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药明康德近年多股东减持,违规套现近30亿事牵泰康保险等机构

subtitle
今日财富杂志 2021-06-30 10: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日财富FortuneToday(ID:FortuneToday-)

文 | 张月橼

编 | 全 卓

近段时间,医药“大白马股”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药明康德”,603259.SH)因股东违规减持套现近30亿元,震惊市场,立案调查、股东索赔接踵而至,虽然调查结果和赔偿方案未有定论,但围绕此事件的讨论热度持续走高。

事件起因是药明康德端午节假期突然发出的一份道歉公告。根据公告,股东上海瀛翊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瀛翊”)在5月14日至6月8日间,违规减持药明康德股份1724.97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7%,减持总金额28.94亿元。该行为违反其在IPO时有关减持公司股份的相关承诺,未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

6月16日,药明康德收到上交所监管函,同日,股东上海瀛翊也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要求其配合调查。

对于该事件,《今日财富》同时联系了药明康德、上海瀛翊、上海瀛翊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江苏瑞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上海瀛翊第一大股东泰康保险(持股约55.64%)等。其中,药明康德相关负责人表示,事情本身对上市公司主体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有后续进展会发布公告;江苏瑞联称,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上海瀛翊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泰康保险方面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1

偷偷减持 or粗心大意?

资料显示,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12月,注册地江苏无锡,营运总部位于上海。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15年从美股退市。退市后,大分子生物药业务从母公司剥离至药明生物,分拆成两家公司:药明生物2017年在港股上市,药明康德2018年在A股上市。

药明康德主要为制药公司提供小分子化学药制药研发服务(CRO)和制药服务(CMO),上市三年至今,股价涨幅超过13倍,因而此时减持套现也能理解。

但问题出在上海瀛翊在实施本次减持之前未能遵守其作为委托投票方做出的有关减持公司股份的相关承诺,未提前通知药明康德,也没有提前15个交易日通过药明康德披露减持计划履行公告等相关程序,因此属于违规减持。药明康德方面称,其在6月8日因实施2020年度权益分派时取得最新的股东名册后,才注意到上海瀛翊持股数量发生了变化。

在道歉公告中,上海瀛翊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减持前其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381%,未达总股本的1%,相关工作人员未能意识到作为委托投票方,在公司A股上市时已经做出有关减持公司股份的承诺,导致了本次违反承诺减持行为。

不过,《今日财富》查询天眼查发现,上海瀛翊背后有着深厚的金融背景,其第一出资人为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占比约55.64%。泰康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不久前曾公开发言称,泰康保险在A股市场可能是前5位的机构,这说明泰康保险已深度介入A股,缺乏意识一说难以服众。

上海瀛翊的第二出资人是江苏华泰瑞联并购基金(有限合伙),出资人穿透有华泰证券、博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等。

另外,上海瀛翊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江苏瑞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上海瀛翊与江苏瑞联的座机号码相似,仅尾号不同,推测办公地点一致。江苏瑞联副总经理岳大洲亦被媒体曝出目前还在药明康德全资孙公司苏州药明汇聚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这也让投资者对于该事件“无意”背后的真相更为好奇。

对此,《今日财富》向上海瀛翊及相关方面求证,未获回应。江苏瑞联方面仅表示,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随即挂断电话。

2

一纸道歉难平众怒

除了工作人员未能意识到违规这一说法难以服众之外,公司的一纸道歉也未能抚慰股民的心。

道歉公告中,上海瀛翊称,已意识到上述减持行为违反了其对上市后减持公司股份事项所做之承诺,也进行了深刻的自查反省,并就本次违反承诺的减持行为给公司及公司全体股东造成的影响,致以诚恳的歉意。

然而,《今日财富》登录上证e互动发现,在药明康德的主页上,众多投资者在提问栏向公司发去了“灵魂拷问”,要求公司给出违规减持事件处理方案,并表达了提起集体诉讼的意愿,希望公司受到应有的处罚。

从监管处理来看,目前药明康德收到了上交所发出的监管函,要求上海瀛翊全面自查本次违规减持的决策过程、责任主体和发生原因,核查股份减持内控制度的完备性及执行有效性,及时采取切实有效的整改措施,避免此类违反承诺事项的再次发生。同时要求上海瀛翊及江苏瑞联积极沟通上海瀛翊的相关出资人,尽快制定必要和充分的补偿措施;提交此次股份减持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

6月17日,药明康德再发公告,证监会已在6月16日对上海瀛翊启动立案调查。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此前证监会或交易所对股东减持信息披露不及时或未披露的处罚,主要是警示、批评、公开谴责与限制交易,并且其中以批评为主。

“当前,违规减持处罚成本并不高。”中南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今日财富》,“比如没有披露的,罚款大约在50到500万元,但相比于30亿元,这个罚款力度实在是太弱。也有投资人说能不能强制减持人买回股票,但股票作为价格锚定的标定,这显然是做不到,因为这样会形成价格预期,从而扰乱市场功能。所以,未来对违规减持还是要通过罚款,可以加大中介机构比如券商的责任,来限制违规交易,将违规减持纳入券商的风控目标。”

3

大批股东减持 离场

事实上,对于目前股价处在高位区间的药明康德来说,上海瀛翊的减持套现并非个例,在此之前,药明康德也多次遭遇股东们的连番减持。

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陆股通)、WuXi AppTec(BVI)Inc.、Glorious Moonlight Limited、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UBS AG五大股东均对公司进行了减持。

其中,2020年底,陆股通账户持有药明康德6.1280%股权,今年一季度末持股比降至5.6654%;2019年底,WuXi AppTec(BVI)Inc.持股比为6.6641%,今年一季度末,持股比下降至2.8453%;Glorious Moonlight Limited在2019年底持股比为5%,今年一季度末的持股比降为1.6287%。

根据wind数据统计,2020年底,有133家机构持股药明康德,今年一季度末锐减至112家,计算可知,今年一季度有21家机构清仓撤离。

但是,与股东频繁减持相反的是,药明康德的业绩表现优异。年报显示,2020年,药明康德实现营业收入165.35亿元,同比增长28.46%;净利润29.60亿元,同比增长59.62%。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50亿元,同比增长55.31%;净利润15亿元,同比增长394.92%,创下单季净利润历史新高。

有分析认为,漂亮的业绩背后,药明康德隐忧暗存。首先,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来自于投资的收益为10.24亿元,占整体净利润的三分之二。持续的并购扩张容易产生商誉问题,2020年,公司账面商誉达到13.92亿元,占扣非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为58.35%,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其次,药明康德的核心业务为药物发现和临床前CRO业务,2018-2020年,公司临床CRO的毛利率分别为43.17%、42.93%、42.06%,呈持续下滑趋势,随着该领域的竞争愈发激烈,公司面临的压力也与日俱增

不过,在盘和林看来,股东们纷纷离场并不代表药明康德的业务没有前景。“作为综合性全流程CRO和CMO企业,其在药物研发外包方面具备很强的实力。但是这类企业往往是人才密集型企业,对于个人来说,长周期的研发外包项目劳心劳力,如果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减持来实现财富自由,有没有必要再去劳心劳力?”盘和林认为,股东偷偷减持说明了当前A股有些板块估值过高,这些高估值的板块,其内部是有减持动机的

如需转载请与《今日财富》杂志社联系

投稿及新闻线索邮箱:021-50388572

非工作日联系电话:18017346861
未经《今日财富》杂志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