沾点油水。

卤煮

杭州

杭州有多难吃?大概就是在人人嚷着要减肥,为了口腹之欲不惜打飞地去另一个国家的21世纪,活生生把人饿廋了!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作为中国著名的七大古都之一,且被称作“人间天堂”的杭州,人文风景自是不遑多让,况且杭州菜的美食背后总是有段好故事。

龙井虾仁

白居易的春笋步鱼;苏轼的东坡肉/糟烩鞭笋;宋高宗迁都临安的宋嫂鱼羹、西湖醋鱼;泄愤奸臣的一品南乳肉;关于神话传说的桂花鲜栗羹、斩鱼圆、鱼头豆腐;以知名景点命名的西湖莼菜羹/牛肉羹、西湖龙井虾仁、武林熬鸭。

西湖醋鱼

每一个杭州菜的背后都极有可能站着一个名人名家的杭州,为何成了今日的美食洼地?

宋嫂鱼羹

跟北京小吃的保守相反,杭州菜恰恰是改革改过了头。

说得好听点,是吸收南北各地菜肴的精华,集各家之所长;说得难听点,就是没有任何特色,把最本质的东西完全摈弃掉了。

比如这道在“东坡肉”的基础上进行革新的“宝塔肉”,把方方正正的肉块变成了肉片,而东坡肉“肥而不腻”的精髓,不就正在那一大块麻将肉块中吗?

正如美食家蔡澜先生所评价那般“吃起来,肉和汁并不融和,左弄右弄,给风一吹,此道菜上桌时完全不热,只能当冷盘。我们吃过的东坡肉,肉几大块,一齐盛于陶砵之中,汁盖住肉,只用花雕炖之,迫出来的油,用玉扣纸吸去,里面的汤汁,是清澈的。入口香甜无比,肥的部分比瘦的好吃,一下子吞完,剩下的汁,淋在另一个陶砵蒸出来的白饭上,不羡仙人。”

蔡澜先生还在书中分享了这么则小故事,说香港著名收藏家刘作筹先生,一生最爱吃东坡肉,结识了另一个有同好的画家程十发,问他:中国最好吃的东坡肉在哪里可以吃到?程十发答曰:香港的天福楼。

东坡肉,作为杭帮菜的代表菜,最传统、正宗的做法竟然是在香港,也无怪乎杭州成为了众人口中的美食荒漠。

这是其一,还有其二。

众所周知,“清淡”是杭州菜的特点,而现在的大多数人的饮食习惯都偏向川菜的重口味,而口味以咸为主,很少有过多的香料,基本不放辣椒的杭州菜,自然难以赢得年轻人的欢心。

北京和杭州还有什么是能吃的?

有且很多,但价格大都不是很美丽。

杭州金沙厅人均784

一座标榜美食的城市,人均几百元的菜系实在是过于曲高和寡,符合大众口味的平价美食才能勾起游客和年轻人肚中的那只馋虫,毕竟在我们平平无奇的打工人心中,真正的美食,是深夜回家后街头巷尾的那份人间烟火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