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大家人寿换将,郁华接棒杨晓灵,独代银保双驱动下再出发

subtitle
慧保天下 2021-07-09 09:20

7月7日下午,大家人寿召开内部会议,宣布重要人事变动,大家人寿副总经理郁华被任命为临时负责人,这或意味着,大家保险集团副总经理、大家人寿总经理杨晓灵将正式退休。而据了解,不出意外,临时负责人郁华大概率将成为大家人寿新一任总经理。

郁华接棒杨晓灵,出任大家人寿临时负责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人寿临时负责人 郁华

资料显示,郁华出生于1970年,在保险业高管中属于“学霸”级人物,其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

上世纪90年代,郁华自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太保工作,据了解,其最早从事秘书工作,后到上海分公司历练,任副总经理,之后回到总部,先后任职多个部门,包括太保寿险个人业务部总经理、太保集团行政人事部总经理,太保寿险人力资源总监、健康养老业务中心总经理等。其中健康养老业务中心是太保寿险内部专门为承接政府业务,包括大病保险、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等成立的专门事业部,业务相对独立。

2019年上半年,太保寿险调整分工,郁华出任副总经理一职,分管个险业务。2020年7月,他离开服务多年的太保寿险,加盟大家人寿,搭档总经理杨晓灵出任副总经理一职,仍然是分管个险业务,至2021年7月7日,适逢加盟大家人寿一周年之际,被任命为临时负责人。

对于郁华来说,从太保寿险加盟大家人寿,无异于一次重新创业。

郁华加盟大家人寿时,个险条线基本还处于一穷二白的状态——大家人寿承接自安邦人寿,但安邦人寿向来侧重银保,在个险方面并无积累。

所以郁华的首要任务就是招人,搭班子、组团队,据悉,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目前大家人寿总部个险业务条线组织架构已经基本完善。

在完善架构的同时,大家人寿也在探索个险渠道新的发展模式。恰逢2020年12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发展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有关事项的通知》,大家人寿趁势旗帜鲜明地提出要发展独立代理人模式,利用自身没有历史包袱、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摸索出一条新路。

2021年4月,大家人寿正式启动“星链计划”,陆续在全国19个城市开展线下路演,面向全国招募保险事务所合伙人及优秀代理人,全面开启独立代理人模式的探索之路。

一份交流数据显示,仅2021年前5月,其个险新单已经超过亿元大关,这在新险企中颇为难得,尤其是从目前来看,其独立代理人平均产能已经相当高。

大家人寿独立代理人模式的发展与集团对其的支持密切相关。以大家保险集团目前集中发力的养老产业布局为例,其旅居养老、城心养老等已经初具规模,其他新型养老模式也在探索中,在服务带动销售愈发明显的当下,这些都为大家人寿招募独立代理人、销售相应产品提供了助力。

02

主政两年银保价值类保费突破200亿大关,杨晓灵感言“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郁华升职的同时,或也意味着大家保险集团副总经理、大家人寿总经理杨晓灵即将正式退休,不过大家人寿任命临时负责人的同时,杨晓灵在集团方面的职务尚未有正式解除的消息。

杨晓灵同样出身中国太保,在中国太保供职达28年,在产寿险领域,业务部门、核保核赔、战略企划等部门均有丰富经验,对于险企的数字化问题也研究颇深,曾任太保寿险上海分公司副总经理,总公司核保核赔中心副主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太保集团战略企划部总经理、太保寿险总公司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以及太保集团首席数字官等职。2019年4月获批出任安邦保险集团副总经理,后出任大家保险集团副总经理,分管寿险业务。

其主导下的两年多时间内,大家人寿业务转型有了显著进展,最重要的银保渠道价值类保费在2019年末首次突破50亿元,2020年上半年当年累计突破100亿元,2020年末更是达到200亿元。

彼时,杨晓灵在内部发布“200亿感言”,认为这是一个标志意义的重要节点:“站上200亿/年新保期交平台,是寿险公司开始形成费差益的门槛,也是规模化经营的起点,变动成本结余摊销固定成本乃至形成费差益的经营杠杆率,不断放大规模效应,可以创造更多的非利差价值。”

同时,他也清醒的再度强调大家人寿当前面临的根本任务,“一是顺利完成战略转型,从根本上扭转当期严重亏损,新业务价值长期负贡献的局面;二是重塑完整的负债经营体系,不是吊在银保一棵树上,实现银保个险双轮驱动,构建可持续发展能力;三是加快队伍建设,尤其是要打造一支经营理念明确、有方法论、能打粮食、与企业共同成长的核心管理骨干团队和业务骨干团队。”

如今,郁华接棒杨晓灵出任临时负责人,或许对于杨晓灵来说,当下的状态正如其在“200亿感言”中的最后一句话: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03

行业银保个险新单双双负增长下,大家独立代理人创新探索承压前行

尽管大家保险集团揭牌近两年时间以来,过渡平稳,但对于升任大家人寿临时负责人的郁华而言,摆在其面前的挑战依然是明显的。

首先是银保渠道,当下,这依然是大家人寿最主要的业务来源,2021年,个险增长乏力之下,也成为各家险企重新重点布局的渠道之一,但激烈的市场竞争下,银保渠道的疲软也已经开始显现,就交流数据而言,单月新单保费已经连续负增长,对于郁华而言,如何继续保持优势增长,无疑是一大挑战。

在其更加熟悉的个险领域,困难也依然不容小觑。2017年,134号文发布,监管叫停“即期年金附加万能账户”这一主流产品形式,叠加代理人资格考试取消带来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整个寿险行业开始步入下行周期,新业务价值负增长之下,侧重个险渠道的头部险企承压尤其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中小险企试图探索个险渠道更显不易。

随着行业发展日渐成熟,过去的人海战术、高举高打的业务发展模式显然已经难以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对于缺乏个险基础的险企来说,尤其如此。

但鉴于其他渠道业务价值率依然较低的现实,出于长远发展考虑,个人代理人依然被很多险企视为必须下决心铺设的重点渠道。

2020年12月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发展独立个人保险代理人有关事项的通知》为新兴险企突破传统个险模式,发展独立代理人创造了良好契机,但在全行业竞争加剧,头部机构也纷纷调整基本法加大一线代理人利益倾斜力度的情况下,这些新兴险企要想突出重围,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郁华的公开采访,其对于独立代理人模式显然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考虑,在他看来,独立代理人模式下,团队管理成本低,间接佣金的取消能够有效提升一线代理人的收入,吸引优秀的代理人进入并提高留存率。

但与此同时,独立个人代理门槛设置及甄选机制,也对代理人提出了较高的素质要求,须保证其在缺乏团队支持和帮助的情况下,也能够迅速适应市场。从这一角度而言,独立个人代理人制度更适用于兼具能力意愿的少部分代理人。

另据郁华在一次公开活动上的发言,大家人寿的独立代理人模式以打破传统保险代理人队伍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为切入点,让前端销售人员享受“扁平化分账模式”、“扁平化组织载体”和“数字化服务支持”,已经打造出具备“组织架构扁平化、销售利益最大化、考核要求人性化、业务模式线上化”等特点的运行模式。

据了解,目前,大家人寿独立代理人渠道虽然起步不久,但已经在全国部下数百个团队,在前期初探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扩容,并提升平台服务能力,将成为郁华就任临时负责人之后的又一重要任务。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