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民子弟兵”为何是解放军代称?看开国少将罗章的经历,就懂了

subtitle
原廓侃历史 2021-07-01 22:48

大家对“人民子弟兵”这个词自然都是耳熟能详的,但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呢?为何能成为人民解放军的代称呢?
其实,提到这个词,就不得不提到抗日战争期间的八路军120师359旅718团,即著名的“平山团”的首任政委、开国少将罗章。
在我军众多的将星之中,罗章最擅长直插敌人的指挥部,实施斩首战术,因此他往往能以少胜多。在长征期间,他指挥1个营作为红6军团的尖刀,多次击破优势敌军的围追堵截,打了许多胜仗。他在抗战初期,在正面战场迎击精锐日军的战斗中,首创将敌军战线硬逼回攻击发起位置的典范战例;在千里南下江南的战斗中,曾经一次击毁日军坦克装甲车4辆,开创了抗战中我军以步兵火器战胜敌装甲部队的范例。为此他的老领导,时任359旅旅长的王震就曾经夸他是个不要命的硬汉子;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也嘉奖他指挥的部队是“太行山铁的子弟兵”。他不但打仗是一把好手,种田也是能手,他在延安的大生产运动中,因为表现出色,毛泽东主席欣然为他题写了“以身作则”的奖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国少将罗章

罗章1905年出生于江西省万载县的一户贫农家庭,从小就受尽了各种苦难。

1925年,中国共产党开始在江西开始发动工农群众展开各种形式的斗争,争取工农群众的权益。年仅20岁的罗章也在当年参加了红色工会,因为他表现突出又非常勇敢,很快被大家推举为赤卫队长。

在大革命失败后,反动军阀勾结地主武装对江西的工农群众进行了疯狂的报复。罗章没有被白色恐怖吓倒,他在1928年2月组织了游击队,自任队长,以武装斗争回击敌人的反革命大屠杀。

红军长征后崭露头角

1929年年4月,他的游击队并入了红五军,同年11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罗章此后先后担任了湘赣军区独立第1师中的连党代表,红6军团的连指导员、营长,并且参加了湘鄂赣、湘赣、湘鄂川黔苏区的反围剿斗争。

1934年8月,由于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中央苏区在反第五次围剿的战斗中陷入极度被动的境地,随着敌人的包围圈日益缩小,红一方面军的主力已经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为了摆脱被动局面,中央军委命令在湘赣苏区的红6军团撤出根据地,进行西征,为中央红军即将进行的战略大转移探路。

红6军团的近万名红军战士在中央代表任弼时、军团长肖克和政委王震的指挥下,离开了苏区,于8月7日从江西遂川的新江口等地出发西征,拉开了红军长征的序幕。

在优势敌人的步步进逼下,我军以强行军快速突破遂川和五斗江一线的敌封锁线,并且最终甩掉了敌人的追击,在10月24日到达黔东印江县木黄,与贺龙同志领导的红3军(后改编为红2军团)胜利会师。

红6军团指挥员合影,右起第四人是政委王震

在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孤悬在湘鄂川黔苏区的红2、6军团为了牵制湘军,使其无法参加堵截中央红军,对敌人发起了猛烈攻势。

从1934年底到1935年初,红军先后攻占了永顺、大庸和桑植3座县城,迫使湖南军阀何健频频向蒋介石告急。

蒋介石迅速调集了20万大军,以碉堡战术首先对湘鄂川黔苏区实施了四面包围,然后步步为营,企图重演对中央苏区五次围剿那一幕。

面对着敌人优势兵力的围攻,已经在遵义会议上重新确立了在全党和全军领导地位的毛泽东同志,在1935年2月电告红2、6军团领导人,要他们务必集中兵力,选择敌人的薄弱点,在运动中对敌有生力量实施各个击破。

如果情况确实不利,部队可以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向川黔广大地区活动。贺龙、任弼时、王震等同志遵照中央精神,集中2个军团的主力,对围攻的敌人发起了强有力的反击,频频告捷,而罗章也迎来了他军事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峰!

反映遵义会议的油画,这场会议堪称拯救了中国革命

反围剿第一场胜仗功臣

1935年3月20日,敌李觉部长驱直入,直逼根据地中央的永顺。为了打掉敌人这支主力,红军主力在永顺后坪要隘两侧设伏。

但敌人没有按照红军的预计进入伏击圈,而伏击部队一部却因为初春的天气过于寒冷,而且还下着雨,部队非常疲惫,撤离了伏击阵地下去休息。

结果第二天敌人抢先占领了制高点,并且构筑了工事。红军为夺回阵地,集中兵力反复向敌人实施猛攻,但因为敌人火力太强,且我军地形不利,攻击未能得手。

两翼的部队在敌人进入伏击圈时也发起攻击,经过激战,一度将敌人一部压到河里,几乎导致敌人崩溃,但最终功亏一篑。

双方激战数日,伤亡都很大,最终敌人凭借着兵力和火力上的优势,迫使红军撤退。

由于初战失利,敌人的包围圈更小了,而且几路敌人的气焰也更加嚣张,妄图在短时间内就将红2、6军团一网打尽,而后转兵他用,集中力量围攻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

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红军及时地调整了战略战术,并且将地方武装编入主力红军,补充了人员,并且也做好了转移北上的准备。

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

4月9日,敌16师占领永顺县城。我党政军领导机关向北转移,以避其锋芒。敌人则节节推进,以求毕其功于一役。

当时几路围剿的敌军从东南方向压来的是陶广和李觉2个纵队,他们是这次围剿的主力,而且东南面地势较平坦,又靠近敌严密控制且有重兵驻守的常德、桃源等城市,不利于我军进行运动战。

从西北向苏区推进的是张振汉和陈耀汉2个纵队,他们是从湖北调来的,对苏区和红军的情况都不熟悉,此外对山地作战也不擅长。

贺龙最终决定指挥部队向桑植西北面突围,并求在运动过程中寻找战机消灭敌人。

恰好在此时,驻桑植的敌陈耀汉部派出172旅,抢先占领陈家河,企图堵住我军北上的通道。红军立即决定先消灭陈家河的这个旅,在敌人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

贺龙首先集中2军团,包围了陈家河。经过一昼夜战斗,将敌外围阵地全部夺取。

次日上午,王震也指挥6军团17师和18师赶来助战。172旅预感不妙,集中兵力和火力拼命向北山发起攻击,企图向桑植的主力突围。

当密密麻麻的敌军接近我军阵地时,罗章带领17师51团3营率先发起攻击,冲进敌阵,将敌人的攻击队形全部冲乱。

随后其他兄弟部队也全线发起攻击,敌人在我军的猛攻下,一片大乱。罗章没有急着指挥部队抓俘虏和缴获武器。他始终紧盯着敌人的旅部,指挥3营像一把钢刀那样在羊群一般的敌人中间直插敌指挥部。

敌少将旅长李延龄见势不妙,命令旅部的卫队拼死抵抗,同时仓皇向陈家河边逃跑,企图甩掉追兵。

罗章指挥部队咬着李延龄等少数人不放,最终将这伙敌人全部歼灭,李延龄也被击毙在河边,他手下的2个团长一个被打死,另一个成了红军的俘虏。

丧失了指挥的172旅在红军2个军团的围攻下很快全军覆没。我军取得了此次反围剿的第一个大胜仗!

红军指战员合影

缴获的山炮仍在军博展出

歼灭172旅后,贺龙命令部队休整一天,打扫战场清查战果。同时我军派出侦察员对桑植城内的敌陈耀汉的58师动向进行了侦察。

结合侦察员收集的情报以及截获敌人的通讯,贺龙判断敌人极有可能会弃城而逃。这就给了我军的运动战提供了绝好的战机!

果然,敌军北路纵队司令陈耀汉,他被李延龄兵败身死吓得肝胆俱裂,无心死守桑植,于4月12日慌忙带着58师的其余部队从向李觉和陶广靠拢。

但在红军地方部队的袭扰下,其行动异常缓慢,在其部在桃子溪宿营时。贺龙当机立断,决心指挥部队对敌人发起夜袭。

红17师再次出击,以2000人的兵力直扑超过4000的优势敌人!罗章的3营再次作为先头部队在夜幕的掩护下直插敌营。

夜袭开始后,红50团的尖刀营冒着大雨向敌人的炮兵阵地发起了攻击,仓促应战的敌军在夜暗中胡乱开炮,但无一命中。

红50团的尖刀营很快就占领了敌炮兵阵地,缴获山炮2门(有1门至今仍然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而罗章的3营则还是死盯着敌人的指挥部。

他指挥部队直扑58师师部,由于大雨和我军的夜袭,敌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官找不到兵,兵也找不到官,各自逃命,溃不成军。

这门山炮就是红军缴获敌58师的

混乱中,敌师长陈耀汉和参谋长周植先,以及师部警卫连,被罗章指挥的3营困在一个山头上。敌人的顽抗和大雨都挡不住红军进攻的步伐。

红军很快就冲上山头,和58师警卫连展开近战。陈耀汉见大势已去,准备举枪自杀,混乱中他的副官陈忠夺下手枪,一把把他推下山。陈忠则和几个贴身卫兵一起趁乱滚下山坡。

就这样,陈耀汉侥幸逃脱。但敌参谋长周植先及另外2000官兵则被红军俘虏。

这一仗我军歼灭58师师部和174旅,缴获敌人2门山炮,长短枪2000多支,电台1部。这2次战斗,极大地震撼了围剿苏区的敌人,迫使20万敌人全线后撤。我军则趁势恢复了湘鄂川黔根据地,并且转入了战略反攻!

1935年11月,在中央红军抵达陕北后,红2、6军团也决心北上和中央会合。

11月19日,红军主力离开湘鄂川黔根据地,开始长征。红军首先在11月20日抢渡澧水,冲开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

11月22日,红军进逼沅江。为了在敌人的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王震交给罗章一个任务,命令他带领他的3营趁夜赶到沅江边的大晏溪渡口前的一个山口,将那里的守敌消灭,保证军团主力顺利渡江。

红军在敌前抢渡河流

敌军在那里部署了1个加强营,并在山口两侧的制高点上修筑了坚固的工事,用机枪的交叉火力严密地封锁了山口的道路。

如果发起正面攻击,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无处藏身,伤亡会非常大,但如果要绕道的话,至少要多走两三天,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围追堵截下,红军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罗章在仔细察看了地形后,秘密地派几个战士到距敌人据守的山口一公里以外的一个小山头上,在山头的树上挂起灯笼和手电筒,然后突然全部点亮。

那几个战士还把山上的石头推下山坡,发出很大的声音,仿佛是大部队正在下山直扑山口。

敌人立即集中火力向山上的灯笼和手电筒处猛烈射击,并且还派出部队向小山头扑来。罗章又命令部队将准备好的稻草捆,点燃后顺着山坡滚下去。

大火把整个山坡上的野草都点着了。火势越来越大,敌人惊慌失措,放弃阵地后撤。罗章命令分两路从左右两翼对敌人进行包抄,将敌人一个整营几乎全部俘虏。

事后,王震特地向贺龙介绍罗章说:“过沅江他是英雄,该立大功的!”

23日,红二、六军团主力经过3天时间,分别从洞庭溪、大晏溪渡过沅江,成功地突破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顺利挺进湘中。后来罗章随同部队抵达陕北,在甘肃会宁完成了三军大会师。

红军战士与美国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诺合影

参加抗战、成平山团首任政委

在红军主力抵达陕北后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就在华北挑起了卢沟桥事变,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中国共产党号召“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结成最广泛的全民族统一战线反击日本侵略者。

由于统一战线的成立,陕北的红军主力被改编为八路军。红2方面军被改编为八路军120师,王震所在红6军团被改编为359旅,罗章也被任命为718团的政委,团长则是他红军时期的老战友陈宗尧。

1937年11月,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在中共冀西特委的大力协助下,359旅在当地得到了大量新兵的补充。

罗章的718团补充了来自河北省平山县的1500多名新兵。由于地方上的同志的努力,平山县当时的700多名党员,就有200多人带头参军,尤其是党员中的年轻人几乎全部参军。

在他们的带动下,当地的许多年轻人积极入伍。此后华北人民就将718团亲切地称为“平山团”,把这支部队视为自己的子弟兵。

1938年1月,718团在山西完成了为期2个月的战前整训,随后即开赴战场,和120师主力一道参加了晋西北战役,以策应国民党军第2战区正在进行的忻口会战。

此时恰好有日军1个中队由原平乘车开往崞县,718团2、3营在陈宗尧和罗章的指挥下,在田家庄设伏。

当日军车队驶入我军伏击圈后,我军立即以拦头截尾,两翼攻击的战术发起猛攻。经过大半天的激战,将日军这个中队大部歼灭,缴获重机枪4挺,轻机枪3挺,长短枪130多支和一大批军用物资。

“平山团”首战告捷!体现了这支部队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为此后抗日持久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八路军战士在展示缴获的日军武器和旗帜

1938年2月22日,日军第26师团主力在师团长后宫淳中将的指挥下,兵分数路向陕甘宁边区的黄河防线进犯。其中敌26旅团约8000人分三路进至黄河岸边的岢岚,并开始做渡河进攻陕甘宁的准备。

部署在偏关、兴县、临县、静乐和宁武等地的国民党中央军和晋绥军,约4个军的部队在日军的兵锋下溃不成军,纷纷放弃阵地狼狈西逃。日寇相继占领偏关、河曲、保德等七座县城,并且其一部渡过黄河,准备进攻陕西省府谷县。

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立即命令120师以坚决的攻势消灭日军,收复失地。

3月7日,359旅主力从崞县强行军赶到岢岚附近,将第26旅团11联队的1000余人包围在岢岚城里。718团也参加了战斗。

由于我军切断了县城的水源,困守在城内的日军饥渴难耐,只得弃城而逃。359旅随后跟踪追击,死死咬住了溃逃的日军,最终将日军大部歼灭于三井镇。

我军机枪手在射击敌军

随后718团就和兄弟部队一起,连续对日军发起攻击,收复了被国民党军弃守的七座县城,并将日军第26师团从黄河东岸向东,全部逼回了其攻击发起位置吕梁山地区。

此战八路军毙伤日军大队长以下1500多人,缴获山炮1门,长短枪200多支,军马100多匹,还击毁汽车12辆。

这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正面战场,唯一一次将日军战线推回的典范战例,也是八路军参加正面战场作战所取得重大战果,从而给国民党顽固派炮制的共产党和八路军“保存实力,游而不击”的谣言以有力的反击。

进入1939年后,随着抗战转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开始以更大的力度诱降国民党,同时集中兵力进攻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当年5月9日,日军华北派遣军企图以独立第3、第9旅团各一部,共5000多人的兵力,对我晋察冀军区领导机关所在的五台东北台怀镇地区进行大扫荡,以求一举摧毁我领导机关。

359旅717团和718团以3000人兵力,在山西五台山与优势日军进行周旋,牵着敌人的鼻子在山里转圈。

5月12日,日军的大合围扑空,不得不命令部队全线撤退。当疲惫不堪的独立混成第3旅团一部800余人撤至神堂堡西的南口泉、长坪后,717团便集中兵力对其实施围攻。

日军被我军压在不利地形动弹不得,不得不利用夜色突围,但在14日上午又在繁峙的上下细腰涧,遭到717和718团的南北夹击。

双方激战到15日,我军毙伤日军500多人,其余的日军不得不丢弃重武器和辎重,在飞机的掩护下狼狈逃回据点。

我军共缴获2门步兵炮,3门迫击炮,轻重机枪6挺,步枪451支和骡马100多匹,这就是著名的上下细腰涧歼灭战。

八路军在长城附近打击敌人

这次歼灭战是359旅抗战以来最辉煌的一仗。

“人民子弟兵”与“以身作则”

战斗结束后的第五天,也就是1939年5月20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专门发布命令嘉奖令,表彰罗章和陈宗尧指挥的718团“平山团”。

嘉奖令中说:“平山团历来作战勇敢,素有盛名……是平山人民的优秀武装,也是晋察冀边区人民的优秀武装,是太行山上铁的子弟兵。”这是“子弟兵”一词首次用于称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

此后,“人民子弟兵”就成了人民军队的代称。

到了抗战最艰苦的1942年,日伪顽沆瀣一气,加强了对敌后各根据地的进攻和封锁,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毛泽东主席号召全党全军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时任359旅供给(后勤)部政治委员的罗章负责组织生产工作。他总是随身带着锄头,下到基层亲自检查生产的情况。

他走遍了全旅在南泥湾开垦的10万亩土地。因为过度劳累,有一次他在下基层的时候不慎从马上摔了下来,跌进了一条深沟里,严重摔伤的他无法动弹。

幸亏他的坐骑善通人性,独自跑回部队,叫个不停,引起了其他同志的注意,然后随着这匹马,才找到了受伤的罗章,并把抬回医院治疗。

359旅官兵正在南泥湾开垦荒地

罗章的事迹很快传遍的陕甘宁了边区。1942年12月,毛泽东主席亲笔为他题写了“以身作则”的奖状。

毛主席还要求将罗章的事迹和奖状一并刊载于12月12日的《延安日报》上。后来,“以身作则”就成为了党对领导干部的要求。王震称赞罗章“真是个无论打仗、还是生产,什么事情,干起来都不要命的硬汉子。”

毛泽东主席为罗章同志亲笔题写的“以身作则”的奖状

在度过了最困难的岁月后,敌后战场逐渐扭转了被动局面,八路军从1944年开始展开了局部反攻。

此时,垂死挣扎的日军为了打通大陆交通线,发起了“一号作战”。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日军从河南一路打到了广西,国民党军损失40多万人,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的100多座城市和6000万同胞沦入敌手。

为了收复失地,解救沦陷区的同胞,中央提出派出一支南下支队到南方去开辟根据地。1944年9月1日,中共中央决定派王震、王首道等同志率南下支队挺进华南。718团也被中央点名作为南下部队。

1944年11月9日,南下支队踏上了征途。

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检阅南下支队指战员

1945年1月6日夜,南下支队主力在穿过河南的鲁山、叶县一带的公路时,遭遇到当地日军的阻击。

这些刚刚在正面战场面对国民党正规军取得了大胜的骄狂之敌,完全不把八路军放在眼里。尤其是敌人的装甲部队,竟不等步兵赶到,就展开战斗队形,开着车灯向我军猛扑过来。妄图先将我行军大队冲垮,然后再实施各个击破。

罗章指挥718团部队利用夜间作战能见度很差,敌人的坦克装甲车乘员视野不良的特点,先用机枪和步枪的齐射,把敌人的乘员逼进车内不敢打开舱盖观察情况,然后再打敌人的车灯和探照灯,最后逼近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使用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炸。

经过一夜激战,击毁敌人坦克和装甲车4辆,创造装备轻武器的我军反坦克的最高战绩。

在中国扬威耀武的日军坦克,由于我军缺乏反坦克武器,日军坦克很难对付

我南下支队先后和日伪军进行大小战斗130余次,毙伤俘敌3000多人,收复城镇乡村278座,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在解放战争中,罗章先后担任鄂北军分区副政治委员,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留守处主任兼教导团政委,第一野战军一兵团留守处主任等职。

建国后,罗章任新疆军区兰州办事处主任兼政委,新疆军区军事法院院长等职。1955年,罗章被授予少将军衔。

参考资料

《中国红军人物志》,广东人民出版社

《红军长征纪实丛书:红二方面军卷》,中共党史出版社

《八路军第三五九旅抗日战争史》,新疆人民出版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