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嫌弃的“大喜哥”的一生:有些人,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subtitle
拾娱先生 2021-07-17 19:2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2年,由于一场意外的火灾,刘培麟红遍了整个网络。

粉色艳丽的衣裙,浓厚多彩的妆容,乌糟糟的头发辫子,看上去极为夸张与狼狈,这也是刘培麟给公众留下的第一次印象。

由于他男扮女装的样子太过滑稽可笑,大家纷纷吐槽嘲讽。有人质疑他精神有问题,有人称他是“史上最大奇葩”。

小人物的生存之艰逐渐被娱乐化,时年56岁的刘培麟成为了新一代的网红。“大喜哥“——这个他拾荒时的名字也传开了。

随着热度的不断提升,大喜哥的各种身世背景、过往经历都被网友们一一扒出。

后来有媒体前去采访他本人后发现:

大喜哥虽然看起来古怪奇异,事实上他谈吐得体,言语很有逻辑,甚至还有些文采,时不时就说几句诗,待人也很谦和有礼貌。

原来,在刘培麟“奇葩”的背后还有着令人心碎的故事。

刘培麟曾在日记中写道:

亲生父亲经常酗酒家暴,母亲一气之下投井自尽。父亲变得心灰意冷,将儿女都送了人,从此没有了音信,而自己则是被包着棉被扔到了火车站。

这一段故事显然是他道听途说的,真实性有待考究。不过,刘培麟确实是在3岁那年被扔在了青岛的一个车站,而后被养父母好心收养。

幸运的是,善良的养父母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疼爱,刘培麟的童年也称得上是幸福快乐。

毕业参加工作时,刘培麟被分到了当地的一个服务站,后来服务站改成了服装厂,他便下岗了。那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顺应了时代的一次“被抛弃”。

没了稳定的工作,但是好在还有着一身的力气,他先后去了建筑工地、去送报纸,也摆过地摊、送过煤气,总归是能够自食其力。

期间,刘培麟结了婚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虽然“卖苦力”养家生活艰苦一些,但彼时的大喜哥倒也过得美满幸福。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地幸福,倒也算是不错的人生。

但是3岁就被抛弃的他,注定了要不断接受命运的残酷考验。养父去世后,苦难接踵而至,刘培麟一次又一次地被抛弃。

天灾人祸,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一天夜里,他的女儿生病,妻子抱着女儿去医院,路上却出了车祸,女儿当场死亡,妻子经受不住打击,精神失常后,人就失踪了。

刘培麟找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一无所获。

彼时,只剩下他和养母相依为命。后来养母也被查出患上了癌症,为了给养母治病,他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卖掉仅有的房产,帮养母“续命”。

可是在卖房子的过程中却被朋友欺骗,欠下了大笔的诉讼费,还不得不借了很多钱给养母看病,最终却还是无济于事。

养父走了,女儿走了,妻子失踪了,养母走了,被朋友欺骗后房子也没有了,还欠下18万的债务,养母去世后,因为房子的事还和养母的几个孩子闹得极不愉快。

亲友反目、妻离子散,自己的身体也因为送煤气时的一场车祸落下了男人难以启齿的残疾。

这世界上,和刘培麟有关的一切,似乎只剩下了18万的外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证明他曾存在于这个世界呢?

从此,刘培麟一蹶不振。他曾试图跳海轻生,却又被人救起——他连死都没死成。命运似乎并没打算结束这场残酷的考验。

既然如此,刘培麟便要在这片无边的黑暗里,找到一丝光亮支撑下去。

刘培麟说,这算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在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之时,他终于开始释放自己的“天性“,穿上了女装。他说,自己从小就很喜欢穿母亲的花棉袄,高跟鞋。

或许他认为“变成女人”,就可以逃离苦难的命运。

“不去贪恋别人的一针一线”,这句话是养母曾对他的教导。之后,他把欠下的每一笔债务都记在本子上,开始骑着自行车拾荒还债。

只要条件允许,她一定要化浓妆,还要扎辫子,穿裙子,涂指甲油,蹬高跟鞋,拎手提包,戴项链,每天都打扮得像出门赴宴一般。

多年间,只要是女性用品,包括口红、手提包、耳环、项链、粉饼、内衣等等他都会捡来增加到自己身上。

只有这样,她才感到心满意足,感到活着还有意思。

住在破烂不堪,无水无电,只有7平米的小房子里,整日打扮得花里胡哨,他被很多人嫌弃着。可他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省吃俭用,直到2016年,终于还清了之前为养母看病所欠下的18万外债。

后来发生了那场火灾,刘培麟“大喜哥”的名声传遍全国。

我记得,当时看完有关他的报道后触动很深。对这个穷困潦倒,甚至可以用“家破人亡”来形容的大喜哥充满了敬佩。

一方面是敬佩他的孝道。

当初他养母患得是癌症,周围很多人劝他放弃治疗,他不愿意,他只知道,养母待他好,他不能不管她。

于是他不惜卖掉房子,欠下巨额外债也要给养母“续命”。要知道,那可是在1990年代,他的工资才400块,倾家荡产后又背上18万的外债,日子过得可想而知。

有人曾问他值得吗?他回答“值不值得,我都尽力了。”

试问如今,多少看似深厚的亲情在金钱面前变得不堪一击?而刘佩麟却对养母,不离不弃。这不仅是孝道的体现,更完美地诠释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另一方面是他的诚信。

其实以他当时的情况,完全可以选择一走了之,跑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甩掉一身的债务,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但他没有,他谨记着养母的教诲,坚守做人的底线。把亲戚朋友们的每一笔债都记得清清楚楚,并努力还债。

你可以说他是“人穷志不穷”,也可以说是“人性本善”,他都配得上。这个世界上,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芒万丈,有人一身锈。

刘佩麟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体面地活着。

在他早前居住的狭小的房间里,放置着捡来的三四面镜子,其中有一面镜子上面写道,“新的一天开始了,加油!”

那个感叹号,被他一遍又一遍地涂写得很重,那代表着他对生活的决心!

在青岛的街头上,他骑着自行车,脸上带笑,头发乱乱的,脸上脏脏的,不知道在开心什么,有种很幸福的感觉。

有人曾这样评价刘培麟:他是一个性别及灵魂安放错身体,却又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

深以为然。

但是,一个男人却穿着花花绿绿的女装,画着有些“吓人”的妆容,刘培麟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嫌弃,被骂上一句“精神病”,嫌他碍眼。

甚至有一次,看到路上发生了车祸,他好心过去搭把手,却转而被人轰走。

他活成了现实版的“被嫌弃的大喜哥的一生”,但他实际上:“穿了20多年的女装,从来没有犯过法,也从来没有害过人。”

他本打算关起门过自己的生活,不打(惊吓)别人,也不被别人打扰,但是2012年的那场大火使她暴露了。

成名后,他也曾试图脱掉女装过上“在别人看来是正常”的生活,但是,即使“正常”了,还是没有地方愿意给他一份工作。

没找到工作,好心人提供的住处也“‘不被欢迎’”,他又重新扎起了小辫子、穿上了女装。他说:“既然如此,我干嘛还要委屈自己?”

网络社会变得太快,在很多人看来,他就像个被命运捉弄的小丑。人们或是吐槽嘲讽一下,或是夸赞佩服一声,随后便抛到了脑后直到“过气”。

再听到他的消息,是“大喜哥”离开青岛去了福州,之后又带着以他的日记为蓝本的新书《我的一生》回到故乡青岛。

至于出书的目的,他只是想告诉大家:“我叫刘培麟,我不是个疯子。”

还有一则关于他的新闻发生在近日,一篇标题为“不惹事的青岛大喜哥,被打了”的文章,再次把刘培麟带回到众人的视线。

文章中写道,“2019年,大喜哥申请的保障房批下来了,位于青岛市湖清路22号。因为他身体不好,特意要了个一楼,两年来他与邻居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一个月前…”

从6月26日到7月13日的16天里,他被从天而降的不明液体连续泼了三次,“不知道是水是尿,反正有股异味。”

大喜哥使劲仰头盯着楼上骂了几句“我承认当时喊了几句粗鲁的话”,“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谁泼下来的?”

就在他站在楼下仰头往上看的时候,一名男子走到他身边开始和他争执起来“他一边说着‘让你骂’一边拳打脚踢,我正好摔到台阶上了”。

65岁的大喜哥就这样被推倒在地,疼得动弹不得,还是一些楼下遛狗的邻居发现后,把他挪到了一边,帮忙报了警叫了救护车。

头部有外伤腰部损伤严重,医院建议做手术“不做手术可能会瘫痪”。既没钱又没人照顾,考虑了许久后,大喜哥不得已还是接受了治疗。

后续的事情,据说打人者的家人前来看望过,还给大喜哥交了手术费。

至于大喜哥这次为什么被泼“不明液体”甚至是被打,邻居们猜测还是跟他的“异类”有关,夸张的打扮,或是遭到了某些人的嫌弃。

但是即便如此,大部分的邻居还是评价道“他人不坏,从不惹事”。大喜哥还是那么善良,小区的保安更是夸赞,“大喜哥很有素质。”

遥想2019年,大喜哥的新书分享会上,当记者架起摄像机,准备采访时,一位志愿者跑了过来,欲言又止。最后,她悄悄地说:“对刘姐好一点,可以吗?”(在众多的称呼中,刘培麟最喜欢大家叫他“刘姐”。)

他和舞蹈家金星有些相似之处。

他们本是有着男人的身体,内心却都认为自己是女人;他们从小就爱穿女装、喜欢梳妆打扮,长大后也都因此不被理解。

不同的是,金星通过手术彻底成为了女人,逐渐受到了主流目光的接纳和认可。

而他,虽是彻底释放了压抑多年的喜好,用夸张的妆容服饰告诉这个世界“我是女人”,但迎来的却是陌生人的嘲讽,房东的驱赶甚至是他人的殴打。

多年来,嘲笑他的人不在少数,自从他决定“做女人”后,这个世界恶意和善良各占一半,同情他的人多过尊重他的人。

还记得2012年,一档名为《请你原谅我》的节目邀请大喜哥。节目的宣传语是:一个“大奇葩”的终结,一个“小丑角”的眼泪。

被时代推着走的大喜哥,上了节目后显得手足无措,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请别人原谅自己?他也不敢问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是啊,人人生而不同,正因为他们的不同,这个世界才有了不一样的精彩。他只是想顺从自己内心去生活,凭什么就要受到这么多的攻击呢?

一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做什么样的装扮,跟他是不是一个善良温暖的人,毫无关系。

曾有网友提问:“你遇见过的最让你心疼的过气网红是谁?”下面评论区点赞最多的回答则是“大喜哥”。

多年来,每当有人提到大喜哥,都会配上一句,“生而为人,他根本不用抱歉。

他坦坦荡荡,没做过任何违背良心的事,一直以来坚守的善良和道德早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他比某些人活得更有尊严。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有一句台词这样说:“不管生活再怎样破碎,她仍然本能地生存下去,这生存本身,足以打动任何人……”

有些人活着就已经拼尽了全力,但他仍没有放弃生活,没有抛弃做人应有的道德底线,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尊重吗?

(PS:关于刘培麟的婚姻还有另外一种说法,那是他在服装厂上班的时候,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带着孩子的中年女子,这个女人智力有些问题,但是刘培麟没有嫌弃,本想和她好好过日子,不过相处了一年多,刘培麟觉得有点“管不住她了”,因为她每次一犯病就不听话,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最后不得已便和女方的家人提出了离婚。至于哪一个版本的故事才是真实的,刘培麟自己也从未正式解释过,但结果都是相同的:数十年来,刘培麟都是独自一人与命运抗争着……)

我是作者拾光君,感谢点赞和关注的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