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通过社交平台查找疑犯踪迹,意外看到毒贩照片,疑犯竟是其男朋友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17 16:04

刑警队会议室,早间例会。

苦熬了大半宿的艾小美,顶着一双熊猫眼,端坐在会议桌的一角,脸上现出少有的正经表情。

艾小美与云海网警联手,在两名受害者发布色情服务信息的网络页面上,搜索本地的浏览者,结果还真发现了可疑的IP。说它可疑,倒并不因为IP地址显示在本市,而是因为显示在国外,而且中转过多个国家的机站,正常浏览是无须这样掩饰行踪的。还有,可疑IP浏览网页,都发生在受害者失踪之前。令人沮丧的是,浏览者应在IT技术方面十分擅长,网警和艾小美费尽周折也未追踪到真实的源头,只是一个追踪到韩国,一个追踪到印度,便无法再继续下去,不过由此基本可以倾向于,凶手是通过网络来选择下手对象的。

然而,确认凶手选择猎物的方式,并非艾小美成为本次早会主角的原因。得到这样的瞩目,是因为她通过追踪Facebook(脸书),不仅将犯罪嫌疑人约翰·马尼奥塔更深入的个人信息直观地展示出来,还挖掘出警方先前未掌握到的关于嫌犯人际关系和逃窜方向的证据链。

Facebook是国外最著名的社交网站,拥有超高的人气和亿万注册用户。艾小美在获知嫌犯有自拍的喜好,又特别善于表现,还声称有无数粉丝和拥趸等信息后,便推测他可能在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站留有注册信息。她登录到B国的Facebook分站,试着将姓名、年龄等条件输入到网站搜索,由于网站要求用户必须实名注册,结果很顺利便找到了属于约翰·马尼奥塔的注册页面。

艾小美熟练操作着笔记本电脑,看着会议室墙上的大屏幕连续闪过的照片,介绍道:“正如韩老师分析的那样,这是一个为了寻求关注和存在感而愿意穷尽一切手段的人,甚至极端到不惜以他波折多舛的个人隐私,来博取网友注意的地步。我仔细梳理了他在Facebook页面上发表过的言论,也逐一看过他在留言板上留下的信息以及与网友的交流情况等,大致推测出他的个人成长经历。

“约翰·马尼奥塔,生于一个多兄弟姐妹家庭,父母关系紧张,家庭矛盾重重,又因他自幼性格内向,家人对他便格外忽视,因此他在十多岁时便疏远家庭,独自于社会上闯荡。为了生存,他做过酒吧服务员、调酒师、模特,还做过色情电影演员。他还曾经是一起轮奸案的受害者……“同样还是如韩老师分析的那样,表演型人格障碍大多伴随着反社会的暴力倾向,约翰·马尼奥塔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发表过很多关于死亡和暴力的言论,还上传了一些恐怖诡谲的吸血鬼照片,更离谱的是他把自己虐杀两只小猫的整个过程拍摄下来传到Facebook上,遭到无数网友的指责和唾骂。这些网友的言论至今还留在留言板上没有删除,可见他对自己的行为乐此不疲,根本不在乎网友的指指点点,更不在乎因虐杀动物而招致的留言诅咒。他反而极为享受地沉浸于广受网友关注的良好感觉当中,他甚至在页面上扬言——‘我想出更大的名,也许我可以试着杀一个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他Facebook的页面上,占据空间最多的便是照片。大多是他身着各种奇装异服搔首弄姿的自拍照,还有他与朋友的合影,以及在某些场所的留念等。我试着将他来咱们国家之后上传的照片全部下载下来,分类后逐一剔除,去掉他与同事的合影,去掉他在某些酒吧与一些酒吧女的合影之后,发现了一个可疑女子。该女子是唯一三次出现在嫌犯的合影当中的……”

艾小美在大屏幕上同时摆出三张照片,“就是这三张自拍照,各位可以看到,一张是两人在酒吧喝酒,一张是两人在风景区游览,还有一张是在室内。”艾小美去除前两张照片,唯独留下室内合影,并放大,“在这张照片的背景里,可以看到床头和一个床头柜,大家也应该都能看到床头柜上摆着的相框里,镶嵌的正是该女子的照片吧。所以不难推测:合影中的女人可能是嫌犯在本市交往的女友,而照片是在女子住所拍的。我想咱们找到这个女人,也许可以顺藤摸瓜发现嫌犯踪迹,甚至有可能嫌犯一直就窝藏在她的住所里……”

“这女人我知道,大家可能也都有一些印象,前段时间刚刚因贩毒被执行了死刑。”

其实艾小美乍一将女子与嫌犯的合影显示到屏幕上时,会议室中便响起一阵低声的讨论,待她整个介绍完结,坐在高进身边的一位老警员,操着肯定的语气指认出照片中的人。这名老警员姓刘,是云海市公安局缉毒队的副队长,因人手短缺,被临时借调到刑警队协助高进工作。

“噢,竟然是她,我说咋那么眼熟呢!刘队,那案子是你主办的,说说具体情况吧。”高进恍然大悟,赶紧催促道。

“好,那我就说说。”刘队略微回忆一下,说,“这女人是A国人,叫小岛爱子,来云海差不多五年了。在A国就有贩毒前科,来咱们这儿继续干起老本行,并逐渐成为本地贩毒圈内最大的供货商。这女人非常谨慎,居所不定,行踪难觅,我们将她抓到之后才知道,她不仅利用假身份证购买了三处房产,另外还租了两个公寓作为栖身地,可谓狡兔三窟。还有,她从来不使用手机,所有发给下属的指令和交易,全部通过网络和街头磁卡电话来完成。”

“她归案应该在半年前吧?”顾菲菲跟着问了一句。

“对。”

“时间和公用电话问题,与约翰·马尼奥塔的通信记录,就能对得上了!”顾菲菲与韩印对视一眼,接着问,“她什么时候宣判的?”

“9月底吧!”刘队补充说,“一审宣判之后她提出上诉,10月中旬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几天之后便执行了注射死刑。”

“她落网的地方是不是在横滨酒吧?”韩印问。

“对啊!就是那儿,我们通过线人布了个局,好容易把她引出来……”刘队说着话,敲敲太阳穴,表情很是懊悔,“唉,这脑子太不灵光了。小岛爱子归案后,我们的线人反映,她在本地有一个交往的男友,可是我们审问时她矢口否认了。现在看应该是怕牵扯到对方,看来他们的感情还真的挺深,我先前怎么就忘了把横滨酒吧与咱的案子联系起来呢。”

“不能怪您,这里面绕的圈子实在太大了。”韩印微笑着劝慰一句,然后整理一下思路,接着说,“好了,现在不管是刺激因素,还是作案动机都可以对上了!整个案子应该是这样的:约翰·马尼奥塔可能在酒吧偶然结识了小岛爱子,并迅速打得火热,当9月底女方第一次宣判后,他受到很大打击,以致工作时精神恍惚,之后差不多10月中旬女方被执行死刑,他便处在濒临崩溃的状态,开始酗酒,直接导致被会所开除。于是当晚,他来到女友入狱前最后出现的地方借酒浇愁,而宋楠偏偏在错误的时机闯入他的视野。也许是她送嫌犯回到住处后,嫌犯欲强行不轨,遭到反抗,便将她扼死;又或者是嫌犯因思念女友过甚,极端地把怨恨强加到女友出事的酒吧以及咱们中国警察上,于是宋楠便成了他发泄和报复的渠道,也就有了他利用断臂挑衅的行径。当然这一切的促成,都源于他潜在需求关注的人格障碍和反社会的暴力心理……”

事实清楚,依据充分,时间点严丝合缝,在韩印的描述下,案件谜团随之层层剥开,高进振奋地拍拍手,声音高亢地说:“从艾警官和韩印老师的分析里,我相信大家现在想的跟我一样,嫌犯很可能就躲藏在小岛爱子原先的窝里,各小组立即组织人手,进行密集搜捕。”

“小岛爱子租住的公寓,结案之后已经还给原房主,其余她购买的三处房产,现在只是被贴上封条还未做进一步处理。这小子还真够狡猾的,可能偷偷剪开封条躲了进去,待会儿我会调出具体地址,发给大家。”刘队补充道。

“好,我来分一下各组负责的搜捕点……”高进道。

刑警队集合现有警力,兵分三路,奔赴嫌犯有可能藏匿的地点。很快,前方传来消息,在小岛爱子的一处房产中,果然发现了嫌犯住过的痕迹,甚至嫌犯的衣物还放在那里,估计他可能就在四周活动。高进迅速布置人手在房子周围密切监视,同时将各路人手集中起来,以房子为中轴在附近街区采取地毯式搜索……遗憾的是,直到太阳落山也未搜索到约翰·马尼奥塔的身影。

在回刑警队的路上,顾菲菲一脸忧虑地说:“我们捣了嫌犯的窝,他会不会做出过激举动?”

韩印点点头,同样不无担心地说:“可能性非常大,以他的人格一定会被激怒的!”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