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破产大佬集聚抖音,那些企图在直播中翻盘的中年人

subtitle
新10亿商业参考 2021-06-24 03: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清都

来源 | 新10亿商业参考

(ID:xsy-shangyecankao)

世上真有东山再起吗?

2020年11月,知乎上有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下面留言超过300条,其中一条点赞超过1万。

辣条留言的回复就三个字:罗永浩。

实际上,2020年3月26日,罗永浩对外正式宣布抖成为其独家直播带货平台,在4月1日晚完成直播带货首秀。

谁都没想到的是,那个开发布会像说相声的老罗,作为一个直播带货新人,仅仅用3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的壮举。

如今老罗已经通过在抖音直播还清了大部分债务,在直播电商处于上升期的今天,依靠抖音直播翻身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罗永浩的一生都和时代发展紧密结合。

他在新东方当过英语教师,做过牛博网,搞过教育培训公司,创办了锤子科技,还试图卖过电子烟......

折腾十几年,换了七八个行业,被戏称行业冥灯的罗永浩,其兴衰沉浮不过就是这些年来行业发展更替的缩影。

不仅仅罗永浩,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大佬在主业衰退之后,利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频繁上演王者归来。

现在居然成了一个潮流。

01

带货的地产大佬

其实选择跟老罗一样,利用短视频平台带货以筹资还债的曾经大佬还有很多,但带货能带出正能量的只有一位。

他叫葛伟,今年57岁,曾经是重庆地产界的风云人物,鼎盛时期家产超过5个亿。

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2014年投资一个别墅项目失败,整个公司不光所有的资金全搭了进去,负债还超过3.7个亿。到2019年破产清算之后,他承担了一个亿的债务。

然后他就发现曾经众星云集的生活彻底变了样,妻离子散,成了孤家寡人。

一般人在这样的债务压力之下很可能就崩溃了,但葛伟没有。他选择努力工作来还债,就像他说的:“我还不能死,我想还债。”因此,让真正关心他的朋友们没有想到的是,已经跌到人生谷底的葛伟,却出人意料地在64岁这年开了直播。

他在直播中不停的用自己的经历来鼓励着所有有债务在身的人,他认为大家同为天涯沦落人,一定要自强不息才能有生路。

而看着头发花白的葛伟,在跑步健身、奋发还债,许多网友在评论中给他点赞,并认为他的人生观还配得起成功两个字。

2019年4月,从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以来,葛伟名为“小胡子/失信人日记”的抖音,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收获了31万粉丝。

有人在评论区称他为“乘风破浪的爷爷”;也有人骂他:“你有点不要脸”。葛伟用视频回应得快、狠、准:褚时健74岁出狱种广柑还整出一片家业,我怕个锤子!

很多时候他在视频里向大家表示,创业失败就12个字:勇敢面对,深刻反省,努力再起。

而看到葛伟的故事,一直在带货还债的罗永浩反手一个赞,并评论称:“虽然公司破产,有可能不需要还,但能还的都是好汉”。

在抖音的算法机制下,葛伟的评论区聚集了许多因生意失败,背负欠债的人,他们一起鼓励、加油、打气。他们自己自我调侃,认为是葛伟组建的“负债者联盟”。

当然跟罗永浩真金白银的带货不同,葛伟更多的是想用自己的经验给其他人提供帮助。

2020年双11期间葛伟还曾做客淘宝的直播间,向大家讲述如何从一名地产界大亨,到一名强制执行的失信人,再到直播还债,涅槃重生的传奇经历。

直播的下半场,凭着自己的经验,葛伟向广大直播观众推荐了阿里拍卖平台里的好几款标的物,有房产、名表、豪车、钻石首饰等,最主要的是葛伟还推荐了一些比较优质的股权拍卖。

在直播中他也向观众坦言了自己的心路历程,这次直播吸引了4万多人观看,有27.53万次爱心被点亮,为其点赞。

翻开葛伟的抖音,你会发现他每一个视频都是通过自身的经历和经验向人传输着正能量。而走在不停直播带货还债路上的葛伟,也在逐渐消减着自己的债务。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东山再起,只是在地产上摔倒了,在直播上爬起来。

02

丢了鱼头的老谭

跟葛伟经历不同的是,一样负债一样失信的谭长安,却选择了另外一种付复出的方式。

2020年8月,一直号称天府之国、千菜之邦的成都,悄然间迎来了一个具有历史符号地位的饭馆落幕。

8月13日,位于成都百花潭的谭鱼头火锅店,在不经意间悄然摘下了招牌。看着这个景象,创始人谭长安当时心里极不是滋味。

而成都这个店的正式关门,实际意味着这家曾经员工上万、资产近百亿、门店遍布大江南北,“当年比海底捞更牛”的谭鱼头连锁火锅品牌,结束了自己的时代。

此时距离被称为成都火锅第1人的谭长安以20亿财富杀进福布斯富豪榜,过去了整整十三年。

从顶峰到低谷,把那个临近上市的企业做到了一无所有,谭长安的商业故事演绎出了无数版本:债务危机、IPO对赌失败、赌博败家……惟有身处风暴眼中心的谭长安本人始终沉寂。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偃旗息鼓的大佬故事,也是曾经被江湖所遗忘的传奇走入历史的时刻。

然后出人意料的事情就发生了。

也许是最后一家谭鱼头的关门,刺激到了谭长安;也许是员工和朋友的劝说让他放下了心里的包袱,三个月后的11月24日,谭长安出人意料的在抖音上露面,“我是谭长安,当年中国火锅的领头人,潮起潮落,千金散去,但我依然壮志豪情。”

而他那个名为“我是怎么把百亿谭鱼头干垮的”小视频,迅速在抖音走红。看到所有人都喜欢听他自己的絮叨,谭长安就开始陆续拍短视频,讲述自己的浮浮沉沉:几乎全部店铺的关张,全国各地餐饮公司的吊销注销,历史遗留问题所造成的高额债务,先后10余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人们通过他自己的讲述,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血肉丰满的形象。而作为曾经的大佬,谭长安也用自己的真性情赢得了所有网友的赞许和支持。

关键作为一个好面子的成都人,谭长安能在视频中亲口承认谭鱼头的陨落,确实让很多熟悉他的朋友和下属感到吃惊不已。而谭长安谈及这样的经历,是语气非常认真的一种表述,其中能体验到这个人对人生履历的反思:“如此庞大的餐饮体系,在短短几年时间里轰然倒塌,震惊了餐饮界,也震惊了我自己。”

然后谭长安的抖音号彻底火了。

有意思的是跟老罗通过抖音带货来实现再就业不同,谭长安的抖音账号更像是他自己经商和人生经验的一个总结。

关键,谭长安并不认为自己是网红。可另一方面,谭长安又似乎在努力朝“网红”靠拢。

2020年11月24日,谭长安在抖音发布了第一条视频。10个小时以内,视频就得到了上万的点赞、几千的评论量。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自己玩抖音是想把17岁当兵、8年后转业、创办谭鱼头成为第一家“火锅连锁”……这些经历和故事中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可以让大家“吸取一些有用的东西”。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谭长安虽不承认想“当网红”,但其实他在为“重出江湖”做准备。

不到半个月后的12月3日,位于成都二环路西一段附近的一家刚挂上招牌的名为“谭滋鱼”火锅店里,店员正在将一个个相框钉到墙上,相片都是谭长安和明星的合影,有周润发、郭富城......

谭长安是这家店的招牌,但他已经不是老板,正式对外的名片写的职位是顾问。

这家新火锅店开业之后,细心的人发现在入口显著的位置上挂着一个,从最后一家成都谭鱼头店里摘下的招牌。

这意味着在抖音里对网友说,自己已经彻底放下了老谭,其实还远没有放下。

03

张兰的新故事

最近台湾娱乐圈最火的新闻就是大S和汪小菲的离婚案,也正是这样的新闻,让大S的婆婆、曾经俏江南的创始人、女富豪张兰又映入了很多有心人的眼帘。

同为餐饮业出身的张兰,跟老罗一样,似乎在抖音上开始了另行创业。

而跟老罗商业气息十分严重的内容不同,曾经位列京城贵妇圈榜首的张兰,一颦一笑依然有着以往的风韵。

2019年俏江南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后张兰就进入了抖音,而且开了两个小号。

其中一个账号专门直播跟美食相关的内容,每周两次,每次讲三盘菜。张兰先是坐在桌前挨个品尝评点不足,然后她让专业的厨师再做一盘菜出来,给大家讲中间的不同和优劣。

还有一个账号是张兰跟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做的,账号的内容以展示北京贵妇们的日常穿搭为主。各种名牌服饰和饰品,不管颜色有多鲜丽张兰照样往自己身上招呼。而且,每天晚上还要熬制滋补养颜汤,张岚还会直播所有的过程。

这个三人抖音号有意思的不是它的内容,它的内容很多明显是摆拍和背台词,但是如果想要研究贵妇的生活状态和衣着品味,这个号无疑是宝藏。

张兰属于闪光型贵妇,感觉浑身上下没有闲着的地方,什么都敢往身上招呼。关键整个过程中根本看不出这一个丧失掉俏江南所有股份,而且负债累累的曾经女富豪,脸上浮现出沮丧或者悲伤的情绪。

跟谭长安又重回老本行一样,年过60的张兰也是卷土重来,最起码这几年,通过其朋友的微博就知道,她最少已经运营过两个高端餐饮的品牌。

最新消息显示,张兰自己在抖音账号里透露,2020年12月,她投资的新品牌麻六记在北京国贸开了第一家店。这个餐厅定位为中高端餐饮。实际上这已经是这几年张兰不断在折腾和投资的高端餐饮品牌的结果。

因此在朋友圈里,张兰是一个被大家认为最能折腾的老太太。

实际上,不管是罗永浩的高调带货,还是葛伟的人生分享,亦或是谭长安的反思之后再创业,或者张兰的永不服输,所有曾经的大佬们在人生跌到谷底之后奋力向上爬的过程告诉我们,一切尘埃落地之前,只有努力方能有机会。

不过他们能够在抖音东山再起,一方面是永不认输,努力励志,另一方面也和时代洪流下的行业起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罗永浩一直跟着时代的风口走在最前沿,什么行业吃香,什么赚钱做什么。

教育、IT、智能手机、电子烟、高科技、最后到直播,罗永浩正应了那句话,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葛伟起家赶上了地产发展大好那几年,吃到了一波地产行业红利,但和碧桂园、万科等实力雄厚、管理体系健全的龙头比,他不过是众多有机遇进入地产行业分一杯羹,又不善经营的小地产商的典型代表。

地产行业好的时候,“葛伟们”跟着喝口汤,一旦政策发生改变,“葛伟们”注定第一批倒下。

而谭长安和张兰一开始进军餐饮,是赶上了新中国餐饮行业的时代东风和经济发展红利,所以他们成为了第一批餐饮大亨,得以开连锁,迅速扩张,甚至妄图上市。可是随着对公款吃喝的打击,业内的竞争加剧,整个餐饮业都经历了一轮大洗牌,大船难掉头,到最后即使谭长安和张兰发现了问题,也只得在大洪流中随波逐流,最后覆灭。

可最终他们又在抖音直播中找到了自己的新归宿,新位置,东山再起的老牌企业家,在抖音快手上还有太多太多......

在他们眼中,一切过去了就过去了,与其为昨天唉声叹气,不如想想明天要怎么做。

正如葛伟在自己视频中讲的那样,不努力你连再一次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与老一辈企业家相比,这些年数不胜数的新行业中,像互联网、电商、直播、医美、芯片等,众多年轻人由于进对了行业,再通过自己的努力,都收获了不菲的成就,造就了众多新贵。

作为普通人,我们更应该像这些永不服输的老一辈企业家学习,即使在大时代中洪流中,个人的努力只占成功一部分,但掌握命运的船桨仍在自己手中。

刘欢的歌里曾经唱过:

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