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只松鼠的崛起和困局

冯燕说娱乐

2021-07-03 16:45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7年10月27日

是三只松鼠很重要的一天。

这一天三只松鼠第二次提交了上市申请。

章燎原心情非常复杂。甚至很焦虑。

就在前几天,章燎原很无奈的和投资人签了一份很不利于三只松鼠的“对赌协议”。

尽管过了好几天,协议上的那些字眼依然不停地在刺激着章燎原。

回购权、连带并购权、优先清算权、反稀释权、重大事项一票否决权等特殊权利,都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抵在三只松鼠的要害之处,仅一肤之隔。

章燎原能清晰的感受到每把刀子的寒意。

他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如果两个月后三只松鼠还没能通过证监会的审核。

那这份对赌协议就会自动生效,悬停的刀子就会深深的扎进三只松鼠的要害。

资本是无情的,更是带血的,此时此刻展露无遗。

身心疲惫的章燎原一个人坐着发呆,没有人打扰。

一桌一椅一个人;

一烟一火一杯酒。

出身农村的章燎原喜欢喝酒,酒量也很好。

从创业以来,每逢公司聚会,都必豪饮。

喝的不但是酒,还有高兴、兴奋。

今天,就真的只是酒。

辛辣无比。

以忧愁佐酒,却半点不消愁。

拿起烟盒,熟练的抽出一根香烟。

打火机的火苗无风也摇晃不定。

没有着急点燃香烟,痴痴的望着好像随时就要熄灭的火焰。

仿佛在那一抹光亮里面看见了“她”。

那会儿自己还很年轻,她也很美。

那会儿自己还很穷,但早就有了不小的烟瘾。

那会儿自己很狼狈,买不起一包烟。

是她善解人意的买了烟。并且帮他点燃。

鼓励他没有过不去的坎。

滚烫的打火机拉回了章燎原的思绪。

拿下嘴上叼了许久的烟,并没有继续点燃,狠狠的喝了一口酒。

拿出手机,拨通了财务总监的电话:

“把五年以来的财务报表拿过来”。

没过多久,小小的桌子上便有了厚厚的一摞文件,有文档也有表格。

拿起第一份文件,章燎原嘴角不经意有了上扬的角度。

这是2012年的财务数据,是所有文件中最薄的一份。

也是最值得怀念的一份。

因为就是这一年,自己创立了“三只松鼠”。

那个时候的自己,意气风发,一切都那么的顺利。

翻开文件,很快就看到了黄色的一栏。

内容是2012年3月,IDG投资150万美元。

这是第一笔融资。

回想起这笔钱,再看看眼前的困局,章燎原十分苦涩和无奈。

今天把自己逼上赌桌的,恰好就是曾经支持鼓励自己的那些人。

那个时候还没有辞职,还在詹氏当副总。

那个时候带着公司把业绩做得十分优秀。

也正是那个时候,IDG的李丰找到自己。

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天气很好,不过心情并不是很好。

因为自己为公司制定的电商发展规划,没能得到公司高层的认可。

在心底里不知道骂了那群冥顽不灵的老古董多少遍。

章燎原冥冥中有种预感,这位大名鼎鼎的投资巨匠约自己,很可能是“壳壳果”的原因。

毕竟一年时间就把“壳壳果”这家网店从0做到了2千万,成绩是斐然的。

果然,李丰见到章燎原后很是肯定他的电商天赋和营销能力。

很直接的说:

“老章,你出来单干,我给你投钱”。

俩人干柴烈火,一拍即合。

章燎原很清楚电商的风口就在这几年,这是自己成就一番大事业绝佳的机会。

李丰也很清楚,电商经济很快就会大规模爆发,章燎原的能力很可能是一台取款机。

章燎原不缺野心和胆魄,更不缺能力,只缺钱。

三只松鼠内部标语:“要么第一,要么灭亡”,就是章燎原亲口喊出来的。

很快俩人就达成了合作共识,IDG投资150万美元。

已经什么都不缺的章燎原向公司提交了辞职申请。

他好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成功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很有“大佬”风范的公开发表了一篇《写给詹氏同事们以及壳壳果的辞职信》

时过多年,章燎原还能记得大部分内容,自己以上位者的姿态,宣布我已经开始步入人生的巅峰阶段,我已经有资格有能力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而你们还需要多学习几年,多历练几年。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封信,章燎原觉得有些淡淡的讽刺。

自己这一路走过来,确实不容易。

没有所谓的“精英路线”,没有背景,没有学历。

初中毕业就进了技校学电工。

抽烟、喝酒、打架、逃课、泡妞...,老师眼中坏孩子的特征,一个不落。

缓缓的放下手中好像突然变得很沉重的文件,重新拿起那根一直没点燃的香烟。

打火,长长的吐出一串烟雾。

略带迷离的眼神,透过烟雾,好像看到了自己过往的一个个画面。

蹲在街头卖光碟,拿着钳子接电线,穿着围裙端盘子,骑着摩托城管追...

最后画面定格在西装革履的坐在办公室。

这一年29岁,当了营销总监。

那个时候以为,这也算是一种成功。

带着团队风风火火把“壳壳果”做到了2千万。

那个时候以为,电商不过如此,容易得很。

然而詹氏这座庙太小,容不下真神。

2012年2月16日,另起炉灶,自享香火,《三只松鼠》呱呱坠地。

李丰兑现了诺言,3月份1千多万人民币到帐。

还记得的当时请李丰吃了顿饭,很丰盛,有酒有肉。

觥筹交错间李丰问能做到100亿吗?

章燎原端起酒杯,没有看李丰,深情的望着杯中酒,一饮而尽,尽显豪杰本色。

放下酒杯后说道:“可以”

这两个字份量极重,一字50亿。

李丰没有说话,眼神中的疑惑并没有散去。

章燎原知道这个传奇的男人在等什么。

继续说道:“没有什么事是一瓶酒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瓶”。

说完再饮一杯,酒很满,但滴酒未撒。

李丰诧异,随后击掌而笑。

章燎原笑得更大声。

两杯酒,就是100亿,已经在肚子里,在心里。

气氛充满着诡异和默契,当然还有酒气。

那段时光是章燎原最开心的时候。

终于有了自己的庙宇,并且立了一块碑,碑上无字。

无字碑寄托着章燎原内心所有的渴望和野心。

开心的时候时间好像过得格外快一些。

一个多月后得到了投资女王徐新的青睐,投下了600万美元的巨资。

激情和金钱是人类最强的兴奋剂。

短短四个月时间,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

6月19日,章燎原在无字碑上刻下了第一行字。

“三只松鼠出征”。

想起当天的场景,除了可爱,还是可爱。

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数据,不断的点击刷新,满怀期待的等着第一位“客人”。

“买了,买了,哈哈哈”。

突然爆出的喊叫声,是鼠阿M情不自禁发出来的。

这一刻,三只松鼠从0走到了1。

整个房间都是欢笑声,这些笑声中,是这群年轻人的梦想。

章燎原亲手为第一单打包,尤为细心。

首战告捷,酒文化浓郁的团队当然少不了庆功宴。

在大排档,东西没怎么吃,酒,从未间断。

章燎原豪饮之于,对兄弟们说:

“明年,给你们发汽车”。

第二年,所有人,都开了新车,回家过年。

有梦想、有激情、有能力的人,是可怕的。

这样的人聚集一群后,战无不克,攻无不胜。

两个月后,日售千单。

章燎原在碑上刻下第二行字:

“坚果类第一”。

所有人都觉得胜利触手可及,包括章燎原。

没有谁会想到,一场灭顶之灾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2012年11月11日,凌晨,月亮还在正上空。

三只松鼠所有人都开始忙碌,紧张而且兴奋。

没有片刻休息,持续到白天。

电话声响起。

“喂”。

不知道是谁接通的电话,也没有人注意。

“别卖了,发不出货了”。

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

章燎原也听到了,大脑一片空白。

回过神来,看着屏幕上的不断跳动的数字,订单已经破十万。

愁云瞬间布满脑海。

喃喃自语:

“这么多货怎么来?这么多货怎么发?”

尽管内心极度焦急,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让他们继续。

自己走出办公室,一个人抽烟。

后来每次回忆起这一天,都心有余悸。

数据结果足矣在碑上刻上第三行字。

但此时此刻,哪敢下刀。

或许下一刻开始,接踵而来的就是投诉以及差评。

或许下一刻开始,主人们就会抛弃这只还未成年的松鼠。

地上的烟头已经有了好一些。

拿起烟盒准备再抽一根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没烟了。

依然没有想到解决办法。

无奈之下,喊上核心团队,走进仓库。

长呼了口气说:

“情况你们都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大家都想想,很可能存亡在此一举”。

所有人都沉默。

两天的时间,最后也只得出了一个不得已的办法。

大量招兼职。

很快就招了200个大学生,章燎原第一个动手,带着200兼职,开始打包。

一天过去。

两天过去。

九天过去。

这一干就是九天,所有人除了麻木还是麻木。

章燎原不知道累,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吃饭睡觉,仿佛真的变成了机器人。

不停地重复着机械性动作,没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可能在下一秒就突然睡着了。

可能在下一秒又突然醒来了,继续麻木的动作。

万事万物都有拐点。

这一次就是三只松鼠的拐点。

在章燎原不要命的坚持下,三只松鼠成功的跨过了这个拐点。

疲惫不堪的章燎原在碑上终于下刀刻上了第三行字:

“零食类第一”。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经过这一场硬仗,三只松鼠破茧重生,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都成了破茧的力量。

经过这一场硬仗,也让三只松鼠名声大振。

销量持续暴增,仅仅两个月后,爬上了金字塔的顶端。

章燎原平静的在碑上刻上了第四行字:

“全网第一”。

连续夺冠也没有成骄兵,因为章燎原很清楚,离当初承诺李丰的100亿,还有很远的距离。

尽管目前三只松鼠业绩已经很好了,但是就算按照眼下的速度计算,做到100亿也极其困难。

三只松鼠还需要一个拐点,甚至两个。

但是不管如何思考,章燎原始终看不到下一个拐点在哪。

内心的强大,让他不顾一切的向世界宣布:

“2020年,做到100亿”。

这一次他没有刻在碑上,因为他心里没底。

疯狂的人是魔鬼。

章燎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着魔。

他太想把这一条宣告心安理得的刻在碑上。

上天满足了他成魔的心愿。

并且派给了他一位助他成魔的“无情者”。

这位无情者,就是李丰,就是当初为他拍手而笑的李丰。

李丰已经成了章燎原的心魔。

2015年,李丰离开了IDG,创立了峰瑞资本。

年底李丰再次找到章燎原,对他说:

“我有自己的基金了,再给你投一笔钱,你要多少?”

章燎原对这个心魔没有半点抵抗力,他没有想到这次会面,成了自己入魔的催化剂。

他更没有想到,几年后,这次会面,成了自己的第二次灭顶之灾。

他都没有想好,拿了钱去做什么。

但他知道,企业扩张,肯定需要钱。

所以回答说:

“我要一个亿”。

李丰笑容灿烂,如冬日的一抹阳光。

温和的说:

“我给你三个亿”。

这一抹阳光“狠狠”的温暖着章燎原,同时也照亮了他步入魔道的前路。

有了指引就有了方向。

2016年,章燎原鬼使神差的带着三只松鼠转型。

从踏实的生产坚果,然后萌萌的卖坚果,转型到花巨资建立平台,然后狠狠的压榨供应商。

三只松鼠摇身一变,成了提篮子的中间人。

疯狂的人一旦疯狂起来,将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步伐。

三只松鼠疯狂的扩张品类,干果、果干、花茶、肉制品、烘焙等等,多达600多种。

这600多个品类,成为了魔道的一块块基石。

章燎原此时不知道这条路最终会带自己走到哪里,但是他知道,这条路,中间会有一道彩虹,叫做“100亿”。

李丰或许知道这条路的终点,徐新或许也知道.

但他们只会在心底默默的祝章燎原“一路平安”

步入歧途的三只松鼠,很快就有了异常反应。

产品中的苍蝇、虫子、头发等等,是异常反应中的症状。

那些投诉的声音,是一剂一剂良药。

可是良药往往苦口,入魔的章燎原没有选择专心治病,选择了强压病症,继续坠入深渊。

而这也是无情的资本所愿意看到的。

你越疯狂,跑得越快,我赚得越多。

同时他们也知道这种病态的兴奋,会高速透支身体,一旦透支过度,三只松鼠作为载体,终究会撑不住,轰然倒下。

这不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

而想尽快最大化的拿到他们的利益,只有一个办法—上市。

所以“谆谆引导”章燎原开启上市之旅。

但是这条上市之旅既超出了章燎原的预期,也超出了投资人的预期。

充满着诡异和波折。

2017年3月,第一次提交了上市申请。

这个时候章燎原还没有彻底醒悟,只是冥冥中好像有点感应,总觉得哪里不对。

或许是这些波折在给章燎原示警。

可是章燎原没有回头,也无法回头。

尽管因为律师的离职,暂缓了这一次的上市申请。

但立马就又不得不第二次提交了申请。

上市的不顺让资本着急,他们既担心章燎原会浪子回头,更担心自己的利益得不到保证。

无奈之下,逼迫章燎原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

想到这份对赌协议,章燎原被刺激的回过神来,飘荡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

想着刚才回忆的一个个片段,章燎原感觉身心疲惫。

端起桌上没喝完的酒,跟往日一样,一饮而尽。

喝下这杯酒,章燎原知道自己和资本的缘分已尽,已经看清了他们的真面目。

为自己犯的过错,走的弯路,心痛不已。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你们不仁没关系,我说出的话不能不算数。

孤独的章燎原开始继续冲刺100亿的目标,同时开始着手再次转型。

或者说是开始脱离魔道。

做到100亿前,销量不能降,不得不咬着牙继续坚持着这种不健康的模式。

但是花了更多的精力布局了另外两条路。

一条是扩展线下。

另一条是孵化子品牌。

这两年对于章燎原无疑是煎熬的。

但是这种煎熬是值得的,因为自己确定心是正的,路是对的。

终于在2019年,做到了100亿。

曾经承诺的,都做到了,无愧于心。

许多年没有刻字的碑,好像有了一层灰尘。

轻轻的擦拭干净,显得那么明亮。

刻上了第五行字:

“做到了100亿”。

没有思考,接着马上又刻下了第六行字:

“改革”。

尽管这一年三只松鼠终于上市了,但是章燎原并没觉得这是荣耀,反而觉得是一种负担。

所以碑上没有刻上市的字眼。

隐忍了两年,章燎原立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砍掉了一半的SKU,重新回归到只做坚果。

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同时也是艰难的。

但是章燎原从来不怕难,他依然觉得没有什么事不是一瓶酒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瓶,如果还有,那就三瓶。

紧接着刻下了第七行字:

“五年内,开一万家线下门店”。

单纯依赖线上渠道的模式,证明肯定是行不通的,线下的扩展成了必然选择。

但是线下,代表着重资产,代表着需要巨额的资金。

资本还可以指望吗?

不,他们是最无情的逐利之人。

2020年7月,三只松鼠上市满一年,过了解禁期。

曾经的投资人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套现捞钱。

章燎原冷眼旁观这些行为,没有怨,也没有恨。

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

“走吧,都走吧,三只松鼠还是三只松鼠,我章燎原还是章燎原”。

这些年血淋淋的经历,让章燎原吸取到一个痛彻心扉的教训:

“资本是不可靠的,外界的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只能靠自己和团队”。

2021年,章燎原开始回购股份。

创业之初,给团队发车子。

如今上市,给团队发股份。

三只松鼠虽然现在困难重重,多年的只增收不增利始终挥之不去。

但是没关系,至少现在走的路,不是当年的魔道,是阳关大道。

品控越来越好,效率越来越高,子品牌一天天在壮大,线下门店一年年在增多。

章燎原坚信,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曾经的已经是曾经,未来依然可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