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朴树的爸爸居然是院士!还是育儿躺平的第一届家长

subtitle
亲子游戏大全 2021-06-24 16:0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夏天的陈小舒

每年的毕业季,全中国的校园里,都一定会有朴树的声音。

最近b站的夏日毕业歌会上,朴树唱的是《平凡之路》,满屏弹幕都飘着无数高校的名字和毕业快乐。

音乐节上,他和大家合唱着《那些花儿》,“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啊。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隔着屏幕,眼眶就湿了。

那个唱new boy的文青,少年感依旧,但青春已不再了。

朴树很特别,大概没人会否定这一点。他出道25年,48岁了,性格却完全不像是娱乐圈的人——真实、不物欲、高敏感、刚硬得像个没入世的“孩子”。

有人说,多少年过去了,中二少男少女早就活成了油腻中年人,朴树身上居然还有“自然得像植物,天真得像动物”的部分,嫉妒。

△高速上,让高晓松停车弹琴看落日

在朴树的所有真人秀里,最触动我的,是他对家里老去的狗狗「大象和小象」自然地说“爱你”,和做音乐时手舞足蹈的,发自内心的快乐:

太朴树。

我很好奇朴树的成长经历,是什么样的家庭养出了这样一个奇怪又有才的人,结果发现他的出身,竟和平凡毫不相关。

朴树的父母都是北京大学的教授,父亲濮祖荫是国际宇航科学院通讯院士,研究方向是磁层物理和空间等离子体物理,他是我国“双星计划”的主要发起人之一,空间物理学权威。

△北大对濮教授的采访中提及了朴树

△濮祖荫教授在美国地球物理学会

授奖大会上致答谢词

朴树的妈妈同样优秀,曾任教于北大,她是我国首代计算机女工程师。朴树还有位商人哥哥,是他音乐的启蒙人,毕业于西安交大。

而从小住北大家属院儿,邻居家人都是学术精英、牛娃的朴树,却是个叛逆的学渣

他没考上父母期待的北大附中,爱逃学,留长发,好不容易上了首都师范大学,大二就辍学追音乐梦去了。他走了常人眼里最离经叛道的一条路,他的高知父母却几乎没有反对。

按现在的话来说,朴树的爸妈就是初代“躺平”父母的先锋,支持孩子去闯荡一个不主流的、自己提供不了任何帮助的领域,而朴树的人生很意外地,没有一落千丈。

朴树的成就,当然离不开自己的天赋、努力和幸运的加持,但家庭环境对朴树的影响,仍然体现在了他近乎偏执的做事风格和不物欲的性格上。他大概是读书人家的孩子进入浮华的娱乐圈,依然活成了一股清流,最好的例子。

今天不聊朴师傅的才华,我们来谈谈他的家庭教育吧。

#1

“躺平”不是“平躺”,

是静待花开

这两天看刑法男神罗翔给大学毕业生的寄语,谈到了“反内卷”的话题,我觉得特别在理。

他说,人生中唯一确定的事实,就是不确定的人生,所以我们不可能获得一种完美、理性的选择。我们一生中最大的智慧,就是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如何去寻找一种相对的确定性我们内心的坚守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自然界里随波逐流的,不是小溪,而是枯死的树叶。只有活着的东西才会抗争,心死为忙。在生活的忙乱中,我们会忘记了自己还活着;而当我们的心死去了,我们就一定会随波逐流。

罗翔老师想表达的,大概是“躺平”的正确姿势,大胆躺,但不平躺——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大胆地做选择,为之奋斗,并平和地接受“一定不完美的结果”。

这也是朴树父母的育儿观,毕竟理工高知家培养出了一个叛逆文青,这件事确实挺魔幻的。人生就是一场游戏,让孩子全力以赴地去追梦吧,尊重ta的选择。不用太担心结果,孩子输得起,静待花开就好。

年轻人眼神里闪烁的不靠谱的、狂热的,那才是青春的光芒。

朴树是个很特别的北大教授的孩子。在北大的家属院里,北大附小、北大附中、北大,出国留学,就是孩子们被规划好的人生,而从落榜北大附中开始,朴树就“偏航”了。

他的音乐之路源于一把吉他。当时朴树的哥哥濮石考上了西安交大,自幼就喜欢罗大佑、崔建的他向父亲提出想要一把电吉他。

在东德访学的濮教授就省吃俭用,花300多马克(相当于3000元人民币,同期国内学者的月薪基本不超过100元),跨越一万多公里,买了把昂贵的吉他送给大儿子,因为“孩子喜欢”。

就这样,一点点地,音乐和吉他走进了朴树的生活,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疫情期间,朴树戴着狗帽子唱

《never knows tomorrow》

到了大二,朴树向父母提出了退学,他认真地说,“音乐是我的命”。那时的他卖掉了心爱的游戏机,每晚十点半准时去北大草坪弹琴,和教导主任关系闹得很僵。

在严肃地为朴树分析了利弊后,父母没有拒绝儿子的请求,把决定权交给了朴树:

朴树的父母让我深受触动的另一个点是,其实朴树不是濮家离经叛道的第一人,他哥哥才是。朴树上中学时,濮石就曾经因为音乐,离家去深圳做流浪歌手卖艺,在濮家引起了轩然大波,北大教授的儿子怎么能去干这?

然而类似的事再一次发生时,他们“充满焦虑地”给了朴树自由,虽然这代表着,自己的孩子只有高中学历,退学追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去了。

濮教授说:“我自己不懂音乐,但我尊重孩子的兴趣。音乐是他的生命,正如学术是我的生命。”

尊重孩子是件太难得的事,而朴树的父母做到了。

还记得在Quora上看过一个提问,有位妈妈说,自己18岁的孩子想要休学去做Youtuber,他目前已经有6.2万粉丝了,并认为可以做得更好。我该如何说服他,读大学才是对他最好的?

高赞回复是:

#1

■ 6.2万粉丝已经是很了不起的粉丝成就了,已经秒杀95%的Youtuber了好吗!而且你的孩子才18岁!他Youtube频道的财富潜力甚至可能大于大学毕业生能找到的“好工作”。

你应该真诚地祝贺他,为他感到深深的骄傲,甚至可以在经济和情感方面,提供你力所能及的帮助。

大学永远在那里,而做Youtuber时机错过就错过了。如果做不好,再回去读大学也不迟。

#2

■ 作为父母,你如何定义“我的孩子最适合做什么?”

我爸希望我当一名军官,幸运的是,我成为了一名工程师,当兵这件事对我来说太蠢了。

即使你孩子失败了,将来需要重新找工作,这段做Youtuber的经历也能给他的简历添砖加瓦。

这条提问和这个回答显示出巨大的思维方式、育儿理念的差异,我们是不是允许孩子去试错,支持孩子追求梦想?太难。

几年后,朴树以一首《白桦林》火遍全国,《我去2000年》卖破了30万张。从此,濮教授多了一个新头衔:朴树的父亲。

朴树性子里的慢节奏和通透,是父母和粉丝“惯出来”的。即使他中途沉寂了十年,有一堆和世界格格不入的习惯,大家依然愿意等他、爱他,因为他值。

不是每一朵花都能绽放,朴树不可复制,但相信孩子能做到,尊重他们的梦想,给予全部的支持,再躺平地接受事实,就是作为父母,最理性、最勇敢的选择吧。

#2

认真做事,是家风

朴树很完美主义。他不爱写歌词,因为语言总是词不达意,所以《平凡之路》的词,他憋了十年。

在演唱会上,甚至电视直播时,他对细节不满意,都会不紧不慢地叫停乐队重来。

《猎户星座》,他做了七年,还因数字专辑的制作没达到心理预期,重新编曲缩混,和自己拧巴,也逼疯乐队:

朴树出道25年,却只有30多首歌,演唱会的歌全靠“凑”。

而事实上,他的电脑里全是Demo,有上千首,4个G的歌。他选歌的原则是,不一定最好听,但一定是最让他有冲动的,最能代表自己心境的歌。

△经纪人选歌为难的微博

有着这样近乎偏执的做事态度,相信朴树在所有行业都能获得成功,而濮家的家风就是如此。

朴树回忆说:“我小时候,好多次半夜醒来,我父亲都在工作。”

朴树的爸爸濮祖荫是国内空间物理学权威,我国空间探测“双星计划”的发起人之一,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迄今他已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和合作发表270多篇论文,SCI引用2600次以上。

和同期很多优秀的学者不同的一点是,濮祖荫没有抱着“国家需要什么,就报考什么专业”的心态,而是清楚地明白,自己喜欢物理和数学,并愿意为之奋斗一生,和朴树热爱音乐的心一样。

他报考了北大,毕业后留校成为了北大磁流体力学课的第一届老师,填补了国内在这方面的空白,一干就是五六十年。靠着肯钻研的轴劲儿,濮教授获得了国际知名学者的认可,还把自己的学生“熬成了”同事。

△濮祖荫夫妇和UCLA大学美国科学院院士Kivelson夫妇合影

Kivelson这样评价他:“濮祖荫启发并激励了不止一代的中国青年科学工作者。”

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王力宏。

王力宏出身名流世家,奶奶和爸爸都是清华台大毕业,他的博士哥哥王力德,上个月刚获得了840万美元加州政府的重要拨款,用于儿童脑瘤的研究。他们全家人发光发热地根植在不同的行业,做着自己热爱的事业。

看过一篇报导,说《无问西东》有一场戏,沈光耀的妈妈来西南联大看他,劝他别去从军,沈光耀身上穿着一件印着「清华1937」的校服。试妆时,王力宏穿这件衣服拍照片给奶奶看,因为那是奶奶曾经的校服。

学霸家族的光环带给王力宏的影响,同样是认真做事:

“我有没有真的给出我的100%?

我有没有全力以赴?

我有没有一直保持自律?

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成与败,

不是别人说你红了,或者你不红。

这样的声音太多了,

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

你有没有真的拿出所有的努力。”

心无杂念地专注于自己的业务,我想这才是“父亲是北大教授/全家都是学霸”,对朴树和王力宏来说,更有意义的光环。

在演艺界,大红大紫和过气,像过山车一样对身在其中的人产生巨大的冲击。高峰低谷都能专注于自己的业务,其实是“内核够稳”的真正体现。其实不论哪行哪业,“笃定”都能为高质量的人生护航。

行大于言,父母认真读书,好好做事,对孩子细无声式的浸润,远远胜过逼孩子读书。

#3

生活朴素,精神富足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很多优秀的人,都过着极其简朴、低物欲的生活。

王力宏前段时间因为“程序猿造型”上了热搜,满脸胡茬、灰白格子衫,粉丝说他活成了祖国版的基努·里维斯。

他自嘲说,已经记不清上次刮胡子或剪头发是什么时候了。

朴树也活得很朴素。他租房住在北京郊区,出门骑小电驴,穿老头衫,150块的停产诺基亚用了N年,新手机是广告商给的。

△机场穿搭,流水的运动裤

他穿秋衣去领金马奖,那年媒体写的标题是“金马奖朴树穿秋衣,女星齐争艳”:

同样的造型,上节目连穿了两年,T恤还洗掉了一道杠:

还有最近走进大家视野的,手提馒头和矿泉水接受采访,父母是山东建筑大学老师的北大老师韦神:

他们生活简朴,精神却很富足。

这其实和我们的认知是相悖的,比如美国圣地亚哥大学2019年一项研究询问了80后和90后,他们最重要的人生目标有哪些?80%以上的人回答变富有,50%的人回答获得名望。

然而金钱和地位并不是拥有健康、幸福的人生的秘诀。英国出生队列研究揭露了如何从父母及社会的角度,帮助孩子获得“成功”,这项研究历时五代人,研究对象包括超过7万对父母。

结果表明,真正“有用”的是这些小事:

再说回朴树。

朴树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他的作品真挚、质朴、娓娓道来,却触动心灵,无数人在朴树的歌里,听到了自己,被感动、被洗礼。

朴师傅阴郁的气质很迷人,但另一方面,他的性格是有缺陷的,是易碎的。朴树深受抑郁的困扰,他的家庭教育同样有不圆满的地方。

朴树提到第一次见岳父岳母时,他被媳妇一家自然的拥抱深深地触动了,因为濮父濮母从来没抱过他,这对他太陌生了。

他说:“我的父母很恩爱,他们对我特别好,但是他们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作为孩子,我感觉不到那个爱。我没有被教过自信,我不会表达爱。”

没有一种教育方式是完美的,但父母的爱、接纳与肯定,永远是所有小孩都渴望的温暖,也是孩子看过世界后,依然能保持初心,不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根。

前两天高考场外,一位爸爸举着“不管你考得怎样,爸爸妈妈都爱你”的牌子,温暖了很多人。

爱得表达方式多种多样。

但父母尽全力经营好自己的人生,为孩子做一个榜样,去理解孩子对未来的选择中自己不赞同的部分,举起双臂为孩子的未来“托底”,给予孩子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这才是家庭教育中真正让人羡慕的部分,也是让下一代拥有幸福人生的罗马大道呀。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夏天的陈小舒”。作者简介:小舒是澳大利亚公卫博士,从事幼儿健康科研工作,她的公众号在幼儿营养和常见病护理等多个领域为 0~5 岁孩子的父母们带来权威、扎实的内容,推荐大家关注。

— End —

▼▼

大家都在看的好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