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忘掉狗食盆子吧,那个畏畏缩缩的穷鬼时代已经过去了

subtitle
龙牙的一座山 2021-07-21 12:58

今天不讲舞枪弄棒打打杀杀,跟大家谈谈文化自信。会有人觉得用这个封面不合适吗?看到后面你就不这么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家余秋雨常说到,德国人都很喜欢《道德经》,几乎每个家庭必备一本,但最近却被一名德国女生打脸。

当你是个穷鬼的时候,你巴不得别人说你家什么东西好,比如有个有钱人跑到你家来指着你家喂狗的盆子说,你这个狗盆子真不错!你就能乐呵半天,于是展开各种复杂的心理活动,甚至于有把狗盆子洗干净擦亮了供起来的,有想把狗盆子“贡献”给有钱人的,有觉得这有钱人是不是懂了心思要抢我狗盆子的。

当你是个富人的时候,别人说你家什么东西好,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01

余秋雨就是中国还很穷的时候,国内文化人窘境的写照,他这个话,对于《道德经》在德国境况的无端臆测,属于穷人家某个东西被富人家夸了以后,复杂而不着边际的心理活动而已。

中国文化一直处于某种弱势地位,在这种地位下很难有真正的“自信”,没办法做到不卑不亢,要么自卑要么亢进,概莫能外。余秋雨这算是好的,有更惨的,噗通跪下磕头如捣蒜的多了去了,指摘余秋雨没什么意思,毕竟人家没跪。跪了磕头如捣蒜的更是丑态百出,余秋雨好歹在恒河里还知道这个河水脏得要命,从丹田里开始想吐。有些磕头磕上瘾的,见人就跪,全世界长得不像中国人的都要跪下磕三个响头,这种人大有人在。

余秋雨好歹是“亢”,他不是“卑”。

他内心里还是盼着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强势起来的,虽然路子不大对,属于是传统的“我祖上阔过”,但心没歪,指望着“失礼求诸野”,走的是文化输出的野路子。这种心理完全可以理解也不要一棍子打死,还是那个狗盆子,家里实在是没什么有钱的东西,就那个狗盆子,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而祖上确实阔气过,那么很容易联想到那个狗盆子是什么好东西。

这个思维,过去一百年有的是人信,逻辑链条非常简单:这东西是祖上传下来的——祖上阔气过——这东西是好东西。于是就臆测,别人一定看得上这东西,甚至于卖命的推销,甚至于主动的臆想。

问题在于别人真不一定给你当一回事。

还有个问题,狗子会没有狗食盆子用。

02

老余风骨还是在的,不过毕竟是个文绉绉的文人;我是个武夫,我懒得跟任何人扯什么狗食盆子的事情。《道德经》本身是好是坏是不是狗食盆子这个有待商榷,我不是商榷这玩意儿的人,我只管输出。

《道德经》在中国都不普及呢,怎么可能在德国“普及”?中国本身民间信仰都跟什么《道德经》相去甚远,希望各位在象牙塔里的还是要看到这一点。前几天我去了个民间小庙,乐山西部的大山里,管啥没有,就放了几个泥塑的像,也看不出来是哪一路神仙,谁家头痛脑热了就跑去烧点香拜一拜。你要说这个跟道德经有关系,我看不至于。

看小庙的名字,这很显然是个四川地区流行的“川主信仰”,有时候有些地方又写作“川祖”,这个其实反映了中国传统信仰、本土信仰的一个大问题:不统一。各说各的,并不是集中而统一的,当然各种派系之间却也没什么争斗,至于为什么不争斗,咱们一会儿再说。

中国本土信仰之间大家都是其乐融融的,没有你要搞死我我要搞死你这么一回事,其实战斗力真的不强。就不要说一个宗教的不同派系了,不同宗教之间都没什么争斗,比如说我就见过“汉族群众在佛教寺院里向回族群众传福音”,这个典型的“基督教驻五台山玄天观清真大寺神父王喇嘛”。

03

为啥这种现象,在别的国家就打个你死我活,在中国就正常得不行呢?

别说不同宗教了,伊斯兰教内部什叶派和逊尼派、基督教内部天主教和东正教,都可以斗个你死我活,所谓的“比异教徒更可怕的是异端”。在中国这一套是不好使的,那么一定是有某种碾压性的、高维度的、超越一切的力量在压制,所有这些争斗顶天了只能在地下暗涌,不可能让你浮上水面来。

这种碾压性的、高维度的、超越一切的力量,才是中国文化的核心,才是中国对外文化输出的主力,而不是什么狗食盆子。

我们穷的时候,这股力量没有人重视,甚至自己人都看不到,余秋雨就看不到,指望《道德经》去输出,你这不舍本逐末吗?这不是缘木求鱼么?

我们富了,这股力量终究会迸发,摧枯拉朽席卷世界,用不着什么狗食盆子,祖上阔过是因为这股力量,现在我们还阔,还是这股力量,你要不要学习一下啊?

04

这股力量是什么呢?

很巧合,从小庙下来就找到了这股力量所在。

与小庙的破败荒芜明显不同,十几米以外的村卫生室很明显人气要旺盛很多很多,这充分说明一个问题:求神不好使,不如去村卫生室拿药

这就是中国最核心的力量,平平无奇,普普通通,却具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这就是实用主义,唯物主义世界观。

我要过得好,我要生生不息繁荣昌盛,大山挡住我我就移开它,大水淹没我我就治理它,神仙无道我就推翻它,太阳太多我就射掉它,天都漏了我就补上它,我不等、不靠、不要,我自己来。

我就是我自己的神

什么东西在中国具有最高的神性?如果一定要做出选择的话,你的家里最终会保留哪一个“神”?如果只能供奉一个的话,你会留下来谁?

祖先。

中国人的祖先具有最高的神性,别的什么神都是居于次要的,我可以不要佛祖不要三清不要基督不要真主不要玉帝,但是我不能不要我的祖坟。我死后我也可以成为我的后辈们最高的神,享受他们供奉得最多的香火,“保佑”他们。

村子不远处还有个清代的古墓,现在只剩下一个牌坊了,牌坊的石雕工艺巧夺天工,精美到了极致,各种浮雕、镂空,那可是石头啊,敲坏了一下就毁了,居然能搞得如此繁复美观。中国人讲究一个“侍死如生”,牌坊上的形象都是些祥瑞,仔细观看有关云长的故事、西王母的故事等等民间故事,可谓栩栩如生。

无一例外,这些形象都是中国人的共同祖先。

这就是植根于中国文化中最根深蒂固而且具有碾压性、高维度的、超越一切的力量:人即是神。

我相信我们的祖先在世的时候跟我们别无二致,都是大活人,都要吃饭睡觉,也都要生气喜悦悲哀欢乐,都是一手一脚种地的种地,打仗的打仗,繁衍生息、开疆拓土。同时他们也具有最高的神性,这种神性甚至会由我们来传承,只要我也繁衍生息、开疆拓土,我也能成为神。

至于《道德经》,家里的某种器物而已。

所以孔子讲,君子不器。

你老琢磨一个狗食盆子干嘛?不能拘泥于手段,而必须要掌握住精魂,寄希望于某个祖上传下来的狗食盆子而不秉承祖先传下来的精神,究竟还是自卑了。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我稀罕你这一本《道德经》吗?

05

当然了大家不要以为我龙牙一天到晚鼓捣这些话题我就是什么素雅的人,实际上不是,我更没有什么“神性”,或许以后有吧,现在是没有的。

比如说我跑去西安,古城墙上面逛荡的时候,观察敌楼、箭垛、马道、瓮城,各种军事布局,思考古代战争思想;一边还能看到西安城老城的布局,思考古人城市建筑精髓、古代长安城的繁华,追思盛唐风物,搞得自己很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像个文化人。

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个身材火辣衣着暴露的大姐姐。

呵呵呵狗屁盛唐什么军事什么乱七八糟的……

文化输出就是这么回事而已,你看,不用这个封面你会点进来吗?老余这方面终究没赶上好时代啊,穷了一辈子,富起来的时候已经老了。

我们也有漂亮健康自信阳光的大姐姐小哥哥,有威武雄壮现代强大的军队,有富足安宁进步向上的生活,有繁荣的经济,有活跃的文化,有发达的科技,这些才是文化输出的矛头,而不是什么狗食盆子,祖上传下来的狗食盆子也不行。

这些东西,任何人都无法无视,他们一样会立刻被吸引眼球,沉迷其中。

最后,他们也想拥有,怎么办到呢?

来仰慕吧,来了解我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传承数千年不断绝,如何从无数次的沉沦里爬起来,如何秉承一个精神内核那么久,偶尔蒙尘、必将辉煌。

忘了狗食盆子吧。

END

作者简介:龙牙是一名身在西藏戍边数十年的军人,保卫着祖国的同时,他热爱文学和写作,对时政问题、社会新闻有着独到的见解。如果你也对边防生活、时政问题感兴趣,如果你想深入了解现代化农业,欢迎关注公众号“龙牙的一座山“、小号“黄科长锐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