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揭秘1999年克拉玛依灭门案:一家四口被害,最小的孩子才2岁多

subtitle
合纵历史 2021-06-25 15:57

1999年12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发生了一起特大惨案,一家三代四口人被灭门。这起案件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克拉玛依市公安局调集了上百名刑侦队员,先后去河南,山东,广东,甚至黑龙江等省份调查,走访了346家企业事业单位,终于将这起案件成功破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全家4口被灭门,凶手逍遥法外

很多人只知道1994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友谊馆发生了一起特大火灾,这场火灾共造成325人死亡,大多数都是当地学校的优秀中小学生。1999年12月8日,克拉玛依市再次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一户人家共4口人被残忍杀害,凶手却逍遥法外。

1999年12月8日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晚上20点左右,朱小军(化名)的岳母来医院送晚饭。朱小军的妻子因为生病一直在医院住院,朱小军在病房里陪护妻子,他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朱小军给自己家打了好几通电话,父母却始终没有接。

朱小军的妻子生病后,他每日每夜都在医院照顾妻子,只能把年幼的孩子托付给父母照顾。每天晚上朱小军都会给父母打电话问一下孩子的情况,今天晚上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朱小军的父母年事已高,每天都在家里带孩子,晚上20点多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父母不可能外出,为何家里没有人打电话呢?

吃完晚饭后朱小军又给家里打了几个电话,可是电话始终没有人接通,朱小军的内心越来越紧张。晚上12点左右,朱小军还是不放心家里的情况,又给妹妹朱小芳打电话,没想到妹妹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妹夫谭宁不知道妻子去了哪里,朱小军越来越担心,父母和妹妹怎么会突然失踪呢?

12月9日凌晨00:30,谭宁始终联系不上妻子,他骑着自行车来到岳父岳母家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谭宁发现大门紧锁,无论怎么敲都没有人开门,家里的电话也始终没有人接通,谭宁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两个老人在家使用煤气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在家晕倒了呢?

谭宁赶紧返回自己家找来岳父岳母家的钥匙,当他再次回到岳父岳母家门口准备打开家门的时候,谭宁的内心却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他害怕打开家门后看到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幕。谭宁对旁边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明了事情的原因,希望出租车司机能跟他一起开门,看看发生了什么。

大门打开后屋里漆黑一片,隐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谭宁抹黑打开了电灯开关,他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见家里遍布血迹。岳父岳母家就好像被盗贼光临过一样,家里被翻的很乱,沙发垫散落在地上,侄子朱明哲的玩具枪以及玩具飞机也掉在地上。谭宁慌慌张张的打开卧室的房门,发现床上躺着2具尸体。

凶手杀人手法残忍

谭宁发现一家4口被杀后,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警方只用了三分钟时间就赶到了案发现场。警方将案发现场保护起来,进入房间内调查。打开卧室的小门,首先发现55岁的女主人郑开华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半的被子,她的双手被绑起来,被子上和地面上有大量的鲜血。

床上还躺着一个小孩朱明哲,他的嘴里塞着布条,双手也被绑起来,朱明哲躺在郑开华的身边,身上和床单上有大量的血迹。警方推开厕所的大门,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孩倒在厕所里,57岁的男主人朱连聚倒在厕所门口,他的额头上有被钝物击打的痕迹,身上出现了大量的刀伤。

仅从案发现场来看,凶手的杀人手段非常残忍,将全家4口人全部杀害,这样恶性的杀人事件在克拉玛依史无前例。公安局局长亲自来到现场调查,成立专案组,凶杀案发生的时间不长,凶手逃亡的时间也不长,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把凶手捉拿归案。

朱家从来没有与人结过仇

朱小军接到妹夫的电话后赶到现场,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和妹夫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警方询问朱小军,你的父母有没有和人结仇,最近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在房间附近出没?朱小军说他的父亲朱连聚是油建九分公司的总工程师,1988年退休后又返聘到单位里负责西郊水库的引水灌溉工程

朱小军的母亲是一名家庭主妇,平时在家里洗衣做饭,照顾家人,很少与人来往,夫妻二人除了买菜做饭以外几乎从来没有外出过。还有一名死者是朱小军最小的妹妹朱小丽,她是油建公司四中队的一名会计,案发当天她回父母家吃饭,没想到也遇难了。最后一名死者是朱小军的儿子朱明哲,这个孩子才两岁零9个月

警方对附近的邻居进行了走访,有一位邻居说晚上19:50的时候看见朱小丽在车库旁停车,邻居还跟朱小丽打了一声招呼,后来就再也没有听过朱家有任何动静了。朱家夫妇性格平和,从来没有与人结过仇,为何会被人灭门呢?警方猜测这起案件很可能与三坪水库有直接的联系。


案件侦破困难重重

12月9日凌晨4点,克拉玛依市公安局组织了50名得力干警,局长亲自做了行动部署,先前往三坪水库调查沙场的工作人员,其余几人在马路上设置关卡,寻找可疑人员。被害者一家住在油建公路西边的1栋居民楼里,家里面积不大,属于3房1厅的户型,客厅茶几上的电话线被拽断了,地面上留下了几枚残缺不全的鞋印,保险柜以及上锁的抽屉都有被撬动的痕迹

警方了解到朱家夫妻很少与人产生矛盾,和周围的邻居相处和睦,这起案件可能不是仇杀而是劫财。由于这起案件的线索太少,当年的破案条件又有限,破案陷入了瓶颈。转折点发生在12天以后,直到12月20日,克拉玛依市八一北村再次发生一起凶杀案,一位老太太以及其年仅5岁的小孙女被杀害

警方认为两起案件中有很多相似的成分,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12月27日,克拉玛依市某商贸城的一位保安人员听到两个年轻人在对话:

“鞋子处理了没有?”

“已经处理了,你也太残忍了,怎么连小孩子都杀。”

“当时没办法,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很安全?”
“很安全,警察还没有查到这里。”

警方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将商贸城包围起来,可惜当时没有监控设备,两名可疑人员再次逃跑。案件回到2000年1月1日,克拉玛依市人民沉浸在千禧年到来的喜悦之中,专案组民警们依旧在调查这两起凶杀案。警方在北斗新村调查时,发现一个叫蔡超的湖北人非常可疑,警方将他带回对审讯,蔡超说自己和另外两个无业游民从湖北来到新疆淘金。

警方发现蔡超的神情高度紧张,又找来了他的两个朋友一起审讯,三个人交代自己来克拉玛依的目的时说话吞吞吐吐,三人的证词有冲突的地方。警方经过一天一夜的审讯,三个人终于交代了自己犯下的抢劫杀人案,警方在两人家中搜到了死者丢失的财物,最终三名作案人员因为故意杀人抢劫罪,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