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因为一个细节,警花被救,凶手归案!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17 16:42

云海市医大附属医院,特护病房。

由于抢救及时,艾小美次日一早便恢复了意识,医生细致地查看一番后,表示身体机能基本正常,脑部也没有明显的损伤症状,于是彻夜等待、焦急万分的几个人,终于被获准进去探视。

艾小美躺在病床上,气息疲弱,樱唇紧闭,面色亦如病房周遭的色调一般素白如雪,却多了几分娇羞柔弱的气质,加上本就清纯可人的模样,虽不见了往日的活泼和阳光,倒也让人不禁产生怜香惜玉之感。

不过艾小美一张嘴,柔弱的美感便没了,就又是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主儿了……“到苍井宫家之后,他递给我一罐可乐,我当时正口干舌燥,接过来便猛喝几口,直到大半罐可乐下肚了,才察觉味道有些怪,比正常的要苦很多。心里正犯着嘀咕,身子开始不听使唤,才恍然意识到我可能落入小鬼子的圈套了。”艾小美眼神坚定地望向远处,面色庄严地说,“刹那间,我脑海里涌现出李云龙、葛二蛋、熊阔海等抗日英雄的光辉形象,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倒,一定不能倒,要如英雄的前辈一般,宁可死,也绝不跪倒于他人膝下!嘻嘻……”

“臭丫头,不贫能死啊!大家都为你担心着呢,你倒好,鬼门关走一遭,像没事人似的!”顾菲菲嘴上责怪道,但脸上全是疼惜的表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错,不错,没丢哥的脸,哥挺你!”眼见艾小美没事了,杜英雄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便也跟着没个正形地开腔。

“嘻嘻!过奖,过奖!对了,苍井宫就是食人凶手吗?怎么会是他呢?”艾小美满脸迷惑地问。

“对,是他。”韩印冲艾小美温和地笑笑说,“苍井宫是早产儿,先天患有跛脚残疾,身材也特别瘦小,连一米六都不到,而且生就相貌丑陋,头发稀疏,因此造就了他极度自卑的心理,也注定成长的过程要与孤独和寂寞相伴。对于异性的感觉他心里很矛盾,既渴望又惧怕。他渴望与异性建立关系,但也自知很难获得异性青睐,他更是深深惧怕,即使一时得到异性伴侣,也终究逃不过被抛弃的命运。只有死亡,才能赋予一个任他控制的异性伴侣;只有吃掉伴侣,才可以永生拥有。

“来中国之前,他在A国一家IT公司做程序员,那时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食人欲望,曾于半夜潜入一名女同事闺房,但被发现了。由于家族有一定背景,他逃过了法律的追究,可食人欲望被家人发现,便想将他送到国外,换个环境戒除心疾。于是,在唯一的朋友佐川一健的邀请下,他来到云海,开了横滨酒吧。

“也许是A国人的优越感,也许是陌生的人际关系让他的压抑感和紧张感得到缓解,当青春靓丽的宋楠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没有选择极端,而是鼓起勇气试图通过改变自身形象来获得这份爱情。他植了头发,开了眼角,注入填充物质丰润了脸颊,对他的秃发和尖嘴猴腮做了很好的美化,而且还高价定制了皮鞋,以弥补身高不足以及跛脚的缺陷。可宋楠最终并没有接受他,而是选择了在他眼里地位卑微的酒吧领班黄达,这对他可以说是一个终极的打击。于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开始遵循心魔的指引,让自己彻底变成了恶魔。也就是从那时起,云海市接连发生两起杀人食肉案。”

“噢,原来是这样。”艾小美眨着大眼睛,有些花痴地说,“韩老师我就喜欢您娓娓道出真相的感觉,特帅!也一定是您想到找出苍井宫住处的办法吧?”

“这我可不敢贪功……”韩印笑笑看向顾菲菲。

“对,听说是顾姐当时灵感闪现,想到的点子。”杜英雄跟着抢道。

“也是你运气好吧。”顾菲菲轻描淡写地说,“苍井宫作案前,经过周密的计划,他瞒着所有人在科技生态城中租了一个别墅,连他最好的朋友佐川一健也不知情。当时我们只知道他开的车型和牌照,可是大家都担心以他作案的方式,即使把全部人手撒出去最终寻找到车辆,也可能会贻误救人时机。于是我灵机一动想到:当时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将他锁定为凶手,他关掉你的手机,并不一定会关掉他自己的,便提议让技术科定位他的手机。幸运的是,如我所想,最终通过GPS定位获取了你们的方位。然后,有些人就得到英雄救美的机会……”

“嗯,往这儿看。”顺着顾菲菲的话,杜英雄昂着头,使劲拍了拍胸部,嘚瑟地向艾小美表白自己的功劳。

见艾小美身体基本无恙了,韩印和顾菲菲又牵挂起对苍井宫的审讯,便让杜英雄留下照顾艾小美,他俩回队里看看情况。临走,又特别嘱咐艾小美,必须乖乖在医院休养几天,别又像上回杜英雄住院似的,半夜里逃出医院。

两人前脚刚走,艾小美脸色便立即沉静下来,她用力抿着嘴唇,眼神躲闪地对杜英雄说:“你救我的时候,我是不是没穿衣服,你都看到了?”

艾小美终于提到这个问题了,杜英雄本来还以为能糊弄过去,心里顿时开始发毛,结结巴巴地表白道:“那个,我是看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负责的,一定会负责的!”

“滚蛋,少臭美了,谁用你负责。”艾小美再次垂下眼帘,支吾着说,“那个他是不是对我……”

“没,想什么呢!你那时候还有呼吸,那废物不行,韩老师不是说了吗,他只对死人有劲。”明白过来艾小美突然严肃下来的原因,杜英雄暗暗松了一口气,缓过劲,便又咋咋呼呼愤愤地说,“我跟你说,要不是当时急着送你来医院,我非整死那人不可,都什么年代了,还敢祸害咱中华儿女!”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