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嫌疑人消失,警察案件复盘,受害者都从事同一职业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09 20:10

刑警队,会议室。

目前,两起大案的各项侦破工作都在有序推进,只是进展不甚理想,云海警方和支援小组都觉得有必要开个会,将各条线索汇总一下,集思广益,寻找出突破瓶颈的调查手段。

刑警队长高进首先介绍了“食人案”的侦破进展:“对南山湖附近的生态城区域现已排查过半,一度圈定了几名嫌疑人,但深入调查后又都排除了,目前排查工作仍在继续。两名受害者生前于工作场所接触过的客人当中,未发现有符合作案时间的,当然有些客人只是偶尔光顾,老板和店员们也说不清他们的身份和样貌,所以不能完全排除凶手曾在受害者工作的地方出现过。

“不过,关于凶手和受害者接触的渠道现在又有了新发现,队里的网警发现两名受害者不仅在实体娱乐场所提供色情服务,也曾在多个私人网络论坛和一夜情网站上,散播色情服务信息,她们将个人资料、QQ和手机号码以及半裸自拍照都留在网络上面。如此,凶手完全可以通过网络将她们选定为‘猎物’,我已经让所有网警24小时上岗,希望能够找到可疑的浏览IP。”

高进合上报告,仰起头,若有所思地盯着韩印看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以行为分析来指导办案,我以前接触得不多,也从未有过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持下,便近乎孤注一掷地将大部分人手都放到某个特定区域去进行排查。当然这是基于我对你们支援小组,尤其是韩印老师的信任,但是说实话,我心里是有些打鼓的,还是觉得应该将办案手段再丰富一些,除了居住地和接触方式这两个调查方向,韩老师还能不能想点其他手段?”

“您的担忧我能理解,我也正想再说点建议。”韩印轻轻颔首道。

“那快说来听听。”高进使劲扬扬手,催促说。

韩印迟疑了一下,才说:“我先前提过,凶手选择受害者是因为她们的某种特质,就目前信息看,两名受害者的相同点,就是她们的‘卖淫女’身份,我认为凶手再次作案应该仍会选择这样的群体,咱们能不能通过恰当的方式对她们做一些警告和提醒?首先提醒她们在暗地交易时提高警惕,当然,最主要是要寻求她们的配合,如果发现可疑的客人,要及时向咱们汇报。”

“这有些超常规了吧!卖淫是触犯法律的行径,如果我们公开向她们发出警示和寻求帮助,好像有些支持她们从事这种勾当的意味,恐怕影响不太好!”高进咂了两下嘴,有些犯难地说。

“不管她们做过什么,也终归是这个国家的公民,那咱们警察就有义务保护她们,而此时她们的生命正遭受着连环杀手的威胁,所以我觉得韩老师的建议不算过分!”顾菲菲一脸严肃地说道。

“从正常渠道沟通应该不太方便,我只能尽量利用一些线人,将消息散播出去吧!”高进稍微琢磨了一会儿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也行。”韩印稍做停顿,接着说,“还有一点,凶手肯定会再次作案,当然最理想的是在作案前期将其锁定,不过也要做好面对他再次作案得手的准备,这就要牵涉抛尸地点的问题。我认为凶手仍然会选择‘水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可以完美清洗所有罪证的方法,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你是想,除了南山湖,对市区内的水库和湖泊都要全面监控?那怎么可能,我去哪儿找那么多人手啊!再说,如果凶手选择在郊外或者海边抛尸呢?”同时侦破两起案子,人手的问题早把高进搞得焦头烂额了,没等韩印把话说完,便急赤白脸地抢白道。

“您别着急,我只是说一种可能的抛尸选择。”其实韩印本来确想提出监控“水路”,但见高进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只好退而求其次,“人手的问题我知道您有难处,所以咱也不必派专人来监视,可以让各派出所的巡警和联防队员夜间巡逻时,尽可能地加以注意就行。”

“喔,这是可以做到的。”高进缓和了口气,转而冲顾菲菲问,“宋楠的案子你们有什么想法?”

“宋楠案,我们认为首要嫌疑人是住在天波小区的外籍租客,也基本可以认定他有一个同伙。鉴于案发当晚嫌疑人在酒吧表现出的精神状态,他应该是案件主导者,杀人和挑衅行为都是他所为的,而他的同伙则只负责清理现场。”顾菲菲回应道。

“那么你们认为这个外国人现在会不会已经逃离云海,或者已经逃到境外了呢?”高进又问。

“他应该还滞留在本地。”韩印进一步解释道,“从狂妄挑衅的行径来看,凶手寻求关注和存在感的渴望,已经达到丧心病狂和不计后果的程度,所以我认为他很可能具有‘表演型人格障碍’。此种人格障碍,也可以称为‘寻求注意型人格障碍’,是一种以过分感情用事或夸张的言行来吸引他人注意为主要特点的人格障碍。它与‘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潜在人格特质有相似的一面,一旦普通的行为方式屡屡受挫,满足不了此种人格潜在的心理需求,那么寻求关注的诉求就很可能通过‘反社会型’的暴力行为来表达。我相信,这种人一定更愿意近距离感受自己‘表演’的成果,这即是我一再叮嘱您不要把任何案件信息向外界透露的原因。凶手没有达到他心理预期的效果,相信他不会急着跑路,甚至还会接着‘表演’,不过就目前状况看,他还是挺沉得住气的!”

“关于那个同伙,我们手中也掌握了一条线索。”顾菲菲紧跟着韩印的话头说,“据与外籍嫌疑人同住一个单元楼的一名住户反映,由于工作应酬原因,他经常深夜回家,曾两次撞见外籍嫌疑人和一个朋友一同返回出租屋,那个住户没有看到‘朋友’的正面,只是从背面感觉个子不高,身材很纤瘦,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中国人。”

“你们认为这个女人是老外的同伙?”高进问。

“从清理现场的细致和缜密度来看,确实像是女人所为。”顾菲菲说道。

高进抬手,搓了搓额头,想了一下,说:“也有可能是男人吧!个子不高,身子很瘦,而且中国人和A国人粗略的气质也比较相像,这不是很符合那个A国人佐川一健的背影吗?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会是这样:老外和佐川一健是朋友,为了替朋友出气,所以杀了宋楠?”

“您的意思是说老外的同伙是佐川一健是吗?这个我们也考虑过,不过还不好下判断。”韩印回应高进道。

“对了,说到这个佐川,小杜的监视有没有什么发现?”高进问。

“你来说吧。”顾菲菲冲一旁的艾小美扬扬下巴。

“好。”艾小美点头道,“目前还未发现他有异常活动,英雄调看过公寓电梯的监控录像,证实佐川在案发当天下班后便乘电梯返回住处,可这不能全面说明问题,他可以回家之后又从安全通道偷偷溜出去。而且英雄发现公寓门口的保安并不尽责,经常有空岗现象,所以说佐川的嫌疑还不能排除。英雄也试着在他的同事中间打听,没听说他有一个欧洲人模样的朋友。”

高进“嗯”了一声,沉默片刻,皱着眉头说:“严谨点说,我们现在还未有任何证据支持老外是凶手的论断。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老外和宋楠其实都是受害者,那个所谓清理现场的同伙才是真凶呢?”

“当然有这种可能,可我们手上掌握的有关同伙的信息,除了身材其余一无所知,所以恐怕还是要在外籍嫌疑人身上寻找突破口。”顾菲菲面露无奈地说。

“任何嫌疑人都不能放过,佐川的监视工作还要继续做。至于老外,在身份比较敏感、证据不够确凿的情况下,只能向各分局以及各出入境关卡,发内部协查通告。那关于老外,你们有没有进一步的背景描述?”高进问。

“我们原先以为他是游客,不过既然在云海租了房子,就应该是在这边求学或者工作的,鉴于天波小区附件没有高等学府,所以较倾向于后者。又从租住条件分析,外籍嫌疑人若是工作于此,不会是特别高端的工作,而且既然患有‘表演型人格障碍’,他本身的境遇也不会太好。他有可能只是某个外资公司的小职员,或者是那种需要外籍员工撑门面的单位,比如涉外酒店前台和营销人员,还有高档品牌商店导购人员,也可能是高档会所和娱乐场所的服务人员等。”韩印说。

韩印的思路极其正确,几日之后,一家高档会所的负责人向办案人员指认出了外籍嫌疑人。

韩印和顾菲菲在负责人那儿看到了嫌疑人的应聘简历,上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介绍,只是简单写明了姓名、年龄和曾经从事过的职业——他叫约翰·马尼奥塔,现年28岁,来自B国多伦多,是会所通过海外中介招聘来的,在会所中担任首席调酒师。

“约翰·马尼奥塔最后一次在会所出现是什么时候?”顾菲菲将简历放回负责人办公桌上,问道。

“一个星期以前吧!”负责人不假思索地应道。

“一个外国人这么多天没来上班,你们不觉得反常吗?怎么不报警呢?”韩印满面狐疑地问。

“哦,是这样的。”负责人不慌不忙解释,“约翰在我们这儿工作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就工作表现来说一直都还不错。可不知为什么从9月底开始,性情突然大变,时常迟到早退不说,工作也不用心,情绪特别暴躁,点火就着,尤其近段时间,上班时竟还带着一身的酒气,并多次与客人发生争执,所以大约一周之前,会所与他解除了合同。”

“解除合同具体日期是哪天?”韩印问。

“10月29日。”负责人拉开抽屉,抽出一份合同看了看说。

听清楚负责人所说的日期,韩印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低头思索起来:会所在10月29日与约翰解除了合同,当晚约翰于横滨酒吧买醉,后于30日凌晨被好心的酒吧服务生宋楠送回住处,紧接着宋楠便遇害了!从时间点和开除事件上,好像能够理顺约翰作案的前因后果,可是仅仅因为丢了工作便愤而杀人分尸,这动机好像有些牵强。而且从负责人的话语中,感觉约翰真正的刺激源应该发生在9月底,直至被开除的前一段时间,他的愤怒似乎达到了顶点,丢掉工作可能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真正的刺激源到底是什么呢?

在韩印陷入沉想之际,顾菲菲接着冲负责人问道:“约翰在会所里有没有比较亲密的朋友?”

负责人凝神想了想,说:“客观上说,约翰调酒的手艺和总的工作表现还都能说得过去,不过可能是因为他瞧不起咱们中国人,平常在人际交往中,总是争强好胜,经常调侃嘲讽其他同事,又处处标榜自己如何优秀,搞得同事们大都不太愿意和他相处。而且本来会所为他安排了宿舍,不过住了一段时间他表示私生活不太方便,于是会所每个月补贴一笔钱,让他自己出去租房子,那之后他跟同事接触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基本上他在会所没有任何朋友。”负责人停顿了一下,补充说:“也有可能是他过于自恋吧,我记得他很喜欢自拍,然后把照片传到网络上。据他吹嘘说他的自拍照在网络上很受追捧,已经拥有几十万的粉丝了。”

“会所里还有没有约翰用过的东西?”顾菲菲问。

“有,他走的时候很气愤,连储物柜中的私人物品都没带走。”负责人说着话,从老板椅上站起身来,“走,我带你们去看看,你们觉得有用就拿走。”

在储物柜中,有约翰穿过的工装,和几本看起来翻过很多遍的色情杂志,这就足够了——可以通过工装上的汗渍来进行DNA检测,留在色情杂志上的指纹也可以与手臂上的指纹做比对。

离开会所之前,顾菲菲又向负责人要了约翰的手机号码,希望能够通过手机定位确认约翰的踪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