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家也穿Chanel,这就是英伦玫瑰的日常吗?

subtitle
VOGUE中国 2021-06-23 17:36

虽说最近无新戏要上,不过Keira Knightley的言论一直让她处在话题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在采访中,这位英伦玫瑰表示,自己有太多Chanel,但碍于疫情根本没机会穿。为了给生活增加仪式感,让家人们找点乐子,她和女儿只要去到自家花园的蹦床,就必须穿上Chanel,老公也必须穿上Gucci西装才可以加入……

脑内不禁浮现出了2018年Knightley给Chanel拍的香水广告的场景……

家里后花园不知道什么样,也许是2017年她给意版VOGUE拍片时这种感觉的?

有人说,这也太凡尔赛了,不是赤裸裸地炫耀嘛?不过Knightley的理论是,这么可爱的东西放在柜子里才是浪费。所以,大概也算是一种物尽其用?

Knightley话说得有点夸张,实际倒没有想象中那么光鲜亮丽,前几天她带着小女儿出街被拍,就还是普普通通的路人打扮:

毕竟,人家结婚时候的隆重程度,也不过就是穿了件旧款小礼服和平底芭蕾鞋而已:

甚至还有一款包一用就是三五年,这在别的女星身上也不常见。

从2014到2017年,

出镜率颇高的Chanel mini翻盖包

相较生活中的平实模样,应该说Knightley把自己最高光的时刻都留在了角色中,留在了镜头里——

她在《赎罪》中一袭绿色丝绸吊带的露背长裙,美得惊心动魄,刷新了观众对绿裙之美的认知。

她在《安娜·卡列尼娜》中演绎了无数19世纪50年代风格的俄国古典华服,用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服装去展现一位不为社会所容的贵妇,和令她走向毁灭的冰冷爱情。

她在《公爵夫人》中穿了27套华服,让失落了百年的洛可可风格复活于银幕之上,用蕾丝、荷叶边、缎带、蝴蝶结淹没我们的双眼:

她的杂志大片也如角色般充满戏剧张力和色彩,有时是复古的、充满时代感的,有时又是时髦的、破格的。

不过Knightley最让人羡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角色之外,她是一个自由敢言、不受他人界定的女性。人们总说“英伦玫瑰”就该是正统、端庄、优雅的,似乎都忘了玫瑰上的刺可并不属于讨喜的行列。

几个月前,Knightley在采访中称,从今往后,自己绝不会再拍男导演要求的大尺度亲密戏,因为“这是一种来自男性的凝视。”

“男导演们总跟我说,要友好,要善解人意,要漂亮但不要太漂亮,要瘦但不要太瘦,要性感但不要太性感,要成功但不要太成功……我既不想跟他们调情,也不想给他们当妈,我只想工作,可以吗?男人的自负,省省吧。”

有人认为这是Knightley基于女性立场的一种表态,是很勇敢的;也有人认为,如果是为了艺术创作,没必要这么绝对。

其实Knightley并没有在性别层面上去探讨这件事的正确与否,因为这只是她的个人选择,不代表其他人需要去效仿或是去反对:

“我不是说完全禁止,但是如果是男人来拍就……我没兴趣拍这种。我完全明白有时候这样的戏份会让电影看起来很棒,但是你需要的是一个性感的演员,所以你可以去找别人。因为我自视甚高,而且我生了两个孩子,我不想赤裸着站在男人面前。”

Knightley并非心血来潮,不是为了“跟风”所谓的政治正确:她早在2015年生下第一个女儿之后,就在自己之后所有电影的合约中都加入了“禁止裸露条款”,只不过当初并没有人去谈论这样的事情,但不代表不存在,不代表她不知道该为自己作何选择。

在很多人看来,Knightley“星途”很顺:2003年《加勒比海盗》上映,名声大噪;2005年《傲慢与偏见》让年仅20岁的她就获得了奥斯卡影后的提名;2007年的《赎罪》又让她成为了银幕上最美的icon之一……但说起自己19、20岁的那几年,Knightley却觉得“自己碎裂成了无数个小块,大脑彻底碎了。”

她在拍摄《公爵夫人》期间,还在和英国小报打官司,因为后者诽谤她患有厌食症却向外界撒谎,尽管最后从法律上Knightley打赢了官司,但是从舆论上,人们从没有停止对她的怀疑和打量。22岁,她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创伤后应激障碍。

所以她逃了,半夜坐飞机逃走,将近一年没工作。

逃避可耻但有用。在精神崩溃的状态下无法工作,她出去闲游了一年,她想继续演戏,回来后开始接受心理治疗,远离所谓的“好莱坞大制作”,慢慢回到正轨。

2012年,她分配到手的收入只有5万美元。很多好莱坞明星的日薪都不止这个数。

“如果我想挣得更多,我可以,但是我认为去过一种昂贵的生活就意味着你不能和那些过着普通生活的朋友们继续在一起,它会疏远你们的关系,而我最美好、最开心的时光都发生在最不奢华的地方。”

她开始可以对抗更多事情。2014年,她答应了一次半裸的拍摄需求,前提是不会对她的身体进行任何PS——“我的身体因为很多不同的原因被操控了很多次,电影海报也好,狗仔也好,摄影师也好。”Knightley经历过的最大无语的一次PS事件,就是2004年她拍摄的《亚瑟王》,海报上她的胸部被“大做文章”。

挑战从没有停止过。2013年她和Klaxons乐队的键盘手James Righton结婚,2015年生下女儿,她的生活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她要保证自己在片场工作的时间,也要适当地陪在丈夫身边巡演,去建立二人共同的生活,她要经历产后荷尔蒙的变化,睡眠的不足……

“我知道自己是享有一定特权的,我负担得起照管和育儿的费用,我想尽力把一切都做好,但还是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失败。”

“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我没有失败,我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事情,我觉得对于妈妈们来说,如果你会自我怀疑,那么你不是一个人,因为这一切真的不容易。”

“我知道,仅仅因为今天感觉像一座山,并不意味着明天也会如此。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人生有两种选择:要么沉下去,要么游上来。沉下去很容易,所以我必须一直游。”

有人说Knightley的面部轮廓有硬伤、不够柔和,其实她的性子也是这般棱角分明。别人挑剔、质疑、伤害,但她已经学会如何和自己“交易”,她知道如何取舍,如何坦然处之,如何让自己始终拥有一份笃定,经历许多之后,仍然生动而纯粹。

编辑:Hezi

美术:罗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