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我,男的,在小县城动了妻子的手机,报应接二连三来了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7-22 17: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01

高然没想到和徐宝晶结婚这么久了,她仍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朋友的聚会上,高然手机没电了,要用徐宝晶的手机上网查个东西。

问她密码,她一把拿过来说,别碰,找什么我给你查。

高然笑了笑说,你打开给我。

徐宝晶白了他一眼,说,少动我手机。

大家都当没看见高然的尴尬。

毕竟他们两口子的关系,谁都清楚。

徐宝晶是富家小姐,娇惯成性,对高然颐指气使是常态。

通常这个时候,高然会到外面抽根烟。

静静的冬夜,微微的冷,远方的灯光,像漂浮着发光生物的海洋,轻轻拍打着记忆的海岸。

有个女孩站在那里,长发束成马尾,白裙粘着星光。

她叫杨露。

高然常会问自己,如果当初没有和她分手,他的人生是不是不一样。

02

高然和杨露相识于2011年。

这一年,高然18岁,在太原的大专体校学散打,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还在老家榆次读高中的杨露。

不夸张地说,只凭一张照片,高然就喜欢上杨露了。

漂亮,可爱,笑起来有可爱的虎牙和醉人的酒窝。

他们的学校相距不算太远,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就到了。

杨露是学播音专业的,她落落大方,侃侃而谈。

高然完全被她吸引了,只有傻坐在一旁干听的份。

而杨露对高然也是一见钟情。

学体育的男孩子,不需言语,发尖上都闪着阳光。

两个人的关系很快就升温了。高然每天都想见杨露,可毕竟上学,只能以电话诉衷肠。

那时候,高然大部分的生活费都奉献给了中国移动。

沉沉的夜晚,耳边的手机聊得发烫。

高然会给杨露讲故事,都是他编的,有山海经里的古灵精怪,有武侠世界里的爱恨情仇……

杨露听着听着,就陷进了梦乡。

高然等到电话那头响起了微弱的熟睡声,就开始讲那些不好意思当面讲的情话。

他会赞她的可爱,也会讲自己的想念。

情窦初开的少年啊,总是不敢袒露心里炙热的爱情,只好把它们藏在深夜的电波里。

03

杨露高三那年,要去临汾艺考。

同行的只有一个女生,高然担心她的安全,逃课跑去陪她。

一路上,高然教杨露如何检票,如何放行李更安全,如何在宾馆登记……

杨露像只刚刚跑出窝的小兔子,好奇着世界的新鲜,又胆怯地依傍在高然身旁。

她仰头看他,天真地问,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啊?

眼睛里全是崇拜。

高然好爱她的眼神,仿佛他是她无所不能的超人。

不过,超人也不是万能的。比如钱这个事。

高然家里是单亲,爸爸很早就和妈妈离了婚。

妈妈独自抚养他,日子自然精打细算。每个月的生活费精准到每顿早餐吃多少钱。

高然陪杨露出来一次,回去就要靠室友接济一周。

可是在心爱的女孩子面前,多少男生不是打肿脸充胖子。

04

高考,杨露很顺利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只是远在南昌。

高然想见杨露变成了遥远,且贵的事。

后来,高然攒了些钱,到南昌去看杨露。杨露依然像从前那样依赖他,拉着他说东说西。

可高然不想承认,心里一直隐藏的自卑开始发作了。

当杨露从学识到见识都在渐渐超过他的时候,他开始担心自己在她眼里的光环,也在日渐消退。

当然,更致命的,还是钱。

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哪里都不敢去不敢玩。窘迫是不为外人知的,只有杨露懂他。

她是敏感又善良的姑娘,约好出去玩的那天,她先把200块钱递给高然说,我没有口袋,你帮我装着好不好?

高然点点头,心里默默感激她的体贴,却也恨自己的贫穷。

然而,命运不愿放过捉弄他的机会。

等到大家一起在街上用钱时,高然才发现揣在兜里的钱,竟然丢了。

那一刻,高然觉得所有人都在围观着自己的尴尬,看破了自己的虚张。

杨露说,没事,先用我同学的吧。

可高然的脸烧得通红。

他那么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尊严,终是碎成了残渣。

05

爱情里,男人与女人总有着不同的敏感区。

在杨露眼里,不过是一件丢钱的小事。

可在高然眼里,却是很严重的,在自己最爱的女人面前丢了面子的大事。

回到太原,高然每天还是会和杨露煲电话粥。

表面上,他仍是那个无所不能的“超人”。

可心里面,他怯场了。

那些暗生的自卑像一块悄悄扩张的霉菌,不断地啃噬着他的自尊。

说到底,还是虚荣作祟。

可是,年轻的时候,谁又不虚荣?

6月,高然毕业,满脑子都是挣大钱的念头。

他想去找杨露的时候,可以痛痛快快地陪她玩,畅畅快快地为她花钱。

后来,高然的朋友介绍他去一个小县城的地产公司。

他想也不想就去了。

毕竟大专的文凭,只有在小县城里,能吃得开一些。

毕竟地产公司,只要肯努力,总会有机会。

06

那段时间,高然一头扎进工作里。

拉关系,跑业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建立起全新的人际圈。

几个月下来,业绩直线上涨,工资涨到了六七千。很自然的,得到了老总的赏识。

从省城来的年轻才俊,长得好看,嘴巴又牢。

慢慢地,老总收高然做了心腹,干什么都喜欢把他带在身边,让他安排自己的私人行程,还给了他一部分可以调配的资金。

从此,高然见识到了什么叫花花世界。

见光的,见不得光的,都散发着真金白银铺张出的奢靡与嚣张。

那些因自卑生出的虚荣,一瞬间找到了归宿。

让高然渐渐忘记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忘记了自己最初想要有钱,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是想为心爱的女孩买下全世界吧。

可是,当他看惯了,老总流连于一个个情妇的怀抱,游走在世俗之间,他与杨露,早已变成两个世界的人了。

07

高然去见过杨露的。

他没想到,当自己不再为200块窘迫时,心里仍有着不可琢磨的自卑。

她依然是那个清澈灿烂的女孩,可他还是从前的他吗?

他甚至都不愿在杨露面前说自己的工作。

因为他在那个圈子里走得太深了,看了太多的不堪与龌龊。

当然,高然也不能否认,他的心早已被那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浸染了。

他想要钱,胜过一切。

是2013年春天,高然妈妈从老家来看她。

杨露知道了,也跟着一起过来。

妈妈蛮认可杨露的,觉得她漂亮,懂事,将来会是高家的好媳妇。

可高然毫无准备。

他从心里不想杨露看见他工作的环境,不想她见到自己满嘴荤话的同事,以及脑满肠肥的老总。

他陪着妈妈和杨露玩了一天,然后开着老板的豪车送她们回去了。

到杨露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车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杨露说,我走了,下次有时间再去找你玩。

可高然脱口而出,不用了。

杨露愣住了,问他为什么。

高然咬了咬牙说,咱俩都没有共同语言了,以后肯定走不到一起。咱们分了吧,我不想耽误你。

08

高然忘不了杨露离开的样子,痛哭的背影,瘦薄而锋利。

一路上,高然一直冷硬地挺着背,不知向谁证明着无情。

回到家,空荡荡的,不想开灯。他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发现杨露在QQ上发来一个压缩包。

接收,解压,里面竟然是他之前讲给杨露的全部的睡前故事与情话。

原来杨露都录下来了,一直珍藏着。

有那些天马行空的幻想,也有那些以为不被知晓的少年心事。

杨露说,我把你爱我的过去还给你了,再见。

高然看着那一行字,心如刀绞,泪如雨下。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是我配不起你了。

09

之后的日子,高然过得有点浑浑噩噩。

心里抛下了爱情,就仅剩下钱。

那些因为穷留下的阴影,变成了对金钱没有底线的崇拜与追逐。

高然开始向往老总的圈子。

荣华富贵,权势加身,小小的县城里,仿佛可以为所欲为。

后来,他认识了徐宝晶。

徐宝晶是老总的妹妹。

有一次,老总带着高然和家人一起出去玩。第二天,高然就接到了徐宝晶的电话。

听见对方声音的那一刻,高然心跳一阵加速。

当然,并不是因为有爱情再次叩门,而是他感觉到,他打入老总圈子的机会来了。

可以说,高然对徐宝晶展现了全方位的好。

徐宝晶说东,他从不说西。徐宝晶和他生气,他一定道歉赔笑。

男人爱与不爱的区别就在这里了吧。

在杨露面前,丢了200块钱,都觉得是无法接受的污点。可在徐宝晶这里,面子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心里只有功利,哪还在乎廉耻。想想未来的张狂,眼前的低姿态,都能忍下来。

实际上,高然并不懂有钱人。

他们对自己阶层的维护,远超出他的想象。

10

高然与徐宝晶恋爱了三年才结婚。

有爱吗?

徐宝晶肯定是有的。有一次,高然终是忍不了徐宝晶的娇纵,回了太原。 徐宝晶追过去,把他又找了回来。

可是这份爱,又有多重要呢?

高然说不好。至少,不够一张结婚证。

是的,2017年,高然和徐宝晶办了婚礼,可是徐宝晶却不愿和他登记。

徐宝晶说,婚礼都办了,扯不扯证都一样。你是想分我家产啊?

其实,高然并不是惦记着徐家的家产。

他只是想进了徐家的门,沾一点徐家的关系,为自己挣一份事业。

那几年,高然投资一些资金盘,也算赚了不少钱。

可后来和朋友一起投资二手车,被骗光了。

生意上的起起伏伏,徐家从没伸手帮过忙,许给他一些虚无缥缈的工程项目,也从未兑现过。

反倒是为了那场没有证书的婚礼,高然前前后后花了80万。

11

时间转进2020年,徐宝晶有了孩子。

而高然与徐宝晶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细数下来,七年了,每一个春节,高然都没有回过老家。

出来工作这么久,没在妈妈身边尽过一天孝。

他的时间都给了徐家。他在徐家伺候老,伺候小。徐家的亲戚病了,他去陪床。老人去世,他守全天的灵……

他放弃了亲情,放弃了尊重,可换来的,却是更多的轻视与无视。

孩子的到来,是欣喜的。

但上户口那天,因为没有结婚证,徐家直接给宝宝冠了徐姓。

高然真的忍不了。

他已经付出了全部,可最终连自己的姓氏都被抹去了。

那是他第一次和徐宝晶吵架。

他义愤填膺地拍着胸口喊,你告诉我,我做这么多是图什么,图什么?

可徐宝晶看着他疯狂的样子,淡淡地反问他,你觉得呢?

12

高然和徐宝晶离婚了。

趁着孩子还不记得他,趁着自己,心里还有一线清明。

今天的结局,是他当初目的不纯的报应吧。

谁让他明明手中握着爱情,却被虚荣遮蔽了眼睛,一头扎进染缸里。

这些年,高然时常会想起杨露,想起他们的曾经。

人总是在失去后,回味拥有过的美好。

所有相处的瞬间,都在记忆里发着光,刺出小小的箭芒。

每一寸温馨,都会扎出一寸的伤。

其实,高然和杨露再没有联系过,但他一直都关注着杨露的动态。

他知道她分手后,剪掉了长长的马尾,知道她毕业了,去哪里旅行。

知道她找到了新的男朋友,也知道他们后来分了手……

高然离婚后,回了老家。

已经是12月了,老旧的小城,散发着熟悉的热闹与冷冽。

高然去了杨露曾经读书的高中,在校口坐了一个下午。

年少的孩子们嬉笑叫嚷,结伴而行,像某一年,他与她第一次见面的午后。

高然没忍住,拨了杨露的电话。

他一直盘算着要如何开口,可电话接通的一刻,杨露却先说了话。

她说,是你吗?我都28了,你还打电话给我干嘛啊?

于是高然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哭了。

13

高然和杨露见了面。

她现在过得很好,有自己的美甲店和火锅店,只是仍然单身。

真是岁月偏爱美人,没有留下痕迹,只凭添了自信。

临近圣诞节的街头,洋溢着一种不真实的欢乐。

杨露送给高然一只苹果,放在透明的盒子里,扎着红色彩带。

她问,你还走吗?

高然摇摇头。

杨露便笑了,阳光就此洒进了灯光阑珊的夜晚。

高然看得出神。

原来这世上,真的存在永恒的美好,不会被时间淹没,只会被时光打磨。

所以,他忍不住问自己,你配吗?

你在烂俗的染缸里浸染了这么久,一无所有地爬出来,还有什么资格再染指这份纯洁?

十年后,他发现,自己更加配不起杨露的好。

14

见面之后,杨露一直和高然在微信上聊天。

高然隐隐察觉到她对他的爱,未断。

于是,他再次食言了。

或者说,他再次逃了。

他没有打招呼,就逃去了上海。

他想重新开始,一个人,靠自己,堂堂正正地干出一番天地。

也许,他才会找回一点自信,回到杨露的身边。

他每天埋头工作,加班到深夜才回家。小小的出租屋,一盏灯,一张床。

他合衣躺着,不管多累,都会拿着手机,静静地讲一会儿故事。

于是许多年前断掉的情节,便有了续集。只是电话的另一边,没人倾听,没人录音。

他只好自己录下自己的独白。

他说,小露,我配不上你了,但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死去……

可能很多男人和高然一样,以为爱一个女孩,就是要有很多钱,让她过富足的日子,这样才能配得上她。

其实真正的爱情,不是对等,不是平衡。

爱情最珍贵的部分,不是给她最好的,最贵的,最优秀的,最纯洁的……而是给她最简单的,最长久的,相守与相伴。

人生并不漫长,命运永远颠沛,没有人可以一直等待最好的你。

只要是刚刚好的你,就好。

请早点回来,给彼此一个幸福的机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