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古埃及一座特殊墓葬被发现,揭露出了埃及祭司的神秘面纱

subtitle
江山社 2021-07-21 12:45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考古学界发现了一座疑为古埃及祭司墓的古墓。

这座古墓,位于金字塔附近。在古墓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壁画。通过对壁画的分析,学者判定墓主人的身份是古埃及祭司鲁吉卡。根据现有文献,鲁吉卡生活在距今四千三百年前的古埃及。在当时,祭司的地位仅次于法老王,鲁吉卡效忠的正是第四王朝的法老卡夫拉。我们比较熟悉的狮身人面像,就是卡夫拉时期留下的遗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埃及文物委员会秘书长哈瓦斯向大众解释道:在古代的埃及,金字塔是法老王的墓葬。不过,金字塔在修建完毕后,祭司和他的助手们会留守在金字塔中,在这里生活并进行祭祀活动。像鲁吉卡这种地位尊贵的祭司,通常会负责主持斋戒仪式。

证明鲁吉卡身份的,是鲁吉卡墓中的卡图斯符号。在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中,卡图斯是一种矩形或椭圆形的标志,在卡图斯中,往往会记录神职人员的名字。鲁吉卡的名字,便被篆刻在了卡图斯中。

在鲁吉卡墓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壁画。在其中一幅壁画上,专家发现了古埃及人在尼罗河上打渔的情形,而捕鱼者极有可能就是墓主人鲁吉卡。在古埃及的墓葬中,这种展现日常生活的壁画比比皆是。

通常来说,这种壁画寄托了墓主人的期望,他想在死者的世界中过着这样的生活。对此,哈瓦斯分析,在不同的古埃及王朝中,祭司的身份和地位也各不相同。例如:在第五王朝与第六王朝,祭司并不是上层人士,他们通常出身平民,甚至连地位偏低的工匠也有机会成为祭司。但显而易见的是,鲁吉卡的身份比较高贵,捕鱼的壁画也无法证明他出身平民。

按照古埃及的习俗,捕鱼壁画只代表鲁吉卡希望在死后从事这样的工作,并没有暗示鲁吉卡在担任祭司之前从事怎样的工作。并且,根据考古人员的分析,在鲁吉卡墓附近,应该还有许多埃及墓葬,与鲁吉卡墓形成了墓葬群。这一墓葬群位于吉萨大金字塔附近,埋葬在这里的古埃及人均属第四王朝。

鲁吉卡墓修建于悬崖之上,构造极其复杂。从规模上来看,鲁吉卡也为家人准备了墓室。在当时,鲁吉卡墓的修建难度无疑是非常高的。

可以说,除了金字塔之外,类似的悬崖墓是最难修建的墓穴。纵使修建这样的墓穴会消耗大量人力物力,但鲁吉卡仍不遗余力地发动一切资源完成了墓穴的修建。这一切,都是在古埃及不朽信仰的驱使下完成的。

可想而知的是,修建悬崖墓的这笔支出,鲁吉卡是完全能够负担的。成为祭司后,鲁吉卡已经跻身上流社会,他极有可能获得了一笔来自法老的赏赐。此外,担任祭司的鲁吉卡还会得到其他酬劳。埃及平民向神庙奉献的所有祭品,都会成为祭司的私人物品。按照古埃及的法令来看,鲁吉卡从这种“祭品转移”制度中获益颇丰。

在鲁吉卡墓的北侧,还有一座大型墓葬群。不过,被安葬在这个墓葬群中的古埃及人地位非常低,极有可能是修建金字塔的劳工。早在鲁吉卡墓被发现的十年前,劳工墓就已经被发现了。通过对这些劳工墓中文物的分析,考古人员获取了一些关于修建金字塔的细节信息。

像鲁吉卡一样,古埃及的统治者同样有不朽的信仰,所以法老也会发动身边的一切资源,修建一座金字塔。继承王位的法老,通常会在先代法老金字塔附近,建立聚居地。这些聚居地,就是最早的埃及城市。

那么,鲁吉卡墓与劳工墓究竟是相连的,还是分开的呢?

这个问题,影响着考古人员对古埃及阶级制度的判断。根据主观判断,鲁吉卡墓应该不属于劳工墓墓葬群的一部分,毕竟作为王室的大祭司,鲁吉卡的阶级应该与平民不同。不过,由于鲁吉卡墓与劳工墓距离较近,谁也无法保证二者是否同属一座墓葬群。

根据哈瓦斯的推测,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鲁吉卡墓属于孟菲斯墓葬群。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先前考古人员做出的判断均会被推翻,因为孟菲斯是第三王朝的统治者。当然,不论鲁吉卡属于第三王朝,还是第四王朝,他的祭司身份都是毋庸置疑的。

参考资料:

【《古埃及墓葬》、《鲁吉卡墓的发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