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柳叶刀》子刊:一滴也别喝!科学家发现,去年全球有74万人因饮酒患癌,十几万适量饮酒的人患癌丨临床大发现

subtitle
奇点网 2021-07-20 12: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冰镇啤酒配烧烤,一口接一口,是许多人偏爱的夏季消暑活动。然而,来自《柳叶刀·肿瘤学》期刊的最新研究表明,即使少量饮酒,也会增加患癌风险

近期,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领衔多个研究机构发表了一项关于饮酒与癌症的重磅研究[1]。

研究结果表明:2020年,全球约有74万例新发癌症病例可归因于饮酒。其中,男性因酒精导致癌症发病的比例高达76.7%。食管癌、肝癌和乳腺癌(女性)是饮酒造成的发病例数最高的三类癌症

论文首页

饮酒与包括癌症在内的各种伤害和疾病有因果关系,是造成全球疾病负担的主要风险因素之一[2]。以往已有许多研究表明,酒精或酒精饮料的摄入与上消化道(口腔、咽、喉和食道)癌症以及结肠癌、直肠癌、肝癌和女性乳腺癌有关[3]。

当前全球各地的酒精消费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并且各有差异。在东欧地区,人均酒精摄入量有所下降。但是在亚洲国家,如中国、印度和越南,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许多国家,酒精消费量却呈上升趋势[4]。

IARC主导的这个研究对酒精造成的全球癌症负担再次进行了评估(包括唇和口腔癌、咽喉癌、喉癌、食管癌、结肠癌、直肠癌、肝癌和女性乳腺癌,以及除非黑色素皮肤癌以外的所有癌症),为制定全球、不同地区或不同国家癌症防控提供适宜的政策建议。

这个研究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全球癌症研究机构(IARC)中2020年的各国癌症新发病例数、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WCRF)所做的一部分系统文献综述中的相对风险估计值[5],以及多个来源的酒精消费数据[6]。

考虑到饮酒所致的癌症的发生及发展需经历相应的时间,研究人员获取了2010年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不同年龄段(15-19岁、20-24岁、25-34岁、35-49岁、50-64岁和65岁及以上)和不同性别人群的酒精摄入情况。研究人员将酒精摄入量转换为每天摄入的酒精克数。

研究人员通过人群归因方法(PAF),计算了过去一年全球范围内饮酒对癌症发病的影响。

研究结果显示,2020年,全球范围内共计有74.13万例癌症新发病例(4.1%)可以归因于饮酒

大约四分之三的饮酒引起的癌症病例发生在男性身上(56.87万例),而饮酒导致的最多的癌症病例数分别是食管癌(18.97万例)、肝癌(15.47万例)、女性乳腺癌(9.83万例)、结肠癌(9.15万例)、唇和口腔癌(7.49万例)、直肠癌(6.51万例)、咽癌(3.94万例)和喉癌(2.76万例)。

31.6%的食管癌、22.0%的食管癌、20.2%的唇和口腔癌的发生可归因为酒精,是饮酒导致的新发癌症病比例最高的三类癌症

研究团队还量化了不同程度的酒精摄入对癌症负担的影响。他们将酒精摄入量分为三个等级:适量饮酒(<20克/天,相当于每天最多饮用2杯酒精饮料),有风险的饮酒(每天20-60克,每天饮用2-6杯酒精饮料)和大量饮酒(>60克/天,每天饮用超过6杯酒精饮料)。

研究人员还对每日的酒精摄入量从每天少于10克到每天最多150克进行了划分。有风险的饮酒和大量饮酒是导致癌症发病最多的原因,分别导致了34.64万例和29.18万例的新发癌症病例。与此同时,适度饮酒仍然导致了全球超过10万例的癌症新发病例(占七分之一),即使每天饮酒量小于10克也造成了4.13万例癌症的发生

根据酒精摄入量、性别及区域划分的归因分数

此外,本研究还报告了不同地区和不同国家的饮酒导致的癌症负担结果。根据联合国的定义,本研究共划分了17个世界区域。研究人员将特定年龄、性别和国家的饮酒流行率(PCD)与当前饮酒的癌症相对风险(RRCD)相结合,计算了不同年龄段、性别及国家的人群每10万人中可归因于酒精的标准化年龄癌症发病率。

10个缺少饮酒流行率的国家的归因分数,则根据他们所在的每个区域的平均年龄特异性、性别特异性和癌症特异性归因分数来估算。研究人员还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9年人类发展指数对国家进行了分类。

不同性别中日均酒精摄入导致的全球癌症病例数,上图为男性,下图为女性

蒙古、中国、摩尔多瓦和罗马尼亚是所有新发酒精相关癌症病例中归因分数最高的国家。反映在地区水平上时,所有新发癌症病例中,东亚(5.7%)、中欧及东欧地区(5.6%)的归因分数最高,而北非(0.3%)和西亚地区(0.7%)的国家(包括科威特、利比亚和沙特阿拉伯)归因分数最低

已有研究证实,摄入酒精(如乙醇)可通过多种生物学途径导致癌症的发生、发展,包括改变DNA、蛋白质和脂质;乙醛(乙醇的致癌代谢物)造成的损害[7];氧化应激[8];以及影响激素调节[9]。

此外,研究团队也承认本研究存在一些不足。首先,本研究中的酒精摄入量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漏报。其次,本研究并没有考虑吸烟与饮酒之间的协同效应,酒精和烟草的相互作用可能会导致大多数上呼吸消化道癌症的发生。同时,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卫生系统的中断也影响了癌症的诊断及报告。

但是,随着当前部分地区的酒精消费量仍在增加,研究团队呼吁有必要采取相应的行动,以减少由酒精引起的可避免的癌症负担。

总而言之,本研究发现饮酒会在全球范围内导致严重的癌症负担。即使适度饮酒,也会增加患癌的风险。研究也强调了需要实施成本效益高的、因地制宜的公共卫生政策和干预措施,来提高人群对饮酒风险的认知,减少总体的饮酒量。

参考资料:

1. Rumgay H, Shield K, Charvat H, Ferrari P, Sornpaisarn B, Obot I et al.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in 2020 attributable to alcohol consumption: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Lancet Oncol. Published 2021 July 13.

doi: 10.1016/S1470-2045(21)00279-5

2. GBD 2019 Risk Factors Collaborators. Global burden of 87 risk factors in 204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1990-2019: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9. Lancet. 2020;396(10258):1223-1249. doi:10.1016/S0140-6736(20)30752-2

3. Praud D, Rota M, Rehm J, et al.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attributable to alcohol consumption. Int J Cancer. 2016;138(6):1380-1387. doi:10.1002/ijc.29890

4. Manthey J, Shield KD, Rylett M, Hasan OSM, Probst C, Rehm J. Global alcohol exposure between 1990 and 2017 and forecasts until 2030: a modelling study. Lancet. 2019;393(10190):2493-2502. doi:10.1016/S0140-6736(18)32744-2

5. 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American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 Diet, nutriti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cancer: a global perspective. Continuous Update Project Expert Report 2018.

6. WHO. Global information system on alcohol and health. 2019. https://www.who.int/data/gho/data/themes/global-informationsystem-on-alcohol-and-health

7. Seitz HK, Stickel F.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alcohol-mediated carcinogenesis. Nat Rev Cancer. 2007;7(8):599-612. doi:10.1038/nrc2191

8. Albano E. Alcohol, oxidative stress and free radical damage. Proc Nutr Soc. 2006;65(3):278-290. doi:10.1079/pns2006496

Singletary KW, Gapstur SM. Alcohol and breast cancer: review of epidemiologic and experimental evidence and potential mechanisms. JAMA. 2001;286(17):2143-2151. doi:10.1001/jama.286.17.2143

责任编辑丨BioTalker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