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月22日,满帮集团正式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YMM”,上市公开发售价为每股19美元,开盘价22.5美元,截至美股收盘,满帮集团报每股21.76美元,较发行价涨14.53%,总市值236亿美元。

尽管满帮开盘迎来大幅上涨,体现出了二级市场对它的信心。但236亿美元的市值,距离市场期待仍有距离。全年GTV达1738亿元的满帮集团,占据着货运赛道的绝对优势,而同样领衔网约车赛道的滴滴,其估值已达800亿美元之多。

满帮与滴滴之间的市值差距该有这么大吗?这与满帮与第二大货运平台福佑卡车的市值将比肩滴滴的市场预言似乎差距甚远。福佑卡车同期于满帮赴美递交IPO申请,拟登陆纳斯达克,作为拥有近4万亿市场的整车领域两大巨头,市场对他们的预期并不逊色滴滴。

10倍于网约车市场的整车运输赛道

6月11日,滴滴也向SEC正式递交了IPO申请,彭博社此前援引知情人士言论称,交表前几个月,一级市场对滴滴的定价达到950亿美元。业内人士表示,在未来增长方面,滴滴布局的自动驾驶、造车,是当下最值钱的两大风口。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4亿人次,使用率为47.3%;行业的市场规模达3044.1亿元,同比增长3.42%。

网约车市场很大,但远不及货运市场。卓识咨询表示,2019年,中国公路货运行业市场容量达6万亿,其中整车运输市场占据3.8万亿元,成为货运市场最大细分领域,而且年复合增长率为3.8%。

近期先后赴美申请IPO的福佑卡车与满帮,正是这个整车运输领域的两大头部平台。满帮以信息撮合模式成为最大的匹配平台,福佑卡车以闭环交易模式成为最大的交易平台,两大平台占据着这个3.8万亿整车市场的绝对份额。

而作为公路货运赛道中的头部企业,一方面,满帮有着极其豪华的资本阵容,软银和红杉为其主要股东,在本次上市前的股权占比分别为22.2%与7.2%;另一方面,从平台GTV(平台总交易额)来看,满帮2020全年GTV为1738亿元,而滴滴2020年GTV为2146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论是市场体量还是交易额来看,满帮不处下风。而历经17轮次的融资,在股东阵容方面,满帮也不逊色。不同的是,满帮属撮合平台,滴滴属交易平台,以至于有投资人士曾预言,满帮加上福佑卡车(闭环交易模式平台),这两大平台的估值可比肩滴滴。可以看出他们对货运市场所抱有的信心。

满帮与福佑卡车两公司市值应比肩滴滴?

滴滴公布的招股书表示,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也因此,让人难免产生滴滴增长面临天花板的担忧。甚至有媒体报道称,从现金储备情况来看,持有70多亿美金现金和短投的滴滴,资金需求并不是IPO最主要的原因,业务发展需要和帮助股东、员工套现退出或许是上市的主要目的。

反观满帮,在整车运输的主业外,启动布局同城业务,并针对货车司机提供了保险、贷款、电子油卡、ETC等增值服务。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有大约192.83万名用户在满帮平台使用了至少一项增值服务。另外,从2020年8月开始,公司从卡车司机处收取来自中国某些城市的运输订单佣金。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3个月内,交易佣金总计8550万元人民币。

对满帮来说,一季度订单量和GTV同比增长分别为170%和108%,试水的佣金业务也持续增长。同时,福佑卡车专注于整车运输的交易服务,将KA(大客户托运人)业务标准化服务成功复制至SME(中小型托运人)业务,收获连续性的高速增长。

根据福佑卡车此前的招股书数据显示,SME业务自去年7月推出以来,从2020年营收占比2.4%迅速上升到2021年前3月的10%。今年3月,福佑卡车SME业务贡献了总订单量的22.8%,4月占比为26.7%。据其近期的618战报显示,SME订单占比持续扩大,已实现连续十个月环比持续增长,成为福佑卡车第二增长曲线。

可能会有一种看法是,网约车有着较高的市场渗透率,数字货运的渗透率较小。从当前来看的确如此,货运业当前线上化渗透率仅仅为1.8%。但市场认为,到2025年这期间,货运线上化将迈入高速发展期,线上渗透率将由1.8%达到14.7%。当前渗透率虽低,已然可以达到千亿级的GTV,可以预见,到2025年的市场高发渗透后,平台交易额必然显现倍增效应。

干线货运更早实现无人驾驶

无人驾驶似乎成为巨头不可缺少的一块拼图。滴滴对无人驾驶早有启动,货运两巨头也没放过这一机遇。满帮与自动驾驶科技企业智加科技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将前装量产级别的高速干线自动驾驶重卡引入到与满帮的战略合作中;同时,满帮还与英伟达、一汽和智加科技早早布局了无人重卡车队的建造。

而为构建起新一代自动驾驶运力网络,在今年5月,福佑卡车与自动驾驶技术平台主线科技再次联合宣布,启动国内首个干线物流自动驾驶商业项目。作为项目运行第一阶段,首批自动驾驶测试卡车已完成系统调试,基于福佑卡车智能调度系统和运维线路,搭载主线科技人工智能运输系统NATS和组件,于5月底在京沪线试运营。

以已经上市的无人驾驶卡车企业“图森未来”为例,目前市值已经超过100亿美金。智加科技与主线科技虽尚无登陆二级市场,但可以预见,两者对满帮与福佑卡车都将有着很高的外延价值。因为货运与网约车的属性不同,货运业已具备封闭场景的上路运行条件,更早于网约车落地应用。

所以满帮与滴滴之间真的有三倍估值差距吗?究竟是满帮被市场低估了,还是滴滴被高估了?满帮与福佑卡车是否可以比肩滴滴估值?二级市场对这些问题自有解答,但从当前业绩及未来布局来看,显然市场给到的价值有失公允。货运市场是经济运行的底层,万亿市场每一点的渗透率增长,都是千亿级的交易增长,应以长线眼光看待这个市场的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