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为追爱她陪嫁三套房和一百万嫁凤凰男,日子过六年悔恨离婚

subtitle
拍案故事汇 2021-06-23 09:5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小馋,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当年父母不要你嫁的人你嫁了吗?

我嫁了,后悔了。

太悔了。

当我知道他出轨的那一刻。

我去爬山,意外摔落,意识恢复的那一刻,我的身体手脚都还不受使唤,我想说话,却开不了口。

意外的听见有女人在和他争吵。

“我没名没分的跟着你这么多年了,她都这样了,你还不能离婚娶我吗!”那女人的声音很尖锐,低低的哭着。

“你闹什么!非要把医生护士都招来你才满意是不是!”他压低了嗓子说,“我现在离婚,把她爸惹急了,她爸一分钱都不会让我分走!”

“那你要什么时候娶我!你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声。

女人推搡过来,她巨大的力量让高一峰拦她不住,她扯掉了我的氧气罩,“那这个女人死了总可以了,本来就是她抢了我的!”

胸腔缺少供气,我难受得左右晃头,急促地呼吸了起来,脑海里一片黑沉,窒息感汹涌而来。求生的本能让我碰倒了床边的花瓶,巨大的声响后,便是急匆匆的脚步声。

那时病中迷迷糊糊,我甚至觉得是自己做的梦,但那天巨大的窒息感,让我无法相信只是一场梦。

敌在暗,我在明,我不敢轻举妄动,醒过来之后也是不动声色,全当没有那回事。

直到自己彻底康复以后,我才暗地里去查了他信用卡的年度消费。

那一长串的酒店开房记录,让我整个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胸腔里涌起巨大的情绪,汹涌起来像是要将我的五脏六腑都捣个粉碎。

我突然感觉到翻天覆地的一阵恶心。

我C9本科毕业,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家境贫寒,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挣学费的几年让他身上有超越同龄男生的成熟与致命的诱惑力。

他对我很好很好,体贴入微,会让我走马路的内侧,不着痕迹地照顾我的情绪与喜好,只是跟他吃过一次饭他就知道我不吃香菜不吃辣的。

恋爱的暧昧期我生过一次病,在寝室昏昏沉沉的睡着,也不想出去吃饭。

他听说了之后一声不吭地到寝室楼下,给我发消息。我下楼去他就将保温桶和药递给我,那时他来我们校区,要穿越大半个城区,但他只是将保温桶给了我就走了,说我不吃饭不行。

晚上又来,一天三次,直到我病好。

在一起之后更是朋友圈里被羡慕的对象。所有节日他都会记得,总会给我准备一份小礼物,不贵重却很别致。竹编的小蛐蛐,故宫梅花上搜集的雪水,江南精巧的细点。

跟他朋友一起撸串喝酒的时候,他的兄弟们都笑他说果然这世界上没有真正的直男,高一峰谈了恋爱之后就变成绕指柔了,以前不发朋友圈,现在发朋友圈全是女朋友。

我羞涩的窝在他怀里,小声地问他,“要不以后你发点其他的?”

他亲昵的碰碰我的额头,眼里深情地吓人,“你不是说过,这样能给你安全感吗?”

所以当他在我毕业答辩,穿上学士服的那天,又一次穿越人群,来到我身边,手捧玫瑰,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向我求婚,我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愿意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

哪怕他大学不如我,哪怕他工资不高,哪怕他一分钱的彩礼都给不了,哪怕他连一个像样的新房都准备不了。

我说一毕业就要嫁给他的时候,父母曾经强烈地反对过,爸爸甚至连断绝关系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我明白父母的顾虑,我家是一线城市的本地户口,家里有四套房产和几间繁华区的铺面,还有一套大平层是父母给我准备好的陪嫁。但我想,父母奋斗的这几十年,不就是为了我能有选择的底气吗。

我嫁人不就是图他对我好吗。

爸爸曾经苦口婆心地劝过我,“爸妈不是看不起他穷,也不是瞧不上他是农村来的,只是囡囡啊,你要想清楚,你才大学毕业,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有好多好多东西你都没有体会过,你的三观还在建立的过程中。女孩子,要先看世界再谈爱情,爸爸是怕你以后,会后悔啊。”

可我那时候是怎么说的,我自信满满的说,“这一辈子我已经确定是他了,我再也遇不上比他对我更好的人了,就算眼前出现一百个条件比他强一千倍一万倍的人,我也会坚定的选他的。”

但爸爸只是摇摇头,说,“再过几年吧,再看看。”

高一峰告诉我先将证领了,生米煮成熟饭爸妈就没有理由再反对了,我脑子一昏,立马就答应了。

爸爸有高血压,知道我私自领证,气的差点中风,但事已至此,他们终究不忍心让我跟着高一峰吃苦,陪嫁了三套房子,一百万的现金,还将他安排在公司里,月薪一万五,五险一金全都有。

婚后第三年的时候他将父母也接来了,满心哄着我又买了一套房子。

多少人劝过我,门不当户不对,日子怎么都是过不对的,我偏不信,我只信爱情!

我吐了个昏天黑地,眼泪不知不觉爬了满脸,胸腔里胃火烧得难受,脑子也昏昏沉沉的,心底却涌起了巨大的悲凄。

2

这时门开了,高一峰回来了,他一进门就扬起声音叫我,“老婆,我回来了,今晚做麻辣香锅给你好不好?”

见我不回答,他进卧房来,猛地一开灯发现我在落地窗前,他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在家怎么也不开灯呢?”

我下意识的将那张纸条扔进了床底,面上勉强扯起一个笑容来,“午觉睡得久了一点,做了个噩梦,吓到了,不敢开灯。”

他着急地走过来,蹲下来关切的看着我,发现我脸上有泪痕,登时心疼地拿手给我拭眼泪,“乖老婆,别怕,一个噩梦而已啊,我的乖乖老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做噩梦吓着了都要哭呢。”

我无力的看他,他眼里的关切纯粹极了,映射着厨房暖黄色的灯光,我一下子心神恍惚。

见我不回答,他便皱眉自己思考了一下,“你是在担心爸的生意对吗?放心吧老婆,这几年我也挣了不少钱,只要爸需要,我一定不会小气的。”

他将我扶起来,坐到饭厅的凳子上。

高一峰挽起袖子,穿上围裙,“这就给我的乖乖老婆做饭去,等一会儿就好了。”

他笑着,很阳光很开朗的笑,身影在厨房里忙碌,厨房里响起洗菜的水声,切肉的擦擦声,热油入锅,抽油烟机的声音。

我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疯狂喊叫的声音:这样一个好男人他怎么会出轨呢!他怎么会背叛你呢!你们是那么的恩爱,结婚六年了他对你不还是像谈恋爱的时候吗?他一直对你体贴又细心,又有上进心,每天都在为你们的小家而努力,你怎么能怀疑他呢!

高一峰端着一盘我爱吃的香菇肉片从厨房里出来,笑容满面的问我,“想什么呢?”

我猛地抱住他的腰,将头抵在他肩膀上,“一峰,我好爱你,你可千万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他将那盘菜放下,“害,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呢,这是又看了哪部偶像剧啊?”

我辗转着不肯放开他,“你要说,你不能对不起我。”

他温柔又耐心,握着我的手,“怎么会呢,我有今天,都是老婆给的,我怎么会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情呢。”

我将银行卡的消费记录给了常遇,要他帮我把这件事情查个清楚明白。

常遇是我的发小,他家里是做酒店连锁的,那几家酒店要么在他家名下,要么是他家的合作伙伴。

我找到他时,一句废话都没有,单刀直入道,“我要看酒店的监控,我想查高一峰到底有没有出轨。”

常遇本是最玩世不恭的性格,见我面色沉重,他知道事情大概不小,也认真了起来,“我知道了,会帮你查的,你也冷静一点。”

常遇的办事效率奇高,当天晚上他就给了我一个结果。

他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凝重,“我觉得你可能要亲自出来一趟,我还查到了其他一些东西。”

3

常遇将一张女人的生活照递给了我,照片上的女人生的小巧有余,大气不足,满身堆砌的名牌,艳俗的颜色杂在一起让人眼睛疼。

我越看越眼熟。

突然想起来,我和高一峰结婚的那年跟着他回老家过年,那一众的亲戚曾经戏谑地介绍过,那是高一峰娃娃亲的对象陈小梅。因为没考上省城的高中。

高一峰却不一样,高一峰出息的考上了临省的名牌高中,成了我的同学,又成功地再次考上了一线城市的大学。所有人都说高一峰以后是会有大出息的人。

陈小梅读书读不得,又好吃懒做的,就索性留在老家等着高一峰读完大学回来结婚了,谁知道高一峰找到了我这个城里媳妇,她的美梦就泡了汤了。

堂婶甩了一把瓜子壳,嘲笑地瞥了一眼陈小梅,咯咯地乐着将这事儿讲给我听。

我那个时候没少在她手里吃暗亏,却因着她和高一峰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一直多多忍让,她却还是咄咄逼人。

我几乎敢肯定了,高一峰出轨的人就是她。

病中那句,“是她抢了我的,也就能解释了。”

“可是,高一峰要真是稀罕她,当初干嘛要离开她,直接回去娶她不行吗?”

常遇嘲讽我,“我的姑奶奶,你当谁都跟你一样?爱情至上?回去娶一个高中毕业的农村女和娶你这么一个中产家庭的独女,那前程,是能够同日而语的吗?”

说着他顿了顿,“不过我也奇怪,按说他山猪已经吃过了细糠,就算要出轨,也该找个更漂亮的,这个陈小梅有什么东西时让高一峰非她不可了?”

我眼里燃起了一丝希冀,“这是不是能说明,他其实有可能,没有出轨?”

常遇眼睛无声的看着我,告诉我这是一个多么愚不可及的想法。

常遇再道,“还有一件事,汪亦双,你得给我一句实话,你们家的资产,现在有多少是高一峰在打理?”

我大学毕业就结婚了,没有找工作,手里虽然留了一些钱但并不多,靠着每个月高一峰定时划钱到我的账户里作为家里的零用。

基金股票房产大部分高一峰在打理。我一百万的陪嫁全给了他当经营副业的启动资金,用爸妈给的铺面开了一家连锁的烘焙坊,我也从来没有过问过账簿,利润多少亏损多少,全凭他一张嘴说。

住的那套两居室也加上了他的名字,给了他的父母住。我们换到了后来爸妈买的一套小三居里。

见我沉默,常遇大概懂了。

常遇说,“汪亦双,你别告诉我,汪叔让你签的婚前协议,你也被哄得忘记了?”

我一下子感到后脊发凉。

常遇恨铁不成钢,“我常遇的朋友个个都聪明的跟妖精似的,怎么只有你这个蠢蛋!”

他狠狠叹了一口气,“你知不知道那个陈小梅户头下有好几套房产,还有不少的基金股票和不动产,这是高一峰在不动声色的转移财产吧?我就说,你们那个烘焙坊,明明年年收益都相当的不错,怎么你家的存款就不见长呢。”

“万幸你是现在发现了,要是他把你彻底掏空了,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咖啡厅里的布置雅致,头顶是半圆罩的竹编灯,桌子上铺着格子桌布,正中摆着一个冰裂纹的瓶子,插着一朵鲜艳的玫瑰,我眼里这一切却都恍惚了。

我踉跄着站起身来,“我要去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待我,凭什么,我要问他,我要他当面承认······”

常遇上前拦住我,“你怕不是个傻子,你问他,问他有用吗?他承认怎样不承认你又能怎么样,你现在几乎是一点证据都抓不到他的,他却把你的财产转移了大半。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4

那天晚上冷静下来之后我给高一峰打了电话说我不回去了,在爸妈家住,实际上是因为眼睛哭肿了,怕露出端倪。

高一峰的声音在电话里一如既往的温柔缱绻,体贴极了,“好,那老婆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不用了,我明天,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还要上班,多睡一会儿吧。”如果不是常遇来查这件事情,就高一峰这样温柔地滴的出水的语气,谁能怀疑他会出轨,还在不动声色的转移我的财产。

“老婆你声音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哭了?”

高一峰这样敏锐于我的情感变化,以前我会感动他对我的细心体贴,如今却只觉得背脊发凉,他就是这样时时刻刻的注意着我的情绪心态,才能把我玩弄在股掌之中十余年之久吧。

“没有。”我故作轻快地朝他抱怨,“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感性得很,刚刚看了部电影,被感动哭了。”

高一峰在电话那头轻笑,“呵,小傻瓜。”

不傻,又怎么能被你骗得这么狠,骗这么多年。

常遇问我,要不要将这件事情交给他来处理。我知道常遇的手段,这件事交给他,他肯定能妥妥当当地帮我办好,但我还是拒绝了。

“不,我要自己来,我亲手送他下地狱,我要他身败名裂,一分钱都拿不到手。”

我还不知道高一峰现在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趁着他现在还没有察觉,我需要先稳住他,慢慢的将财产都收回来,同时搜集他出轨的证据,到时候上庭离婚的时候才能有利于我。

为追爱她陪嫁三套房和一百万嫁凤凰男,日子过六年悔恨离婚

如此想着,我一步步地在心里建好了缜密的计划。

那天,我难得亲自下厨为高一峰做了一桌饭菜,又给自己化了个精致的妆,穿了件小礼服,坐在桌前等着高一峰。

高一峰开门的时候看见满桌饭菜和精心打扮后的我,目露惊喜,“老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该死,竟然没记住,还让老婆费心操持。”

我帮他脱下外套,又拉着他坐下来,靠近他吐气如兰,“我就是想做一桌饭菜,祝贺一下老公。”

高一峰将我拉来坐在他腿上,搂着我,“什么好事啊?要老婆这么隆重?”

我侧过身去,微笑着看他,将两张假的体检单和B超照片递给他,“我怀孕了,两个多月了。”

高一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我死死盯着他的脸,他一丝一毫的情绪变化我都没有错过,我捕捉到了他细微的表情转换,他很快就又扬起了大大的笑脸,“那可真是大喜事啊!告诉爸妈了吗?”

“说了呀,我们的爸妈都高兴坏了呢,我爸联系了好多叔叔伯伯,已经在预订我们宝宝的早教班、幼儿园的名额了。”我摸着肚子,慈笑着看向高一峰。

“会不会有一点太早了啊?”高一峰笑容开始有一丝的勉强。

我立起身来,正色,“怎么会呢,你是不知道现在竞争有多激烈呢,我就想给我宝贝最好的,咱们的宝宝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啊。你不是常跟我说,最遗憾的就是乡镇的小学不开设英语课,你小时候没学过英语,后来一直吃了这个亏吗,现在我们有机会把这些都补给宝宝啦,可不能错过。你说对吧老公?”

高一峰笑着,“当然对了。”

我脸上生了疑惑,“老公这是怎么了,不开心吗?你不是总说想要个孩子吗?”

“这不是从那年你流产后就再也不愿意生了吗?突然得到这个消息,我是开心疯了,还没缓得过来。”高一峰眼里又恢复那满满的爱意与温和。

我凑到他跟前,亲昵的搂住他的脖子,“那老公,我跟你商量一下吧,那个幼儿园的名额老宝贵了,要提前五年预支学费,我看了下,咱家的存款余额只有三十万。日常还要开销,存款是不能动的了,我们把爸妈那套房子卖了,让他们先回老家去住吧?”

高一峰的笑容收了,似是诚心诚意地想跟我讲道理,“宝贝,现在房价增值的有多快你是不知道,留着房子咱们租出去,年年薅羊毛总比直接宰羊来的划算吧?况且我爸妈年纪那么大了,来回奔波的,也不好啊。”

我佯怒道,“我不管我不管,主任催得紧呢,一个月之内就要交款了,卖了之后我们日子也能过的松快一些。再不济,我爸妈有一千万的基金马上到期了,等他们把钱取出来,我就劝他们把那个钱把咱家那个店开成连锁的。”

“要是你不同意的话,我就只能让爸妈提前取出来了,只是那样会少一百多万······”

高一峰终又重新笑起来,我似乎能看见他金边眼镜框后阴毒的算计,“说到底是我们家的事情,怎么好让爸妈拿钱呢。还是把爸妈那套房子给卖了吧,好了,好了,都听你的。”

我面上笑的人畜无害,心底早已暗暗将他骂过了百八十回,那本身就是我家的钱买的房子,他倒是好舔着脸来说一句都听我的。

5

我没想到高一峰的爸妈会闹开,我要卖了他们住的那套房子的事情刚说了个头,婆婆激动的将筷子摔在饭桌上,“不行!你凭什么卖我们老两口的房子!”

公公倒是没那么愤怒,架子拿得还很高,捏着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嚼着,又抿了一口酒后才慢条斯理地说,“儿子啊,不管怎么样,这房子,终究是卖不得的。”

我冷笑一声,“爸妈记性是不是不太好啊?你们住的那套房子,是我爸妈买给我的。我想着爸妈养高一峰一场不容易,接来这里是享福的,才把那套房子让给你们住的。怎么,住几年,房子还可以自己改姓吗?可惜了可惜,房本上的名字还没变。”

婆婆气的面红耳赤,公公用手指敲着桌子,他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眼睛瞪得像铜铃,“你都嫁进我们老高家了!还什么你的你爸妈的,不都是我儿子的,我们老两口住自己儿子的房子,怎么了!”

我轻蔑一笑,转过脸去,不再开口。

居然还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高一峰马上站起来,将他爸妈哄进里屋去叽里呱啦了一阵,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出来后的老两口态度一下子就变了,脸上笑出褶子,满口答应“搬,这就搬。”

“哎呀,也想二哥二嫂子了,回老家打打牌也是好的,免得在城里成天躺着,骨头都躺软了。”

那房子“卖”是“卖”了,卖给常遇了。

高一峰从毕业开始就在那家国企里面待着,按资历按辈分按成绩,他怎么都该升职了,只是一直时运不济,没遇上退休的浪潮,没有空位置让他往上升。

好不容易今年他终于被领导拍着肩膀赞许了一番工作,眼看着是升职的关键点了,我暗中让父亲的朋友给他制造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不是很重,却很麻烦,每天弄到他焦头烂额。

高一峰回家越来越晚,脸上的倦色也越来越浓,甚至快没有笑脸和心思来敷衍我了。

我掐着点去给高一峰送了一杯牛奶,他正在猛抽烟,我状似惊了一惊,“老公你这是怎么了呀?”

高一峰勉强笑起来,“没事,工作出了一点小问题。”

我让他先去洗澡,等他回来的时候,我抱着他的电脑,正在与店铺的人视频。

见他进来了,我笑着招呼他,“老板回来了,店里的人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

高一峰实在是累了,摆了摆手,扑到床上去了,“我太累了,先睡了,你跟他们说吧。”

我就这样开始不动声色的将家里的财产收回我的名下。

我开始亲自去巡烘焙坊,在朋友的帮助下,慢慢的开始上手这些生意上的事情。

这么多年,高一峰一直将我养着,我每天只需要美美容、逛逛街、旅旅游,我们之间没有孩子,我连孩子都不用带。

从前我感念他对我多好,在他的保护之下,我几乎不会淋到风雨。现在我却是怨恨,当初我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工作,是高一峰一直拦着我,说这个家里他挣钱就好了,我不需要出去受那份苦。

这样养着我养了六年,我一直待在自己的方寸之地,跟社会几乎要脱节了。

从头开始学某些东西学起来很吃力,但我咬牙坚持住了。

我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彻底远离世俗尘埃的人,为了弄清楚烘焙坊运营的底层逻辑。

我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和面、揉面、烤面包、做甜点,然后做跑堂的服务生,做站一天的收银员。

刚开始学揉面的时候是最艰难的时候,四五点就要到烘焙坊,开始不停地摔打、揉搓那个笨重的面团。

老师傅手里,面团轻盈得像团玉,但我就是笨拙地摔不起来,一上午手臂就酸的不得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连筷子都拿不稳。

做收银的时候穿着工作服和高跟鞋一站就要站一天,每天下班回家的那段路我腰酸背痛得几乎要哭出声来,但是我硬是咬着一口气,从来没喊过一句放弃。

这些事情除了常遇也没有别人知道。

我甚至将父母也瞒下了。

那天快要下班了,我进后厨将明早要用的材料整理了一下。

外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老板,你们这个啥子面包哦,要卖这么贵,十二块钱一个,金子做的呀。”

“哎呀呀,你就别跟我说那些了,我也懂不起,我小孙子喜欢吃,这样,十块钱,你给我拿两个包起来!”

“怎么就买不到了呀,你这小姑娘也真是,这么吝啬的呀。我们经常来这买的,你便宜一两块钱能少块肉的呀。”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牵绊住了那个老年人的声音,“奶奶,这是品牌,不讲价的。”

“哎呀好了好了,那就给我装一个吧。”

我站在后厨的门框后,抱手静静目睹了这一切,嘴角扯起一抹冷笑,泪水无声无息地流下,流进嘴角,舌苔上酸酸涩涩的。

为什么高一峰会选一个各方面都没有什么突出条件的女人当外遇,还转移了不少财产到她的名下。我那早该离开回老家的婆婆又怎么会舍得浪费一张机票还要待在这个城市。

怪不得。

原来是陈小梅给高一峰生了一个儿子。

原来高一峰是嫌我生不出儿子。

原来如此。

6

我让常遇去查了查,那个孩子已经四五岁了,正好是我流产之后不愿再生的时间点,高一峰正是无缝切换,一边图着我家的房子地产,一边坐享齐人之福、天伦之乐。

难得的,我这么惨,让常遇都产生了三分怜悯,“你也别太难过。”

“我不难过,有什么好难过的,又不是不知道他背叛我了,只是在想,要怎么从陈小梅手里把我的钱收回来。”

想了半晌,我把目光转回到常遇身上来,翩翩公子,风流倜傥,“你要不······”

常遇立马警惕了起来,“你想我使美男计?汪亦双,你怎么狠得下心的!”

我好好哄了常遇许久,从我们从小到大的情谊说到人伦纲常,最后我说财产追回来了和他三七开。

常遇:“成。”

常遇扮别的什么不行,扮一个风流浪荡多金的富二代,那真是本色出演。

在常遇别有心机的接近之下,陈小梅很快对他有了好感。开玩笑,常遇是在城里走一圈的大海王,讨女孩子欢心简直是老本行了。

也是常遇去接近陈小梅之后我才知道,高一峰对陈小梅算不上多么温存呵护,甚至连在我面前的那点做作演戏都没有。

而且哪怕是有了陈小梅,他也从来没有停下过找别人,所以信用卡上才会有那长长的一串开房记录。

陈小梅远赴千里来到这个城市,日子里就只有儿子和高一峰,高一峰又从不停止找其他女人,陈小梅的日子里实在是寂寞的不得了。

突然出现这样一个温柔多金还愿意细心呵护她的翩翩公子,一下子将她沉睡多年的少女心唤醒了。

常遇为了帮我这次也是下了血本的,又是请了造型师给她造型,又是教她怎样搭配衣服,又是带她到处去玩,带她游泳、潜水、滑雪、滑翔、坐热气球,吃旋转餐厅。

让她充分地体验了人上人的无限乐趣和多姿多彩的活动。

俗话说得好啊,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陈小梅充分体会了这一遭过分,胆子开始大了起来。

常遇手下的人一直密切观察着陈小梅的账户,发现她开始悄悄挪用高一峰放在她名下的财产了。

刚开始只是一点小钱,但人的贪欲是不会满足的,她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什么都敢拿去抵押了。

我干脆再加了一把火,让常遇教陈小梅如何抵押股票债券,常遇触类旁通,干脆给了陈小梅一笔远低于她手里那些股票价值的钱,将不动产和股票全都收了回来。

那一笔钱也够陈小梅挥霍好一段时间了,她停下了挪用高一峰财产的动作。

看着她暂时不敢动手下的铺面和房产,我着急了。

怎么能不动了呢,她不动我要怎么把东西收回来呢。

于是常遇这个富二代公子哥,在深更半夜给陈小梅打电话,哭的一塌糊涂,糊的陈小梅穿个拖鞋吊带就出门了。

出门见到常遇他也只是闷闷地喝酒,无论陈小梅怎样焦急地追问他都只是喝酒。

直到陈小梅生气要走,常遇才很难过的拉住她说,自己的生意出了一点问题,急需用钱,但是男人的面子让他不愿意低头向家里要。

“我当是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钱!”陈小梅下意识的说。

第二天,陈小梅就将那几套房产全都挂在售房软件上卖了。

常遇让人用很低的价格拿到了房本,又从陈小梅那里把钱拿到了,把房本扔给我后,常遇就爽快地换了手机卡,整个人消失在陈小梅的面前。

7

资产收回得七七八八了,现在,只要抓到高一峰婚内出轨的证据,他就能净身出户了。

自从我知道高一峰出轨之后,他所有的电子设备我都给他装上了监控软件,清查了一下,发现高一峰倒是十分规律,一般半个月约上一次,压力大的时候可能会变多。

我不禁觉得恶心,结婚六年,我是跟一个什么样的人在日夜共度,他说出差、团建、加班的那些晚上,谁知道是在哪里。

我知道,高一峰最近很暴躁,他本来以为将财产转移到陈小梅那里去会很安全,谁知道陈小梅居然会擅自抵押出去。

他打了陈小梅,陈小梅也不甘示弱,她满心以为自己已经傍上了富二代,再也不需要依附着高一峰过日子,干脆跟高一峰闹翻了。

她威胁高一峰,那些财产写的都是她的名字,她进行转让、售卖都是合法行为,他要是再敢打她威胁她,她就把这事闹大,让高一峰不仅丢掉了那些钱,而且还要被坐实了婚内出轨。

连现在他在明面上拥有的婚姻家庭都要一起失去。

高一峰没想到陈小梅敢这样黑吃黑他,只能吞了这个哑巴亏。

他失了陈小梅这条线,更加得罪不起我,每天小心翼翼地伺候,唯恐我不开心。

我眼看着他在网上聊天,把控着他的进度,在女方发出邀请后,偏偏不给他出轨的时间和空间。我就一定要待在家里,还要装病霸着他不许他走。

看着他憋着火做低伏小来照顾我的脸色,我一下子心里极其痛快。

估摸着够火候了,我便给他腾出了时间,说约了小姐妹去旅游。

果然,当晚高一峰就忍耐不住的约了人去酒店。

常遇陪着我去那家酒店,只要推开门,拍下照片,我糟糕的这段婚姻就算结束了,我将会拿走他所有的一切,让他在意多年打拼多年的东西,一夕之间不复存在。

走近酒店大厅,穿过走廊,按下电梯,7803号房间。

我踩在松软的地毯上,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那个房间。

红木的门,烫金的7803,门铃就在我手边。

我僵硬地举起手,常遇催我,“你按呀,我连相机都调好了。”

我最终没能按得下去,扭头跑开了。

不为别的什么,只为我真的爱过他。我还是不想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样子。

我坐在楼梯间撕心裂肺的哭着,似乎是要将发现他出轨以来的委屈统统哭个够。

我爱他,我真的爱过他。

我算不得多么出众的一个女生,从小虽然别父母富养长大,芭蕾拉丁古筝书法,样样都会一点,成绩更是不错。但是男生们看见我,永远是当朋友兄弟。

周边朋友的评价也往往是气质好或者很可爱。

从小到大,只有高一峰,在少年时候,真心实意地对我说过一句,“你很漂亮。”

不是可爱不是气质好,是很漂亮。

我所有的青春里都有他,他高大帅气情商高,不乏人追,但他唯独将指尖的温柔给了我一个人。

我怎能不难过。

这些日子,算计他的时候,我夜夜难以入眠,我多盼着第二天醒来发现这是一场梦。他不是一个贪图我家财的凤凰男,他还是梦里那个穿白衣的少年。

但现实,永远比想象要残酷得多。

从外面看着我还是能笑能闹快快活活肆意恩仇,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早就死了。

后面的事情我没再处理,全都交给了常遇。

我毫不犹豫的将与高一峰住了四五年的房子卖掉了,换了一切社交账号,扔掉所有的曾经,独自一人去环球旅行。

如果可以,我想我一定会听爸爸的话,再等几年,再好好体验一下这世界的万种风情与精彩,再擦亮眼睛仔细的看一看。

女孩子,一定要先看世界,再谈爱情。 (原标题:《背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