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警匪大战,城市追捕毒贩,警察身负重伤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20 20:02

陆港市相距泰平市大约500公里,高铁全程正常运行时间为两个半小时,第一班车是早晨6点08分。局里出面与铁路方面沟通,把宋金成和杜英雄先送上车后补票,列车长也非常照顾,给他们提供了两张一等软座。

早间坐车的人不多,坐一等车厢的就更少了,连续几天没正经合过眼,精力和体力都严重透支的两人,此时也顾不得形象,干脆躺到软座上。宋金成叮嘱杜英雄抓紧时间休息,养足精神,接下来又得是马不停蹄奔波的一天。

杜英雄听话地闭上眼睛,可好一会儿,竟然没有睡意,大概是这段时间熬得太厉害了,生物钟有些紊乱,越困反而越睡不着觉。他努力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不行,无奈睁开眼睛,见宋金成也没睡着,正对着手机起腻。不用问,肯定又在看他那宝贝儿子的照片,瞅那架势恨不得要嘬几口手机屏幕。

“宋队,第一次听儿子叫爸爸是啥感觉?肯定特激动吧?”杜英雄觉得干脆唠会儿嗑,兴许精神松懈下来就能够睡着了,他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问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是!就上个月的事儿,我在沙发上躺着,儿子在身边玩,突然没来由地自言自语叫起‘啪啪’‘啪啪’。”宋金成学着儿子的声音,一副陶醉的模样,说,“当时我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猛地钻进我心窝里,浑身上下都跟着起激灵,反正那感觉真的没法形容,就好像你突然间感到生命是可以延续的,即使让你立马死掉,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宋金成顿了一下,赶紧“呸呸”两口,“干咱这行不能说死,不吉利,我可不能死,我还要看着儿子娶媳妇,再给俺生个大胖孙子呢!”

“呵呵,没事,说破无毒!”杜英雄笑慰道。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睡意果然便渐渐浓了,很快相继都进入梦乡,这一睡便睡到终点。

从出站口出来,宋金成和杜英雄看到天阴得厉害,乌云压顶,死死遮住太阳的光亮,连雾气也染成黑色,整个城市仿佛还停留在光线朦胧的黎明时分,让人觉得压抑莫名。

两人没等多久,便有一辆警车开过来,车刚停稳两边车门迅速打开,随即跳出两个穿藏蓝色警装棉服的人,他们直奔宋金成,殷勤打着招呼。

“宋队,五六年没见了,可想死我们了!”两人一人握住宋金成一只手,用力摇晃说。

“是啊,一晃好些年就过去了。来,给你们介绍,这是刑侦局支援部的杜警官,这两位是……”宋金成“嘿嘿”笑了两声,接着将两位警官介绍给杜英雄——四方脸,又高又壮的,是泰平市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李德鑫,另一位个子稍矮,戴着一副细边眼镜的,是刑警队重案组组长王良。

“劳烦二位辛苦了一夜,一大早又来接站,实在是太感谢了!”杜英雄伸出手客套地说。

“哪里,哪里,应该的,都是宋队的老部下,他的案子我们义不容辞!”两人分别与杜英雄握手,异口同声地寒暄道。

随二人向警车走去,宋金成裹了裹身上的皮衣,说:“泰平今年的冬天,好像特别阴冷。”

“是啊!这鬼天气,连着阴了好几天了,说是要下雪,可总也下不来,搞得人心里特别憋闷!”王良应着话,拉开车门。

四人相继坐进车里,李德鑫从副驾驶座位,回头问:“宋队,你们还没吃早点吧,咱先找个地方吃点?”

“算了,时间紧,先找人吧!”宋金成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报告递给李德鑫,“我们圈定了几名嫌疑人,都是近两年籍贯为泰平的省监狱刑满释放人员,通缉嫌犯有可能是奔着其中一个来的,上面地址什么的记载得都很详细,咱们今天争取把这几家走完!”

“行。”李德鑫接过报告,大略看了一下,“那咱第一个去……”

按照韩印圈定的范围,共有五名嫌疑人,宋金成的设想,是今天必须见到本人,除非不在本市。但一开始就不太顺利,首先走访的嫌疑人已经搬离原居住地,几经周折才算见到人;接着第二个,是个卖摇头丸的,正在家里睡觉,以为警察是来抓他的,穿着裤衩光着身子就从二楼窗户跳了下来,四个人一路狂追500多米,才合力把那小子按住……一上午转眼就过去了,走访的两个嫌疑人都排除了嫌疑。

早晨就未吃饭,中午饭可不能再不吃了,王良和李德鑫拉着两人找了个不错的饭馆,要了几个当地特色菜,由于还有任务在身,只能以茶代酒。席间,宋金成忍不住,又拿出手机秀儿子照片给众人看,但很快没电了。他有些意犹未尽,借了杜英雄的手机,还特意打着免提,把电话挂到爱人的手机上,嚷着让儿子叫爸爸。孩子在电话里咿咿呀呀的,根本听不出说些啥,但他享受得不得了。

午后,天空更加阴沉,雾气也仍未消散,周遭被灰暗的色调笼罩着,城市间的景象犹如一张黑白照片,苍白无力,没有一丝生气。

四人来到一栋带着院落的二层独楼前。推开没有上锁的院门,走进院子,来到正屋门前。这是整栋小楼唯一的进出口,木质的大门,木门外还有一道铁栅栏门。

李德鑫抬手拍了拍最外面的铁栅栏,里面的人应了一声。

门外,杜英雄的手机响了,他从棉服兜里掏出手机,见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顾菲菲的,便贴到耳边,按下接听键:“顾姐?正在走访……谁?你说是谁……我们正在他家门口呢……”

小楼的木门,就在那时,缓缓打开……大概,杜英雄和宋金成还在高铁上熟睡的时候,顾菲菲给韩印打来电话,说有关王立民和宁世豪在监狱里活动的视频获取得很顺利,她准备将需要比对的三个视频,通过网络发给刑侦局犯罪研究所,韩印则表示让她们稍微再等等,他还有建议要补充。

当顾菲菲和艾小美以及随后的宋金成与杜英雄相继领命出发后,韩印又躲到会议室的角落里,默默地盯着贴在白板上的嫌疑人照片,但其实他的视线早已越过白板,穿越到记忆的隧道中……在韩印先前最新的分析中,认为王宁二人背后应该还有一个主谋,意味着这个作案团伙总共有三人。那先前的判断会不会太想当然了,如果在银行劫案中行凶的不是宁世豪,而是这个所谓的主谋呢?这是不是说明,他才是五年前抢劫警枪,接着又在泰平市制造多起抢劫案的真凶呢——他是泰平人,曾在陆港生活过,“警枪案”后逃回泰平老家躲避追捕,隐蔽半年后,觉得风头已过又再继续作案。然后便如宋金成的思维,他因为犯了别的事被关进省监狱,又在那儿认识了王宁二人。三人共同谋划,出狱后以私家侦探身份做掩护,抢劫富足女性并灭口。

那么就先前圈定的范围,再做一次缩小,“警枪案”凶手——也是多年前泰平多起抢劫案的罪犯——同样也是本次银行抢劫案的行凶者:应该是与王宁二人同期于省监狱坐监,于泰平系列抢劫案后入狱,并在“薛燕案”之前出狱,籍贯为泰平市的前科犯。

想到此,韩印迅速翻阅顾菲菲先前从省监狱发回的资料备份,片刻之后,他发现5名嫌疑人中,有两人符合范围:其中一个叫刘福治,泰平人,干部子弟,比王宁二人入狱时间稍早,因醉酒斗殴致受害者腿部残疾,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前出狱;另一个叫刘翔朋,同样是泰平人,因盗窃汽车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一个半月之前刚刚出狱。

出于谨慎,韩印将原来的分析又加以延伸,然后挖出刘福治和刘翔朋。他告诉顾菲菲,也许刘福治和刘翔朋中的某个人,就是本次团伙作案中的第三人,让她在省监狱也找出他俩活动的视频,然后将之与王宁二人活动的影像,加之原须比对的视频,一同发往刑侦局犯罪研究所做鉴定。

顾菲菲随后紧急落实两人的视频之后,按照韩印的意思完成发送。

将近中午,顾菲菲和艾小美顺利回到陆港市,不久之后,刑侦局传来消息——通过“人体动态特征识别”技术分别比对,王立民、宁世豪、刘翔朋均不是原始视频中人,但刘福治基本符合视频中嫌疑人特征!

也就是说,刘福治有可能是银行劫案的行凶者,但必定是“警枪案”中的凶手。

“顾姐,赶紧给英雄挂电话吧!”艾小美几乎是跳着,兴奋地催促道。

顾菲菲拿出手机,飞快拨出号码:“喂,英雄,你们查到哪儿了?刘福治!主谋是嫌疑人中的刘福治……”

此时,杜英雄手里正举着电话。木门已打开。

“乓!”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门内耀出一股火花,门外的人还未看清门内的情形,一颗子弹已正中李德鑫眉心。刹那间,又见一股火花闪过,王良下意识地推开身边的杜英雄,可这一枪打出的是霰弹,虽然有所躲避,但王良右腿上部,以及杜英雄左边手臂,都不同程度被霰弹击中。紧接着,从屋内冲出三人,正是王立民、宁世豪还有刘福治,三人分别手持自制小口径手枪,双管霰弹猎枪,“五四”式警用手枪……待除当场牺牲的李德鑫外的三人真正反应过来时,三名凶徒已经踹开铁栅栏门窜向院外。一刹那,宋金成抬手一枪,跑在最后的王立民应声倒地,抽搐几下,便没了反应,他被子弹击中后脑暴亡。

同伴被击毙,前面的同伙没有丝毫停顿,继续狂奔逃窜。三名警察追出院外,凶徒已没了踪影,宋金成叫了声跟在后面腿伤严重只能趔趄而行的王良,指着街边警车的方向,示意他到警车上用对讲机喊话请求支援,他和杜英雄冲到马路对面继续搜索狂徒。

二人正四下张望,就听身后又是“乓乓”两声枪响,猛回头见王良倒在警车前,两名凶徒举枪沿街逃窜,很快用枪逼停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将司机拖出车外,坐进车内,猛地一轰油门,疾驰而去。

杜英雄和宋金成跑回警车边,见王良躺在血泊之中,面部和胸部被霰弹射中。这时,街边一家文具店店员跑出来,怯怯地说刚刚那两个人躲在店里,用枪抵着他和老板的头,现在老板已经打电话报警了。宋金成让店员帮着照应一下奄奄一息的王良,等候急救,然后眼里噙着泪水,从王良棉袄兜里摸出警车钥匙,打开车门,与杜英雄飞快坐进车里,冲着两名狂徒逃窜的方向追了过去。

宋金成一边开车,一边用对讲机请求支援,同时向周边的交巡警喊话,要求注意搜索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不多时,对讲机中传出发现目标的喊话,宋金成是本地人,对道路比较熟悉,循着对讲机中喊出的方位,开过几个街口,便看到前方出现被凶徒劫持车辆的踪影,遂与几辆前来增援的交警车辆一同展开追捕。

狂徒疯狂驾驶着车辆,并从后视镜中发现追赶而来的警车,坐在副驾驶的宁世豪探出车窗,持霰弹枪向后方射击,刘福治也不时向路边行人和车辆发射冷枪,干扰追捕……狂徒的横冲直撞,警察的无畏追捕,仓皇奔跑的行人,乓乓的枪击声,被流弹击伤群众的呼救声,刺耳的汽车碰撞和刹车声,一场如枪战电影般的警匪喋血追捕,就在这样一个灰暗的午后,毫无预告地骤然出现在熙攘的大街上,随之而来的混乱和惊扰可想而知。

其实最慌乱的当然还是亡命逃窜的狂徒,慌不择路间,刘福治驾驶的桑塔纳汽车已经驶到速度极限,猛然失去了控制。它先是撞掉一辆SUV的车门,接着又撞飞路边的水果摊,最后撞上一个交叉路口东北侧绿化带上的一棵行道树……两名凶徒从撞毁的车里爬出来,踉踉跄跄由交叉路口分头向东西两个方向逃窜,随后而至的杜英雄和宋金成心领神会,也跳下警车分头追捕过去。

杜英雄追出十几米,见跑在前面的刘福治又跳上一辆白色越野车,便赶紧返回,跳上警车继续追捕;而这边的宁世豪看来撞伤很严重,他拖着双管猎枪,脚步越来越沉重,终于脚下一软扑倒在地。他缓缓转过身,仰面躺在地上,眼睛空洞地望向即将追赶上来的宋金成,旋即将双筒猎枪抵在下巴上,绝望地扣响了扳机。

眼前的一幕连宋金成也被震撼到了,这是一个真正的亡命徒,视生命如草芥,可想而知这些人的丧心病狂、人性灭绝到何种程度。宋金成不禁开始担心,刘福治又会制造出什么样的惨绝事件来。正忧心时,协助追捕的巡警车赶到,向他通报了另一边的情况,宋金成把宁世豪交给巡警,自己又跳上警车前去支援杜英雄。

杜英雄自知对道路不熟悉,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尽量咬住前面的目标,不让他从视线中消失。但毕竟警车的速度与越野车无法相比,加之左臂被霰弹枪击中,无法使力,只能靠一只右手扶着方向盘和变换挡位,几次都因换挡不及时差点让车熄火了,就这样眼瞅着被目标甩的距离越来越远,杜英雄是心急如焚。正在此时,一辆警车从旁侧的巷口中冷不丁杀将出来,带着轮胎剧烈摩擦地面的声响插入到他与目标车辆之间,随即报话机传出宋金成的声音:“兄弟,交给哥了,你悠着点……”

宋金成接力追捕刘福治驾驶的越野车,他首要的目标是死死咬住越野车,等待更多的警员前来增援,从而合力将越野车逼停。他一边沉着驾车,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最终有可能将越野车截住的方位——目前正行驶在东西走向的先锋街上,再往前是西安路,再往前是民主路,接着是一个十字交叉路口,十字路口往南是长江路,往北是文化路……想到文化路,宋金成心里猛然“咯噔”一下,那儿可是学府区啊!有几所大学和附属中学,此时是下午2点左右,正是学生上学的时间……决不能让刘福治拐上文化路,否则有可能造成大范围的流血事件,不,哪怕一条生命也不行!想到此,宋金成不觉用尽全身力气,踩下油门……宋金成奋不顾身勇猛的姿态,前面的刘福治似乎察觉到了,同样也垂死挣扎最大限度地提高了车速。如此,警匪两辆车,你追我逃,搏命行驶,时而差距缩小,时而又扩大距离……而宋金成一颗心一直悬在嗓子眼,生怕刘福治真的会选择在学府区作乱,好在驶过民主路后,越野车直接冲过了十字路口,并没有拐向北侧的文化路。

但还未等宋金成把心完全放下,便见越野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陡然停住了,接着刘福治探出头冲文化路方向打量一眼,旋即又以最大的扭力调转过车头,气势汹汹冲着宋金成的方向而来。想必他终究还是要选择驶上文化路,与学生们同归于尽,可能以他反社会的人格,会认为这是一个壮举,临死前拉上几个垫背的也值了!

可宋金成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先前他虽然告诫自己决不能让刘福治拐上文化路,可他并不知道如何阻止。此刻,当情势急转直下,两辆车终于呈现面对面的姿态,而且此时周边车流稀少,不会伤及无辜群众,宋金成于瞬间明白,当下自己最该做的是什么了——他没有闪躲,鼓足勇气,迎着越野车,加大油门……把接力棒交给宋金成后,杜英雄长出一口气,稳稳地跟在后面,等待时机接应宋金成。可突然间,前面两辆车同时冒着失控的危险加快了车速,又把他远远地甩开了,他似乎感觉到了某种生死攸关的气氛,他对着对讲机高声喊话,宋金成先是没有回应,过了不久,对讲机中才传来他沉沉的声音:“兄弟,他现在与我对面了,我会尽全力将他拦住!”

“别啊!别冲动宋队,他那可是越野车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让这一切赶紧结束吧!”

“别,千万别……”

杜英雄此刻已是泪流满面,他知道宋金成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他嗷嗷地叫喊着,但还是从对讲机中听到“哐当”一声巨响。

杜英雄疾驰到十字路口时,被眼前惨烈的景象惊呆了。四周弥漫着呛人的汽油味,越野车侧躺在马路一侧的隔离带边,车身上下几乎瘪在一起,可以想象,是冲撞发生后,车身连续高速翻滚造成的。刘福治被甩到了马路中间,满头鲜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十几米外,马路上是一圈又一圈的轮胎摩擦痕迹,接着又是很长的车身摩擦地面的痕迹,想必是警车被撞得打了几个转之后,倒扣在地上,又拖行出数米。警车前脸被整个撞飞,零部件飞得到处都是,宋金成大头冲下,被卡在车里,满脸玻璃碴儿,一只眼球好像被撞飞了,眼睛变成一个血洞,方向盘深深插入胸口。

杜英雄彻底蒙了,抱着头,流着眼泪,蹲在奄奄一息的宋金成身边不知所措,却见宋金成用他唯一的眼睛,死死盯着他棉衣的口袋,杜英雄蓦然明了他的心迹,赶紧掏出手机。由于先前,宋金成借他手机给爱人挂过电话,所以他赶紧按下拨号键,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个女人甜甜的声音,杜英雄顾不得解释什么,强抑着悲痛,急促说道:“嫂子,没时间了,跟宋队说几句话吧……”

作为一名刑警的爱人,丈夫的安危是她时刻的牵挂,每天从丈夫早晨出门,她就在心里不住祈祷,直到他安然无恙下班回家才算放下心来。周而复始,每天如此,她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可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丈夫回不来了,她该怎样去面对?而当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发现自己出奇地坚强和冷静。她知道丈夫心里最记挂什么,她麻利地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婴儿床前,摇晃着熟睡的儿子,哽咽地说:“儿子,快醒醒,叫爸爸,叫爸爸!”

也许是血脉相通骨肉相连神奇的感召,才九个多月大的孩子,竟乖乖地坐起来,对着手机话筒,清晰地叫出:“爸爸……爸爸……爸爸……”

“金成,你听到儿子叫你了吗?听到了吗?”

杜英雄将手机贴在宋金成血肉模糊的耳朵上,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话筒中儿子稚嫩的声音,他嘴角动了一下,又眨了眨剩下的一只眼睛,似乎在尽力做出一个满足的表情,然后眼神便渐渐凝滞,直至完全失去了光彩。

“宋队,别睡,别睡,咱不说好了,要看着儿子长大吗?”杜英雄像是自言自语地呢喃着,肩膀随之剧烈地抖动。而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乓”的一声响,他站起身,循声望去,只见趴在侧前方的刘福治,身子似乎动了动,又趴下去,手里却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瞬即,他觉得胸口像被针扎了一下,一阵刺痛,接着感觉一股甜咸的浆液猛冲到喉头,他想强咽回去,但还是止不住从嘴角渗出。他低下头,看到鲜血正从胸口汩汩地流淌……杜英雄,勉勉强强从腰间拔出配枪,冲刘福治开了一枪,接着眼神复杂地向远处望了一眼,双膝渐感无力,缓缓跪到地上,晃了晃身子,慢慢倒下。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