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政客要求各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为核弹遇难者默哀,你答应吗?

subtitle
覆言国际 2021-07-19 21: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7月18日,根据日本共同社的报道,广岛前市长秋叶忠利公开呼吁,在日本东京奥运会期间,包括出场运动员在内,全世界的观众都应该默哀,悼念二战期间广岛、长崎的原子弹遇难者。

秋叶忠利现年78岁,1990年~1999年担任日本众议院的众议员,1999年~2011年担任广岛市的市长。退休后,他被广岛大学聘为特任教授,一直在研究所谓的“和平学”,希望能够终止国际冲突,实现世界和平。

上图:秋叶忠利

这位日本地方政客表示,奥运会期间,恰逢8月6日广岛遭美国原子弹轰炸76周年的纪念日。所以,在8月6日当天,奥运会应该要举行默哀仪式,“这是最起码的,否则和平就没有意义”。

两颗原子弹

1945年8月6日,在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后,美国陆军航空军的B-29超级堡垒轰炸机飞抵日本广岛市的上空,投下了一颗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这也是人类首次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

“小男孩”的重量约为4000千克,包括50千克的铀235,当量约为1.5万吨TNT,能量通过冲击波、热线、放射线等方式爆发出来,当场造成至少10万人死亡,另有至少20万人因核弹引发的疾病、癌症,在数十年内死亡。

然而,日本政府为了不影响前线士兵的士气,隐瞒了广岛遭原子弹轰炸的消息。于是,美国在1945年8月9日,向长崎市投放了第二颗原子弹。

这颗原子弹名为“胖子”,重量约为4500千克,当量约为2.1万吨TNT,威力比轰炸广岛的“小男孩”稍大,最终导致超过18万人死亡。

应该默哀吗?

两颗原子弹造成至少48万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平民。很多孕妇被迫流产,有的生出了畸形儿,还有的伤者终身受到核辐射的折磨,生不如死。总之,这无疑是人类的悲剧。

然而,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到底是谁应该为这个悲剧负责。显然,正是日本人自己,特别是当时的军国主义者,是他们狼子野心,发动了侵略战争,给亚太各国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我们知道,在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民至少死伤了200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每1~2个月,就有一颗原子弹在中国的领土上爆炸,才会造成这么多的伤亡。

上图:日本共同社的报道

更让人愤慨的是,对于二战的种种罪行,日本政府始终没有做出正式的道歉,也没有深刻的反省。近年来,日本右翼的很多政客甚至想要篡改历史,美化侵略战争,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还想让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默哀,简直是不可理喻!脸都不要了!

覆言认为,在二战期间,日本被投掷了两颗原子弹,完全是咎由自取,怪不了任何人。如果日本人想要获得世人的同情,让运动员在赛场上默哀,就必须先反省自己,向亚洲各国做出最郑重的道歉,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前提。

奥运会是世界和平的神圣象征,近1万名的运动员除了是竞技选手,还有一个重要属性,那就是各个国家的和平使者。如果没有道歉,就让他们在赛场上默哀,无疑是在玷污奥运会,歪曲了奥林匹克精神。

谁都不想深陷于痛苦的历史记忆中,但若想面对未来,就必须理清历史的真相,划清历史的责任。否则,在这些日本右翼的操弄下,谁都无法保证,那样的历史会不会再来一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