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疯传苏宁卖身阿里?我们找三位苏宁员工聊了聊苏宁的真实现状

subtitle
王小帅商业视界 2021-06-24 07:41

6月22日,传统零售巨头苏宁易购即将被阿里收购的消息,点燃了吃瓜群众的好奇心。

“路边社”消息称,上周马云和张磊已到苏宁总部洽谈收购事宜,阿里作价400亿收购苏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近东仅保留苏宁金融一块资产,其余零售、体育、物流等资产统统并入阿里系。

35岁以上L10以下员工全部开除。并给出了新的股权比例:阿里45%、国资27%、美的15%。

消息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少自媒体跟进,给苏宁办起了“网络追悼会”,很正经地分析了苏宁垮掉的原因。

然而,记者向苏宁求证消息是否真实时,得到了官方“假消息,已报警。”的回复。就连传闻中占股15%的美的也连连否认,称“消息不实”。

十年前,苏宁连锁门店遍地开花,被股民亲切地称为“中小板最赚钱的股票”。

十年后,曾经的巨头没落,传统电器零售业务被京东抢占,全品类零售又迟迟打不开局面,在新经济的浪潮中迷失了方向。

一年内,苏宁市值蒸发700亿,只剩下可怜的520亿。

张近东自觉无颜面对股东,缺席了今年的股东大会。代替他参会的孙为民在面对股东质疑时,无奈表示:“我们高管都是持股的,也亏了几千万了。”

负面缠身的苏宁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帅真财经采访了三名苏宁员工,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内部情况。

高管:我们这么努力,怎么干成了这样?

韩城是苏宁营销部门的一名高管,公司内部职级L10,年薪百万级,手下管着上百名员工。L10在苏宁算是很高的级别了,比他级别高的领导不超过10个人。

韩城每天9点打卡上班,最早要忙到十一点才能下班,干到凌晨的情况也很多。

用他的话说,每天大部分时间用于开会。

“公司一大,事情就会变得复杂。比如要开发一个新产品,首先要立项,向领导汇报,领导提完意见又修改,领导同意后开干,又要联动很多部门,研发的、市场的、采销的,他们都是产品最终使用者,不开会听他们的意见行吗?你还要求人家干活呢!”

在韩城眼中,苏宁至少有一半的会议是无效的。“我会让秘书推掉不重要的会议,不然哪有时间管理我的部门?”文山会海是苏宁面临的最大资源浪费。

会议时,很多人会带着电脑去,除了主讲人外,大部分人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玩电脑。

韩城指着墙上的老照片说:“你看我刚来苏宁时,只有140斤,现在都干成180斤了,过劳肥。”

韩城的下属下班时间也很晚,部门基本没有早于晚上八点半下班的人。

“你可能会说他们在我面前‘表演’混时间 ,什么正经事都不做。但如果一个员工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你是领导,你会信任他吗?”

90%的员工大促期间,的确手上有很多活要去推进,跨部门沟通协作非常耗时间。每年都有刚毕业的新员工,由于工作完成不了,急哭了。

上个月,部门里有个很得力的员工要离职去阿里,韩城感到很惋惜,出面挽留了好几次。

这名员工也很感动,甚至眼含泪光,无奈苏宁给不了阿里那么高的工资,韩城不再勉强:“干得不愉快,随时回来。”

讲至此,韩城轻轻叹了一口气,像在问帅真财经又像是自言自语:“你说,我们的员工这么努力,公司怎么就干成了这样?”

谈到近期苏宁收购传闻时,韩城给予了否认:“具体情况我不了解。但我想稍微了解苏宁的人都能看出来是编造的。消息说‘L10以下员工全部开除’,苏宁99%的员工L10以下,把他们都开了?留个空壳子,谁干活?”

更内部的消息,韩城不愿意透露,扬眉说道:“很快会有官方消息公布,到时候打他们的脸。”

中层:大家心态很轻松,当八卦看

早在去年年底,L7的徐康就听说苏宁资金链紧张。“在公司内部,资金链紧张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有些供应商的款付不掉,账上钱不够。”

尤其是恒大未能按时归还200亿的欠款,给苏宁财务造成了致命一击。

当时,张近东还特意去广东见了许家印,两人怎么谈得不得而知,最后达成了“债转股”的协议。所以网上有人笑称:“张近东为兄弟两肋插刀,把自己套进去了。”

徐康听说这200亿不是苏宁自己的钱,而是向银行贷款后借给恒大的,如今银行逼债,苏宁东拼西凑,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只能“砸锅卖铁”补窟窿。“如果没有200亿的缺口,今年不会这么难。”

网上传言,许家印介绍了深圳国资委入股苏宁,算是“拉了兄弟一把”。但深圳国资委的钱迟迟不能到账,无法缓解苏宁的财务危机。

徐康说,5月份深圳国资委来苏宁总部调研了一次。

苏宁上上下下非常重视,特意把上班时间从早上九点提前到了八点半,公司内部也布置了花卉等装饰物,尽量给深圳方面留下好印象。

深圳人走后,外网就传出了“国资暂停入股苏宁”的消息,刺激了股价进一步走低。

“外国人的消息总是比国内还快。”徐康笑着说:“在微信小群里,我们也时常会讨论这些消息,但大家都把它们当成八卦看。”

还有同事说,深圳人来调研时,问了几个高管一些问题,但高管水平太差,连基本的互联网词汇都不懂,撂下一句“让任峻(总裁)辞职,我们才会投钱。”

徐康表示,财务状况究竟怎么样?投资究竟什么时候进来?知道真相的在苏宁可能不超过五个人,他们这些中层管理人员也只是“吃瓜群众”而已。

目前,苏宁工资每月按时发放,一切正常,尤其是端午节,每个人还发了200块过节费。“公司这么难,还发过节费,可以了。”徐康力挺说:“我们是打工仔,发工资就行,管那么多干什么!”徐康年薪在30万左右。

说到底,苏宁是否被阿里收购,与徐康这些中层关系不大。苏宁发人民币,阿里发的也是人民币,换个东家而已。

基层店员:管理很恶心,早该出事了

程维三个月前从苏宁门店离职了,原本他在南京新街口一家门店卖手机,没有职级。

他很讨厌苏宁的管理模式,“主管喜欢耍威风,每天上班前一个动员会,下班一个总结会,天天追着你卖手机,店里又没什么人,我卖给鬼!”

程维的底薪只有2000多元,刚过南京最低工资标准,如果不努力卖手机,“吃饭都困难。”寒暑假生意好的时候,程维一个月能拿到8000多元,生意一般的时候5000多元。“关键是累,没完没了地搞活动,逼我们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促销信息。有时候为了给易购APP冲销售,还要我们自己花钱买东西。”

为了完成任务,程维每次会挑最便宜的挂面买,“反正1块钱,还包邮,不会亏。”离职三个月了家里还有20多捆挂面。

谈到苏宁危机时,程维有点理所当然:“线下现在没什么生意啦!我们店生意算全国好的,你去调查下其他门店情况,吓死你,一天店里也进不来1000个人。”

程维抱怨主要集中在工作时间,表面上一天七八个小时,但实际要干十小时以上,下班也不能回家,要留在店里准备开会。

今年过完年,苏宁开始裁员,不少人得到了N+1的补偿。

店里有的老员工被裁的时候,最高拿到了6万元的补偿,让程维有点心动:“既然我想辞职,不如被裁。搞个一两万也是好的。”

结果主管知道了程维想离职,故意不给他N+1的名额,还给他小鞋穿,逼他主动辞职。

平时,跟主管关系不好的程维一怒之下提了辞职。“苏宁这种管理水平,不倒闭有鬼了。”

程维说,他们这些销售人员流动性很高,苏宁传出危机以来,有很多人跳槽去了五星、国美。“五星在京东入股后,管理和苏宁差不多,内卷很严重。”

苏宁从一家200平的小门面做起,发展成今天世界500强、5000多家门店、20多万员工,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气喘吁吁。

高管韩城依旧表现得信心满满:“苏宁经营状况和原来相比没有下降,主要是债务过高,只要度过危机,很快会重回正轨。”

苏宁的资金缺口高达200亿,国内能拿出这么多钱的企业屈指可数,考验张近东朋友圈的时候到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