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科学家让公鼠成功怀孕,并生下了10只健康幼崽?研究作者停止撤回论文: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做了一次动物实验

subtitle
21财闻汇 2021-07-06 12:59

1994年,施瓦辛格主演的一部喜剧片《威龙二世》上映。电影中,施瓦辛格服用了一种名为安胎灵的生育配方,并植入受精卵,成功怀孕并诞下婴儿。

在当时看来,这部电影的剧情过于荒诞,上映后也是负面评价居多。

如此高等哺乳动物究竟有无怀孕并生育的潜力?

近日,中国科学家的一项研究成果告诉我们:完全可能

研究显示,通过在雄鼠身上构建的怀孕老鼠模型,雄鼠通过剖腹产成功分娩出幼崽,最终有10只幼崽发育到成年。

消息传出后,迅速引发了伦理争议,随即相关研究人员作出了提交撤稿申请的决定。

然而近期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有媒体发现,相关研究人员最新表态已向 BioRxiv 写信停止撤稿,并表示没有做错事。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中国科学家让公鼠怀孕

今年6月,海军军医大学博士张荣佳和教授刘玉环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公鼠怀孕”论文《A rat model of pregnancy in the male parabiont》。

在这项实验中,中国科学家通过阉割雄鼠、缝合雄鼠和雌鼠交换血液、给雄鼠移植子宫、再向子宫中移植胚胎的方式,从雄鼠体内发育、剖产出了10只幼鼠。

值得注意的是,该论文目前尚未经过同行评审,未正式发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论文,该研究用四个步骤在雄鼠身上构建了一个怀孕的老鼠模型

首先,通过手术将一只雄性大鼠和一只雌性大鼠连接在一起,产生“连体鼠”,通过血液交换给雄性大鼠一个雌性微环境。8周后,在雄鼠身上进行子宫移植。恢复后,再将胚胎移植到雄鼠的移植子宫和雌鼠的原生子宫里。经过21.5天的发育,研究人员对雄鼠进行剖腹产。

论文称,最终,有10只幼崽通过剖腹产成功从雄鼠体内分娩出来,发育到成年。

组织学检查显示,通过剖腹产成功从雄鼠体内中分娩的后代心脏、肺、肝脏、肾脏、大脑、睾丸、表皮、卵巢或子宫没有明显异常。

不过该研究最后总结道,该实验成功率非常低,仅为3.68%。

这项研究的意义在哪?

7月5日,据澎湃新闻记者采访相关研究人士,该专家认为,上述实验说明了移植胚胎在染色体性别为雄性的联体雄性共生体大鼠的移植子宫里,具有发育成熟的可能性。“这将为那些特殊女性如变性人(男变女)或者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患者的子宫移植提供理论基础,并为将来她们潜在的生殖需求带来希望。”专家进一步称。

专家解释,中国对性别的鉴定主要采取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为主的鉴定方法,变性人(男变女)及完全型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androgen insensitive syndrome, AIS)患者,虽然染色体核型为XY,但经过手术切除性腺及生殖道整形,并接受性激素替代治疗后,第一性征和第二性征均为女性,法律承认其女性性别,允许其与男性缔结婚姻,组建家庭。但由于缺乏子宫,该两类特殊女性无法生育,如需生育含有部分自身遗传信息的后代,只能代孕。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子宫移植成了这部分人群生殖需求的一种可能。这篇论文虽然无法一步到位地解决所有问题,但它打开了一扇窗户,为后续的研究做出重要的铺垫。

澎湃新闻记者还了解到,这篇论文在上传预印本之后,也收到一些国际学者的认可和回复。

瑞典哥德堡大学的教授、子宫移植领域的开山鼻祖Mats Brannstrom认为这篇论文“非常有趣,并且可以为变性女性或者雄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患者的子宫移植提供理论基础”,他鼓励这篇论文正式发表见刊。

Mats Brannstrom领导的研究团队于2014年在全世界第一个成功进行子宫移植手术并诞下健康婴儿。

是否违反伦理?

然而“硬币的另一面”,上述文章引发了关于生物伦理的争论,有人将其和此前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试验相提并论。

网友吵翻了。

有支持者表示:最起码看到男性生育的希望了,别一说生孩子就是女性的事情。

而反对者表示:雄性老鼠生育一次要牺牲3只雌性老鼠,有悖伦理!

很多学者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据新京报刊登中国社科院科学技术和社会研究中心段伟文的文章称,在生命伦理等科技伦理讨论中,尤其需要科学家的主动参与,因为对科技伦理问题的探讨,实际上已经成为科技创新从0到1的过程的内在环节。

例如,面对一般人在直觉上对这项研究违反自然规律的质疑,研究者可以从科学上进行辩护,即他们其实是试图以这种特殊的实验设计,验证生命科学所揭示的动物胚胎的一般生殖机制。

面对主张男女平权的人士的立场,他们或许会指出,科学研究无法一蹴而就。尽管现在的实验很初步,但沿着这一探究方向不断迭代,就可能完全掌握胚胎生殖的机制。

通过这些积极的互动和创造性的对话,无疑有助于厘清相关的伦理争议,为科技创新找到既能造福人类又可以避免伦理风险的发展方向。

另据中国科学报刊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永谋的文章,按照该论文作者的解释,其研究意义在于,“这项实验揭示了雄性哺乳动物胚胎正常发育的可能性,可能对生殖生物学产生深远影响”。但笔者对此并不认同

这个实验只是把公鼠作为营养提供工具,在某种程度上只相当于器官移植/变性手术加人工代孕。

此外,公鼠怀孕实验明显对老鼠造成严重伤害。阉割实验公鼠、牺牲3只实验母鼠,只是表面上的残忍。

把老鼠完全视为工具,而不是生灵,明显与不伤害原则和尊重原则相冲突。尊重原则是指尊重人、尊重生命及其尊严。

有支持公鼠怀孕实验的评论说,公鼠怀孕实验的价值与伦理审查不妨交给科学界来评判。

但科学家的伦理判断能力比其他人强吗?当然不会。科学家的长处在知识方面,而不是伦理方面。

因此,科技伦理审查必须要引入科学界之外的人,包括专门的伦理学家、哲学家和普通公众。

归根结蒂,科技伦理审查就是用社会主流价值观判断科研工作是否违背伦理准则。

研究作者停止撤回论文:

我们没有做错什么

在各方舆论的压力下,6月底,研究作者在bioRxiv上评论称,决定要撤回文章,已向BioRxiv提交撤稿请求

他们还表示,“我们起初以为我们的研究只是一个科学调查,我们只是为了好奇而做实验,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非科学的反馈”。

不过,近期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张荣佳在PubPeer上最新留言称,已写信停止论文撤稿。

张荣佳称:“我们不知道撤回会不会终止,但老实说,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做了一次动物实验。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中国科学报、新京报、前瞻网、21新健康

本期编辑:王婷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