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查到疑犯踪迹,却发现已经遭人杀害,警察气到崩溃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17 16:08

“宋楠案”的侦破似乎正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所有盘根错节的问题几乎都被解决了,可就在这时,云海警方内部开始对支援小组的信心产生了动摇。首要人物便是高进,大抵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对支援小组这些年轻人不太服气,所以一旦出现与他的逻辑相符的案件细节,便会生出欲推翻支援小组的分析的想法。

在先前的审讯中,“房主”的口供显示,宋楠的半边脸面,有可能被约翰·马尼奥塔吃掉了,于是高进避开支援小组,指示李法医将宋楠剩余脸部上留有的创痕,与连环食人案中凶手留在骸骨上的咬痕做比对,冀望这一比对可以作为并案依据。不过李法医仔细观察创痕后表示,老鼠已经破坏原有证据,故无法进行比对。但高进不太死心,反而越来越倾向于并案,即约翰·马尼奥塔也是连环食人案的凶手。

高进的理由是——同样针对女性;同样有肢解尸体行径;同样选择死后奸尸;连环食人案案发时间,也同样发生在约翰·马尼奥塔遭受刺激精神濒临崩溃的时间段里;而且他的住处距南山湖也不远,这样一来他抛尸便无须车辆;至于犯罪手法、犯罪工具的改变,高进认为:在一个人处于极度愤怒之下时,发生任何改变都是非常可能的。尤其最让他纠结的是:在云海这么一个只有300多万人口的中小型城市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段、突然冒出两个变态食人恶魔的概率能有多少呢?

大抵云海警方内部对支援小组的印象都差不多,所以高进的情绪很快便蔓延开来,这种氛围当然逃不过韩印的眼睛。他很清楚,必须尽快解决案子,拖得越久,对方的这种不信任感便会越浓,何况现在嫌犯就如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引爆伤及无辜。

艾小美通过网络追踪约翰·马尼奥塔的一系列动作,被顾菲菲和韩印大加褒奖。受到鼓舞的艾小美,除上厕所之外,几乎一刻也不愿离开微机室,她有很强烈的预感,嫌犯一定会在Facebook上面有所表现的,而她的预感,还真就应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晚上,8点左右,艾小美第一时间捕捉到嫌犯上线了,很快她发现Facebook页面上显示有一个视频被传上来。她顾不上观看视频内容,迅速对嫌犯使用的IP进行技术追踪。竟出奇地顺利,信号是从本地发出的,IP地址登记在本市一家叫作奥博大酒店的五星级酒店名下。她立即将信息汇报上去,刑警队方面也以最快的速度组织警力前往抓捕,只是又晚了一步。

在酒店的配合下,刑警队搜索了整栋楼,未发现嫌犯的影子。调阅酒店监控室录像发现,嫌犯半小时前进入酒店,在大堂休闲沙发上坐了会儿,这期间他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摆弄,估计那是在利用酒店的无线网络向Facebook页面上载视频,视频上载结束后他便收起电脑,大摇大摆出了酒店,前后也就用了不到10分钟时间。

回过头来,高进和由缉毒队借调过来的刘队,以及韩印和顾菲菲,来到微机房,让艾小美把嫌犯上传的视频播放出来。

这是一段血肉横飞、惨烈异常的视频:在节奏感强烈的音乐背景下,镜头对焦在一张大床上,床上仰面躺着一名裸体女子。不久之后,一个赤条条的男子手持菜刀跳上床,骑到女子身上,旋即他挥动起手臂,用菜刀连续砍向女子上半身,菜刀落下并没有鲜血喷溅,看来女子已死去多时;少顷就见女子的脑袋与躯体彻底分离,被男子随手拨弄到床下,接着一条手臂也被扔到了床下;男人随之甩掉菜刀,伏在女人的躯体上疯狂啃咬起来,同时下体用力抽动;随着男子身体剧烈抖动几下,他猛地跳下床,拾起地上的手臂放到下体部位,紧接着仰天发出一声长吼……高潮过后,男人显得意犹未尽,双手捧起女人脑袋,满面狰狞地撕咬起脸颊上的皮肉……男人嘴巴用力嚼动,一截肉皮时隐时现露出嘴角,血丝顺着下巴流到胸前……画面最后定格在约翰·马尼奥塔那张带着一抹鬼魅般笑容的脸孔上!瞬即,蹦出两行英文字幕——Iusedtothinkthatthedaywouldnevercome.Thatmylifewoulddependonthemorningsun.

“视频我反复鉴定过,画面没有做过剪接,音乐和字幕是后配上的,音乐叫作‘TrueFaith’,翻译过来意思是‘真实信仰’,是一部描写连环杀手的电影《美国精神病人》的主题曲。后面的字幕是这首歌的最后两句歌词,中文意思是——我一直以为这一天永远不会来临,当我只能靠日出的慰藉而活下去。”视频播放结束,艾小美简单补充了两句。

接着便是死一般的沉寂,电脑风扇飞速转动发出的风鸣,宛如哀悼受害者宋楠的低泣。

韩印低着头,不忍再多看画面一眼;艾小美不住用手背揉搓双眼,强抑着不让泪水滑落下来;刘队默默地转身,呼吸沉重步出微机室;高进早已忘记微机室不准吸烟的规定,别过身子颤抖着摸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又颤巍巍地摸出打火机,但是打了几下也没有打着火,只好干叼着烟卷;只有顾菲菲目光仍冷冷地停留在电脑屏幕上,她甚至还坐到艾小美身边的椅子上,操弄起鼠标将视频重新播放出来……“关掉!关掉!我他妈的叫你关掉听到没有!”高进没有任何预兆地指着顾菲菲的鼻子怒吼,接着又猛然转身双手揪住韩印的外套狂叫道,“你他妈的给我看清楚了,这就是吃人恶魔!你还敢说前两起案子不是他做的吗?你觉得我们云海会一下子冒出两个这样的恶魔吗?你知不知道你白白浪费了我们多少时间和警力?!”

“高队,您冷静一下,听我说……”面对有些丧失理智的高进,韩印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显得平和些。其实高进这种不信任和推卸责任的举动,也令他非常恼火,只是他知道吵架并不能解决问题。再者,他也能够理解高进此时的心境,除了来自上级领导要求尽速破案的巨大的心理压力,以及面对罪恶力不从心束手无策的懊恼和沮丧,更多的是被刚刚那段超越他对人性极限认知的视频所激发出的对受害者的万分愧疚,身体与心理已经严重透支的他,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韩印也不介意他将满腔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可是绝不能因此任他误导调查方向。韩印只得忍着气,耐下心来解释,“高队,行为证据从来不会说谎!前面的作案,说白了是凶手需要一个女人,需要一个任他摆布的女人,一个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心理负担的女人;而约翰·马尼奥塔,您好好看看这张脸,他缺少的不是女人,而是身份的认同。他觉得他被家庭、被社会所抛弃,他觉得世界上的每个人都看轻他,以致连他自己都厌恶自己,从而激发了他需要每个人都看到他的存在的极端欲望,所以他一切的变态举动,与女性、与爱、与恋尸癖都没有任何关系,他和前案的凶手真的是两种人!”

“去他妈的行为分析,甭跟我整这些虚无缥缈的废话,我要的是证据,你有吗?”

“你……要我怎么说才能明白……”

“都消消气,消消气,都是为了案子,咱有话好好说!”

正僵持着,刘队从门外进来将两人身子分开,不想高进一根筋拧到底,连他的面子也不给,狠狠瞪着韩印说:“从现在起,案子和你没关系了!”言罢,正欲拂袖而去。这时,好像对两人的争执一直视若无睹的顾菲菲,突然用冰冷而又威严的语气说道:“想要证据,我给你!”

“别走,别走,咱先听顾警官把话说完好吧!”刘队拽着高进,高进只好不情愿地又转回身来。

“刘队,小岛爱子的案子,你们缴获的毒品中有没有一种叫‘浴盐’的新兴毒品?”顾菲菲眼睛仍盯着电脑屏幕问。

“对啊,收缴了好多这种毒品。”刘队回应。

“高队,以法医的身份,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视频中的嫌犯当时正是服用了‘浴盐’!”顾菲菲转过身子,眼神犀利地盯着高进的眼睛,以不容争辩的语气说道,“‘浴盐’是一种新型致幻剂,主要成分为MDPV(亚甲基双氧吡咯戊酮),属药性强烈的中枢神经兴奋剂,吸食它除了会令人兴奋,也会导致心跳加速、烦躁、幻觉以及极端的偏执和妄想,并产生暴力倾向及侵略性,同时又会磨牙和想咬人,表现有如僵尸般。近年来,香港和台湾已经出现多起服食此种毒品导致的啃咬伤人案件。世界上最著名的此类案例我想您也应该有所耳闻,就是前段时间新闻报道过的美国迈阿密啃脸人魔!”

“你看,你看,这不就对上了吗?约翰·马尼奥塔是小岛爱子的男友,虽然女方进去了,但男方说不定还窝藏了一部分这种叫‘浴盐’的毒品,结果在肢解宋楠的时候就用上了,吃人肉只是药物致幻所致,跟前面的案子真的是两码事,前面的多享受啊,又烤又炸的。”这刘队做和事佬,就得让两头都能下得了台阶。说完高进,又接着替他打圆场,“不过小顾和小韩你们也得理解咱高队,自打案子出了,他基本上都是白天晚上连轴转,也就睡那么两三个小时,这觉一睡不好火气自然就大,再有上头的压力,这换成谁,谁也扛不住,你们多担待着点。”

在刘队的左右劝和下,双方最终冰释前嫌,一场内部纷争也算平息下来,可是让所有人都未料到的是,约翰·马尼奥塔竟也被碎尸了!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