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印度大爆恐怖黑真菌病!3万人感染,面部流血摘眼切鼻难保命

subtitle
英国报姐 2021-06-23 18:35

印度的乔德里是一名普通的30岁工程师。

和很多人一样,这个年纪的他,正处于人生的转折期:他希望考上新德里的公务员考试,拥有更稳定的工作。

四月,他正在新德里备考。

那时印度看起来所有事情都恢复正轨,一切看起来都很好,鲜少有人讨论疫情——直到如同海啸一样的第二波疫情骤然来袭。

而乔德里,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当时的新德里医疗系统直接被击穿,所有医院爆满,工业氧气瓶都用上也不够所有患者使用。

路上走一圈,随处可以看到焚烧尸体的人,宛如人间地狱。

乔德里试图在新德里寻求治疗,他拼命打电话寻找病床、药物和氧气,但没有任何地方给予他支持——所有人都在哭喊着寻找医疗帮助。

他最终,只能另辟蹊径,趁着身体还撑得住,离开新德里。

他跳上火车,前往古吉拉特邦的农村。

在那个时候,新冠疫情还未在农村爆发,而他在当地的哥哥已经打通关系,为他安排好了床位。

他的及时撤退救了自己一命:刚进入医院,他的氧气水平就骤降至可能致命的52%,如果还在新德里,他几乎没有可能活下来。

这并不是一家条件很完善的医院:没有足够的消毒措施、无法隔离病人,但至少在这一刻,他得到了氧气瓶,他活了下来。

乔德里以为他是幸运的:至少他拥有一张只属于自己的病床、无需和他人分享,拥有自己的氧气支持设备,甚至还有类固醇药物治疗。

两周之后,他重新冠治疗中康复。

但是,左侧大脑的急性头痛却一直困扰着他。

医生告诉他这可能是类固醇药物引起,在停药后就会渐渐消失。

可乔德里的疼痛却愈演愈烈——直到有一天……

“突然之间,我左眼的视野一片空白。”

“医生告诉我,如果我不摘除我的眼球,就会失去生命。”

乔德里,患上了新冠的并发症之一:“黑真菌”毛霉菌病。

5月初,印度毛霉菌病感染患者仅有约300人。

而到了22日,全印度的毛霉菌病例高达8848例,造成212人死亡,印度政府正式宣布黑真菌病成为流行病。

而仅仅过去了三个星期后,再次公布数据,黑真菌病就已经有31216例,并且有2109例死亡。

如果是传染病,病例呈指数型上升,并不意外。

但黑真菌病基本不会在人际间传播,而且放眼全球范围,都属于罕见病。

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该疾病年发病率为每百万人1.7例。

而现在,一下子就是3万例……对于一个不“人传人”的疾病来说,这个增加的速度足以令整个医学界心惊胆战。

从病理上来讲,黑真菌病就是由自然环境中普遍存在的“毛霉菌”引发。

人类染上黑真菌病有三种方式:吸入毛霉菌孢子、吞食毛霉菌孢子、或毛霉菌孢子污染伤口。

工程师乔德里,在被诊断出黑真菌病后,五位医生为他进行了会诊,并且给他进行了手术,刮掉了鼻子里面的真菌感染组织。

用最简单的话来讲,黑真菌病就是身体里发霉了。

于是,哪里长了霉菌,哪里就会出现症状:患者会头疼、面部出血、咳血、麻木肿胀、视力模糊……

因为一般来说,黑真菌会导致鼻子上方最先出现反应,变成黑色,所以被叫做黑真菌。

(医生在印度博帕尔的一家医院为一名毛霉菌病患者进行检查)

而乔德里需要摘除眼球,正是因为他的眼球后面,也出现了黑真菌。

如果不立刻进行外科减容手术摘除眼球,这个真菌就会直接侵入大脑,造成生命危险。

所以,无数像乔德里一样的黑真菌病患者,不得不切除自己的患病部位。

有的人是鼻子或者下颚骨,有的人需要切除两侧眼球,而有的人在切除之后仍然没有阻挡黑真菌病的扩散,不幸身亡。

在过去的经验中,有50%的黑真菌病患者,最终将会不治身亡。

(医生在为一名毛霉菌病患者进行鼻内窥镜)

黑真菌病不是没有治疗方法:两性霉素B,每瓶售价300美元,每个患者可能需要90-120瓶。

(而且这个是黑真菌病爆发之前的价格,现在已经有市无价了)

但是,对于大多数黑真菌病的患者来说,如果他们能够用得起这个药,他们就不会患上黑真菌病了。

因为这个病……某种意义上,是印度贫瘠的医疗环境所致。

为什么其他国家均未出现黑真菌病疫情,但却在印度大范围传播?

这个问题尚未有定论,但众多医生已经有了几个怀疑方向。

首先,只有印度大规模地使用了未经加工的工业氧气救助病人。

医用氧气要求更严格:纯度要求在99.5%以上,去除对人体有害的气体,严格控制水含量。

(医生正在检查一名毛霉菌病患者的眼睛)

在印度那段宛如人间地狱一样的时期,人们没得挑。

人们没有办法要求医院拥有良好干净的环境,要求都用上干净卫生的医用氧气。

三、四个人共用病床,尸体堆放在医院门口……在这种环境下,连工业氧气都在黑市上卖出天价。

但是,这些可能没有那么卫生的氧气直接被吸入新冠病人的体内,就造成了更多问题。

(医生检查正在康复的毛霉菌病患者)

新冠病人的免疫力,本就比正常人要低很多。

对于正常人来说,毛霉菌完全无害,即使偶尔接触到了毛霉菌中致病的病原体,免疫系统也轻轻松松可以将其打败。

但新冠病人不一样。

新冠病人的免疫力本就低弱,而在印度,更是会给出大剂量的类固醇药物。

类固醇药物是全球医生治疗新冠的标准方法,可以减少肺部炎症、帮助患者更轻松地呼吸。

但在印度,为了让患者更快好起来,给后面的人“腾床位”,医生会开出来远远超过世卫组织建议的剂量——而这可能损害了患者的免疫系统,使其更容易受到毛霉菌孢子的影响。

此外,类固醇还会使血糖大幅度上升……而这,又形成了另一个问题。

(印度古吉拉特邦艾哈迈达巴德民用医院的毛霉菌病患者及其亲属)

以印度的情况,医疗系统被完全击穿,“绝望的医生”在使用类固醇之前,很可能没有机会询问患者是否患有糖尿病或者其他基础病。

研究印度黑真菌病的微生物学家Chakrabarti说:“医生没有时间进行患者管理,他们疲于研究如何照顾呼吸道。”

但印度因其饮食生活习惯,是世界上糖尿病最严重的的国家:高达12%-18%的成年人都患有糖尿病。

因为类固醇上升的血糖,或者原有的糖尿病,成为黑真菌病爆发的第三个原因。

在自然环境中,毛霉菌存在于有腐烂水果蔬菜的土壤之中。

而导致人类疾病的毛霉菌——在人体血糖失控升高的时候,也能够得到同样的环境。

最近一份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毛霉菌病总结显示,94%的患者患有糖尿病。

于是,恶劣环境导致广泛的真菌暴露,新冠感染对组织、血管和免疫系统的损害,使用类固醇治疗可能造成的影响,以及原有的糖尿病高发……

这些共同造就一个适宜毛霉菌生长的温床。

也让印度的黑真菌病,从“罕见病”,变成了“流行病”。

其实,现在在印度爆发的,不仅仅是毛霉菌一种“黑真菌”。

还有数例确诊“白真菌”白色念珠菌病,以及五月末发现、几乎只在爬行动物身上出现的的“黄真菌”黄曲霉菌病,以及6月17日出现的"绿真菌”曲霉菌病。

按照专家的说法,其实民众不必过于恐慌:这些“彩虹站队”,实际上只是因在实验室测试的环境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只是,这样安抚的说法,对于患者来说……或许更是刺痛。

他们熬过了新冠,却因为种种原因,面临了更为致命的疾病。

得到药物治疗的可能性并不高,而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就切除眼球、切除鼻子,切除面部组织,甚至整个下颚骨。

“新冠痊愈,我的生活还可以继续。”

“但现在,我已经彻底不知道,该怎样继续活下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16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