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和女友订婚了,可她竟爱上了别人,为了她的幸福,我决定这样做

subtitle
小牛和大鼠 2021-07-22 16:00

春天到了,遍地草长,满山花开,山鸟在绿树枝间飞来穿去,欢快鸣叫。

12岁的高革和10岁的邱雷是邻居,上学和放学一块儿走,回家后又一起玩儿。星期天,他俩在家玩了一会儿,不知是谁先提出来的,要到山上捉山雀儿。高革拿个弹弓,邱雷拿个铁网夹子,他俩来到山上。

山上有许多果树。他俩来到李子树园,有一只小山雀在一棵李子树上蹦蹦跳跳,唧唧喳喳,逗人喜爱。高革要用弹弓打,邱雷说:“别,你打不着。用弹弓一射,这鸟儿就飞了。我下上铁网夹子,咱俩慢慢赶。”说完就往李子树跟前走。到跟前,转过身,想找个适当位置放铁网夹子。李子树开着白花,花朵很密,这只小山鸟并没看见他,仍在枝杈间上蹿下跳。

高革怕邱雷惊飞这只小山雀,小声对他说:“你快躲开,这只小鸟马上就要飞了。”他不管邱雷听见没听见,说完就拉起弹弓,一弹弓打下去,鸟飞了,邱雷“妈呀”一声,扔了铁网夹子用手捂住右眼,鲜血立刻从他的右手指间淌出,流了满脸。出现这种情况高革吓坏了,不知如何是好。他俩扔了弹弓和铁网夹子就往家跑。

邱雷被送到医院,尽管去得及时,但他的右眼球已经破碎,无法复明,只能摘除,10岁的邱雷成了残疾人。两家关系平时和睦,也都非常通情达理。高革家虽然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但求亲告友,四处借债,承担了全部医疗费。对医疗费用问题,两家没有任何争执。邱家也知道,孩子的眼睛被打伤,不是高家故意的,予以宽容,没有过多责备。但邱雷的妈妈总叨念:“这孩子长大了算是娶不上媳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革的父母听了,感到过意不去。将人心比己心,自己的孩子惹了祸,使人家孩子成了残疾人,不要说将来娶媳妇有困难,就是以后读书、劳动、生活,其困难也是可想而知。如果拿钱把这个孩子养起来,养他一辈子,这怎能养得起呢?虽然是邱家的孩子眼睛瞎了一只,但高革父母的心比邱雷父母更不好受。邱家这样的困难实在没法帮助解决。

邱、高两家是邻居。高革的父母天天都能看见邱雷一只眼睛瞎了,背个书包上学、放学,确实可怜。想到他将来娶媳妇会有困难,很同情。高革有个妹妹叫高红,当年也是10岁,跟邱雷同岁。高革的父母由于心里不安,总觉得愧对邱家,就作出这样的决定:求人给从中撮合,让高红将来给邱雷做媳妇,这也算是对邱家的一些补偿。

由于两家平素关系好,都认为对方的家庭比较理想,家风正,人员好。这事儿是高家主动提出的,请人从中撮合,邱家当然求之不得。高红年纪小,不需要征求她的意见,她的父母完全可以做主,这门婚事就敲定了。按照当地农村习俗,邱家向高家送了聘礼,虽然聘礼微薄,但这个程序还是走了,另外,还举行了由双方亲友参加的隆重的订婚仪式。这两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在双方父母的怂恿下,还羞涩地亲吻了一下,从此订下了他们的婚姻大事。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弹指间10年过去了,高红由一个10岁的毛孩子长成20岁的美妙女子。她如花似玉,花枝招展,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不计其数,她父母均婉言谢绝。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高红的美丽漂亮,引起本村小伙子谭振宇的注意,随后他俩相爱了。

高红既然爱上了谭振宇,便开始逐渐冷落邱雷,逐渐不与邱家来往。终于有一天,高红的父母发现了她与谭振宇的关系,便对高红横加指责,说:“我们可不能拿婚姻当儿戏,不能愧对邱家。”

高红说:“我的婚姻我做主,我不能拿我的婚姻来补偿哥哥对邱雷的伤害。”高红的父母对她先是说劝,发现毫无效果,就逼她与邱雷尽快完婚。高红不同意,她的父母便与邱家给订下了结婚日期,让她跟邱雷尽快结婚。高红和谭振宇这两个年轻人不知如何是好,愁坏了。

高红眼看父母给定的结婚日子越来越近,她跟谭振宇的爱情之火即将被浇灭,自己选定的婚姻将被拆散,很痛苦。她急忙找谭振宇商量对策,寻找办法。

高红跟邱雷幼小时订下了娃娃亲,全村都知道。谭振宇的父母当然也知道,他们坚决反对谭振宇与高红的婚事。他父亲对谭振宇说:“我们可不能干那种缺德的事。人家高红已经跟邱雷订婚了,咱不能拆散人家的姻缘。天下姑娘多得很,咱不能跟人家的媳妇结婚。”

两人相爱,遭到各自父母的反对,这是很麻烦的。高红跟邱雷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在情急之下,这两个人选择了挥泪告别双方父母,结伴私奔的办法。

他俩私奔后,没有固定去处,到处漂泊,四处流浪,尽管可以找到临时工作维持生活,但他们都想念自己的父母,又害怕他们担心、挂念,就想回家。可是又觉得一旦回去,他们相爱受阻,婚姻可能被拆散。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想到应该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他们到律师事务所咨询法律,买书学习法律,知道了怎样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高红写了起诉状,向人民法院提起“婚姻自主权纠纷”的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允许她退回邱家的订婚聘礼,解除她与邱雷的订婚协议,请求法律保护她婚姻自由。

法院受理后,对高红与邱雷的婚姻问题进行了调解。邱雷善解人意,知道自己是个残疾人,高红另爱他人,在这种情况下,依靠幼小时订的娃娃亲跟她结婚对她不公平。双方很顺利达成了调解协议,即:高红退给邱雷全部订婚聘礼,解除订婚协议。邱雷通情达理,谢绝了高红提出的要再给一些钱款来赔偿邱雷右眼受伤所造成的困难的好意。

高红与邱雷在法院主持下经过调解,双方自愿解除婚约。

【本文选自《法官手记》,作者张世琦,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