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化粪池发现女性尸体,手段残忍令人发指,法医都从未见过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20 19:50

早晨,支援小组闻讯赶到棚户区案发现场时,各项勘查工作正在紧张进行,黄白警戒线外,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围观的群众,顾菲菲等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挤到最前排,却又被执勤的民警拦下。她正要亮明身份,宋金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冲民警摆摆手,又冲他们招招手,示意几个人跟着他走。

随宋金成来到公厕后身,众人看到勘查员和法医正拿着粪勺和筛网在筛检证物,而在距离化粪池不远处的地上铺着一块塑料布,中间部位盖着白布,想必那白布下面就是被肢解的尸体碎块了。

一脸倦容的宋金成,指着白布说道:“是个女的,差不多被肢解成几十块,由于化粪池表面粪渣太厚,尸块和脑袋都漂在上层,环卫工人搬开盖子,捣碎冰面就看到了。”

说话间,顾菲菲蹲下身子掀开白布,看到死者的脑袋是由喉部以上被切下的,颜面被粪便泡得苍白肿胀,其余的包括躯干和四肢都被肢解成不规则的块状,尤其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大部分尸块的肌肉和经脉都清晰可见……韩印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沉声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凶手肢解尸体前,先剥了她的皮?”

“对,法医刚刚初步勘检之后是这样说的。”宋金成使劲咳嗽两下,狠狠吐出一口痰,“这凶手真他妈够狠的!”

“嗯,剥皮手法比较粗糙,可能杀人之后,又意犹未尽。”顾菲菲站起身,微微蹙眉道,“宋队,这边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说。”

“谢谢,不过我跟局长讨论过了,这案子会抽调各分局骨干组成专案组来侦办,眼下工作的重点还是要放在银行抢劫案上。你们昨晚提出的思路我觉得很好,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人手和技术科方面我已经安排好了,任你们调遣!”宋金成客气地应道。

“好,那我们先撤,咱们随时保持沟通!”

随后,按照支援小组的思路,两方分工协作,专案组方面负责调查外围社会关系,支援小组则负责与几个嫌疑人正面接触。而比较受害者老婆王月、情人、店员、麻友这四个嫌疑方向来说,前两者作案的动机应该说更加充分,便作为重点嫌疑对象。

通过调看苏东的手机通信记录和财务支出情况以及一位与他关系密切的朋友提供的信息表明,苏东确实在背地里包养了一个情人,而情人的身份,根本不是传言中所说的歌厅小姐。她叫岳春梅,与苏东是同乡,而且两人还曾经谈过一段恋爱。三年前她从一段失败的婚姻中解脱出来,也来到陆港打拼谋生。在与苏东一次偶然相遇之后,情愫重生,成为苏东的情人,后又为苏东生下一子,至今已一岁多。苏东在一处高档公寓楼中租下一套两居室供母子居住,并每月按时往岳春梅的信用卡中打入一笔钱任其花销。

午后,当韩印和杜英雄在公寓里见到岳春梅时,她刚刚把孩子哄睡,对警察的到访,她看起来很是茫然和忐忑。待杜英雄告知苏东在一起抢劫案中身亡之后,她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泪水瞬间决堤喷涌出来。韩印赶忙将她扶到床边坐下,轻声劝慰几句,岳春梅一边点头,一边使劲捂住嘴巴呜咽,过了好一阵子,心绪才逐渐平复。

韩印盯着岳春梅的眼睛,放轻声音问道:“苏东跟你提过商店房租的事吗?”

“前些日子我们闲聊时,他随口提了一句,具体我也不太了解。”岳春梅身子瑟瑟发抖地应道。

“我们调查过,苏东每个月会给你五千块钱的家用,你觉得够用吗?”韩印试探着问,“你们之间在钱的方面,有过不快吗?”

“够用了,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我这种做小三儿的,我真的不是图苏东的钱,我们是有真感情的,所以我从没在物质方面提过什么要求。”岳春梅理了理发梢,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急切地说,“你们不会在怀疑我找人抢的他吧?怎么可能,我还等着他养活我们娘儿俩呢!没有他,我们娘儿俩还能靠谁啊!”

“你别急,这是我们例行的工作。”韩印顿了一下,说,“那你提过关于名分的要求吗?”

“提过几次。”岳春梅嗫嚅了一阵子,轻声说,“女人都一样,开始没往那方面想,只是觉得两个人相爱就够了。可是到一定时间,尤其又有了孩子之后,会情不自禁想完全拥有那个男人,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家。”

“苏东什么反应?”杜英雄接话问道。

“一开始有些犹豫,后来也觉得应该给孩子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所以开始考虑和他老婆离婚,不过……”岳春梅顿了顿,抿了抿嘴唇,接着说,“他说这个不能太着急,要逐步将财产转移走之后,才能和他老婆摊牌。”

“他说过如何转移吗?”杜英雄又问。

“没。”岳春梅正摇头应着,见睡在婴儿床上的孩子扭了扭身子,咿咿呀呀了几声,便赶忙起身翻开被子,然后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你们稍等一下,孩子尿床了,我得给他换条纸尿裤。”

“你换你的吧,我们也问得差不多了,这就走了。”韩印冲杜英雄点头示意了一下,两人从椅子上起身,向门口走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我不送了。”岳春梅边说,边脱下儿子屁股上的纸尿裤,可当韩印和杜英雄刚迈出门口,她像突然想起什么,手中还托着湿的尿裤,便追到门口,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吞吞吐吐地说,“等等,你们是警察,应该很懂法律,像我儿子这种身份,是不是也有权利继承苏东的一部分财产?”

“应该可以吧。”韩印没想到岳春梅追过来是要问这样一个问题,还以为她想到了线索,不免有些失望,便愣了一下说,“你还是找专业的律师咨询一下吧。”

“噢。”岳春梅应着声,失神恍惚地缓缓关上了房门。

房门外,韩印和杜英雄走到电梯口,杜英雄边按下电梯按钮,边咂了咂嘴巴,一脸鄙夷地说:“还什么真爱、真感情,说得天花乱坠,到了还不是要提到财产。”

韩印笑笑,没吭声,正好电梯来了,便走进电梯,待电梯门关上之后,才淡淡地说:“不是她,悲伤的情绪很真挚,而且看得出她在拼命克制自己,说明在悲痛不已时,还能顾及睡梦中的孩子免受惊吓,这种情绪上的细节反应是表演不出来的。另一点,也正如她说的,这个世界最不想苏东死的人,应该就是她!”

“不过咱们这一趟也没白来,对吧?”杜英雄紧接着说,“起码岳春梅提供的信息,可以表明苏东与王月的关系不仅冷淡,而且可能还非常紧张。如果苏东已经开始着手转移资产,而又被王月察觉的话,说不好王月就会采取极端手段。”

“说得对!”韩印认可道,接着加重语气,“这个王月真的是越来越可疑了!”

由于先前对王月定位不同,所以问话中对她在案发前后行踪方面的问题涉入不深,此番再度来访,顾菲菲和艾小美却扑了个空,打她手机显示关机。店员们表示,从早晨起王月就没在店里出现过。

与店员再次交流得知:王月平时喜欢上网用QQ聊天,据说有很多聊得来的网友。案发前些天,王月和苏东曾在店里吵过一架,起因是苏东背着王月借给在老家的弟弟20万块钱,不知怎么被王月发现了,两口子就吵了起来。还有,案发前一天上午,苏东出去玩麻将之后,王月躲在办公室里,打了好长时间电话,然后又外出几个小时,直到快要关店才回来。

顾菲菲让专案组方面调查王月的手机通信记录,发现在案发前一天只打过一个电话,通话时间长达7分钟之久。该号码目前处于关机状态,机主姓名登记在一个叫刘海的人名下。进一步调查表明,刘海只是一个卖手机卡的,顾菲菲指示专案组试着从该号码的通信记录中寻找线索,找出号码真正的主人。

顾菲菲对店员声称要在店里等一会儿王月,然后和艾小美来到玻璃隔断隔出的小办公间里,她冲放在大班桌上的电脑努努嘴,艾小美立即心领神会按开电源,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装有专门破解密码软件的U盘,插到USB接口上——她将要破解密码,登录到王月的QQ上,如果抢劫案真与她有关,说不定她雇用的资源和彼此之间联络,都是通过QQ来完成的。

当然,案发前一天那一通电话也很可疑,那个号码在王月的通信记录中只出现过一次,说明是一个陌生号码。通常来说,当人们得到一个对自己有用的陌生号码时,可能会随手记在某个地方;运气好的话,也许王月在记下号码的同时,会对号码有所注解。比如,标记出号码持有人的姓名或者用处等,于是顾菲菲便试着在大班桌附近搜寻起来。

从大班桌上的一些文件、杂志、日历,到抽屉里的账本、记事本、卫生纸等,甚至连大班椅表面以及背后的墙面,凡是能写字的地儿,顾菲菲都找遍了,但未如预想的那样发现线索。她不免有些泄气,干脆拽过一把椅子坐到艾小美身边,和她一起查看王月与网友的聊天记录。看了一阵子,她觉得身子有些发酸,想活动一下腿脚换个姿势,不想一脚踢翻搁在桌角边的垃圾桶,一些纸片碎屑、小食品包装袋什么的,撒了一地,她懊恼地蹲下身子,想把垃圾捡回去。突然,她怔住了……与王月在现实中性格内向、交友乏乏的情形截然相反,网络中的她交友广泛,艾小美大略估摸了一下,能有上百个Q友,而且看起来人气也蛮高的,恐怕是这几天老公出事,她无心上网,QQ上数十个Q友的头像都在晃动着,向她喊话。

王月使用的QQ软件是最新版本的,有一项功能可以显示近期与她互动的Q友记录,艾小美理所当然要先从这一部分人中入手。她逐一查阅了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虽然王月在聊天中时常语气暧昧,但并未发现涉及她老公和抢劫方面的话题。艾小美有些不死心,皱着眉头冲顾菲菲说:“顾姐,暂时没什么发现,要不我把硬盘拆了带回去,再细致查一遍,也许有些记录被她删除了,实在不行,我把她QQ上所有的聊天记录都过一遍?”

“暂时先不用,毕竟王月的嫌疑未明,这样做不合规定。”顾菲菲站起身肯定地说,接着把一截报纸拍到桌上,“不过电话的出处我找到了,是一个所谓‘私家侦探’的电话。”

“什么?私家侦探?”艾小美拿起报纸,见是一页当地早报的广告版,其中一则广告留有的联系电话,被蓝色油笔标注了。艾小美随口念出广告内容,“私家侦探,专门服务女性当事人,让您实时掌握老公的一切行踪,联系人赵老师,联系电话……”

“看来,案发前一天王月外出,应该是与这个私家侦探会面去了?”艾小美满脸狐疑地说。

“说明她已经察觉老公出轨了,可能是想通过私家侦探掌握证据,在离婚分割财产上取得主动。”顾菲菲点头应道。

“如果是这样的出发点,那王月就没必要再去雇凶杀夫了吧?”艾小美略微有些失望。

“不一定,她前一天刚与私家侦探接触,次日便发生劫案,时间点也太过巧合了。”顾菲菲凝神说。

“难道,会是私家侦探作的案?”艾小美眨眨眼睛,又疑问道,“如果真是私家侦探策划抢劫,那他与几年前的‘警枪案’,又会有怎样的关联呢?”

“还有,王月只是无意中透露了取钱的信息,还是她也是一个参与者?”顾菲菲补充说道,“总之,先把信息反馈到专案组,必须尽快查明私家侦探的真实身份,对了,这大半天王月能去哪儿呢?”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