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我和老公八字很合,人人艳羡,直到有天发现一张旧报纸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7-22 17:1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2016年10月的第2个星期六。

我清楚地记得这一天,长假之后,轮休上班。

临到下班时,杜威给我打了电话,他说,对不起,我可能要恋爱了。确定关系之前,给你打个电话,想和我们的过去正式告个别。

我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平静一点,我说,是我对不起你,祝你幸福。

放下电话后,我的眼泪像洪水一般冲下来。

这一年,我30岁。

有房有车,有老公有孩子,只是没有一点幸福。

02

时间往前推10年,2006年,我和杜威都在北京读大学。

他比我大两岁,但复读了两年,所以和我同届。

杜威长得高高大大,在一所很有名气的理工院校。我上的是一所二本的外语学院。

我们都是河南人。

学姐和外校搞同乡会联谊,经常会叫上我。和杜威认识后,一来二去就有了感情。

我和杜威家离得不远,我家在滑县,他家在浚县。

虽然一个属于安阳,一个属于鹤壁,但相距只有6公里。

杜威说将来咱们回河南,他去安阳发展离家也不算远,家里肯定不会反对。

而我也不算远嫁,回娘家方便。

不要笑我们刚谈恋爱就这么现实。

有段时间不是流行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吗?

说的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恋爱观。

我不是美女,他也不是校草,都是普通人。我们甚至连留京这种梦都没做过。

杜威家经济条件比我家差一点,但父母都是吃公家饭的。

爸爸是中学老师,妈妈在事业单位上班,就他这么一个儿子,精心培养。

我爸自己开公司,做混凝土生意。那时候很好赚。

家里还有个弟弟,自然是比我得宠一些。但是爸妈对我也很好,吃穿从没有亏待过我。

我妈和我说,别看你爸嘴上说爱他那儿子,其实心里也惦记着你,嫁妆早给你准备好了。

所以我和杜威的恋爱很顺利,刚刚开始,就好像可以看见未来。

03

说起杜威,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大直男。

不懂什么浪漫,但有他笨笨的温柔。

比如上街,从来不会让我拎东西。情人节会送大红玫瑰。他朋友都不能说我不好的,最好的兄弟也不行。

我个子不高,1米58。大三的时候,吃的有点胖。他哥们开玩笑,说我像个矮冬瓜。

杜威当场黑脸,逼着人家和我说不对起才算完。

总有朋友问我,喜欢杜威什么呀?木头一样。

可木头才让人踏实对不对?

能盖房子,能建一个家。

大三的时候,我们各自和家里说了情况。大四,我弟考大学,体检的时候,查出心肌炎。

虽然不严重,但心脏上的毛病,又恢复得不利索。

爸妈就带着他来北京看病,顺便见了杜威。杜威全程陪着忙前忙后。

爸妈对他很满意,私下里说他一表人才。

临近毕业,去安阳面试时,我见了杜威的爸妈。对我评价也蛮高的,夸我一看就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好姑娘。

杜威毕业考公成功。2010年,我也考进一家有编制的事业单位。

我爸给我买了一套两室一厅。杜威贷款买了一套三室两厅做新房。

之后彩礼,陪嫁……样样谈好,开始着手婚礼。

一切都很顺利。

04

然而我怎么也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我妈专门找来安阳,和我说,这个婚不能结了。

我当时就愣住了,说,为啥?

我妈说,我找人算过了,你和杜威八字不合。你俩在一起,对两家都不好。

我笑了,说,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

我妈特别严厉地说,什么年代都得信!

说实话,我和杜威根本没把这个问题当回事。

毕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可我们都错了。

它就像是蝴蝶翅膀扇出的微风,变成了摧毁我和杜威的龙卷风。

我先是求助我爸。结果我爸说,这事必须听你妈的。

他还说这不是迷信,是规矩。天下男人多的是,你非找个影响家里的干什么?做生意最讲究这些了,你不要找晦气。

杜威知道了,想找我妈谈谈。

可没想到,我妈先打电话给了他爸妈。

四位老人得出统一的结论,这婚不能结。他们还在一起,找出来许多证据。

比如我和杜威在一起后,我弟本来好好的,就得了心肌炎。

而杜威他妈也是这两年查出三高加风湿病。他家还被盗过一次,等等,等等……总之所有不好的事,都归在了我和杜威头上。

前前后后五个多月,折腾得我又心烦又疲惫。

我和杜威绝食,离家出走这些古怪的招都用上了,然而一点用都没有。

我问杜威怎么办?他说,管他们呢,咱们办咱们的。

然而结婚毕竟是两个家庭的事啊。

当两边家庭都憋出结婚就脱离关系的大招,我和杜威都傻了。

杜威说没事,大不了就真的不认了。

我知道这是气话。

05

到了2011年9月,离我和杜威原订婚礼的日子不远了。

杜威爸爸专门叫我们去他家谈心。我问他,叔叔,您是老师,也这么迷信吗?

他说,你是个好姑娘。叔叔很喜欢你。我和他妈真不是对你有意见。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说句不好听的,你妈妈开了这个口,你和小威要是结婚了,以后两家再出什么事,谁当初支持过,就会算在谁头上。日子这么长,我们担不起,你也担不起的。

一直没有动摇过,但那天被杜威他爸这番话,说中了心事。

因为就在前两天,我妈还在电话里和我哭。

她说,你怎么这么自私。你为了自己,就舍得害你弟弟啊。将来他要是病重了,我死给你看!

不可理喻吧?

我弟的病和我嫁给谁能有什么关系?

可我却无从辩解,没法说明。

因为在我妈眼里,认定了我结这个婚,就是要害她家破人亡。

回安阳的路上,我和杜威坐在车子里,一言不发。

我要怎么说呢。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为了一份爱情,要一辈子承受那么多不该承受的东西。

我可能要受不了。

临分别的时候,我对杜威说,要不,咱俩算了。

说完,眼泪狂流。杜威紧紧抱住,也哭了。

我从没见他哭过,是真的伤心了。

他安慰我,别难过。可没有说,咱们坚持结婚的话。

那一刻,我就懂了。

大直男,说话要算数,而此时,他不敢说了。

06

我和杜威就这么分了手。

不记得谁先提的了。可能是我,在电话里说的。

后来又见了一面,在我们装修好的新房里,上了床。

然后我带走了全部的东西。

刚分的时候还不彻底,会在QQ上说话,聊天。

之后有了微信,第一时间加了彼此。

然而,我们都是信仰“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的人啊。

有一次,他问我,如果不能在一起,我们是不是在折磨自己?

我也觉得我们有点可笑。

之后,我们就真的开始淡了。他尝试着去相亲。我也接受了我妈妈的安排。

见了几个男人。据说都是八字特别配的。有一位丑到怀疑人生,有一位竟然38岁……

我问我妈,将来我弟找媳妇儿,你也按这个标准找吗?只要八字合适,找一个快40的也行?

我妈尴尬地说,又不是强迫你,都试试嘛。

后来,挑挑捡捡的,到了2013年,遇到了沈孟祥。

07

沈孟祥比我大三岁,二本毕业。

他是山西人,后来到安阳这边工作,然后就定下来了。

他在私企上班,是业务经理,工资不错,相貌也不错。安阳有房,有车。

在浏览过一众歪瓜裂枣之后,他就显得很难得了。

我和他处了三个月。爱谈不上,但喜欢是有的。做销售的嘴,能说会道,很讨喜。

他家是单亲,只有爸爸,在老家开饭店。结婚前,双方父母在安阳见了面。各方面满意,之后就登记了。

一直没和杜威说。起初不知道怎么开口,后来就更不知道怎么说了。还是他主动祝福我的。

他从我们共同的朋友那里听说我马上结婚的事,给我打了电话。

我接起来就说,对不起。

他说,干嘛说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就是想和你说一声,咱们没有夫妻的缘分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心脏像碎了的玻璃,每一块碎片都光亮锋利。

我说,好。你也加油,早点成家。

他“嗯嗯”应了两声,没说话。

其实,我知道的。他这么一个认死理的人,想重新开始,比我难得多。

08

杜威到了2016年才交到女朋友。

那时候,我们已经很生疏了。毕竟我有了家庭。

几个月我和他都说不上几句话。但是他确定关系前,还是给我打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我躲进洗手间,眼泪才像洪水一般冲下来。

这一年,我结婚三年,有大家羡慕的一切,却没有一点幸福。

事实证明,只有八字合适,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行的。

第一年就还好,可从我怀孕开始,沈孟祥开始不规矩了,在外面找小姐。虽然我没有抓到确凿的证据,但生活里的一些细节不需要证明。

我质问他,他就说是陪客户,应付场面。稍加收敛。时间长了,他再犯。

现实里没有眼中不揉沙子的婚姻。你有孩子,还要生活,明知道他不规矩,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还好那时他对我还比较忌惮。

当然,也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我爸是他最大的客户。

是的。婚后他把我爸发展成了他的客户。

也许这就是父母所谓的“合八字”吧。

09

时间转进2017年,春节,我跟着沈孟祥回山西过年。

结婚以来,一直没有回去过。

公公非常热情,见到孙子更是开心。

我们就住在他家里。初四那天,看电视的时候,公公有点冷,让我去他屋里拿一下毛毯。

他屋里很乱,转个身就碰掉了桌子上的东西。

是一摞书。我捡起来的时候一张旧报纸掉了下来。

我被报纸上沈孟祥的照片吸引了,再看旁边的文字,当场吓呆了!

是有关沈孟祥的。他23岁的时候,为了和别人争一个女人,把人家打成重伤,坐了三年牢!

我脑子里又乱又怕,不知道自己究竟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沈孟祥见我半天不出去,找过来了,看见我拿着报纸就明白了。

我说,你为什么骗我?我要知道你坐过牢肯定不会嫁给你!

沈孟祥愣了一下,噗通跪在我面前说,看在儿子的面上,你听我解释好吗。

沈孟祥说报纸乱讲的。当时是有几个混混调戏他女朋友,他才打架的。要不然也不会只判4年。后来他表现好,还减刑一年。

那一刻我才明白他为什么从山西跑到安阳来。

他可是上了当地报纸的人,是迫不得已才跑出来的。

我心里气得要死,可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和他儿子都有了。能说离就离吗?

10

晚上,我和我妈打电话。

我哭着问她,这就是大师算出来的是吗?我八字只配找个打人坐牢的是吗?

我妈也是生气的,但我只提了一下离婚,她就变了口风。

在她眼里,女人离婚比嫁个有犯罪前科的男人更可怕。

她安慰我说,算了,都是以前的事。人要往前看。大师是看未来,又不是看过去。你们好好的,将来肯定好。

然而,我嫁给这样一个男人,未来真的会好吗?而这个家,又真的能好吗?

就拿我弟来说吧,当初他是我没嫁杜威的最大原因。

心肌炎倒是好了,可是仗着不能累的由头,无心读书,大学也没考上。

现在奔三的年纪,仍然在家游手好闲,靠我爸养。换女朋友像换衣服一样。

而那一年的年末,我爸的生意连遭打击。

先是出了行贿案,查到了我爸头上,公司连遭调查,几个重要客户全丢了,生意一落千丈。

到了19年,生意变得更糟了,拆东墙补西墙地还银行贷款。

而和我八字最配的这位男人,终于被我抓到了他在外面找女人的证据。

其实,不是我精明了,而是沈孟祥不在意了。

我爸倒了,他立马换了嘴脸,根本不在意我会不会发现。

他说,你受得了就受,受不了就离。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啊?落难凤凰不如鸡。

11

说实话,我想扇他,但我不敢。

想想他以前的黑历史,我怕自己死了都没人知道。

我和沈孟祥提了离婚,他没反对。

但正赶上疫情,我们单位全部都下了一线。等到了2020年8月,才有时间办了离婚。儿子房子是我的,其他对半。

离婚之后,我回家吃饭才告诉家里。

我妈说我太冲动了。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就不能随便离婚了。男人在外面做事,多多少少都会有点,那是应酬。

我真的惊呆了。

这是我亲妈该说的话吗?

可是转念一想,这怕不是我爸的常态吧。我妈只能习以为常。

我不知道该气她,还是该可怜她。为了我爸的生意,受尽了委屈,却不自知。

而且,还要以为了这个家好的名义,亲手拆毁了我一生的幸福。

我问她,你后悔当初没让我嫁给杜威,挑个人渣吗?

我妈很认真地说,孟祥是没算好,但杜威是真不能嫁。

我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说,妈,你就不能承认一次自己错了吗?这个家好还是不好,和我嫁谁有什么关系?我爸行贿,我弟不争气,那是他自己的事。我听你的了,这家也破了。你们毁了我的一辈子,连句道歉都不肯说吗?

我妈却嫌弃地说,呸呸呸,你爸遇到点困难,说什么家破了!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在想着我说话不吉利。我怕是永远都改变不了她了吧。

我气得浑身发抖,说了这辈子最狠的话。

我说,好,如果我随口说两句就能成真,那我就诅咒明天咱们全家都被雷劈死!

说完我就带着儿子走了,留下我妈,在身后拍桌子叫骂。

12

大概是一个星期后吧。晚上,忽然收到了杜威的微信。

他说,听说你离婚了?

这些年,虽然我和他疏远了,但大概了解他的情况。他过得很好。

老婆是个可爱的女人,短发,爱笑,喜欢叫他大威子。

难熬的时候,我喜欢看他们的朋友圈。不说话,只是看。看蓝天白云,看笑颜如花。

然后想象自己在另一个时空里,从没有放开手。

杜威说,我们吃个饭吧。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想了想,回他,好好待她,好好过日子。

我没有等他回复,就拉黑了他,然后一个人趴在床上,哭了。

我们俩个,有一个能幸福,就够了。

希望他能好好地握紧幸福,一辈子不要松开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