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曾挑战贾跃亭,“东方乔布斯”失联了

subtitle
德林社 2021-07-21 15:27

文/刘振涛

乔布斯,苹果公司的缔造者,被认为是计算机界与娱乐业界的标志性人物,领导苹果成为全球著名的科技公司。

在中国,同样有被称为“乔布斯”的人,比如小米的老板雷军,“雷布斯”。而在雷军之前,还有一个人被称为“东方乔布斯”,他就是ST同洲(原名同洲电子)的创始人袁明。

与雷军不同的是,雷军一直在撇清,“不想做中国的乔布斯”,而袁明却在不断给自己身上标“乔布斯”的标签。曾在2012年的IT领袖大会上公开喊出,自己有志要成为中国乔布斯的口号。

伟大与平凡,往往就是那么一念间。乔布斯带领苹果走向伟大,而袁明却带领同洲电子走向堕落。数据显示,巅峰时,同洲电子总市值最高达163亿,如今只有13.95亿,缩水90%。

这位“东方乔布斯”本人,也失去了公司的控制权,身上被标上了“失联”的标签。失联到什么程度呢?连监管部门都联系不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7月17日,深圳证监局发布公告,因袁明对ST同洲信息披露违法负有责任,并构成实际控制人指使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决定对其给予警告,合并处以90万元罚款。深圳证监局指出,因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现向袁明公告送达决定书。

从曾经的“东方乔布斯”到如今失联,没有比这更让人唏嘘的了!

“东方乔布斯”的崛起

公开资料显示,袁明毕业于太原科技大学,第一份工作是安徽淮北发电厂的工程师。1993年下海创业,怀揣着500元到深圳实现自己的创业梦。

1994年,袁明创建了同洲电子公司。最开始靠生产LED产品赚了第一桶金。后来,国内数字电视业务迅速发展,袁明觉得做电视机顶盒有“钱途”。

1997年,同洲电子业务转型,开始做数字电视机顶盒。凭借多次中标广电系统工程,同洲电子的电视机顶盒业务发展迅猛。

同洲电子的财务数据显示,2005年,其营收达到了8.66亿元,净利润达6116万元,同比增长超50%。次年,2006年,同洲电子登陆深交所上市,袁明也享受到了资本市场带来的财富。

K线图数据显示,同洲电子2015年6月12日最高涨至21.97元,总市值超160亿,袁明的身家也达30多亿。

上市后的袁明不断给自己身上标“乔布斯”的标签。比如,在一些产品发布会上,袁明总是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模仿乔布斯的着装;袁明也曾自称,他的性格“跟乔布斯很像”,“坚决不做跟随者、抄袭者”,“一定是做精品”。

2012年的IT领袖峰会上,袁明更是喊出“志在成为中国乔布斯”的口号。

众所周知,乔布斯的苹果公司主要业务是生产iPhone系列手机。既然这么狂热乔布斯,袁明又怎么会不搞手机呢。

2009年时,同洲电子就宣布要进军手机业务,推出了同洲商务手机。2012年底,又再次发布了一款名为“飞Phone”的手机,同时还要开发960自主手机操作系统等,但这些项目后来都失败了。

更可怕的是,2013年,同洲电子发布了智能电视飞TV的新品,要向乐视和小米宣战,喊出将让它们的盒子产品过“最后一个中秋节”。

袁明曾表示,“我将要续写乔布斯四屏合一的梦想,他改写了四屏中的前三屏,我将传承与发扬他的创新精神,用飞TV来向其致敬。”

然而,最后的事实证明,袁明只是空谈了想象。据新京报当时报道,2014年上半年,京东商城上,小米盒子有5.5万人对商品进行了评分;一款乐视盒子,有400多人评价,而飞看盒子仅10几个人评价。

同样,袁明的思想过于活跃,今天手机战略、明天电视战略等,不停地折腾最终断送了同洲电子,也断送了自己“乔布斯”的梦。

“东方乔布斯”梦碎

同洲电子的业务不断扩张,为了适应市场,需要进行大量的资金投入,使得袁明需要不断融资。

为了融资,袁明进行了大规模减持同洲电子公司股票。据同洲电子发布的相关减持公告,2009年9月8日,袁明持有公司股份34.89%,截至2021年3月31日,袁明持有股份仅剩16.50%,剩余的部分也全部质押。

2016年3月,为了融资,袁明将自己持有的同洲电子16.50%股份质押给深圳小牛龙行量化投资公司(下称“小牛龙行”),从而借到8.7亿元。

但是,袁明并未履行协议,于是小牛龙行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袁明提前还贷付息。

2016年4月7日,深圳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袁明将其持有的同洲电子16.5%股份抵偿对小牛龙行的8.7亿元借款,袁明应自裁决之日起十日内将该股份过户至小牛龙行名下。

仲裁结果出来后的几天,袁明辞掉了同洲电子董事长职务。但是,由于袁明涉及多个债务诉讼,其持有的同洲电子16.50%股份至今无法过户到小牛龙行,依旧挂靠在袁明身上。

而天眼查显示,现在,小牛龙行的母公司小牛资本公司已经债务爆雷。小牛资本涉嫌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小牛资本公司创始人彭铁等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批准逮捕。小牛龙行与袁明的股权纠纷何时解决,恐怕还未知。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来的钱,也被袁明花在了上市公司体外的公司身上。

据2017年每日经济新闻采访袁明时,袁明表示,卖股票的钱都贴在了产品研发上,不是投在上市公司,其实很多都是体外的,包括手机、安防、汽车电子等把这个钱耗掉了。

在采访的最后,袁明也不忘调侃一下老对手贾跃亭。他说,“我跟贾跃亭犯了一样的错误。我可以理解贾跃亭,贾跃亭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我跟我一样的错。”

袁明的此次事件后,同洲电子便一蹶不振。2018-2020年,净利润连续亏3年,累计达7.07亿元。2019年10月,证监会决定对同洲电子立案调查。由于亏损,股票名称也变为“ST同洲”。

更重要的是,从2020年8月10日开始,ST同洲就多次公告称未能与袁明取得联系,在深交所的追问下,公司确认袁明失联了。

公司也在2021年4月宣布进入无实控人状态。

与此同时,2021年7月8日,证监会的调查处罚决定也来了。公告显示,同洲电子涉及提前确认职工薪酬负债、滞后确认资产减值损失、虚构销售收入等造假行为,对包括袁明在内16名原高管进行了处罚。

由于袁明早已失联,所以就有了证监局向其公告下发处罚决定的表述。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股民的赔偿维权。据了解,目前关于ST同洲股民维权,已有多家律所发出了声明。

“东方乔布斯”袁明以落魄的形象失联,令人唏嘘。投资者需要注意,如果一家公司的老板,口号喊得响,那就要小心了,因为步子太大,是容易扯到胯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