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时连线|从被困到获救,郑州地铁5号线内发生了什么

subtitle
钱江晚报 2021-07-21 21:52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综合整理报道

打不通电话,信号微弱,手机即将关机。

7月20日晚,郑州地铁5号线的乘客中,有人失去时间概念,不知道自己被困在车厢长达3小时。

时间流逝,水流不断上升。最开始,只是车厢外有积水。而后,车厢内的水流从脚踝,蔓延到腰,再到胸口,就快要淹没头顶了。

事情开始于当晚18时许。暴雨不停,5号线地铁五龙口停车场严重积水,甚至冲垮了出入场线挡水墙。没有了阻拦,这股洪流朝着约三公里外的沙口路站涌去。

不到十分钟,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但是,在沙口路站,已经有一辆地铁被困住了。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通过采访及综合整理多篇报道,梳理还原了5号线地铁乘客从被困到获救的全过程。

17:00

事发前,曾有多列地铁临时停车

17:26,郑州地铁5号线在姚砦·聂庄停了下来。车上的沫沫(化名)很不安。她刚刚结束实习,半小时前领导告诉她,公交车都停运了。朋友圈里有人试着打车,打不到。沫沫抱着侥幸心理到了地铁站,还庆幸地铁没停运。

这条地铁沫沫经常乘坐,每到早晚高峰和中午就很拥挤,尤其是中央商务区到省人民医院的路段。这天,整个车厢里依旧是人挤人。

停运很突然,只有广播在说目前临时停车。车厢门打开,但空气很稀薄,沫沫觉得胸闷得难受。

时间越来越长,没有人解释原因,沫沫试着下车。一位工作人员正在拖地,回答沫沫不知道什么情况,让她回去继续等。站台里进了水,拖把不断吸满水再被挤到桶里,所幸水并没有蔓延到车厢。

渐渐,沫沫开始觉得喘不上气,呼吸有些困难。距离家还有两公里,沫沫不敢离开地铁站,也几乎没有人下车。有人打电话,说着“想出去,但也没用”。

沫沫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大概停运半小时之后,车厢门关上了,地铁再次运行。下一站就是沫沫的目的地省人民医院,站台上都是候车的人,沫沫差点被挤回车厢,幸好后面有人推着她。

等到离开地铁站时,地面上的水已经漫过了沫沫的小腹。

17:40左右,一位乘客所乘坐的5号线地铁到达了黄河路,长时间停靠后,工作人员让沫沫下车出站。

尽管遭遇了异常临停甚至停运,但这两列车都没有被困在沙口路站。有乘客感到后怕:短暂停车已经很吓人了,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在被困的那列地铁上,该怎么办。

18:00

司机试图往回开,车内水流漫到脚踝

17:40左右,事发的五号线地铁停在了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之间。车厢里突然开始广播,临时停车20分钟。透过玻璃,有乘客看到地铁外的轨道上有积水。

一位乘客回忆,列车长从车厢的最前面走到了最后面,不停地尝试联系地面工作人员。而后,列车长又试着让地铁往回开,重新回到海滩寺站。铁轨上溅起了火花,一声巨响后,列车成功往后倒了一点点,就动不了了。

倒车后不到一分钟,车尾就进水了。乘客小佩记得,当时是18:05,水迅速淹没了脚踝。

工作人员开始安抚乘客,让大家不要着急,可以从列车头部车厢下隧道走出去。跟随着指挥,大家开始往车头部分走。

大约半小时后,列车长打开了最前面的驾驶室门,乘客下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期间,有人拨打了119、市长热线,以及5号线地铁运营电话和郑州地铁的服务电话,但都是忙线。

轨道旁的台阶上,水已经涨到了小腿,隧道中像有一条小河。乘客们扶着左手边墙上的栏杆,沿着轨道,在地铁内部的人行通道上往外走。

19:00

乘客试图通过隧道出站,队伍前方人员脱困

一位乘客下车时拍下了照片,发现海滩寺方向水位更高。她推测:“水是从沙口路往海滩寺倒的。”

隧道的台阶,容纳一个人比较宽裕,但两个人不能并排走。此时列车靠近沙口路站,乘客朝着沙口路站方向行走,基本排着队,一步一步往前挪。

时间又过去了将近1个小时左右。离沙口路站快50米时,前面传来了一根钢索,给大家充当另一个扶手。

到达站台时,还得再过一次台阶,水没到了大腿根。许多人在站台处救援,一位男士站在水里,水没到了胸口,扶着其他乘客往外走。每间隔1米到1米5的距离,就有一位工作人员接力。

19:20左右,队伍前方的乘客离开了沙口路地铁站,成功脱困。

但队伍后方的乘客只得重新回到了车上。小佩记得,她才步行十来分钟,就听到有人喊“往回走”。

多位乘客回忆,此时应该是水流突然增猛,人群无法穿越洪水。

而后,隧道里回响着“往回走,快走”的声音,小佩回到了车厢里,车门关闭。

20:00

车内水流淹至胸口,有人开始交代身后事

重新回到车里,乘客往前三节车厢聚集。有人开始商议逃生策略,争执着要不要砸碎车窗玻璃。

车厢断电,空调也不再运作,应急灯在闪烁,车门的缝隙有洪水渗入。小佩感到缺氧,很难说出话,和身边人一起大口喘气,她昏昏沉沉,但死死拽着扶手。

19:35左右,小佩发微博求救:“所有应急、消防,请救我们!我们被困在五号线隧道(海滩寺-沙口路站),请扩散!车厢内的水到胸部了!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求救!”她不敢告诉孩子,只将情况告诉了父母。

一位乘客也不断地拜托家人联系救援人员。但随着车厢外的水位高过头顶,车厢后半截水没到顶部,她的聊天记录里基本都是交代一些身后事了。

乘客李萍安给表哥表姐发了条消息:“我可能出不去了,以后我爸我妈拜托你们照顾了。”又告诉了同学社交账号密码,如果不幸遇难,拜托他将噩耗转告朋友们。

乘客林果一直和朋友保持联络,她突然说了一句“你以后一定要幸福”,而后便不再发送消息。

车厢里,干呕,发抖,低血糖和缺氧等症状,陆续出现在乘客身上。有人掉了眼泪,但不敢哭出声。

20:10左右,小佩记得,一位高个男子取下车厢内的灭火器,朝着车厢玻璃顶部砸去,试图砸开一道口子,让外面的空气进来。大约砸了七八分钟,玻璃裂出一个窟窿,车厢内缺氧状况有所缓解。

“用灭火器砸车窗”的声音开始在车厢内传递起来。

不久,救援人员出现了!驾驶室门再次打开,他们以输水带为安全绳,一头系在台阶旁的抓手上,一头系在车厢里,让乘客们扶着安全绳往台阶上撤离。

有乘客回忆,车厢到道路之间水流仍然很急,大约十来米外的台阶上,水位退到了小腿以下的距离。乘客们相互搀扶着离开。

21:00

上班首日医生就投入救援,白大褂上都是泥巴

“让老人,孕妇,小孩子先走。”小佩记得,撤离车厢时,有男子大声喊道。许多男性回应,让出道路,搀扶着其他乘客。

一位乘客目睹两三名孕妇最先被救出,而后是孩子,之后是其他女性。

小佩到达站台时,看到一位年轻医生正在抢救失温乘客。这名医生告诉小佩,这是他研究生毕业后第一天上班,身上的白大褂是早上才从医院领取的。

小佩注意到,这件白大褂上满是泥巴。

一位男士得知妻子困于地铁后,18点便赶往沙口路地铁站。在救援人员进入车厢时,他也冲入了车厢,被民警叫住,帮忙背着受伤女乘客。而后,他发现,背上的乘客已经没有了脉搏。

等找到妻子后,他把背上女乘客的遗体交给了站台的工作人员。他注意到,站台上已经躺了几个人,一位医生开始嚎啕大哭。

21:40左右,这个阶段第一批被救走的李萍安离开地铁站。

22:00左右,帮忙被遗体的丈夫找到了妻子,和她一起离开地铁站。

22:30左右,得知救援人手足够后,小佩离开地铁站。

7月21日,“郑州发布”公布:罕见暴雨致郑州地铁全线停运,12人死亡。郑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官网变为黑白界面。

更多疑问,尚待解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舒雨心_NBJS15977
15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