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扎哈·哈迪德丨上帝的曲线,建筑界的“女王”

subtitle
建筑师杂志 2021-07-22 14:41

来自: ZaomeDesign(ID:zaomedesign)

本文已获得授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扎哈·哈迪德,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被称为“建筑界的女魔头”。生于伊拉克巴格达,后来定居英国,在建筑联盟学院(AA)学习,开始了传奇的建筑生涯。22岁之前,扎哈并未接受过正式的建筑学教育,她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攻读的专业是数学。扎哈在2004年成为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建筑师,在一个男性占有绝对统治的行业,她取得开创性成功:她是普利兹克奖的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独立获奖的女性。

2016年3月31日,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Zaha Hadid)因心脏疾病溘然长逝,享年66岁。

童年的扎哈·哈迪德

由左至右:伯纳德·屈米、Helmut Swiczinsky、Wolf D. Prix、丹尼尔·里伯斯金、雷姆·库哈斯、扎哈·哈迪德、马克·威格力

人终有一死,但扎哈的猝然离世却总让人感到那么不真实,好像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就算注定降临,也不应如此仓促。对当今的建筑界而言,扎哈不可或缺,接受她的离去将是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过程。她的一生有着独一无二的传奇色彩,她的作品、成就和地位前所未有,无与伦比。

维特拉消防站 ©ZHA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ZHA

Leeza SOHO ©Hufton+Crow

扎哈曾出了名地令人畏惧,那火爆的脾气和办公室内外厉声的训斥让某些人“略有微词”——但就像她曾经尖锐却令人心酸地反驳:“如果我是男人,他们还会说我狂妄自大吗?”(“Would they still call me a diva if I were a man?”)

尽管在越来越多的建筑学院中,女性数量已经渐渐多于男性,但在这样一门明显男性主导的学科中,她仍然需要异于常人的坚韧毅力去自由开拓。她惊人的职业生涯成就让人们重获希望——比起未来,女性应更早获得她们在建筑事业中应得的地位。

扎哈·哈迪德概念方案表现图 《马列维奇的建构》© Zaha Hadid Foundation

扎哈·哈迪德为香港山顶竞赛绘制的表现图 © Zaha Hadid Foundation

扎哈为整个学界作出了太多贡献,建造独特的建筑只是她的天赋之一。去建筑学校参加有她在的期末评图,聆听她的演讲总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只需一眼,她就可以看穿一个项目;而如果给她一分钟,这一设计所有的优缺点将在人们面前暴露无遗。她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有时甚至有点残酷——却彻底摆脱了充斥学术界那种沾沾自喜、矫揉造作的修辞风格。

△阿利耶夫文化中心,巴库 ©Iwan Baan


东京新国立竞技场© ZHA

东京新国立竞技场© ZHA

扎哈并不需要证明自己有多聪明,因为她的智慧建立在一种明白无误的直觉之上。这种直觉,太多的人并不具备。她的评论总是最简洁却最深刻,好像她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浪费。

但当你亲自和她交谈,你会发现她会花时间真正投入到谈话之中。她不会让你感受到她多么忙碌,有多少事情要做,只是全身心地专注于对话。她待人真诚慷慨,当与她交往时,我们会发现更多这样温暖的细节。

广州大剧院©Iwan Baan

广州大剧院室内 ©ZHA

澳门摩珀斯酒店©Hufton+Crow

尤其是她早期的作品,那对于地面不可思议的敏感性总是令我们着迷。与其他当代建筑师则追随勒·柯布西耶脚步,继承“解放土地(libération du sol)”的口号不同,她将地面作为建筑与城市之间的关键接口。她从天空接近地面——这是她行星建筑概念的发展——不是逃离,而是向它屈服,把地面作为建筑的实际目的地。

卡迪夫湾歌剧院©ZHA

卡迪夫湾歌剧院 ©ZHA

人为的空间与场地相遇、互动,而她的巅峰之作则是这场空间戏剧的永恒见证。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最爱的项目当属她的卡迪夫湾歌剧院。此时,地面最终成为一个孤立空间,作为街道层和建筑地面层之间的连接的一个体量。这一空间效果太过新奇,也许只有在她的“灵魂伴侣”Oscar Niemeyer的一些项目中有所预示,如巴黎的法国共产党总部。在那里,空间使建筑与城市融而为一,让你想起1784年詹巴蒂斯塔·诺利的《新罗马地图》。

法国共产党总部 / 奥斯卡·尼迈耶 © Denis Esakov

真希望她能建成卡迪夫湾歌剧院。但即使不曾付诸现实,这一项目也标志着20世纪晚期前卫建筑的历史,就像在此前后未能实现的其他前卫方案一样,比如OMA 的朱苏图书馆(Jessieu Library)。阻止这一项目落地的是一位享有极高声誉的英国建筑师,至今仍深感遗憾。建筑是一个极难操作的领域,在这一行业中,同事之间的团结其实关系到个人利益。

Hoenheim-Nord Terminus © Roger Rothan

Hoenheim-Nord Terminus © Hélène Binet

在她所有的项目中,最喜欢的一个是她在斯特拉斯堡的Hoenheim-Nord Terminus。她发明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交通空间类型,对于城市和郊区的重新校准,其开创性与重要性有待我们更充分的认知。

它提供了一种新的途径,收紧传统城市的整合式结构、凝聚型肌理与不太明确、极少被定义的郊区空间设置之间的分离,体现了更加清晰连贯的延续性。

Hoenheim-Nord Terminus ©ZHA

Hoenheim-Nord Terminus ©ZHA

Hoenheim-Nord Terminus © Hélène Binet

这一项目也表明她是一个极其优异的大地艺术家。她的能力超越了空间的表现,仿佛这一简简单单的停车场表面已经超越了数个光年,令人动魄惊心。

确信所哈将会用她的能力,在天堂继续撼动我们的世界。我们会在这里注视着你,并感谢世间万物的相遇。

Wangjing SOHO © Simon Betrand

安特卫普港口大楼 ©ZHA

安特卫普港口大楼 ©ZHA

文字内容部分参考自建筑评论家Andreas Ruby的《ZAHA HADID (1950-2016)》:http://www.uncubemagazine.com/blog/16587550

关于Andreas Ruby:瑞士建筑博物馆(S AM)馆长,同时也是建筑评论家、策展人、版主、教师和出版人。他曾在世界各地的许多机构教授建筑理论和设计,包括康奈尔大学、巴黎Malaquais国立高等建筑学院、巴塞罗那大都会项目和Umea建筑学院。他出版了近20本关于当代建筑的书籍。2008年,他与人共同创办了建筑出版社Ruby Press。

本文译者:Avery Li

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可商用

如需转载,请与后台取得联系

图片均来源于事务所官网和网络,侵删

事务所官网:https://www.zaha-hadid.com/

- End -

免责提示: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仅供分享不作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及图片因转载众多,无法确认原作者与出处的,仅标明转载来源。如有问题,请加微信:chenran58,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