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商城杀人案始末:残忍杀害好友夫妇,不为钱财,究竟为何?

subtitle
天上西藏西藏 2021-06-29 12:40

娱乐领域创作者

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说我父母离婚了。我父亲不负责任,因为他们从小跟我说要离他远远的,不要有太多的交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张生活在河南省杞县,长久以来,这个年轻人心中始终隐藏着一个困惑,差不多从有记忆的时候起,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甚至连她的消息都很少听说。对于自己的父亲,小张是没有什么感情的,因为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父亲几乎没有照顾过他。但其父亲认为,自己尽到了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

我以前给他买小孩的玩具、自行车,我给他买了很多的东西,只要回家我就把他抱在身上。小张的父亲说道。

在小张四岁的时候,父亲因触犯法律在监狱里服刑,在之后的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他只和父亲见过一次面。在监狱看父亲的时候,父亲告诉小张要好好上学,听奶奶的话。小张觉的爱他的奶奶,疼他的姑姑,多年来补贴他的二叔都胜过父母千百倍。亲人的呵护让小张心存感激,同时也加深了困惑,生身母亲为什么这样子狠心,即便和父亲离异多年,但在自己如此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怎么可能彻底断绝音信,这其中会不会另有隐情呢?

从那时,我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有点问题。小张说道。

而小张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也是河南商城警方潜心研究的一个问题。办案人员正在把小张和一个叫小峰的男孩儿进行情况比对,他们隐隐感到,这两个不同名字所指向的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小峰和小张虽然相差一岁,但是相似度很高。第二,小张户口上就自己一个人,父母亲都没有,单户口也是比较反常的。办案民警说道。

更让侦查员觉得可疑的是,经过秘密走访,附近的村民竟没有人知道小张的母亲到底是谁。我们进一步了解到这个孩子是他父亲从外地抱回来的。商城县警方之所以如此关注小张的身世,缘于他们正在侦办一起搁置很久的悬案。

在十几年前的商城县上峰山村的山上里,曾经住着陈氏夫妇和他们未满两周岁的儿子小峰。然而,一起轰动一时的重大刑事案件使得这个平凡却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有人打电话报警称,商城县上峰山村一对夫妇被杀了。

接到报警后,侦查员立即赶赴现场进行勘查,现场比较血腥,经家属辨认这两名死者正是陈氏夫妇。案发的这处民宅建在一个独立的山坳里,由三个房间组成,中间是客厅,东西两侧是卧室。男性死者俯卧在西侧卧室的床上,腰部裸露,左手呈现自然下垂的状态,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而女性死者是在东侧卧室遇害,现场的状况与西侧卧室恰好相反,比较凌乱,给人的观感也十分残忍,床上、地面上、女性死者的面部和其他肢体上残留有大量的点片状血迹,与犯罪嫌疑人有一个搏斗的过程。嫌疑人使用的凶器是砖块和锄头,经法医鉴定,两名死者都是头部遭受重击导致颅脑损伤死亡,死亡时间是5月25日的晚上。

案发中心现场并没有翻动的痕迹,财物也没有丢失 ,很显然,嫌疑人的目的不是图财。这名女性死者是一般的家庭劳动妇女,比较淳朴,男性死者生性相对豪爽一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接触。侦查员对两人的社会关系进行了全面梳理,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与人结怨的情况,仇杀的可能性也很快就被排除了。经过现场勘查,侦查员也没有能够从现场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我们当时的侦破方向就是明确这个凶手来自何方?他是哪里人?是什么职业?哪些人见过他,他有可能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根据陈氏夫妇亲友的回忆和附近村民的描述,在案发前一个月左右,一名男子曾借住在陈家,而且在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这名男子也曾断断续续地在陈家小住过。这名男子身高在1.6米左右,北方口音,夹杂着湖北的方言,脸长长的,身材比较瘦小,有络腮胡子,类似江湖游医这样子的职业。

在案发现场,侦查人员提取到了一枚使用过的用于针灸的银针,除此以外还在桌子上找到了一份没有署名的留言。这个纸条是写给男死者的,上面的主要内容就是说,你的妹妹不太配合治疗,希望你从中间帮助沟通一下。这名游医在陈家居住期间,陈氏夫妇也介绍附近的村民给他认识,请他帮忙看病。但是,除了这名游医姓张以外,大家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籍贯等信息。

引起侦查员警觉的可疑之处有两点,一是陈氏夫妇遇害之后,借住陈家的这名游医也消失了。第二点是,陈氏夫妇遭遇不测,而他们的孩子小峰也不知去向,从现场情况看,小峰并没有遭遇毒手,小峰是不是被这名游医带走了。综合所有因素,民警认定游医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对这名游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侦查员请来了湖北省公安厅的刑侦专家为这名游医进行了模拟画像,模拟画像画出以后,见过他的人都说相似度比较高。民警遂拿着模拟画像展开走访,由于上峰山村地处河南、湖北、安徽三省交界处,地形复杂,考虑到嫌疑人带着一个孩子行动不方便,侦查员认为他很有可能选择藏匿在附近或搭乘车辆逃离到其他省市。

嫌疑人带着小峰搭乘了一辆三轮车,据这辆三轮车夫妇回忆,该男子前往与商城县相邻的新县沙窝镇,小男孩衣着单薄,没穿袜子,他们还把自己孩子的衣服送给这个小男孩御寒。侦查员立即对沙窝镇可乘坐的交通工具进行了排查,但是,由于此时距离案发已经半个多月,作为交通枢纽的沙窝镇人流量有那么大,侦查员没有得到一丝有价值的线索。几年过去了,侦查员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嫌疑人的踪迹。

接群众举报称,湖北省红安县一名游医与协查通报上的张姓游医体貌特征高度相似。经调查,发现这名游医行踪不定,常年在湖北和河南交界的大别山区给村民看病。经过四个月的秘密调查,侦查员基本摸清了这名游医的生活轨迹,认为他并没有作案的动机和时间。经询问,这名游医生的嫌疑被排除了。多年来,侦查员也得到过很多类似的举报,只要有一丝线索,侦查员都会进行认真核查。

案件的侦破工作没有任何进展。经办案相关部门协商转变侦查思路,嫌疑人作案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抢走小峰,那么这个孩子应该还活着,如果找到他,这个案子也就侦破了。警方以刑侦科技手段提取了被害人夫妇的DNA信息,经比对,他们发现河南杞县的小张很可能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小峰。

侦查员将小张的血液与陈氏夫妇的DNA做二次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小张就是被害人陈氏夫妇的儿子小峰。失踪了十几年的小峰终于找到了,其养父是不是杀害陈氏夫妇的嫌疑人。据查,此人在安徽省蚌埠监狱服刑,进一步调查显示,小峰的养父懂一些中医知识,常年在湖北、河南、安徽三省交界的农村行医,其体貌特性与张姓游医高度吻合。

民警赶到监狱后,发现小峰的养父正是这名张姓游医。经带回商城县公安局,其养父承认小峰是买来的,但否认案子是他作的。侦查员决定从小峰入手,终于突破了其养父的心理防线。

据张某交代,其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给他留了一个女孩。他自学了针灸靠行医为生,张某在鄂豫边界偶然结识了陈某。等再次见到陈某的时候,陈某热情的邀请张某到家中吃饭,张某也见到了陈某的妻子和儿子,这次之后,陈家几乎成了张某的暂住地。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张某希望要个儿子来养老,接触的多了张某对小峰便动了心思。

陈某有次不小心扭伤了腰,让张某来为其治疗,张某便趁着这个机会,便起了不良之心,张某便从院子找来砖块和石头砸死了陈某。又偷偷跑到小峰母亲卧室想抱走小峰,小峰母亲被惊醒了,张某随即用砖头打死了女主人,把小峰抱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