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结婚第一天,你就把我妈饿哭了”新媳妇怒怼:她有手有脚,没瘫

subtitle
倚靠窗前 2021-06-23 11:36

我曾经听过一位读者的哭诉,她结婚以后,婆婆把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撂下了不管了,她这个新媳妇进门的第一天,刚脱了红嫁衣,就被指派着打扫卫生,要她洗衣服做饭。

她婆婆说是强势,其实并不,说话很软乎,平日里也不会对她颐指气使的,可是这并不代表,她的婆婆,就不会给她拿架子,反而更不好对付,因为有一种性格的人,绵中带刚,是更加麻烦的“软钉子”。

强势的不明显,甚至于第一眼,你还会觉得她很好相处,就这么被表象所蒙骗,等到真正发现的时候,也就晚了。

那位读者便是碰到了这样的婆婆,有苦难言。婆婆不对她吆五喝六的,不是硬指派她做事情,而是直接“撂挑子”,她不做,婆婆也不做,家里的事情她都当看不见。

家里脏的一塌糊涂,她不管,没饭吃,她也不管,哪怕是锅里的米糊了,人家动都不会动一下,眼皮都不会抬一下,逼得她只能做,只能去收拾。

她和我诉苦,说自己实在是没法子了,觉得摊上这样的婆婆,自己一辈子都是劳碌命,躲也躲不过,叹自己命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我,却并不同情她,只和她说了一句话,你惯的。

并非不是方脸没有同情心,而是这种事情,本就同情无用,再者,其实也真的不值得同情。

她若不做,你就一定要做吗?我可不记得有哪个明文条例规定过这一条。你做,无非是你觉得,你对这个家有责任,不能放任着家里变得一塌糊涂,故而就变成了你的事情。

本来是没有义务的,但由于那份责任心,就逐渐演变成了非做不可,所以当没有人负责任的时候,你便自发的挑起了大梁。

有些事儿,总得有人做。这个想法在你的脑海里根深蒂固,所以,即便无可奈何,硬着头皮,一边委屈着、埋怨着,还是行动着。

明明想改变现状,嘴上不停歇的抱怨着,可手上的活儿可是一点儿也没少做,到头来,还不是在现有的状态里止步不前吗?

周旋是一个顶顶聪明的姑娘,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或许有人会说,她做的事,说的话,都太过了,毕竟还是一家人,还不熟悉的时候,应该互相让着一些,敬着一些,毕竟为了日后的相处。

这话,不是没有人和周旋说过,认为她实在是太不给婆婆面子了,直接把婆媳关系打入了谷底,可她却直接怼了回去:

“人家敬我,我才敬人,人家不敬我,我为什么我敬她?我又不是圣母,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无非就是她想要不声不响的给我一个下马威,杀杀我的锐气,让我俯首称臣。

我让了这一次可以,可我不能次次都让,可我让这一次,正代表着,以后我都得让,所以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让?让了才是傻,让了才是把自己害自己,你愿意害自己就自己去,我管不着,反正我才不干这种事儿,我怎么干,你也管不着。”

周旋到底干了什么事儿呢?其实说起来,真不算什么大事儿,如果她稍微服软,可能都不是个事儿,只可惜,周旋没有。

周旋嫁到婆家才几天时间,但她的恶名声,在当地已经是如雷贯耳了,人人听到周旋,都说孙家娶了个厉害的媳妇,第一天来,就把婆婆给镇住了,是个“恶媳“。

起因,是一件或许很多女人都遇到过的小事儿。

周旋和丈夫孙浩自由恋爱三年,后来谈婚论嫁的时候,周旋家要了不少的彩礼,谈彩礼的时候,多少得一番周旋,周旋的父母其实也不是真想要这份意外之财,就是想看看男方家的人品怎么样。

其实孙浩的人品,周旋父母是晓得的,老实,踏实,但有一点,是让周旋父母最担心的,就是他们看出了孙浩有一些愚孝的端倪。

孝顺本是好事,但若是愚孝,那就大不相同了,也不是说这个周浩多么妈宝男,他就是有些耳根子软,见不得自己母亲受苦。

有好几次两人约会的时候,周浩中途接到母亲电话,听说母亲有些头疼脑热的,立马就把周旋撇下了,去慰问自己的母亲。周旋虽然明事理,但心里未免是有些不高兴的。

“有些事儿,让你不舒服,不是没有原因的,也不是你的错,那些你就算知道不该生气,但还是会生气的事儿,肯定是因为对方不够尊重你才导致的。

我和他两个人正看着电影呢,刚开场,我爆米花都还没吃呢,他人就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我能不生气吗?

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终于等到的网红火锅,结果还没吃呢,他就又跑了,我能不生气吗?

我还要装作一副大度的样子,自己憋了一肚子闷气,我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但孙浩的认错态度还是很不错的,是个脾气很好的男人,总是会事后补救,哄周旋高兴。

还是因为两人之间有感情,后来父母担心女儿,硬是要测试男方态度的时候,周旋体谅男友家条件真的不是很好,还是劝服了父母,只要了八万彩礼,之后还带了三万回去。

可父母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周旋也知道,但她是相信孙浩一定会站在她那一边,不会让她受欺负,孙浩也是很认真的向周旋发过誓,她相信孙浩,也相信自己的能力足够应付一些家庭琐事,不足以畏惧。

周旋的确是个性子比较直,大大咧咧的姑娘,她一向是人家对她好,她就加倍对人家好,人家对她不好,她也不会让人家吃到好果子的那种女孩,泼辣、直爽、真性情,她对自己自信,还算是有把握的。

但孙浩,可就不一样了。孙浩只是答应护着她,不让她受欺负,可是欺负的界限是什么呢?我想如果婆婆伸手给了周旋一巴掌,那孙浩肯定会挡在周旋的面前,为她发声,可若是软绵绵的软钉子呢,若是一些相对委婉的手段呢?那就不好说了。

毕竟在很多男人的眼中,媳妇受欺负的范围,可能也就是被人指着鼻头骂,被人殴打这种程度了,其他的招数,他们不懂,根本不明就里,可能连媳妇受了欺负也不知道,反而觉得是媳妇不懂事,不会做人。

孙浩便是这样了,所以在结婚后的第一天,婆婆和媳妇之间发生矛盾的第一时间,他就奋不顾身的站了出来,帮了个倒忙。

孙浩和周旋彩礼风波结束后,很快就结婚了,结婚当天,喜事办的热热闹闹,婚礼当场来了众多的乡亲父老以及双方的亲戚朋友,还有很多从外地赶过来参加婚礼的,孙浩和周旋的老同学,两人是忙的后脚跟不着地,尤其是周旋。

做新娘看上去美美的,很轻松,事实上完全不是如此,毕竟是大型节假日,扎堆儿结婚的人很多,她的排妆,从前一天凌晨就就开始了,当天晚上她睡觉的时候都是带着妆的,头发也是塑好的,一整夜都没睡好觉,第二天过去稍微补一下妆发,就匆匆忙忙的奔赴婚礼现场去了。

后来整整一天,被婚纱勒着,穿高跟鞋站着,一天累得她腰酸背痛,饭也没吃几口,可以说到了晚上送走最后一波客人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竭、昏昏欲睡的状态了。

回家以后草草的收拾的一下自己,打起精神点了点当天收到的礼金,已然是凌晨时分。

意识迷糊间,她好像是听到丈夫说第二天要去款待几个婚礼当场没赶得过来的老同学,她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胡乱的嗯了一声就这么睡下了,也是真的太累了,第二天丈夫走的时候,她都不知道。

周旋睡的天昏地暗、人事不省,等到突然惊醒的时候,发现天都开始慢慢擦黑了,再一看手机,都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她赶紧起床,毕竟家里可不止她一个人。

周旋和孙浩的新房还没有装好,所以还是住在公婆家,她觉得自己结婚第一天睡这么久,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如今也不是在自己娘家了,不能那么随便了,总得照顾着一点公婆的态度,这才赶紧起来看看情况。

一出门,就看到婆婆和老公坐在客厅里,婆婆一面端着粥喝,一面情绪低落的样子,而孙浩呢,似乎坐在旁边安慰着婆婆,她赶紧和婆婆打了个招呼。

“婆婆,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睡过头了,让你们看笑话了。”可婆婆压根不理她,心情似乎更加低落了,更是一副泫然涕下的模样,这时候,孙浩站了起来,两大步跨到了周旋的面前,对她怒目而视。

周旋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孙浩就开始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她指责道:

“你怎么回事儿啊,怎么能睡一整天呢?你知不知道,你一天都没做饭,我妈就饿了一整天,我回来的时候,她都饿哭了,这粥还是我给她煮的。”

周旋听了孙浩的话,算是全部都明白了,她无语了,但反倒是轻松了。她原来以为是多了不得的事儿,弄得气氛那么严肃,结果就这点小事儿。

“哦,就这事儿?”

孙浩听了更加生气:“你什么态度?这事儿还小?你这样做派,传出去了,人家都会说你是个恶媳妇,亏我妈还担心你的名声不好听,她又不敢喊你怕你生气,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

周旋听了这话,撇了婆婆两眼,这会儿眼泪花都出来了,周旋心里是一阵冷笑。

“戏足啊,这老太太,可真是演技派,我过去可真没看出来,担心我?我可不信,这种话,也就孙浩信了。”

她直接反问孙浩:“别人怎么说我无所谓,你觉得我是恶媳妇吗?”孙浩被问的一时语塞,说出的话也很没有逻辑:“我相信你不是,可是你做的这事儿也不对。”

周旋笑了:“我有什么不对你告诉我?或许你也可以不必代劳,婆婆就坐在这儿呢,我们俩可以当面对话。”婆婆光顾着抹眼泪,不说话,周旋等了一会儿后,干脆继续说了。

“孙浩,我希望你清楚一点,我婆婆,你妈,我没有对她有半点不尊敬,她假如有一天瘫痪在床,我一定尽心竭力的伺候她,可是她有手有脚,没瘫。

你跟我讲我把你妈饿哭了,你自己用脑子想想看,我来你家刚一天,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家怎么过来的,怎么我来了一天,不做饭就连饭都没得吃了?至于吗?不至于吧?你自己说呢?”

“我......”孙浩看看母亲,再看看周旋,内心挣扎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婆婆还是一副柔弱又委屈的模样,站出来求和了。

“都是一家人,算了算了,这事儿到此为止,谁也别提了。”这事儿才算是暂时平息,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事情就传了出去。说周旋凶神恶煞的第一天就给婆婆撂脸子,立规矩,还不给饭吃,如何如何的。

反正周旋没说过,孙浩也没说过,怎么传出来的,可能真的是凑巧被旁人听了去,添油加醋加工成了八卦,这才变成了当地人的谈资。

周旋倒是无所谓:“说我恶,那我就恶给有些人看,她想我变成什么样,那我就变成什么样,我没在怕的。”

大家觉得周旋做错了吗?我还是认为,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并未有错。

家庭中的那些事儿,本来就是应该共同分担的,从来就不是单单一个人的责任。若是你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那也无所谓,能者多劳,心甘情愿也算得上是相安无事。

可你若全部都干了,又觉得不公平,心里不舒服,可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自讨苦吃。

要么干了就别抱怨,要么就去认认真真的求个公平,而非愁眉苦脸的到处倒苦水。

自己的家务事,旁人哪有资格干涉,哪有权利置喙,只有你,才能救自己脱离苦海。

最好是,打从一开始,就别软弱,坚持自己的原则,坚守自己的底线,分寸不让,让对方看到你的明确态度,之后的日子才会好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