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实人的复仇——泗洪青阳镇特大杀人案

subtitle
恩怨江湖 2021-06-25 11:30

本号的所有刑侦故事皆由汤姆三叔原创,由恩怨江湖发布,未经授权,不可转载和复制。

今天故事的主角是个老实人,在我们现代社会常常会有人说“以后找个老实人就嫁了”,何谓老实人?老实本分其实只是表象,重点是能吃亏,受点委屈不说出来,这就是老实人。但是只要是人他都有底线。就算是再老实的人,你触碰到他的底线也不行,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从故事中我们能看见一个老实人如何一步步被逼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希望这个案件对大家有启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案发生在七十年代江苏泗洪青阳镇

故事发生在1979年的江苏泗洪青阳镇,故事的主角是傻大个农民,名字叫孙福继,外号“孙大鼻子”。孙福继不是江苏人,是来自安徽,家乡在安徽大别山的一个山沟沟里。孙福继40年代生人,父亲死得早,在他家里上面还有四个孩子,可以想象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在贫瘠的安徽山村里,孙福继母亲一个人要抚养五个孩子,他们家日子过得有多苦。孙福继从小到大都是在极度贫穷中生活的,家里几乎除了一口破锅啥都没有了,他们弟兄五个基本上就没吃过什么荤腥,能填饱肚子不饿死就算不错了。
这种环境下也别提什么读书上学了,孙福继长成小伙子时除了一把力气,也是两眼一抹黑,啥字都不认识。像这种山村也是基本上不需要什么读书人,有把力气能干农活就行,但是孙福继并不想一辈子都缩在穷山沟里,他想走出去看看,这时候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堂叔。他的堂叔很早就离开了家乡,参了军,入了党,在抗战时打过鬼子,立了很多军功,解放后被授予上校军衔。孙福继就找到了他,侄子求自己堂叔又怎么能不帮忙呢?于是托关系让孙福继参军入了伍,在那个岁月想参军入伍是很不容易的,也算是他们家乡出的一个人才。
在这里要介绍一下孙福继的长相和身材,如前文所介绍的一样,孙福继个子很高,有1米9以上,这是优点。但他缺点也很明显,就是长相很一般,大鼻子眯缝眼,还有龅牙。在部队里长相不那么重要,主要是看人的身体素质,这方面也是孙福继的优势,他个子高力气大,身体很健壮。部队看孙福继个子高,身体好,但是不识字,就把他安排到了篮球队里去打球。孙福继在那里打了两年球,虽然他个子高,但是脑子笨,反应慢,球打得很一般。

孙福继是个典型的傻大个(网络配图)

眼看两年时间快到了,马上孙福继的服役期就要满了,眼看就要退伍了,这时候的孙福继开始着急了。在军队里除非你能提干,不然服役期满你哪里来就要回哪去,孙福继这种文盲是绝无可能提干的,到期肯定只能再回到安徽大别山的穷山沟里去。孙福继一想,好不容易走出来的,这再回去那这几年的兵不是白当了吗?想来想去,孙福继最后只能又想起了自己的堂叔。
堂叔在听完孙福继的烦恼之后帮他想了个办法,因为堂叔在江苏泗洪县有点人脉,就动用了一点人脉让孙福继在泗洪县复原,因为孙福继曾经打过篮球,又帮他调到了青阳镇工人路小学当了一名体育老师。不要小看这一步,从那时起孙福继就摇身一变从一名农民变成了一个县里人,拿上了“非农户口”,这个可是国家正式职工,能拿国家口粮的“铁饭碗”。消息传到孙福继的家乡,他们同村人可都羡慕坏了。
虽然已经是城镇居民了,还端着“铁饭碗”,但是孙福继马上就感到了危机感,为什么呢?因为青阳镇不大,镇上人都有排外的情绪,突然空降一个小学老师,虽然是教体育的,学校里的人内心也很不舒服。而且这个傻大个,长的的确高,但是相貌丑陋,性格内向,脑袋不灵光,看上去呆头呆脑的。虽然他一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但是小学里都是喝墨水出生的,基本上没人和他接触。同事有时在一起聊天,孙福继凑过去也想参与,但是发现他们说的都是方言,他一句也听不懂,而且人家也没准备让他参与,因为都知道他就是个文盲大老粗出身。每当这个时候,孙福继都有种挫败和孤独感,可一回想起家乡的那些苦日子,这里虽然人情冷漠,但是咬咬牙也就坚持下去了。

孙福继托关系成了一名小学体育老师(网络配图)

没过多久,小学里调来了一个语文老师,名字叫廖爱珍。这个廖爱珍比孙福继小3岁,她的性格比较好不太排外,时常会和孙福继聊天说笑。孙福继看着眼前这个有点姿色,略带点风骚的美女,干涸的内心仿佛迎来了甘泉,没过多久竟爱上了她。这个廖爱珍因为年轻漂亮,以前谈过好几次恋爱,但是每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她的前男友们都打了退堂鼓,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廖爱珍她就是青阳镇人,父亲是粮站的一个小干部,家庭条件还算不错,虽然这些硬性指标都很好,但是廖爱珍家庭却有个非常大的缺陷。原因就是廖家只有三个女儿,没有男丁,像在青阳镇这种苏北地区,他们的思想观念非常保守,认为家里必须要有男丁,如果实在没有就要让女婿入赘到女方家庭,未来生下来的孩子都随女方家的姓氏,并写入族谱。
像这种要求,廖爱珍的那几任前男友自然都不会答应了,因为入赘在当地人看来也是不光彩的事,只有穷的没活路,或者是想拿城镇户口的农民才会答应入赘,而像廖爱珍这种有姿色又年轻的城镇女青年断然不会找农村的大老粗做丈夫,在县城里找没人愿意,所以她也很苦恼。
而此时一向害羞的孙福继主动向她提出交朋友的请求,这让廖爱珍很惊喜。其实孙福继也是没办法,他已经26岁了,在农村都快要当爷爷了,现在虽然成了县里人却只能住在学校宿舍里,连个家都没有,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想谈朋友找老婆谈何容易?幸好他这时候遇到了廖爱珍,这个女的不反感他,不排斥他,还主动找他说话,这让他感到很意外,自己再不抓住这个机会那真的成光棍了,于是孙福继大胆的迈出了那一步,主动要廖爱珍成为自己女朋友。
廖爱珍也看上了孙福继的老实本分,答应了和他交往。当然孙福继虽然长得丑,家里穷,但是其他任何方面都是挑不出毛病的。两人接触时间一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廖爱珍就把与自己结婚需要入赘到自己家的条件和孙福继说了,孙福继有过犹豫,但是一想不把握住眼前的这个美女,还能去找谁呢?难道要去找个村妇当老婆吗?最后也就答应了入赘的条件,于是两人开始筹办婚礼。
这场婚礼自然由女方在青阳镇上办,也邀请了远在安徽大别山农村的孙家来出席。孙福继在江苏泗洪当上小学老师这事,让孙家在他们所在的村子着实风光了一回,而后又传来孙福继娶的老婆是镇上小干部的女儿,这让孙家更有面子了。但是正当孙家的人准备去泗洪出席孙福继的婚礼时,突然从别人口中得知入赘这回事,觉得脸上无光,当即决定不出席他们的婚礼了,只派孙福继的大哥一个人去。

孙福继大哥在婚宴上放了岔子(网络配图)

这个孙福继的大哥也是个没有见识的大老粗,在孙福继的婚礼上,当有人让他向婚宴上的嘉宾说几句时,他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就说:“其实我弟弟是嫌我们家穷,所以才答应入赘到女方家的,事先没和我们商量,我们家里其实都不赞成这门亲事,这以后他的事我们都管不了。”虽然孙福继大哥说的都是大实话,但是这话也是要分场合说,在这么多亲友面前说这话不是丢廖家人的脸吗?果然当天晚上,本该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廖爱珍吵着就要和孙福继离婚,就是因为他大哥这不着调的话,还好后来廖家的人在旁边劝才平息了这场风波,但是这婚房孙福继却进不去了,结婚后他住的还是学校里的老师宿舍。
孙福继婚虽然结了,但是和廖爱珍这根本就不像是一家人,好在孙福继是个老实人,就算老婆这样蛮横不让他入门,他也没说什么,日子就这样的过。
直到几个月后的一天,这天廖爱珍下班回来心情格外好,两人吃过饭以后,廖爱珍拉着孙福继的手说:“乡巴佬,今天晚上让你喝杯甜酒吧!”这是张兆和接受沈从文求爱时说的一句话,作为山里来的乡巴佬孙福继如何知道这些?但是他懂妻子这么说就意味着今晚上他能留下来过夜了,于是马上打水洗漱,早早地就在床上等着娇妻的到来。没一会儿,廖爱珍果然来到床边,脱衣就躺下来了,孙福继心里一阵窃喜,心想今晚要把洞房花烛夜那晚的遗憾都补上!
但是让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迟来的洞房花烛夜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了小镇上人们的一个笑柄。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孙福继在那个方面有缺陷,简单地说每次一到关键的时候他就不行,成不了事。这第一次两人行房,廖爱珍还以为可能是孙福继因为是处男,第一次很紧张,没有经验,能够理解。但是没几天两人第二次行房,孙福继还是到上阵时总是掏不出来枪,这时候廖爱珍就不高兴了,说看你人高马大,精神抖擞的,没想到是个软蛋啊!孙福继给妻子说得害羞的不行,但也没办法,这是一种身体缺陷。
三个月后,两人在尝试了多次以后,某天晚上孙福继借着酒劲终于办成事了。但是没办成还好点,这次成功反而让廖爱珍更不满意,因为时间实在太短了,几秒钟就完事了。廖爱珍讽刺他说,他连地上跑的猫狗都不如,畜生干这事时间都比你久。孙福继被廖爱珍越说越无力,往后的几次夫妻行房时间就更短了,但是廖爱珍嘴上可不饶人,这边骂着丈夫性无能,那边又向着自己母亲、妹妹和闺蜜诉说。这种夫妻之间的秘事如何能向外人说呢?这本该外人不能知晓的秘密就一点一点在孙福继的身边传开了。这没过几天,孙福继性无能的事情在整个小学内都传开了,孙福继的同事都在私下里取笑他,虽然人高马大,但实际上啥也不是,这让孙福继在同事之间的地位就更低了。孙福继在学校备受排挤,领导看不上他,很多年评职称都没孙福继的份;同事间瞧不起他,基本上办公室里的琐事都丢给他干,简直就成了佣人;最后连新来的老师也欺负他,根本没把他当作前辈,对他感觉就是低自己一级的存在。

孙福继在学校和在过的都很苦恼

学校里的事情都还好说,但是家里可就不行了,你这样成不了事,如何给廖家传宗接代呢?面对丈夫的性无能,廖爱珍几乎就要和孙福继离婚了,但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虽然两人行房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也是草草了事,但是偏偏几个月后廖爱珍就怀孕了,后来还真生下来一个大胖小子,这可让孙福继和廖家人都高兴坏了。廖爱珍一看这个孩子白白净净的,自己十分喜欢,就对丈夫说,我跟爸妈商量过了,这个孩子随你姓,往后的再姓廖。妻子这么一说,孙福继喜出望外,他更把这个孩子当作自己的心头肉了,整天不是抱着就是扛着,喜欢的不得了。
孩子虽然生下来了,但是其实孙福继和廖爱珍的家庭矛盾并没有缓和。现在两人虽然有了孩子,但是不要忘了此时的廖爱珍还年轻,那方面的欲望可是与日俱增的,孙福继每次又都不能让她满意,所以每次行房结束她都要对丈夫各种抱怨。不光廖爱珍对孙福继有意见,跟着廖家的其他人也对孙福继是各种看不惯,横挑鼻子竖挑眼。每次只要孙福继一说话,廖家人都会跟着各种讽刺和奚落,就连廖家最小的小女儿也能当着面骂他。这让孙福继内心十分愤恨,但是他是入赘的,又怎么能对着廖家人爆发呢?时间一长,孙福继就起了离婚的打算,但是就在此时廖爱珍第二次又怀孕了,又生下一个男孩。孙福继在高兴之余,内心就有点怀疑,自己和妻子很长时间才会行房一次,这每次行房还让妻子都不满意,怎么就能让她怀孕呢?而且这个二儿子根据时间推算应该是早产儿,但是生下来一点都不像是早产儿,这些怀疑都被孙福继装在了心里。
但是很快这怀疑就被孙福继得到了验证。一次他在学校值夜班,晚上去学校旱厕上厕所,他正在蹲坑时突然听见隔壁女厕所传来一阵嬉笑声,原来是两个女老师在说笑。孙福继仔细一听,惊得冷汗直冒。只听一名女老师说:“是啊,那个孙大鼻子还蒙在鼓里,把那两个儿子当宝贝呢,其实忙来忙去帮别人养了儿子!”另一名女老师说:“只怪他老婆太风骚,勾引这个勾引那个,大鼻子又是个软蛋,管不住自己老婆,其实周边谁不知道,就他一个人被当傻子骗。”听完这两人的谈话,孙福继气的牙都咬疼了,他马上就想去找廖爱珍谈清楚,要和她离婚,但是很快他又冷静了,这毕竟是两个女人的聊天,属于流言,怎么能轻信流言呢?但是自己又实在是怀疑,因为大儿子渐渐长大了,发现他越长越不像自己。虽然自己喜欢那个儿子喜欢的不得了,但是这也成他一个心病,今晚上听到的这个说法到底是不是真事呢?他十分苦恼。
而就在孙福继心情低落之时,有一天他在街上遇到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是他的战友现在被分在了青阳镇人武部工作。因为是战友,以前一起扛过枪,孙福继没事就往他的单位跑,和他聊天喝酒,诉说自己的苦恼。这个战友也是个实在人,他听了孙福继的诉说之后,时常劝他如果忍不了就下决心离婚,一刀两断,如果为了孩子还暂时能忍就忍下去。孙福继也没办法,只好听战友的意见,暂时把这一肚子火给忍住了。这个人武部的战友是负责组织民兵射击训练的,因为人武部人手不够时常就让当过兵的孙福继帮忙,孙福继在部队虽然不是神枪手,但是组织民兵进行射击训练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到了最后,孙福继就几乎成了人武部的半个员工了,枪械装备在哪里储存保管他一清二楚,这也为后来的惨案埋下了伏笔。
到了1979年,大儿子已经11岁了,小儿子也9岁了,两个孩子越长越大。看着两个孩子反而印证了孙福继从前的怀疑,因为自己的长相太丑,但是这两个孩子却一点也不像他,长的非常好看,孙福继的疑心病越来越重,某天他趁着妻子外出时,无意翻出了妻子的信件,都是男性给她的情书。年头久的还好说,那都是前男友写的,但是往后看居然发现了有近期的,而且写信人就是他们学校的校长,这让孙福继气得要死,总算找到妻子在外面偷人的证据了!
正在此时,那个人武部的战友正好来找他喝酒,孙福继把这事和他一说。那个战友说,这只有信件,不算是铁证,因为要抓出轨你必须把人堵在床上啊!你说你的两个孩子都是校长的,但是你也没证据啊,不能因为长得不像你就不是你的吧!而且就算你现在去把校长杀了,你也要枪毙,何苦呢?不如离婚算了!
孙福继思来想去,决定直接离婚,但是就算离婚工作不能丢,他还想去老家继续老师的工作,于是他去了文教局,想让文教局的局长给开个条子。但是这个文教局的局长是廖爱珍的远房亲戚,他怎么可能向着孙福继呢?在他看来,廖爱珍是吃了亏的,因为给你当了十年媳妇,替你生了两个儿子,你想拍拍屁股就走人,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最后这个局长说,要不然你就离婚,教师也别干了,回安徽当农民去;要不然就滚回去,继续和廖爱珍过日子。
在文教局这里吃了个闭门羹,算是断了孙福继想离婚的后路,但是每次回家看到廖爱珍,想起她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的样子他就恶心,再看看两个野种,他也觉得心烦,就不想再在这个家过下去了。此时的廖爱珍也从别人口中知道了孙福继想离婚的事情,和他大吵大闹。而在火头上的孙福继决定不再忍了,拿起东西就开始打廖爱珍,廖爱珍被打的哇哇直叫时,惊动了邻屋廖爱珍的父母,他们马上跑来拉架。他俩不出现还好,出现了反而让孙福继火气更大了,拿着菜刀就要砍岳父,岳父被他吓得马上就跑了。当晚,孙福继就搬出了廖家,住进了学校的教师宿舍。
但是第二天,廖家的人就在教师宿舍把孙福继给堵住了,廖家在青阳镇人多势众,这一次来了很多人。这群人问孙福继当晚为什么要打廖爱珍,孙福继当然不服就和那群人吵,但是人家人多势众,孙福继结结实实挨了一顿打。
此时,离火山爆发只差一步了!
1979年9月24日晚上,孙福继想回家拿一些衣服,却被廖爱珍给阻拦住了。廖爱珍说,这里是廖家,这些东西都是廖家的,你有什么资格拿?孙福继说,我这十年的工资去哪了?不都给你了吗?拿几件衣服又怎么了啊?
这两人很快火气就上来了,话说的就开始不好听了。廖爱珍首先发难说,你算什么男人,嫁给你算倒了八辈子霉,没沾到一点好,还要挨你的打!连女人都打,你还要脸吗?
孙福继说,你还有脸说别人不要脸,自己什么货色自己不知道吗?整个学校都知道你和那些野男人的丑事了,你还有脸?
孙福继的这话刺激到了廖爱珍,她马上话就开始带刺了。廖爱珍说:“孙福继,你这个窝囊废,死太监,没用的东西,你问问你自己我为什么要到外面找野男人,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行!这都是被你逼的!我告诉你,屋子里那两个娃都不是你的,都是我和其他男人生的,你这种废物就应该断子绝孙!”
其实廖爱珍的这句话是句气话,是否是真话并不一定,但是它却刺激到了孙福继最敏感的那根神经上了,算是解开了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他也再也忍不住了。人再老实也有底线,这两个孩子就是孙福继的底线,现在廖爱珍的这番话让他长久以来的怨恨一下全部释放出来了。他顺手抄起一旁的哑铃,对着廖爱珍的头就打,没几下廖爱珍就被打的脑浆迸裂,当场就死了。
见廖爱珍死了,孙福继知道自己肯定也是死刑,跑不了了,干脆去把那两个野种也杀了算了,于是他抄起一把斧头就走到房中。此时因为县城里廖爱珍的妹妹生孩子,廖爱珍的父母都去照看去了,就雇了一个姓陶的保姆在家照看孩子。孙福继进屋先拿斧子砍死了陶姓保姆,接着又一斧一个,将两个孩子也砍死了!

孙福继居然用斧子杀掉了自己的两个孩子

连续杀了四人之后,孙福继又回到廖爱珍的尸体旁边。此时的他怒气未消,拿斧子对着尸体就是一阵狂劈,将其大卸八块,然后拎着廖爱珍的头将其扔进了家门口的河中。回来之后,孙福继一想,杀了这个淫妇不解气,必须把那个奸夫也给杀了,但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也是杀,干脆把他的仇人都杀掉。于是他拿出一张纸来,把平时欺负他的,取笑他的,刁难他的都写了上去,他要在死之前把这些人统统杀掉!但是一下杀这么多人,用斧子肯定不行,他想起来了搞枪。
趁着夜色他翻进了人武部的围墙,这里他太熟悉了,很快他就撬开了枪库的一扇窗户,爬了进去。他从枪库拿了两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几十发子弹,然后骑着自行车就向着小学的家属区而来,此时已到早晨五点钟了。
孙福继最恨的一定是校长,他一脚就把校长家的门给踹开了,此时的校长一家还在睡觉呢,他大声的质问校长:“我那两个儿子是不是你的?”校长还没来得及辩解什么,只说了一句:“你说啥?”孙福继已经不想再听他说话,几声枪响,校长和他的妻子,以及他的两个孩子全部死亡。
接着孙福继来到喜欢打压和羞辱教导主任家,同样踹门进去,对着这一家就是几枪,教导主任一家三人全部中弹身亡。
因为小学家属区都离得很近,而且此时已经是清晨,听到枪响很多人都醒了,还以为是谁在放爆竹呢!

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这时的体育组组长老张也是一样,跑到院子里听声音,但是却发现孙福继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了。孙福继同样又是几枪,把这个平时如佣人一般使唤他的人马上撂倒。老张的妻儿听到枪声马上跑出来查看,这还能有好,也全部被孙福继打死。
此时的孙福继已经用枪杀了十个人了,加上他家里的四具尸体,现在他已经杀掉了十四人了,但是他的名单上还有不少人!
孙福继下面要杀的是在厕所说他闲话,嘲笑他的两个女老师。当孙福继来到第一个女老师家时,发现房子里没人,后面的窗户开着,很显然这家人听到枪声躲起来了。这后面是一片长满杂草的荒地,这家人很显然躲进去了,孙福继懒得去寻找,他要急着去下一家。
到了第二个女老师家时,那个女老师和丈夫也准备抱着孩子躲出去,正好撞上了孙福继。孙福继想也没想对着女老师就开枪,万幸的是这个女老师中枪后昏迷了,事后被救回来了,但是也是重伤,落下了终身残疾。女老师的丈夫顾不上妻子,枪声一响马上抱着孩子就跑了,孙福继在后面开枪,可是枪突然卡壳了,又不想追只好作罢。
下一步孙福继要去杀谁呢?就是刁难他的那个文教局局长,他背着枪,骑着车就来往文教局宿舍走。
突然在路上,孙福继看见一个熟人,这个人是个学生家长,曾经因为孙福继在课堂上体罚过自己家孩子,跑到学校打过孙福继。现在看见他,那不是撞到枪口上了吗?孙福继马上几枪打死,这是他杀掉的第十五人。
到了文教局宿舍,此时天已大亮。孙福继同样踢门而入,这个文教局局长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他开枪打死了。因为孙福继比较恨他,对着这个局长的头狂开枪,把头都被打烂了。后来局长老婆出现时,孙福继想开枪杀她却发现没有子弹了,正准备换子弹局长妻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枪就和他厮打起来,同时嘴上还喊着人。很快,周边的邻居闻声就冲了过来,几个人一下就把孙福继给按住了,孙福继就这样被抓住了。其实在他的名单上还有他的岳父岳母和小姨子,但是因为他们都在泗洪县,孙福继准备把青阳镇的事情办完之后再去泗洪,但是现在却是再也完不成了。
总结下来,孙福继在9月24日晚至25日清晨,一共杀死16人,重伤1人,这起案件也成了泗洪建县以来最大恶性刑事案件。很快,在1979年11月30日的公审大会之后,孙福继被就地枪决。因为孙福继枪决后没有人为他收尸,受害家属就找来汽油一把火把他的尸体给烧了。
至此,案件全部都说完了。整个案件中让人最意想不到的是,一夜之间杀害16人的嗜血恶魔,他其实在平常生活中是个老实人,这种违和感到底是怎么样造成的呢?这一切的错根源又是在哪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