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让乡下老丈人坐新车后备箱被妻子提离婚,男子委屈:是他硬要坐的

subtitle
午夜情书 2021-06-23 12:10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崇尚复古风格了,在衣着上,七八十年代的衣着开始流行,什么老港风,老上海风,甚至是老干部风,再往前倒一些,还有旗袍、汉服、民国风这些国粹类的经典服饰,正在引领着一波文艺复兴。

不仅仅是穿着,包括思想上,也在经历着复古潮流的冲击,尤其是人们对待婚姻的态度上。就比如说,从前的包办婚姻被抨击成为束缚婚姻自由的糟粕,被剔除,可如今的年轻人们却在网络上不止一次的发声呼吁“对象包分配”。

这是玩笑话不假,但也的确是当代年轻人的心声。时代高速发展,年轻人的生活压力大,没有时间谈恋爱,没有精力去扩大交友圈,恋爱是自由了,但反而更难找对象了,便开始起羡慕从前包办婚姻的简单便捷。

不过,包办婚姻的复兴是不可能了,它的弊端很明显的,远远超过了益处,忽略了婚姻最重要的一点,感情。年轻人们自然也都心里透亮,说是呼吁,其实也不过是对自身的一种调侃跟自嘲,听听就行,笑一笑没必要太当真,若真要是复兴了他们也不会干。

但是,另一种婚姻复古文化,如今正渐渐的走进人们的视线,且愈发被重视起来,那便是

“门当户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啥叫门当户对?顾名思义,自然是,

门户当对,门户代表的是经济实力、地位,以及一个家庭所有的显示其“社会实力”的内因与外因。

在过去,门当户对被当成一种“阶级思想”,受到了当时兴起的婚姻文化冲击,被抵制。门户当不当对的,爱情百无禁忌,有爱则无敌,就不该受到门户的阻碍。

这么想也并没有错,门户是死的,人是活的,爱情就不该被这种死板的条条框框所束缚,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思想复古到重新搞回老一套了呢?

原因也很简单,

过去看物质对等,如今思想对等。

所谓的门户,的确没那么要紧,最要紧的是,门户差距带来的思想断层。

缺物质,后天可以弥补,可是不同的生活环境带来的三观差距,后天很难弥补,这种思想上的差距会婚后才会慢慢显现出来,最终变成夫妻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容易引发婚姻悲剧。

胡颖刚结婚不久,她周围的很多人都羡慕她的婚姻,毕竟,不是有多少人能有她的好福气,能结束恋爱长跑顺利嫁给自己的初恋,最重要的是,她的丈夫刘放家庭条件比起她的娘家而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胡颖算的上是高嫁。

但胡颖一直都不承认这一点,对自己高嫁的事情讳莫如深,即便是有人善意的祝福她,只要是提到她嫁了个好婆家享福了,涉及到“高嫁”的字眼,她的反应都很尴尬,只会笑的很干的把话题岔开,要么便是打哈哈干脆不理。

她自己曾经有过一次正面回应:“我自己有学历有能力,在学校里年年拿奖学金,出了校门凭借自己的努力拿到了好公司的offer,我觉得我也没什么配不上他的吧?我觉得说高嫁真的过了。”

几次下来,大家也都知道了,高嫁这个词是胡颖的雷点,也就很识相的都不提了,毕竟也不关自己的事情,何必惹得人家不痛快。

要说胡颖的丈夫,其实和胡颖的感情不错这点也算同事们有目共睹,大家有很多次看到胡颖的丈夫过来接送她,尤其是最近,胡颖的老公换了新车以后,来的频率更高了。

可就在最近,一向对家里事情三缄其口的胡颖却突然决定离婚,或许是因为不服气,想找人评评理,她自己主动吐露了原因。

“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怕说的,我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我爸是农民,我妈也是,我有个弟弟,现在在上高中,我父母虽然文化程度都是初中不到,但他们对我和我弟弟一向都是一视同仁,从来没有因为弟弟亏待过我,供我外地念书,支持我去大城市打拼,我很尊敬他们,也很感激他们,但我的确是很自卑,我看不起自己的出生,怕别人耻笑,所以一直都没有提过这些事情。

我老公是我的大学同学,他是本地人,在本地有房有车,父母工作也挺不错的,退休之后待遇也很高。刚开始我老公把我带回家,他们家是不同意的,但后来磨了两年,他们家里人同意了以后,对我还算是比较客气的,但对我父母,他们好像一直都不是很想见面。

也就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见了两次面,一次是谈婚论嫁,一次是婚礼现场。谈婚论嫁的时候,我爸妈特意让我给他们买了新衣服新鞋去见我公婆,彩礼是一分没要,倒给了我五万元嫁妆,为了就是让我体体面面出嫁,受公婆尊敬。

我嫁人以后,离家就远了,因为工作的原因,基本上也不回娘家,但还是经常打电话,我有时候让我爸妈过来城里住几天,我带他们出去玩玩,他们怕给我惹麻烦,都不肯来,也就是前几天,我跟我爸撒娇,想吃自家晒的干豆角,想吃我妈养的土麻鸭,结果我爸第二天就打电话跟我讲,他要进城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过来解馋。

我当然是高兴的啊,可是他一个人进城,听说给我带了不少东西,我怕不方便,就像让我老公去接,可是我老公就不大情愿的样子,说自己忙呢,其实他也没什么事情又不是工作日。

我爸在电话那头听到我不高兴,赶忙就说不用他已经定好了车票过来了,让我不要麻烦。

我心里是有气的,但也没表现出来,想着我爸好不容易过来了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不想让他担心。

我后来和我老公讲,不去接就算,我爸到车站你作为女婿怎么都应该去迎一下,我老公这次倒是答应的挺快的,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也很麻利的就出发去接我爸了,可谁知道他能做出那种事情!”

胡颖说道这里很气愤,那天丈夫走后,她掐着时间翘首以盼在门口等父亲,车到了,丈夫下来了,可却不见父亲的踪影,直到后备箱打开,父亲从里头钻了出来,拎了两麻袋的土特产,高高兴兴的递给了胡颖。

到那个时候,胡颖都没反应过来,过了好半天,她才总算回过神来,转头怒斥丈夫。

“你什么意思,怎么能让我爸坐在后备箱里?”

丈夫也很委屈:“不是我让的,是你爸自己非要坐后面,我让他坐前面的,他不肯我能有什么办法。”父亲也在一旁打哈哈:“闺女,刘放说的是真的,我脚上有灰,你们刚提的新车,我进去白糟蹋了,我自己自愿的,你别生气。”

可胡颖却不觉得:“刘放,这根本愿不愿意的问题,我爸说了你就答应了你有这么听话吗?那我刚刚让你接我爸你怎么不去接的?要是我,接你爸,我绝不会让他坐在后备箱里,哪怕是硬拖硬拽我也会让他坐在前面,你就是不尊重我和我的家人!”丈夫觉得胡颖是反应过度,可胡颖并不觉得,两人争吵,弄得父亲夹在中间很尴尬,不住的道歉。

胡颖不打算让事情结束,她一定要为父亲讨要一个说法,父亲却坚持不要,而丈夫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僵持之中事情闹大了,胡颖提出了离婚。

胡颖和丈夫刘放的问题,其实很复杂,你说胡颖是不是反应过度了,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女儿,也的确应该为自己的父亲争取尊重,也有理由生气,可是她也是真的过于激动,不顾父亲的劝说,便决定离婚。

说句实在的,我想胡颖这么做,她的父亲也不会高兴,为了女儿的幸福,我想这位父亲一定默默隐忍了许多,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也不想给女儿惹麻烦,让女儿在婆家难做人,他是为伟大的父亲。

刘放,在老丈人不好意思做新车要求坐后备箱的时候,就不该由着老丈人,或许他是真如自己所说,真以为老丈人就是不愿意做,他也不好勉强。

可再怎么解释,他的心中多少对乡下老丈人是有轻蔑的,正如胡颖说的,如果说换做是他自己的父亲,或者是他敬重的长辈,即便是要求,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对方的要求,让对方做后备箱里的,因为他知道,后备箱是放货物的,不是坐人的,哪怕再宽敞,让人坐进去,便是当事人的不尊重。

这件事情说大真的不算大,可说小也全然不小,就看如何处理,但追根究底,还是门不当户不对惹得祸。

胡颖是高嫁,所以她的父亲自然而然放低了姿态,在亲家面前唯唯诺诺,生怕自己行为不当会影响到女儿,而胡颖呢,她很拧巴很纠结,她一边骄傲着,一边敏感着,一边觉得自己不比男方差,一边又说服不了自己。

刘放,作为女方的高嫁方,他也自然而然有自己的优越感,虽然对待胡颖还算不错,但却对胡颖的父母不能一视同仁,或许不是故意的,但还是无意识的用了高姿态对待了女方。

要我说,或许胡颖选择离婚对双方而言并不一定是坏事,这才是刚开头而已,这点小事情都无法磨合,越往后,门不当户不对的思想差距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让双方更加痛苦。

但要注意,

婚姻的敌人,不是门户,不是物质,思想才是重点。

如果能做到互相尊重与理解,即便是户不当户不对也无妨,可如若是做不到,无法把对方放在地位平等的位置上,那就算是再登对的家庭,结合在一起,怕是也免不了一场悲剧。

门不当户不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门户框住的思想,想冲破桎梏,便要懂得尊重,不仅仅尊重对方,更要懂得爱屋及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