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扫了个二维码,居然隐私全被扒,还被敲诈了22万?

subtitle
法律魔方 2021-07-10 20: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案情介绍

2020年11月初,刚认识没几天的微信好友小虫,给小王发了一张二维码图片,小虫声称这是一个直播软件,恳请小王下载后帮忙点赞,小王扫码后并未看见软件下载链接,也并未在意,然而......

几天后,小虫称其已在小王手机里植入了木马病毒,窃取了她手机里的私人信息,并发送了部分她的隐私照片为证。

惊恐的小王迫于压力转给小虫5万元,要求其删除照片,但历史经验又一次证实了,在面对犯罪分子时,屈服往往换不来息事宁人,只会让对方认为你软弱好欺,5万元并没有换来安宁,小虫继续用小王手机里的隐私数据勒索小王,在掏空小王所有积蓄后,依旧不肯罢手,要求小王去借贷钱财供勒索。

被勒索了22万的小王终于忍无可忍,选择了报警。

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后发现,小王手机里被植入的木马病毒源码中藏着一段域名,通过该域名,警方锁定了该域名的持有者金某。

02 被找到的金某真是敲诈小王的人吗?

前面案情倒也稀松平常,重点在这儿:本案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未抓获直接敲诈勒索小王的“小虫”,但雁过留痕,留的是木马病毒源代码及里面的域名,金某成了本案的马前卒,首先被抓捕的对象。

警方抓捕了金某后,案件随后移送至上海徐汇区检察院,近日徐汇区检察院对金某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认定金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有的小伙伴可能会问为什么判的不是敲诈勒索罪,而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这涉及到我国刑法对各种犯罪活动的制度安排,以及犯罪的构成要件。

03 技术大咖距离犯罪的距离有多远?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是刑法修正案九新设罪名,是将帮助活动独立定罪,指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通讯传输等技术支持,或者提供广告推广、支付结算等帮助。

本案中,金某计算机专业毕业、有多年从事计算机工作经验,其开设了自己的网店,售卖自己编辑后的APP源码和使用教程,经其编辑的这类APP前端源码可以获取他人手机通讯录、相册照片、短信、定位等隐私数据,并能将它们传输至指定的域名或IP地址上,之后金某再把后台源码上传到服务器里,修改下配置文件,就能搭建好可以查看这些数据的服务器后台。

2020年11月上旬,有一个叫阿池的人通过金某的网店找到金某,要求他编译可以窃取手机隐私数据的APP,阿池先后让金某编译打包了5套前端和后台,每次等测试数据正常后,就会把钱转给金某。经审计,金某共非法获利3.6万元,而这些金某为阿池编写的APP,正是致使小王隐私被窃取,从而被勒索的罪魁祸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