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沾酒就疯狂!半年38个涨停,股价涨3倍,这只股票什么来头?

subtitle
德林社 2021-06-23 16:25

文/刘振涛

A股是个魔幻的市场,白酒似乎是yyds(永远滴神),只要沾上酒,股价就像坐火箭一样,蹭蹭上涨。

上周末,一家种蘑菇的公司发公告称,要收购一家茅台镇的酒企。受此影响,这家种蘑菇的公司——众兴菌业直接三个一字涨停。而同样,还有一家壳概念公司也沾上白酒,不仅摘了帽,股价年内还翻了3倍,它就是岩石股份。

6月23日,岩石股份再度涨停。截至收盘,股价报51.66元,创历史新高,最新总市值为172.8亿元。

K线图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半年时间,岩石股份已经收获38个涨停板,股价从年初12.29元,涨至51.66元,股价涨了3倍之多。不折不扣地成了A股市场一只妖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岩石股份之所以能够成为妖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蹭上了白酒概念。

38个涨停股价涨3倍

2018年12月,ST岩石(岩石股份的曾用名)以228.24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85%的股权,该公司只是一家白酒销售线上平台。随后,岩石股份先后注册上海贵酒销售、上海军酒、上海贵酒科技等销售企业,开始切入白酒行业。

2019年11月15日,岩石股份直接把公司名称由“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沾上了白酒的岩石股份当年在白酒上却没取得多少收入。2019年年报显示,岩石股份的营业收入为1.09亿元,其中白酒销售收入为517.84万元,占总营收比仅为4.75%。因此,2019年-2020年期间,岩石股份的股价并未上涨,而是”躺平。”

为了进一步加白酒业务,2020年,岩石股份的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贵酒”)将其持有的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52%股权无偿赠与上市公司。

2021年4月27日,岩石股份发布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岩石股份实现营业收入7971.77万元,实现净利润802.19万元。其中白酒销售收入达5878.96万元,占总营收比达到了73.74%。2021年一季报显示,一季度总收入达到8739.27万元,超过了2020年全年的收入。

白酒销售收入增多,给了市场利好,岩石股份股价蹭蹭上涨。并且由于沾上白酒,业绩变好,岩石股份也摘掉了“ST帽子”。

岩石股份股价暴涨,让投资者兴奋,有投资者在投资社区表示,岩石股份可能是第二个舍得酒业。

可是,岩石股份真能成舍得酒业吗?

6月22日,岩石股份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中,岩石股份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尚不稳定,白酒规模和销售收入尚小,公司2020年还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主要是委托贴牌生产再销售。通俗的来说,就是岩石股份自身目前还不具备白酒生产能力。

从基本面来看,岩石股份不敢恭维,但论蹭热点,可是“历史底蕴”深厚。

频蹭热点多次改名

岩石股份1993年就在A股上市了,距今约有28年。28年时间里,股票的名称变更了多次。最初上市的名字叫福建豪盛,是首家A股上市的建筑陶瓷企业。

进入21世纪后,福建豪盛开始出现亏损。2001年,利嘉实业收购了福建豪盛43%的股权,也迎来了第一次改名。经过彻底重组后,该公司更名为利嘉(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改为“利嘉股份”。

2005年,利嘉股份以6.5亿元市价,拍得上海市多伦路二期1号地块,准备进军房地产。随后的2006年,公司改名为“上海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也变成了“多伦股份”。

虽然更名为多伦股份,但并未开展任何实质性业务。2011年7月起,因传闻多伦股份涉矿,股价一飞冲天,短短一个半月,竟然飙涨逾150%,随后多伦股份的两大股东便发布了减持公告。

同年12月,多伦股份的原控制人陈隆基就将持有股份转让给了李勇鸿。实控人也变成了李勇鸿。

李勇鸿是个资本玩家,也就是那个收购意大利知名足球俱乐部AC米兰的男人。老板是资本玩家,会花大心思在公司经营上?

据市场媒体报道,李勇鸿曾赤裸裸地说道:“希望通过收购多伦股份实现个人财富增值的最大化”。

在李勇鸿短暂的收购7个月后,就将多伦股份以3.4亿元价格转让给了另一个资本玩家鲜言。鲜言成为实控人后,玩得更加疯狂,把多伦股份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

2015年,互联网金融P2P成为风口。在当年,上海多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改名为“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股票名称也变成了“匹凸匹”。

2015年4月17日,鲜言已经知道名称变更被核准,行业变更为“金融信息服务”,经营范围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按规定本来是要立刻公告的,但鲜言直到5月11日才对外公告。

由于匹凸匹与P2P谐音,公司的股票大涨,在公告发布之后出现连续6个涨停板,鲜言赚得盆满钵溢,获得大量非法所得。

鲜言肆无忌惮地操纵市场,最终还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会在披露此案件时候说:“鲜言实际控制人、董事长、董事会秘书,采用多种手段操纵上市公司股价,行为特别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

最终鲜言被罚没34.7亿元,因操作市场罪被捕而判刑。34.7亿元的罚单也成为A股史上最大的一笔。

由于鲜言的疯狂,“匹凸匹”2015-2016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而被上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几乎濒临退市。

2017年,公司的名称又发生改变,变更为“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白酒的热度开始慢慢起来,富二代韩啸成为了新的实控人,由于韩啸控股股东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控制人,公司更名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由此,开启蹭白酒热度之路。

不同于消费市场的冷淡,资本市场的疯狂,让越来越多的股民开始期待岩石股份能成为下一个舍得酒业。但在炒作的潮水褪去之后,风险也不得不警惕。

参考资料:《股市“不死鸟”重出江湖:曾被资本恶霸操控,如今暴涨500%!》——财经锐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