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ofo押金退还了吗?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ofo小黄车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3416156元,关联案件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珈伟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合同纠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悉,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15亿美元,由OFO (HK) Limitedq全资持股。

截至目前,该公司已有多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同时已多次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今年4月份,ofo创始人戴威也曾因为东峡大通公司被下发限制消费令,戴威的限制包括:不得乘坐飞机、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

目前,戴威累计被法院限制消费已经接近40次。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哗啦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执行裁定书公布,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今日,#ofo被强制执行1341万#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有网友质问,被强制执行的一千多万元为什么不先补偿给排队等押金的用户呢?

我们再回顾一下ofo的发展:

2014年,ofo创立,所属公司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

2015年,ofo在北大推出2000辆共享单车;

2017年1月11日,ofo宣布覆盖到全国33个城市;

2019年7月,ofo小黄车日均退款3500人;

2019年9月,已经有1600万人排队退押金。

有网友晒图显示,目前ofo退押金仍有超1300万人排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ofo最低押金收取99元,姑且按照最低收取的押金金额计算,如果目前仍有1381万人的押金没退,那么99x13819094算下来,也就是说ofo债务总额已超过13亿元人民币。

ofo被强制执行的1341万即便归还给用户也只是杯水车薪。

就目前来看,企业间的欠款逐渐在追回了,而用户的押金仍遥遥无期。有网友称,2018年12月自己排在609万位,今天383万位,2年半的时间才熬走226万名“受害者”。

(编辑:崔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