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行走小记丨巴林左旗辽太祖陵

subtitle
施展教授 2021-07-19 09:52

刚从辽太祖陵考察出来,那种感觉,岂止是震撼两字可以形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辽太祖陵用整个山谷做陵区,谷口两座山峰做门阙,谷口正对着一座山做照壁。

谷口两山峰之间当年有个巨大的三通道大门,建成城墙形,考古已经挖掘出城墙的基础与高处接在山峰上的榫卯。城墙目前已挖出部分的厚度15.8米,长约百米,高度能有四五十米,直接就接在山峰上,两个山峰的峰顶是大门两侧的门阙。左侧山峰略细高,左青龙,右侧山峰略粗矮,右白虎。从下面的神路走上来,向上望见门阙,有巨大的威压感。

陵区内部的谷地与周圈的山脊构成一个纵深大概将近两公里的太师椅,太祖陵就在太师椅的靠背前方。从陵区里走出来,正对着一座可为照壁的山。整体的空间结构布置,有着超乎狂野的想象力和格局,看了这个就能理解为何辽代自视为大唐的继承人,有着一种世界帝国的气魄,以至于今天的中亚语言和俄语中的“中国”仍然发音为“契丹”。

左手四十五度角方向约一公里外,是建在半山腰上的奉陵邑祖州城,当年曾有两千户守陵人。从陵区向外走的神路上,可向下俯瞰大地,一片大好河山,君临天下之气沛然而出。

祖州城中有太祖纪功碑,背面汉字正面契丹大字,可惜在金朝兴起之际被砸得粉粉碎,至今考古队只收集到两千多残片,也不知如何拼接。

据说当年徽钦二帝被金人掠着北上,途径此地,只听得山间斧凿声震耳,便问押送的金人这是在干嘛?金人答曰,这是在挖掘砸毁辽代帝陵。徽宗嚎啕大哭,说我大宋祖宗陵寝恐怕也难逃此运。听来不胜悲切。

从祖陵向外走,在神路上蓦然看见祖州城方向空中有七朵白云送我们下山。“七”是萨满教中一个神圣的数字,也是草原民族普遍重视的神圣数字。

草原帝国魂脉悠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