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谢文颂:不用李子丰,牛顿早已推翻了相对论

subtitle
科技嗅 2021-06-23 13: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论相对论的倒掉

“燕山大学教授推翻相对论”引爆舆论,李子丰毫无意外地引火烧身,舆情汹涌,多为嘲讽与谩骂。据媒体6月22日消息,李子丰回复信息称,“鉴于我太累,领导让我休息,学术问题也暂不讨论”。

李子丰是我的微信朋友,他公开宣称推翻相对论,从行动上我支持,在精神上我敬佩。在一个群里我如此点评:虽然李子丰的不一定正确,但相对论肯定不正确,只是对所谓的科学迷信惯了——相对论真没几天了!

媒体审判,请收起你的傲慢,还有偏见

记者工作是我的老本行,我观察舆情的眼睛还是比较雪亮的。目前对李子丰的否定基本上就是媒体审判,依着教科书照本宣科,而李子丰本就是“推翻相对论”,两相矛盾,那是自然;另有运用“翻历史、看旧账、引遐想”的惯用伎俩,李子丰“曾在课堂宣传反对相对论被处分”,但其实这与他能否、有未推翻相对论并无相关性。

关注这一舆情让我想起三件事——

1.在写完《人类基本认知原理之大统一理论》(正在出版进程中)后,我联系、拜访了一些或直接或间接的媒体朋友,有的还小聚小饮,获得了“看不懂”的一致反馈,而“推翻相对论”也是书中的部分内容。

2.前些年一次与领导和同事做面试时,一位青年才俊大谈《时间简史》,还挑衅地问大家谁可以与之交流。当时刚好看完《时间简史》,稍稍了解霍金扯的什么淡,本拟打击一下小伙的嚣张,看看大家的默然,我没有怼他,反正其面试的结局已定。

3.早年离开了一家媒体后,该媒体推行一条新规,每年新进的应届毕业生不再局限于新闻、中文等文科专业,而必须保证不少于30%的理科生。(记性还好,不一定准确,但基本可靠)

上面看似扯远了的文字,旨在说明媒体在做审判时,尤其于科学,到底是真懂还是真不懂。

1.谢文颂宣称推翻了光速不不变原理,多少媒体与媒体人、自媒体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光速不变原理“皮之不存”,相对论“毛将焉附”:(1)相对论基于“光速不变原理”和“狭义相对性原理”两条相冲突的假设而来,质能方程是相对论的产出成果之一;(2)人类的看见机制决定了一切所见现实都是光“投递”过来的带着时差的事物之影像,看见的光当然也是光的影像,此时,光源对光加减的速度无涉“光投递员”的速度,光速自然是看起来不变的——“光速不变原理”实为“光速视觉不变现象”。

2.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实践不是检出真理的唯一标准,多少媒体与媒体人、自媒体人,知道这于科学意味着什么吗?

西方科学受制于“机床精度”的局限性——多普勒效应和光速不变原理符合观测,因此相对论及诸多重大物理学成果都成了看不出来的诈和。而经过复盘,谢文颂认为西方引领的基础理论物理集体诈和竟是必然:(1)西方将观测作为科学的基础,基于光速不变原理将光精度认作是宇宙精度,由此爱因斯坦与他的相对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2)因为将观测作为基础,西方科学存在“机床精度”的局限性,一旦工具精度不及研究对象的精度,其科学发现就无法进行了。

因此,西方的科学发现严格意义上讲是用科技发明去做科学发现,如果其科技发明达不到宇宙精度,事实上他们就无法发现宇宙规律。而且,在精度不够时,束手无策之下,物理学又被数学牵着走了。

这其中存在的问题是,按照西方科学探索的思维逻辑、行为方式,当人类的探索还不能直观看到、直接做到的时候,不接受先想到。他们被光骗了,被看到骗了,更做不出“宇宙机床”,却还是要坚信眼睛与耳朵,在听信看到与听到的前提下去使用脑子——定义个计量时间,杜撰个从未见过的空间,妄言时空以求解构宇宙规律。在尖端设备和诺贝尔奖的加持下,一百年来,西方基础理论物理学以这傻瓜逻辑、弱智行为硬生生地将科学发现演绎成“圆谎式的冒进”,亵渎了人类文明,使人类的智商蒙羞。

键客狂喷,请收起你的双标,还有自我轻贱

在网络喷子的疯狂攻击中,本该是正常学术质疑的李子丰成了飞蛾扑火。“一个石油钻探教授,打瑞士专利局职员,打的是物理学,有什么不可以?”一位群友对李子丰的行动作出评价。但唾沫星子似乎正在淹死人!

现在再看看5月中上旬媒体推出的一则报道——《科学家首次实现宏观物体之间的量子纠缠》:5月7日《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称,科研人员首次在宏观物体之间实现了量子纠缠,并对实验结果实施了有效测量。量子纠缠被称为“幽灵般的超距作用”,是一种连爱因斯坦也不敢相信的神奇量子物理现象。处于纠缠态的一对粒子,无论是近在咫尺,还是分处宇宙的两端,都能够在其中一个粒子有所动作的时候,瞬间作出相应的反馈。量子纠缠理论上仅存在于亚原子级别以下的微观世界。但是最近,美国国家标准和技术研究所(NIST)的科学家称,他们在两个宏观物体之间实现了量子纠缠。

不做科普,只说结论:量子纠缠和相对论对冲,宇宙规律不能有bug,两者只有一个是真正存在的正确。换而言之,这则消息可以更名为“推翻相对论——科学家首次实现宏观物体之间的量子纠缠”。对这一重磅消息,通过舆情分析来看,围观者表现出彬彬有礼的高素质,质疑者寥寥,叫好者不乏,关键是面对着“《科学》”,没有一字一词的嘲讽与谩骂。同样是“推翻相对论”,洋人干就可以,中国人去干,围观的中国人就要高声喊打。这是何道理?我不由得想起了鲁迅笔下的鸭脖子。

权威大拿,该拿出你的专业,还有担当

拿权威说事,已是行业通例,科学尤甚。如此更好,相对论就更是不堪一击了。

我又旧话重提,省事——

爱因斯坦凭着狭义相对论,言之凿凿地称“任何运动或作用力的传递都不能超过光速”。今天我就再次祭出牛顿留手的老大耳刮子抽他:万有引力内置了其“速度无限快”的前提条件——引力效应的作用速度必须无限快,因为没有天体、没有物质能静静等着引力来关联,如果其速度不是无限快,其关联对象早转了、移了,呜呼,引力就没得万有了。(详见《谢文颂:引力由同步而速度无限快应是人类认知的常识》)

牛顿老早就推翻了相对论,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而我通过充分的论证,以为相对论作为一个错误的多余,用“推翻”二字实在过于高看了它,在我的表述体系中是“推开了相对论”。

在此也再次邀请中科院物理所、清华物理系的专家大拿们出来走两步,指点一二,消弭纷扰。不过在牛顿他老人家面前,也没有几个可以妄自尊大的,而且我在《人类基本认知原理之大统一理论》的序言中业已放言:纵观人类的科学发展史,定律、原理的确是被极少数人甚至唯一的那个人先期认识、发现的,但这些或者这个人不是非得现役的大科学家、大哲学家——事实上恰恰相反,这些伟大的发现必须突破或打破前人的认知,而声威卓著的大师们可能正是这些要被突破或打破的认知的集大成者。

再说回到李子丰推翻相对论事件,我认为其意义重大——多年沉寂后,终于再次打响了质疑相对论的阵地战。一个漏洞百出、千疮百孔且严格意义上还是理论假设的相对论,怎么就金贵的说不得呢?难道就因为它来自现代科学发源地的西方?难道就因为我们的学术界拿着它的文凭?无法回避,唯有担当——当此民族复兴的关键时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