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次河南暴雨灾害,留给中国的五点启示!

subtitle
牛弹琴 2021-07-22 08: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暴雨还在下,警报还未解除。

全中国人的心,都为河南揪着,为郑州揪着。

惨痛的伤亡,让人格外痛心。

我们看到了自然的残酷,也见证了众志成城的力量。

形势还非常严峻,救灾还在继续。当然,既然老天这样无情,那我们就必须勇敢应对,河南一定行。

但必然地,这一非常事件,也给中国和世界带来诸多启示,至少五点吧。

启示一,老天爷确实越来越捉摸不透!

仅郑州,7月20日下午16-17时,一个小时内,降雨量超过201.9毫米。

这是什么概念?历史上,我国陆地国家气象站一小时最大的降雨量!一个小时内,相当于103个西湖倒向了郑州。郑州三天,下了过去一年的雨。河南其他地方也类似。

简单的百年一遇、500年一遇、1000年一遇,这种含糊指标,已经不能说明问题。环顾全球,中国北方的暴雨,西欧的洪灾,北美的热浪,一个接一个的极端天气,或许正是老天爷发出的警讯,别以为气候变化离我们很远,其实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无法漠视。

启示二,人类必须对极端天气做好充足准备。

郑州这种极值,摊上就逃不了。但也并不是就没有经验和教训。也就是这个7月,北京也多次有暴雨。暴雨来临前,政府一遍遍发出警示,山区公园等纷纷关闭,中小学幼儿园关闭,很多单位也连夜下发通知,没必要一定要上班的人,居家办公……我昨天说过,虽然雨水没想象得那么大,大家还有不少调侃。但至少我还是很感慨的。

因为这种决策,是要有魄力和担当的,但这就是管理能力,也是人文关怀。面对这种极端天气,哪怕十防九空,也必须未雨绸缪。北京也是经历了血的教训的,这个世界,人的生命最重要。

启示三,这才是真正的中国速度和中国力量。

我们看到,洪灾发生后,多支子弟兵第一时间出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除了子弟兵外,消防、公安民警,乃至几乎所有基层党政干部、共产党员,都冲在最前面。还有,河北、江苏、山西、安徽、山东、湖北的七个省份,共1800人紧急奔赴救援。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看到一位战士留言说,几个小时高强度的救援后,“早饭手抖到夹不住筷子”。这就是责任担当。这就是真正的中国速度、中国力量!这就是全国一盘棋。面对同胞的苦难,我们没有退缩,也不可能退缩。挑战是严峻的,但认真,应该就没有中国做不到!



启示四,总有一些瞬间,让人泪目。

网络上太多感动的瞬间,看着看着不由泪目。比如,一女子险些被大水冲走,众人拼死将她从湍急的水流中救回。还有人们在暴雨中结成人链,营救被困的陌生人。地铁人员获救后,让情况危重的人和女人先走。还包括各地企业和企业家以及普通人纷纷捐款,宾馆等场所降价留客。这就是一个社会的温情。

鲁迅先生说过,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历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在抗疫斗争中,在抗洪救灾中,我们就看到了太多的脊梁。泪目,致敬!


启示五,我们人类,还是太渺小。

难道不是吗?科学是在进步,生活水平是在提高,基础设施让人赞叹。但大自然毕竟是大自然,我们讲人定胜天,但有的时候,人是不可能胜天的,我们还是要和大自然和谐相处。我们都是普通人,平时难免纠结于收入的多少,人事关系的复杂,各种酸甜苦辣;政客们还在计较着权力的大小,国际上各种权力的游戏,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但有没有看到,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我们人类还是太脆弱太渺小,更要有所敬畏。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在气候加速变化、极端天气不断增多的大背景下,怎么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这是人类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延伸阅读

特大暴雨突袭郑州 气象部门预报了,然后呢?

“我在地铁里,水快到脖子了,求助求助求助!”

7月20日晚,一个名叫“小佩”的网友在微信朋友圈求救,她所在的郑州地铁5号线海滩寺站到沙口路站隧道内出现积水。当天,河南郑州遭遇了“千年一遇”特大暴雨,20日16~17时,一小时降雨量201.9mm,超过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于21日凌晨3:50发布:此次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均已送医。

央视新闻直播中,郑州市内宽阔的马路变成河道,成排轿车漂浮在泥黄色积水中。多路段水流湍急,行人需拽着绳子、一个接一个逃出积水洼地,水已经没过成年人大腿。


(7月20日,河南郑州,市民冒着暴雨出行。近日,郑州连遭暴雨袭击,持续强降雨导致部分街道积水严重。 中新社记者 李超庆 摄)

这场特大暴雨是从7月18日凌晨开始的,当天就达到暴雨级别,在18~19日上午停了一段时间后,从19日下午一直下到现在。郑州气象局数据显示,从17日20时到20日20时,三天总降雨量为617.1mm,而郑州平均全年降雨量只有640.8mm。这意味着,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

其中,小时降水、单日降水均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记录。迅疾倾覆而降的雨水在20日下午达到巅峰,当天下午4~5点一小时内,降雨量就达到201.9mm,一举刷新“全国国家级气象站一小时降水纪录”,而按照一般标准,日降雨量在250毫米以上就已经算是特大暴雨。

根据《国家防汛抗旱应急预案》有关规定,国家防总决定于7月21日3时将防汛Ⅲ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

特大暴雨突袭下的郑州

家住郑州市经济开发区的温静怡一家在20日下午1点收到短信通知:“郑州市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预计未来三小时降水持续,累计降水量超过100mm。” 暴雨预警信号分为蓝色、黄色、橙色、红色四级,其中红色为最高,意为“3小时内降雨量将达100毫米以上,且降雨可能持续”。

“现在是汛期,以往每年夏季降水,老城区都会有一些路段积水,没过小腿是常有的事。”温静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7月19日傍晚7时许,她和丈夫从外地开车回郑州,在高速路口看到很多防汛沙袋,就知道汛期来了,防汛是当地政府部门每年的常规工作。因此,在强降雨刚来的时候,她刷到老城区淹水的视频,并没有太在意。

郑州市下辖6个区。当地人习惯以中州大道为界,将中州大道以东称为“东区”,开发时间较晚,道路、楼房都很新;把中州大道以西称为“西边”,即老城区。老城区建成年代早,有隧道,洼地多。据温静伊说,不少路段一下雨就积水。

20日下午6点多,温静怡在朋友圈刷到“西边”网红商场正弘城淹水的视频。该商场地下一层与地铁相连,当时雨水从地面沿着台阶冲进地下商场入口,像瀑布一样,“但当时大家还是没意识到事态有多严重,都以为和往年一样,雨下一阵就过去了。”温静怡说。

下午5:20左右,温静怡接到母亲电话,母亲正在工作的大厦因大雨停电。当时路上的积水已经接近半米,看不清路况,出于安全考虑,温静怡母亲决定当晚留宿在公司。再晚些时候,温静怡看到郑州地铁5号线进水的新闻,她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7月20日,河南郑州,车辆经过积水路段。近日,郑州连遭暴雨袭击,持续强降雨导致部分街道积水严重。 中新社记者 阚力 摄)

“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郑州出现这种规模的强降水。”今年29岁的温静怡不知道的是,46年前,河南驻马店也出现了一场强降雨。据记载,1975年8月4日至8日,一场强降雨突袭河南省的驻马店,24小时最大降水量达到1060毫米,造成1100万人受灾,超过2.6万人死亡,史称“758”洪水。

20日的暴雨同样属于罕见:号称“宇宙第一大医院”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因暴雨,院区全部停电,电梯全部停运,备用电源也无法使用。600多名重症病人,协调向外转运。

侯广乘坐的火车是20日下午5:40左右停在郑州东站的。此前,他也知道郑州正在下雨,但看了朋友圈,觉得事情没有多严重。事实上,7月19日,郑州市区内的交通还可以正常通行,只是在一些涵洞处有部分积水,来自商丘的侯广打算20日去郑州见朋友。朋友还开心地和他说“欢迎你来!”但他没想到,到郑州之后不仅没有见到朋友,在15个小时内,自己被困在以高铁站为中心的五公里内。

出站后,侯广发现,二层的扶梯口站满了人,往下一看,一楼的水已经没过脚踝高度。他于是往前走,发现水越来越深,先是到小腿,在一楼最深的地方已经齐膝。他看到,一楼的便利店食物几乎被抢空,他只抢到了几包泡面。站内的商务休闲室已停电,里面一片漆黑。

侯广走到站外发现,对面的马路积水已经到腰部,很多人尝试蹚水往外走,不久后又再次折返。此时,地面交通已经全部瘫痪,侯广给市长热线打了第一通电话,此刻是6点半左右。“我说,现在很多人被困在郑州东站里,市政目前有没有啥应急救援措施,接线员和我说,政府正在进行市区内排洪,目前只有地铁五号线没有接到停运通知,可以乘坐。”侯广回忆说。

郑州东站的地铁站入口就在一层,也就是火车站的到达大厅,再往下,地下一层为地铁站厅,地下二层为1号线站台,地下三层为5号线与8号线站台。侯广听从接线员的建议,挂了电话后马上往地铁口走,但他很快发现,地铁口已经没法进了,“整个地面层的水像瀑布一样往地铁里灌,”很多人围在入口处往下看,通往站台的台阶已经全部被淹没,站台上没有任何人。而且,他注意到,此刻地铁入口处没有工作人员指引,没有人提示人们不要进站。

“后来才知道,五号线有人被困,还有死亡。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侯广感慨。

经过在水中漫长的“突围”,侯广终于从郑州东站走到一家酒店,大堂里全是裹着浴巾的路人,他体力耗尽,决定暂时在大堂先撑过这个在郑州的第一晚。

就在那天晚上,水利部发布消息称,受降雨影响,预计黄河中游伊洛河、沁河,海河流域漳卫南运河,淮河流域洪汝河、沙颍河等河流将出现明显涨水过程,黄河中游干流花园口河段可能发生编号洪水,暴雨区内部分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超警以上洪水。

20日16时30分,黄河支流枯河丰乐农庄段出现决口。武警河南省总队机动支队分两个方向共派出500名兵力,出动28台车、携带9艘冲锋舟和皮划艇等抗洪抢险器紧急救援。

郑州市二七区郭家咀水库水位快速上涨,水库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受此影响,紧邻郑州老城区的西南三环外的南水北调河周边区域,以大学路以西、南四环以北、西四环以东、南水北调河以南为界,范围内的人员全部转移到三环内。

大暴雨预报了,然后呢?

中央气象台预计,未来三天,河南省仍有降雨,其中21日降雨强度大,郑州有暴雨、局地大暴雨。21日,河南中北部有大到暴雨,北部部分地区有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郑州地区有暴雨、局地大暴雨(50~120毫米)。22日,河南中西部有小到中雨;郑州地区有小到中雨(5~15毫米)。23日,河南中西部小到中雨;郑州地区有分散性阵雨(1~5毫米)。此轮强降雨过程趋于减弱结束。

中央气象台发布的降水量统计显示:20日2时至21日2时,郑州降雨量达到622.7毫米,新密、荥阳、延津、嵩山、偃师、新乡、原阳等地降水量超到250毫米,达到特大暴雨级别。

所谓暴雨,是指一地24小时累计降雨量50毫米至99.9毫米,100毫米至250毫米为“大暴雨”,250毫米以上称“特大暴雨”。

河南省气象台副台长,正研级高工苏爱芳对河南历史上五次强降水过程的比较看出,此次暴雨过程全省累计雨量最大值,一小时最大降水量及日雨量,均大于此前5次过程,日最大降水量和6小时最大降水量则仅次于“758”暴雨。综合考虑,从持续天数过程、日降雨量等指标来看,此次暴雨过程强度达“特强”等级。


(7月20日,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多地出现暴雨、大暴雨,部分地区出现特大暴雨。中新社记者 韩章云 摄)

关于此次极端强降水的成因,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服务首席分析师朱定真说,首先有台风影响,台风“烟花”虽然距离我国还有近一千公里,却远程控制了河南暴雨。在“烟花”和副热带高压的气流引导下,大量的水气通过偏东风源源不断从海上输送到陆地,在河南集结成雨。从地形上来看,偏东气流在河南遇到太行山和伏牛山后,在山前出现辐合抬升,地形导致降雨范围集中,雨势更强。 再从大气角度分析,大气环流形势稳定,导致降雨持续时间长。目前只有等台风“烟花”更靠近我国后,环流形势出现调整,截断水气来源,河南的雨才能停。

而让公众产生疑问的是,这场极端暴雨事先有没有做出准确预警?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这次在预报大雨时,一开始气象部门预测降雨中心会在焦作,但最后实际是在郑州,稍有一些偏离。这是现有的气象科学技术上无法避免的误差。但即使如此,在郑州“千年一遇”大雨这三天,气象部门并非没有给出预警。

7月19日上午11时许,郑州气象局发布天气预报称,7月19日~21日我市有大到暴雨,累积降水量90~150毫米,局地150~200毫米。当天中午12时28分和14时28分,分别发布暴雨黄色预警信号和雷电黄色预警信号。当晚19时13分,升级为暴雨橙色预警信号,当晚21时59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3小时内,降水持续,累积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20日持续发布红色预警信号。

20日,郑州气象局官方微博发文称,就暴雨而言,它是不同时间尺度、不同空间尺度影响系统相互作用的结果。目前它所提供的有关暴雨的观测资料和信息主要是针对天气尺度的,而对直接造成暴雨的中小尺度观测并不充分,甚至十分缺乏。所以暴雨预报中,常会出现“局地”这一名词,正是因为以目前的预报能力,往往只能提前预报局地强天气可能出现的范围,还不能提前预知其发生的准确位置。从整个世界来看,暴雨预测的准确率也一直不高,属于世界难题。即使是在美国等发达国家,24小时的暴雨预报准确率也仅达22%~23%。

暴雨预报本身有难度,而中国北方地区的暴雨比南方暴雨更难预报。原因在于,北方下暴雨的几率小,区域性暴雨一年就一到两次。相比之下,南方的梅雨季动辄一个月,预报员预报下雨的正确概率就要大得多。同时长江流域梅雨形成有其规律可循,北方尤其是华北处于冷暖空气都比较活跃的交接面,每一次形成暴雨的天气系统都不尽相同。因为北方暴雨发生几率小,造成的灾害也不如华南和长江流域大,对北方暴雨研究也相对较少,得不到相关部门重视。

1975年河南“758”暴雨后,中国气象局召开了专门针对北方暴雨的“北京会战”研讨会。第二年,来自北方14个省份的50多名科学家又在南京空军气象学院专门研究“758”特大暴雨成因。但此后,少有大规模对于北方暴雨的研究。中科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高守亭表示,“科技部立了几个973项目,都是研究华南和长江流域流域暴雨,没有一个大的课题支撑北方暴雨的研究”。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灾害天气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孙继松表示,全国现在暴雨预报准确率仅为百分之十几到二十,准确率之所以能到这一数字,还是因为南方暴雨影响区域大,天气尺度大,将准确率拉升了上去,北方暴雨预报有时候靠运气。

郑州洪水何以至此?程晓陶表示,从目前汇总的情况来看,主要原因是这次的降雨“实在太大了”“千年一遇!”面对这种特别极端的突发天气,郑州面临的考验,其实是一个省会城市在防洪、应急、救灾、多部门协调等方面的综合管理能力。

程晓陶认为,气象部门连续发布了最高级别的预警——红色预警,但问题在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套针对气象预警的应急机制。预警之后,怎样的情况要停工停产?应该怎么协调各部门?怎样调度各种救灾资源?对应要采取的真正应急行动是什么?“前几天我正好在北京参加了一个防汛应急会议,说到预警之后应该如何做,大家也是各有讨论,没有成熟的做法。”程晓陶说。

他还举例说,这次郑州这么大范围的拉闸断电,是有其考虑的。当一个城市整个泡在水里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水体带电,导致人们根本连跑都没有地方跑。所以为了防止水体带电,就要去拉闸断电。但这有可能造成医院停电,给病人尤其是ICU里的患者带来生命危险,所以这就是一个矛盾。对于郑州来说,这样的特大暴雨,确实是一次大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330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