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球竞争格局在变,中国领先的不只有5G和神舟飞船

subtitle
智谷趋势 2021-06-23 16: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国博弈,今天和60年前最大的不同在哪儿?

我们可以用这样的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虽然其TNT当量只有美国同期最大当量核弹头的1/500,我们的数量不足美国的百分之一,但也不影响中国的“大国”身份。

然而今天,如果我们企业的技术产品和对方有1/100的差距,中国产品就可能会被竞争对手挤掉;面对美国的围堵,如果中国的一些关键技术不能独立,那就可能危及一整个产业链。

所以,当我们为神舟12飞船腾空,3名中国宇航员进入中国自己的空间站欢呼,为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紧急授权使用的6种疫苗,其中有2种都来自中国时,我们既觉得骄傲,又不敢仅仅满足于现状。

回顾中美激烈博弈的这三年,每每中国在核心技术上被卡脖子,我们会意识到,我们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

中国具有引领性的企业还不够多!!!它迫使我们不得不长期处于模仿、追随的地位。

引领性的企业对一个国家有多重要?中国少数企业在疫情中的表现就足以让普通人窥豹一斑。

疫情中心武汉,千万级大城市的封城史无前例。然而,封城两个多月,人民日常生活保障有力,病毒传播追踪科学精准,企业远程办公,学校线上授课……武汉无意间让互联网技术得到了一次最充分的展示。

  • 当武汉当地医院已经不堪重负,中国最大的线上医院诞生了。上万名持证医生被统合在微信平台上,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进行在线义诊,通过微信向用户提供快速响应的图文在线咨询服务,助力缓解线下医院压力,避免病患交叉感染。
  • 华为第一时间奔赴疫区,保障医院通信、应急物资供应,并联合有关单位开发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为医院提供计算机视觉与医学影像分析等AI技术支持。
  • 美团把深圳生产的数百台呼吸机48小时点对点送达急需的医院和病患床前。
  • 京东的智能配送机器人被派上前线,驰援医院物资,天狼、地狼、分拣AGV等机器人“大军”24小时不停歇地运转。
  • 当人们生活被疫情按下暂停键,腾讯扩容了百万核服务器,让数万家企业可以远程办公,让中国上亿的孩子可以在家里继续学业,而陪伴数亿人的健康码最后成了助推中国经济快速复苏公开的秘密。

这些,本质是科技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再建构。如果没有这些科技企业,中国不可能只用3个月基本控制住疫情,普通人的生活可能也要难很多。

引领性科技企业的主角光环,中国人这一次的体验绝对刻骨铭心。

6月21日,2021年凯度BrandZ™最具价值全球品牌100强揭晓,中国占得18席,数量位居全球第二。

中国企业的表现有三点令人欣喜:

1、中国品牌贡献了全球百强品牌价值的14%,比上一年增加了3个百分点;

2、中国上榜品牌绝大多数实现了价值增长,全球一共有5个品牌实现了超过100%的价值增长,除了特斯拉,其余4个都来自中国;

3、腾讯进入前五,和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等老牌科技企业同列。

但在欣喜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两个信息,一个是全球最具品牌价值的企业依旧是以科技企业为主;另一个就是前十的企业中,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霸榜前四,美国以5:2领先中国。

这似乎也是当前中美高科技博弈的现状,美国依然遥遥领先。

和平年代,国家竞争大多数时候都体现为企业之间的竞争。今天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需要引领性的科技企业,因为它们就是国家博弈的最前线,这次疫情中科技企业的表现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人问北大经济学教授周其仁,如何用一个词来形容中国过往的十年?

周其仁的回答是:水大鱼大。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货物贸易超过美国,外汇储备长期占据世界第一的位置;中国还从美国手中抢走了汽车销量第一的桂冠;中国高铁里程独占全球70%;中国摩天大楼数量也占到了全球的近七成……还有中国的消费者每年买走全球70%的奢侈品。

除了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更有藏在实验室、论文或者企业的报表中,国有大事,才能偶露峥嵘的。

只在

事实上,水大鱼大概括的不只是最近十年的薄发,更加概括了前三十年的厚积。

然而,如果把中国的四十年放置于世界的四十年中,我们就会发现中国的厚度还不够厚。

中国的确已经进入了大企业时代,中国在财富500强企业中的排名上升到世界第一,中国在金融、互联网、房地产、通讯等细分领域都有杀进全球前十的企业,但是如果说是能引领人类的整体进步,推动社会发展的企业,无论是和我们最大竞争对手相比,还是和国人的期望相比,不算多。

中国的不少企业很强大,但真正成为引领性企业的还不够多。

我们可以拿美国来做一个参照。

过去四十年标普“前十大企业”的榜单上,最令人激动的不是那些霸榜巨头,而是能够产生颠覆性创新的企业,哪怕它们有时候在这个榜单上只是昙花一现。

但只要它们出现过,人们就能感受到不同。

1981年,柯达、通用汽车第一次出现在榜单。
1984年,杜邦。
1985年,实体零售公司Sears Roebuck。
1986年,制药公司默克。
1990年,沃尔玛和可口可乐。
1992年,宝洁。
1995年,微软。
1996年,Intel。
1998年,辉瑞。
1999年,思科、朗讯和AOL。
2007年,google
2009年,苹果。

引领性企业,一定是曾经刷新了人类能触摸到的高度,不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商业模式。

事实上,标普的名单就记录下了这一系列的开创。

如果要列出一个中国十大公司的四十年排行榜,代表上个时代的金融、能源、房地产曾长期占统治优势,只是到了最近十年才有了腾讯、华为这些具有引领者气质的科技创新型企业。

中国“水大鱼大”时代,似乎正要迎来新的篇章。

登上凯度这个榜单的中国企业已经出现了些许不同。

其中的一些似乎已经过了以追求某种技术、资源、生产工艺的垄断,或圈定特定人群坐享其利的时代,他们在追求科技创新之外,更关注人们普遍关切的社会问题、社会痛点,利用自身的能力推动社会价值创新

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

2021年6月10日,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在记者会上骄傲地向全球宣布,在疫情暴发一年半之后,德国终于研发了一项超级技术——“健康码”。

而这个所谓的“超级技术”,在中国几乎已经使用了将近1年半的时间。据说,当初腾讯健康码从诞生灵感到上线只用了8天时间,全国第一个用上健康码的城市就是深圳。如今,健康码几乎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使用最多的健康及出行电子凭证。

这个小细节从一个侧面呈现了中国企业自己的思考。

而且,不只是健康码。

疫情期间,华为联手中国电信,完成了武汉火神山医院首个“远程会诊平台”的网络铺设和设备调试,开通覆盖武汉火神山医院的5G基站。

腾讯健康为超过3亿用户提供实时疫情数据、在线问诊及AI自诊等服务的重要渠道。

在所有这些案例中,人类究竟能在何种程度上运用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诸多技术,被以一种最生动的方式展现了出来。

经过了这一轮的“尝鲜”,疫情后的世界也许会大不同。这不,老牌发达国家德国就在跟进了。

如果没有这些技术,没有这些企业,中国要实现GDP季度增长率从-6.8%到6.5%的逆转,恐怕会有点难。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入选凯度全球品牌价值100强榜单的企业,不但实至名归,更彰显了未来中国企业的进化方向。

位列第五的腾讯2021年完成了以“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为核心的第四次战略升级,放眼全球,这应该是唯一一家不出于商业目的,以“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作为核心战略的企业。

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在马化腾看来,“应该和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战略一起,成为腾讯发展的底座。”他表示,如果一个企业的发展和所作出的贡献之间,没有合理的比例,是不可能往上生长。”

这或许让我们更容易理解为什么,腾讯会投入500亿,并在组织上以事业部的形式来承载该战略。因为,这是企业价值观和战略的选择,也是中国引领性科技企业自己的思考。

所以我们看,当疫情肆虐全球时,这次是中国企业在引领世界如何去做,千万人的在线课堂,千万次的在线会议还有千万人的在线问诊以及科学研究。

互联网诞生于美国,互联网商业化也始于美国。中国从学习开始,但是现在,中国已经可以在一些领域向世界输出自己的创新了,并且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告别水大鱼大的时代,中国的科技企业在社会价值创新方面已经率先脱颖而出。

七普数据显示,中国的总人口达到14亿1178万。其中,适龄劳动力人口虽然有较大下滑,但依然有8.8亿之多。

然而,对中国“人口红利”构成最大威胁的恰恰不是劳动力减少,而是创新不足,导致中国产业升级动力不足。

中国目前是万事俱备,中国科研投入强度已经和美国比肩,中国的新基建规模世界最大。

迄今,中国已建成全球最大规模光纤和移动通信网络,行政村通光纤和4G比例均超过98%,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民规模为9.0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4.5%。

中国还实现了互联网最丰富场景的运用,数据累积让世界羡慕。

而一场人类商业史上最大规模的社会化大协同,也会反过来推动中国的大数据、云计算、5G、智慧物流等商业基础设施迭代更新。

创新不只是一个环节,一个技术,而是要把这些新的要素重新进行有机组合。

在这方面,华为、腾讯中国这些科技企业的作用更加当之无愧。

很多人仅仅注意到它们表面的风光,却忽视了背后前瞻性的布局和长期的积累。

国际出版集团爱思唯尔发布了一份数据报告,对全球互联网头部企业进行检索,搜集从2015到2020年6年里全球市值最高的30家互联网企业基础科研产出情况对比及发展趋势等资料。

在计算机、工程学、数学、人工智能等互联网强相关领域,无论从论文的数量和质量来说,美国处于全球绝对领先地位。

微软、Alphabet、脸书三家公司在过去6年的论文数(25,431篇)是中国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总和(5,040篇)的5倍。但是,以腾讯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追赶的速度非常快。

(全球互联网头部企业专利数量排名 截至2021年2月4日)

而只看专利数量前10的互联网企业,腾讯则已经排在第一位,且前4名皆为中国互联网企业,Alphabet、微软、苹果仅分列5到7位。

而且中国互联网企业不只有数量,质量也很不错。

举个例子,腾讯在医疗AI领域布局的专利已经多达300余件,主要分布于医疗辅诊、病案管理、药品管理、风险监控及医疗影像等多个方向,其中以医疗影像最为核心,例如落地觅影产品糖网病变、肺癌、食管癌、结直肠癌及乳腺等疾病早筛方向。

当然,高手竞争,差距常常在毫厘之间,作为追赶者的中国和中国企业,只有更快、更强才能打赢这场国家之间的竞争。

大国博弈,台面上是国家,台下战斗的却是企业。

中国的上升之路,只有两个捷径:

  • 一条路是掌握金融主导权,日本曾经差一点做到,但是很快就遭到美国的无情打击,毕竟,美元才是“世界货币”。
  • 另一条路是借技术革命的大势,把第一竞争力牢牢握在手中。

从国际关系史来看,没有一个新兴大国在崛起的过程中不曾被人封锁过。只有不断积累、不断突破的国家,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中国企业,任重道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