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3年孙志刚案回顾:大学生在救助站被打死,护工谎称死于心脏病

subtitle
千寻社评 2021-06-23 19:33

说起推动社会进步的著名案例,孙志刚被收容遣送最终被殴打致死一案绝对值得我们铭记。年纪轻轻的大学生孙志刚莫名其妙被遣送到收容站,在那里他受到了拘禁,被多人殴打致死,护工却谎称是因为心脏病猝死。此事经过相关媒体的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件事情的发生,促进了国务院将强制性的收容遣送制度废除,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被写进宪法,大大推动了社会进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学生被当作“三无人员”强制收容

2001年,25岁的孙志刚从武汉科技学院毕业。那个时候的大学生还比较吃香,孙志刚毕业之后先是在深圳的一家公司找了个工作,后来被广州达奇服装公司录取,孙志刚就跳槽到了广州。2003年,孙志刚在广州当一名实习的平面设计师。

孙志刚到达广州的时候,正好遇上广州市公安机关在进行清查行动。盘查的就是一些外来的,没有合法证件,没有固定居所,也没有收入来源的“三无人员”。2003年3月17日晚上10点左右,孙志刚闲来无事就离开出租屋准备去网吧上网。因为出来的匆忙,孙志刚没有带身份证。刚刚到广东还不到20天,孙志刚也没有来得及办暂住证。孙志刚就这样成为了公安机关清查行动的对象之一。

孙志刚一个人走在天河区黄村大街上准备寻找一家网吧,边走边瞧,突然被眼前的几个警察拦住。这几位警察是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公安分局黄村街派出所的工作人员,他们之所以盯上孙志刚,是因为孙志刚非常像他们正在清查的“三无人员”。警察拦住孙志刚之后就要求他出示证件,可孙志刚说自己忘了拿身份证,暂住证还没有办下来。就这样,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认定孙志刚就是“三无人员”,把他带到了公安局里。

在公安局里工作人员问他有没有身份证,有没有暂住证,有没有固定的住所。孙志刚都如实回答。在派出所内有人让他填写了一张《城市收容三无人员询问登记表》。孙志刚不知道就是因为这张登记表让他命丧黄泉。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有固定的身份,孙志刚还给室友打过电话,让室友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去派出所进行保释。收到消息的室友立刻拿着孙志刚的身份证件来到派出所里想把他救出来,可当时的警察并不同意保释。当时负责甄别“三无人员”的工作人员是黄村街派出所中安区中队长李耀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警方告诉孙志刚的室友,就算有身份证也不能保释。看着其他被当成收容人员抓进来的人陆陆续续都走了,孙志刚非常着急,托朋友去问。这位朋友找到好几个警察,警察一听说是孙志刚都说不能保释,但具体什么原因不能说,只说收容谁是他们的权利。

孙志刚的室友有些不服气,当即就打电话问了本地的朋友,有朋友告诉孙志刚的室友,之所以孙志刚不能被保释,要么是因为犯事了,要么是因为跟警察顶嘴了。关于犯事儿孙志刚不承认,但他说进来的时候确实跟警察顶过嘴,并没有发生很激烈的冲突。这次保释失败之后,孙志刚被送到了专门的收容站里,这些收容站里几乎全都是被遣送来的“三无人员”。

被抓走后的第2天,朋友还在积极想办法将孙志刚救出来。第3天,朋友打电话给收容站的时候,收容站就告诉孙志刚的朋友,孙志刚已经被送到“医院”。这个“医院”根本就不是正式的医院,而是广州专门用来收容“三无人员”的一个救治站。工作人员还告诉这位朋友,他没有权力保释孙志刚,必须让他的家人来捞人。第4天,这位朋友再次给救治站打电话的时候,救治站的工作人员却说,孙志刚因为心脏病已经猝死了。

父亲为了维权四处奔走

这个消息让孙志刚的朋友以及父亲无法接受。孙志刚的父亲孙禄松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儿子是27岁的大学生,怎么会是三无人员?孩子从来就没有心脏病史,又为何会突然在救治站里猝死?对于这种说法,家人无法接受。最后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给出的鉴定报告中也证实了父亲的猜测,儿子根本就没有病,孙志刚是在救助站里被其他人活活打死的。

接到儿子因心脏病在救治站猝死的消息,孙禄松如五雷轰顶,急忙叫上二儿子孙志国和几位兄弟连夜从湖北赶到了广州。在火车上,孙禄松一直在哭泣,警察了解到情况还安慰他:“如果真的是你儿子在救助站死亡,应该是公安局的工作人员通知你,不会是同学先来通知的。”孙禄松一直怀有希望,以为儿子可能没有死,这事是个误会。都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来到广州之后,孙禄松彻底绝望了,来接自己的不是儿子,而是儿子在广州的室友和同学。这几个人直接就将孙禄松带到了殡仪馆里,在那里孙禄松见到了儿子的尸体。

孙志刚作为湖北省黄冈市幸福村第1个考出去的大学生,一直是家里人和村里人的骄傲。为了供哥哥念书,他的弟弟孙志国初二就辍学打工,父亲孙禄松勤勤恳恳一辈子,当老木匠给公园里修亭阁,赚的钱都给了孩子念书,就希望孙志刚能有出息。孙志刚考上武汉科技学院那年,家里人大摆宴席,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孙志刚知道为了供自己上学,全家人吃了很多的苦,上一次回去临走之前还说以后赚了钱一定要回报家里人,要给家里买房子、买车,他安慰父亲:“家里一定会好起来的。”

回想起儿子的音容面貌,孙禄松在殡仪馆里崩溃大哭,怎么也没想到上一次分别再次相见就是天人永隔。

为了调查清楚孙志刚的死因,孙禄松和二儿子四处奔走,因为没有文化处处碰壁。这个年迈的老人一心只想着替孩子讨回公道。可在广州,律师们一听说他们的事情跟公安部门扯上关系,谁也不敢接这个案子。孙禄松把相关的材料递到了民政局,民政局说这事归卫生局管,卫生局又说归医学会管,医学会又说让他们去做法医鉴定,各个部门踢来踢去,谁也不愿意真的帮老人解决问题。


媒体报道,真相大白

正义迟早都会到来。孙志刚的同学们不愿意让朋友枉死,他们发动了三次捐款,让孙禄松和他的家人们在广州生活了下来,一定要为孙志刚讨回公道。在孙禄松和家人四处求助无门后,这件事情终于引起了记者们的关注。

2003年3月也就是孙志刚出事的那个月,《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陈峰和王雷在深度报道任职。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峰在报纸上看到了孙志刚的女同学发出来的求助信息。陈雷立刻意识到,这件事情之所以没有得到大众的关注,是因为谁都不敢报,可这件事情不能不报。他跟王雷一拍即合,二人觉得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孙志刚不能白死。

2003年4月18日,经过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的法医进行鉴定,孙志刚全身上下布满了伤痕,有许多皮下组织出血,法医认为是孙志刚被人殴打的。在尸检时,工作人员还看到孙志刚的身上有被火烫伤的痕迹,他身上的伤痕太多了,根本就不是死于心脏病。最终的鉴定结果上写着,孙志刚的真正死因是“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致创伤性休克死亡。”

拿到鉴定结果孙禄松忍不住泪流满面,儿子果然不是因为心脏病猝死,而是被人活活打死的。心疼之余,孙禄松顾不得耽搁,立刻就找到了王雷,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记者。

这起案件被记者曝光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舆论和群众的监督力量不容小觑。广东省、广州市相关部门对此事高度重视,成立了专案调查组,要对此事进行彻查。广东省广州市的政法公安机关也进行了案件的侦破工作,经过侦查员们的多重走访,殴打孙志刚的8名工作人员都被抓获,指使工作人员殴打孙志刚的广州救治站的护工乔燕琴等5人也已被抓捕。

据救治站里的另一位收容人员张明军回忆,他亲眼看到孙志刚被送进来的时候遭到了多人殴打。孙志刚刚被关进来时谎称自己患有心脏病,想要借着心脏病救治的理由跑出去,但他这个心脏病患者却被跟精神病人关在了一起。孙志刚不甘心一辈子就在救助站度过,曾经抓住铁窗大声呐喊:“我是武汉科技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在里面有人打我。”正是因为孙志刚的呼喊,引来了工作人员的愤怒。救助站内的护工乔燕琴非常生气,她指使救助站内的安保人员对孙志刚进行了殴打。

在救助站内被殴打的不止孙志刚一人,张明军说在孙志刚进来之时,有一个贵州人和有一个长着胡子的男人,包括自己都曾被殴打,这些人下手很重。护工乔燕琴脾气暴躁,稍有不慎惹得她生气,她就会指挥安保人员对这些收容人员进行殴打。这些安保人员说是在救助站内给护工提供帮助跑跑腿的,其实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看着这些收容人员别让他们外逃。这些安保人员配有警棍和电警棍,就是为了防止这些人闹事。在这些被强制收容的人员当中,像孙志刚这种无缘无故被抓进来的还有很多。

2003年6月27日,乔燕琴因故意伤害罪被广东省高院判处死刑,救助站内的多名工作人员都被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除了这些护工之外,相关部门的渎职人员也纷纷被处分。

孙志刚一案发生后不久,国务院便将强制性的收容遣送政策废除,修改为自愿的社会救助措施,这是国家制度上一个很大的进步。在这之后的半年时间内,“尊重和保障人权”这几个字被写进了宪法,标志着国家对于公民权利的尊重和保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