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发现疑犯工作地点,凶手早已逃之夭夭,宿舍成为案发现场

subtitle
读奇闻异事 2021-07-09 20:08

顾菲菲和杜英雄在宋楠的宿舍搜索,在其枕头上采集到几根带有毛囊的头发,并在水杯上提取到唾液,这些检材已足够支持DNA的检测。

询问宋楠的室友,她们对宋楠的人品评价都很不错,几乎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人缘也很好。至于宋楠和班主任佐川一健的关系,几个室友异口同声地表示两人走得较近。佐川一健也确实对宋楠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关心,这一点连宋楠本人也曾在私下向室友们表示有些不太适应,但宋楠同时也强调,佐川一健从未对她有过分的举动和骚扰。不过在问话中,顾菲菲注意到其中一个室友,说话的神情很不自然,隐隐表现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特意将她单独留下来问话。

这位室友自我介绍叫李小含,睡在宋楠的上铺,是宋楠在学校里交往最多,也是关系最好的朋友,宋楠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向她倾诉。李小含表示,事实并不是宋楠在表面上跟大家伙说的那样,其实佐川一健曾多次向宋楠发出想要“交往”的暗示,但都被宋楠拒绝了。宋楠为此十分苦恼,不过碍于佐川一健确实对她帮助很大,尤其是在打工方面给予她足够的支持,所以便忍着未向学院反映,还再三叮嘱李小含不要把两人的私房话透露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了李小含的反映,顾菲菲觉得有必要回过头再与佐川一健聊聊,并按正常程序询问他在过去两日晚间的活动情况。佐川一健从容地表示,学院在附近为他提供了一处公寓,这两日下班后,他都独自待在公寓里,未曾出过门。

次日上午,DNA检测结果出炉,证实手臂确属宋楠,也即表明宋楠被杀害了!

关于凶手,支援小组为云海警方指出两个嫌疑人:第一个,即是在横滨酒吧醉酒的外国人。或许宋楠将老外送回住地之后,因为某些原因和老外发生了争执,结果被老外杀死了。在酒吧女领班的协助下,警方专业画像师画出了嫌疑人的素描肖像,支援小组推测他有可能是游客,那么酒吧附近的各种酒店和宾馆便是首要排查区域,同时还要走访全市各大出租车公司,寻找30日凌晨载过宋楠和老外的出租车。

第二个嫌疑人,指的是宋楠的班主任佐川一健。“因爱生恨”是很常见的杀人动机,既然宋楠的同学已经证实佐川一健在“追求”宋楠,而宋楠不仅未接纳他,反而与别的男孩谈起恋爱,那么佐川一健理所当然地就要被列为嫌疑人了。不过碍于他是A国人,就目前掌握的材料,无法贸然入室搜查取证,以免引起无谓的国际争端,暂时只能从其住所外围调查入手,并对他实施24小时跟踪监视。杜英雄主动请缨接下监视任务,刑警队派出一名当地警员予以协助。

除以上线索,刑警队也调查了宋楠手机的通话记录,没发现异常通话。另外,刑警队方面也希望宋楠尸体的其余部分能尽快被发现,也许尸体上的证据能带来更多有关凶手的信息。

任何时候,破获一起案件,都离不开反复细致的排查走访。在极其枯燥、单调和琐碎的过程中,警员们要时刻保持一份敏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在千头万绪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捕捉蛛丝马迹,所以这虽说只是一项最基本的工作,但其实也是最耗费心力和气力的工作。

就如先前,刑警队将全市各大出租公司走了一遍,但并未找到“食人案”中有关受害者的更具体的失踪地点,现在又要重头再走一遍,可以想象会有多么磨人。好在办案人员早已习惯了,不会有什么怨言,按部就班地展开工作,而这一次他们终于有所收获。

在一家叫“通大”的出租车公司里,一位出租车司机向办案人员表示:几日前的一个晚上,凌晨2点半左右,他曾在横滨酒吧门前载过一个中国女孩和一个喝醉了的外国人。外国人的模样他没看清,但中国人的长相与宋楠很接近。随即该出租车司机将警员带到宋楠和老外下车的地方,是在一个叫作天波小区的住宅小区内,而小区距南山湖竟然只有两三公里的样子。

天波小区是一个开放式的住宅小区,住宅楼就建在纵横交错的马路两边,楼层普遍都不高,看起来应该是砖混结构的,建造年份至少在10年以前。本以为找到“出租车”便离嫌疑人很近了,没想到还是要费些周折,小区里既没有保安,也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只能靠摸索式的排查。可目前刑警队大部分警力都进驻到生态城,寻找“食人案”的线索,可供调配的人手实在有限,顾菲菲和韩印只好带着艾小美亲自上阵。

困难很多,但也有有利的一面,西方人的面部特征比较明显,在这样的小区里应该很突出,凡是见过嫌疑人的都会有些印象,更何况手中还有一幅嫌疑人的肖像画。

足足在小区里走访了两天,线索逐渐明朗起来。有多名群众表示,在小区内见过一个外国人,最终有群众指认,有一个外国人住在147号楼2单元的顶楼。详细询问同住在该单元楼的居民,得知顶楼7楼共有两户人家,701室住户两个月前搬走了,房子一直空着,据说准备卖掉。702室租住着一个外国人,面貌正如肖像画上画的那样,白种人,脸型瘦长,高鼻梁,蓝眼睛,有一头不算长的鬈发,总的来说模样算是英俊。

其实从一开始接触这起案子,韩印就隐约感觉到,凶手将手臂送到刑警队的举动,不仅仅是有意挑衅,可能还带有某种私人恩怨的意味!可为什么要选择宋楠?尤其一个外籍犯罪嫌疑人又能与警方有什么恩怨呢?答案当然要由嫌疑人来揭晓,可是他已经消失了。

顾菲菲让一名警员装扮成物业工作人员前去702室叫门,敲了很长时间都未获得回应,不过楼梯间弥散的淡淡的漂白剂的味道,似乎印证了这702室很可能就是杀害宋楠的第一现场。

顾菲菲和韩印试图通过物业联系房主,可房主若干年前登记在物业的资料显示是无业、没有联系单位,登记的手机号码也早废掉了;周围邻居对他也不是十分了解,只是偶尔照过面。联系不到房主,顾菲菲通过手机与高进沟通了一下,决定让技术人员先将房门打开,进行搜查。

大约半小时后,李法医和现场勘查员赶到,通过技术开锁打开房门,众人进到室内。

室内漂白剂的味道更浓了些,里面收拾得很干净,两间卧室和一间客厅里都铺着原木色的木质地板,上面一尘不染,卧室里的大双人床也铺得很整齐,米色的床罩和床单看起来都是全新的,整个房间里找不到任何可以联系到老外租客的物证,甚至就好像从来没人住过一般——很明显室内被彻底清理过。

不过对于经验丰富的警察,尤其是像顾菲菲、韩印这样优秀的法医和行为分析学家来说,犯罪者的掩饰行为,恰恰是一种有效的指引。凶手整理过床铺,换过床单,意味着宋楠很可能是在床上被杀死或者分尸的,而顾菲菲和李法医都很清楚,床垫上的血迹清洗起来,可不会像地板上那样不留一丝痕迹。两人齐力将床单和床罩掀到地板上,果然在床垫上发现多处颜色浅淡的污迹,不过“联苯胺检测”显示非血迹。顾菲菲和李法医简单讨论了一下,认为床垫应该被凶手用漂白剂洗刷过,所以检测结果出现了假阴性。

随后,李法医将窗帘挡上,在卧室的各个角落尤其是床的附近喷洒了“鲁米诺”试剂,包括地板上、床板上、墙上,在试剂喷过之后,立即有部位闪现出蓝色荧光。李法医和顾菲菲不免有些失望,这是漂白剂擦拭血迹的反应,如果是未被污染的血迹,荧光不会显现得那么迅速,而且蓝颜色会更深,有点接近于紫色,看来嫌疑人有一定的反侦查经验。

由于漂白剂会破坏血液中的血红蛋白成分,不仅会干扰“联苯胺”测试结果,也直接导致DNA检测难度加大,需要对污染的血迹做技术分离后才能进行检测,但这要耽搁很长一段时间。所以遵循谨慎原则,目前只能暂时推测702室为杀人现场,但并不能确认与宋楠有关。

同样,这样的结果,也令韩印大为困惑:“尸体哪儿去了?外国租客哪儿去了?死者是不是宋楠?凶手到底是谁?”

“怎么,你真的认为这起杀人案与宋楠无关?”顾菲菲听到韩印的喃喃自语,不解地问道。

“从行为分析的角度说,这间屋子里的凶手与将手臂送到警局的凶手,在个性上差异实在太大。”韩印缓缓点头道,“一个连指纹和精液留在手臂上都不在乎的凶手,难道会在乎尸体和血迹被发现?”

“确实有些矛盾,可会有这么巧的事吗?”顾菲菲双眸现出一丝疑云,道,“宋楠送外国人回家,然后遇害了,而恰巧外国人租住的房间里又发生了凶杀案,但受害者不是宋楠,这可能吗?”

“有一种解释,也许可以说得通。”站在两人身后的艾小美瞪着眼睛,插话说,“会不会是双人作案?也许老外有帮凶呢?又或者他是从凶?”

“这种思路不错,有双人作案的可能。”韩印扭头冲艾小美赞许地微笑一下,说,“总之,清理现场和送手臂到警局的绝对不会是同一个人!”

本文节选自《犯罪心理档案》,人民日报出版社,作者刚雪印,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